历史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林则徐与“湘军三杰”关系初探》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历史论文范文 >

林则徐与“湘军三杰”关系初探

添加时间:2016/10/20

  摘要:林则徐和“湘军三杰”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三人不同程度的有过接触,并在品行操守与为官为政等方面对他们三人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探究他们之间的关系有助于更进一步地了解他们的生平与思想,对于了解那一段历史也有所帮助。

  关键词:林则徐;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

  林则徐,是中国近代史上着名的思想家,政治家,被誉为“睁眼看世界”第一人。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等则是湘军的创始人与核心人物,号称“湘军三杰”。四人皆为中国近代史上的风云人物,皆生活在中国社会大转型时期,其个人活动也影响了历史的发展。目前关于林则徐、曾国藩等人的研究早已是汗牛充栋,但是对于林则徐与三人关系的研究鲜有涉及,本文拟对林则徐与曾国藩等三人的关系做简单的考察,从而分析出林则徐与三人的关系有何不同以及产生的原因。

  一、林则徐与曾国藩

  曾国藩(1811 - 1872 年),湖南湘乡人,中国近代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湘军的统帅和创立者,官至两江总督、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是清王朝少数谥号“文正”的获得者之一。曾国藩生于嘉庆十六年(1811 年),而林则徐恰在那一年中进士踏入官场,二十七年后,曾国藩跟随林则徐的步伐同样踏入了官场。

  关于林则徐与曾国藩的接触没有太多的历史记载,两人的见面也不为人所众知。首先,要论及二人之间的联系,就不得不提到林则徐的长子林汝舟。曾国藩大林汝舟两岁,并且二人同为道光十八年(1838 年)的进士,林汝舟为二甲第六名;曾国藩殿试三甲第四十二名,赐同进士出身。后林汝舟朝考位列第三十七名,曾国藩则“一等第三名,进呈宣宗,拨置第二名”[1],两人同选为庶吉士,且还是同事,所以曾国藩与林汝舟应互相认识,并且曾国藩在给林汝舟的信中尊称其为“镜帆世叔年大人阁下”[2],可见二人的关系并不疏远。在道光十八年八月十三日(1838 年 10 月 1 日)林汝舟回到湖北,或许林汝舟向其父提及曾国藩此人。一个多月后曾国藩回乡的途中路过湖北,林则徐接见了他,这是二人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见面。当时林则徐贵为湖广总督,正处于仕途的巅峰,而曾国藩只是一个新科进士,仕途才刚刚起步,曾国藩当时肯定以能见到林则徐这样的高官感到荣幸。但林则徐似乎对此次见面没有留下太深刻的印象,更像是一场礼节性的接待,作为地方上的最高长官接见过往的官员对林则徐来说也只一个分内之事而已。

  此次的会面记录目前仅见于林则徐的日记,“曾涤生国藩??皆接会晤”[3]。林则徐写日记,万事皆了了数语,不过也不难看出曾国藩给林则徐的印象并不算深刻。表面上看,此次林则徐会见的人较多,“以踵相接”[3],又是礼节性的会晤,而且曾国藩为人谦逊,“时有论述,不以示人”[1],不似左宗棠那样锋芒毕露。作为一个新入官场的进士,在面对林则徐这样的朝廷大员,说话必定是小心翼翼,二人之间的谈话或许多为官场与人情之间的客套话,这就很难给林则徐留下深刻的印象。固然可能有林汝舟的推荐,只是曾国藩这种性格上的原因,也导致林则徐缺乏对曾国藩有进一步的了解。但是从更深一层来看,此时的林则徐在前一天已经接到了赴京的圣旨,正着手准备关于禁烟的资料,朝中关于是否禁烟斗争的相当激烈,而曾国藩是穆彰阿门生,穆彰阿对曾国藩有提携之恩,穆彰阿又是朝中有名的弛禁派,林则徐在朝中为官多年,深知官场险恶,在这种关键的时刻,林则徐讲话也是有保留,更多只会谈一些无关痛痒的事。加上之前林则徐并没有对曾国藩有太多的了解,所以二人的首次见面就这么以平淡收场。

  虽然林则徐与曾国藩二人的交往戛然而止,但是这并不阻碍曾国藩对林则徐的敬仰之情,同时也将林则徐作为自己学习的榜样。在此后写给其弟曾国荃的信中就对林则徐的清廉之风赞叹不已,“今闻林文忠公三子分家,各得六千串,每柱田宅价在内。公存银一万,为祀田,刻集之费在外。督抚二十年,真不可及。”[4]

  可以看出曾国藩对林则徐操守的敬佩以及曾国藩的道德追求,希望可以成为像林则徐一样的清官。此外林则徐与曾国藩同有记日记的习惯,曾国藩在外为官之时,也学习林则徐“将日记封每次家信中”[4],为研究历史保存了重要的史料。曾国藩在同治四年(1865 年)对居于家中的曾国荃还以林则徐归家福州后又出山的例子相劝,认为“大凡才大之人,每不甘于岑寂,如孔雀洒屏,好自耀文采”,所以林则徐晚年在家之时,经常与当地官员议论时政,导致与时任闽浙总督刘韵珂不和,“有过人之处,又为本籍之官所挤,故不愿久居林下”[5],再次出山。其意是让曾国荃向林则徐学习,虽面对挫折,不能甘于平寂,要把握时机,建功立业。可见林则徐一定程度上还是影响了曾国藩,尤其是在道德品行上,曾国藩受到的感染最大。

  在此后的岁月里,虽然二人未再见面,但是曾国藩却与林则徐的外甥兼女婿沈葆桢保持着紧密的联系,沈葆桢就是在曾国藩的一路保举之下,一路高升,在危难时刻,沈葆桢升任江西巡抚,为湘军巩固大后方立下了汗马功劳。林则徐与曾国藩之间只有一面之交,其后二人再无交往,但是曾国藩对林则徐却是充满了敬仰之情,与林则徐的后人林汝舟与沈葆桢的关系也非同一般。林、曾二人同为历史上的伟人,二人之间的关系却没有得到进一步的发展,也算是历史上的一种遗憾!

  二、林则徐与胡林翼

  胡林翼(1812 年- 1861 年),湖南益阳县泉交河人,湘军的重要统帅之一,后官至湖北巡抚,被誉为湘军的“大管家”。林则徐与胡林翼之间的关系相较曾国藩而言更近一步,二人不仅相识,林则徐更是胡林翼仕途上的领路人。

  提及二人的关系,首先要提到陶澍。胡林翼作为陶澍的女婿,在八岁时,陶澍见其“惊为伟器”[6]而定下娃娃亲,这也为以后与林则徐的交往打下了基础。林则徐在任江苏巡抚时,陶澍为两江总督,陶澍对林则徐是相当的器重,且对林则徐多有提携,两人结成了“志同道合,相得无间”[7]的共事关系,陶澍在去世之前还上奏推荐林则徐接任自己为两江总督,认为其“才长心细,识力十倍于臣”[8],显示出了陶澍对林则徐非凡的赏识与信任。道光十二年(1832 年)胡林翼和夫人一起送岳母贺夫人去南京陶澍两江总督任所,并在那节署一年,同年六月,林则徐在苏州接任江苏巡抚,作为陶澍的下属,林则徐与陶澍多有来往,这样也就为胡林翼结识林则徐创造了机会,二人的相识便始于此时。期间胡林翼曾向其岳父陶澍密荐林则徐为两江总督的接替人选,陶澍“深器之”[9],由此可见胡林翼对于林则徐是十分的敬佩。

  此后,在胡林翼的官宦道路上,林则徐对胡林翼的帮扶很大。在道光二十年(1840 年),胡林翼遇到了其官宦生涯上的一个低谷,其任江南乡试副考官时,因为失察,被降一级调用在案,随后胡林翼父亲病故,丁忧在家,意志消沉。道光二十五年(1845 年),林则徐被重新启用,林则徐此时才刚刚摆脱窘境,反而特意写信给胡林翼,鼓励他成就事业,认为他“才堪济世,不宜自甘暇逸”[6],最终胡林翼听从了林则徐的劝说,“幡然改图”[9],想依靠捐官重新踏入仕途。道光二十六年(1846年)胡林翼捐输于陕西,此时林则徐为陕西巡抚,由其办理,上奏以“非该员自私犯罪”、“情节尚有可原”[10]

  等言语为胡林翼辩护,希望胡林翼可以借此机会得到捐升。最终经过“林文忠公专折奏办”[6],胡林翼被批准捐升知府,发往贵州试用,这一次机会对胡林翼来说千载难逢,如若不是林则徐的专折保举,胡林翼也不会那么快的得以捐升,这成为胡林翼仕途上的一个转折点。林则徐虽与胡林翼的关系非同一般,陶澍对林则徐也有提携之恩,但林则徐是一个公私分明之人,胡林翼也非庸碌之辈,林则徐此举应是出于爱才而非私情,此后胡林翼的发展也确实证明林则徐所保非人。

  道光二十七年(1847 年),林则徐接任云贵总督,胡林翼此时署理的安顺知府则变成了林则徐的下属,在此期间,林则徐对其也多有关照。在给朝廷的奏折里,对其评价颇高,赞其“颇能整顿地方,督缉盗匪,于冲途良有裨益”[10]。

  为了胡林翼能够放开手脚地缉拿盗匪,特写信给他“如执事实有把握,谓其可以必行,亦望拟就查办章程”、“有益于吏治民生,又何妨量作变通之计”[11]。在林则徐的支持下,胡林翼带领官兵与盗匪作战数百次,最终“郡肃然,盗贼衰息”[9],凭借在贵州的剿匪,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编成了《胡氏兵法》,为以后的军事生涯打下了深厚的基础。在林则徐去世之后,胡林翼撰写一挽联“千古英雄尽落泪;四方妇孺尽知名”[12]深刻表达了对林则徐的悼念之情。

  因陶澍的关系,林则徐与胡林翼的相识早于曾国藩,二人的相处时间也较长,因此林则徐对胡林翼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并且对胡林翼的才干也是十分的赏识。在胡林翼今后的仕途道路中,林则徐也是尽力予以帮助,可见林则徐对其关照之情。林则徐对这位官场后辈的大力提携,对胡林翼的仕途发展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林则徐对胡林翼而言不仅是官场上的上司,私下也是一位长辈,胡林翼能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其中林则徐也功不可没。

  三、林则徐与左宗棠

  左宗棠(1812年—1885年),晚清的军事家、政治家、着名湘军将领,洋务派首领,官至东阁大学士、军机大臣。左宗棠中年出仕,没有中过进士,最终却成为一方督抚,其中林则徐也起了一定的作用。

  林则徐与左宗棠的关系比较特殊,二人之前没有见过面,但是左宗棠的名声林则徐却是早已耳闻。尽管二人也只相见一面,却留下了“湘江夜话”的千古美谈。之所以会如此,实乃左宗棠早已名声在外,林则徐身边好友对左宗棠非常赏识,并向林则徐强力推荐左宗棠,所以林则徐虽未见过其人,但是却对左宗棠有了深刻的了解。

  同样论及林则徐与左宗棠的结交,要先从贺氏兄弟开始。道光十年(1830 年),贺长龄见到左宗棠,“一见公,推为国士”[13]。道光十一年(1831 年),左宗棠跟随贺长龄的弟弟贺熙龄在城南书院读书,贺熙龄也非常喜欢自己的这位弟子,称其“卓然能自立,叩其学则确然有所得”[13],后来师生二人还结成了儿女亲家。同样,在左宗棠与陶澍首次相见时,陶澍“一见目为奇才,纵古论今,为留一宿”[13],后来陶澍也将自己唯一儿子与左宗棠的长女订婚,同样结成了儿女亲家。这样左宗棠便与贺氏兄弟、陶澍攀上了关系,而林则徐与陶澍、贺氏兄弟二人的关系又非同一般,所以对于左宗棠的名声也是早有耳闻。

  道光二十三年(1843年),胡林翼为父丁忧,回归故里,此时左宗棠正在陶氏小淹教陶澍之子陶桄读书,二人“谈古今大政,恒至达旦”[13],左宗棠与胡林翼同岁,二人颇为投机,胡林翼也认识到了左宗棠的才干与学识非同一般。道光二十八年(1848 年),胡林翼署理安顺知府之时,就推荐左宗棠入林则徐幕府,林则徐表示十分欢迎,复信与胡林翼说“承示贵友左孝廉,既有过人才分,又善经世文章,如其噬肯来游,实所深愿”[11]。同时左宗棠对林则徐也是仰慕已久,“天下粗识道理者,类知敬慕宫保”,左宗棠心里是十分高兴,也希望自己能“以分其劳”,但是“孤侄年已十七,家嫂急为之授室,期在今年。又陶婿去冬来书,预定读书长沙之约”[14]等,家事缠身,难已脱身,不得已婉拒。但是这一次也让林则徐对左宗棠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在道光二十九年(1849 年),林则徐从云南引疾还乡福建,路过湖南时,在长沙岳麓山下湘江边抛锚,此时为十一月二十一日(1850年 1 月 3 日),林则徐当即派人去湘阴东乡柳庄,特招左宗棠来舟中相见,左宗棠当天赶到,与林则徐在舟中彻夜长谈。林则徐对左宗棠是“一见诧为绝世奇才”[13],对治理国家的根本大计,特别是关于西北军政的见解更是不谋而合。林则徐告诉左宗棠“西域屯政不修,地利未尽,以致富饶之区,不能富强”[15],所以林则徐将自己在新疆整理的宝贵资料交给了左宗棠,希望将来其用得上。此次谈话过去未及一年,林则徐便去世于前往广西的途中,左宗棠闻之“且骇且痛,相对失声”[14],并书写了挽联一幅“附公者不皆君子,间公者必是小人,忧国如家,二百年遗直在;庙堂倚之为长城,草野望之若时雨,出师未捷,八千里路大星颓”[16]。

  多年以后,左宗棠依旧对林则徐推崇备至,“天下无贤不肖皆知公为国朝名臣,非可企而及也”,并对两人在湘江边的谈话记忆犹新,“军书旁午,心绪茫然,刁斗严更,枕戈不寐,展卷数行,犹仿佛湘江夜话时也”[16]。

  虽然左宗棠最终没有进入林则徐的幕府,但是左宗棠则出山受幕于湖南巡抚张亮基,而张亮基又曾为林则徐所保举,胡林翼向左宗棠推荐张亮基时就以林则徐类比,“先生最敬服林文忠,张中丞固文忠一流人物也”[12],左宗棠进其幕府也不算辜负林则徐的期待。

  海防也是林则徐关注的焦点,其做了许多相关工作,在左宗棠数十年后仍能发出“谈海防者必推公”、“见公所建炮台,形势扼要”[16]的感叹。其后左宗棠调往陕甘总督任之前,就推荐沈葆桢继任福州船政的事务,其推荐沈葆桢接班,沈葆桢在左宗棠等人基础上,继续将福州的船政事业发扬光大。

  与之前二位相比,左宗棠与林则徐则为忘年交,二人拥有共同抱负,并神交已久,所以才一见倾倒,林则徐更是将自己辛苦收集来的资料托付于左宗棠,希望其能完成自己未竟的事业,可见林则徐对左宗棠的信任,而左宗棠也并未让林则徐失望。因此左宗棠算得上是林则徐事业真正意义上的继承人,将林则徐的事业进一步发扬光大。

  四、结论

  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皆为当世英才,从与林则徐的交往之中也可以看出三人的性格与为人处世的不同。曾国藩出身湖南的小地主家庭,半耕半读,依靠科举入仕。其生性内敛,为人谦谨,“谨即谦恭也,谦则不遭人忌恨,恭则不受人侮”[17],这也是其为人处世的准则。曾国藩属于传统理学家,不好夸夸其谈,虽满腹经纶,却不轻易示人。曾国藩天分不高,尚属于“材”,之所以取得那么大的成就,由于其刻苦勤奋。况且曾国藩“知己不多,而且少数知己也不知道他有多大政才能,恐怕连他自己也不知道”[18]。林则徐见到曾国藩之时,曾国藩也只是一刚踏入官场的青年翰林,其才资平平,很难引起林则徐的注意也属正常。所以林则徐对其并不了解,一面之交很难留下很深的印象。

  而且曾国藩又性格古板、为人倔强,在湖南办理团练期间,就与湖南地方官员处理不好关系,处处遭受排挤,可见其在为人处事上还是有一些缺陷。二人相见后不久林则徐便前往广东禁烟,随后便是流放、释归,并且林则徐一直在边地为官,再未进过京城,而曾国藩一直在京为官,加上曾国藩有着穆彰阿的背景,所以二人的交集就更少之又少。

  胡林翼青年得志,官宦子弟出身,又为陶澍的乘龙快婿,基于陶澍的关系结识了不少的官场大员,为以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其与林则徐在江苏期间便已相识,林则徐深知其才干非凡,所以在今后的道路上对其也是一再提携,可见林则徐对胡林翼的赏识。胡林翼年少恃才傲物,盛气凌人,但听从了陶澍的规劝,潜心学习,收敛脾气,最后由一纨绔子弟转变为游刃有余的官场大员,可见其有着极强的自控力。同时胡林翼深谙官场规则,为人办事较为圆滑,有力地调和了曾国藩与两湖官员的关系,保障了湘军的后勤供应,在为人处事之上明显强于曾国藩,可以看出胡林翼的交际能力出众。在三人之中,胡林翼受到的林则徐帮助最多,也与胡林翼这种自控力强、善于交际的能力有很大的关系。

  左宗棠为大器晚成的代表,出身农民家庭,未中过进士,为人率直、倨傲,好自夸,常目中无人。但是左宗棠不同于曾国藩,其天赋异禀,在青年时代就已显示了非凡的才干,并早已得到多人的赏识,尤其是得到贺氏兄弟与陶澍的认同,再加上胡林翼的强力推荐,林则徐对其名声也是如雷贯耳,见面长谈,自然是一见倾心。左宗棠虽然只是一介布衣,个性张扬,但是张扬的个性反而有助于加深林则徐对左宗棠的了解,可以对左宗棠的能力有一个直观的感受,否则林则徐也不会放心的把西北军政大事托付给一个初次见面的左宗棠。

  综上所述,曾国藩、胡林翼、左宗棠三人之中以胡林翼与林则徐的关系最为密切,左宗棠与林则徐则最为投机,曾国藩则更多是受到了林则徐品行操守的感染。虽然此中关系远近不同,但是也都对自己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林则徐去世于前往广西的途中,死后太平天国运动风起云涌,搅动了清王朝大半个江山,而曾国藩等三人则借着此事顺势崛起,建功立业,成就了不平凡的业绩,也算是完成了林则徐未竟的事业。其后曾国藩与左宗棠又成为了“洋务运动”的领头人,并把林则徐向西方学习的思想落实到了实处,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参考文献:
  [1] 黎庶昌 . 曾国藩年谱 [M]. 长沙 : 岳麓书社 ,1986.
  [2] 曾国藩 . 曾国藩全集·第 22 册 [M]. 长沙 : 岳麓书社,2011.
  [3] 林则徐 . 林则徐全集·第 9 册 [M]. 福州 : 海峡文艺出版社 ,2002.
  [4] 曾国藩 . 曾国藩全集·第 20 册 [M]. 长沙 : 岳麓书社,2011.
  [5] 曾国藩 . 曾国藩全集·第 21 册 [M]. 长沙 : 岳麓书社,2011.
  [6] 夏先范 . 胡文忠公(林翼)遗集·第 1 册 , 近代中国史料丛刊 [G]. 台北 : 文海出版社 ,1973.
  [7] 魏源 . 魏源集 ( 下 )[M]. 北京 : 中华书局 ,2009.
  [8] 陶澍 . 陶澍全集·第 4 册 [M]. 长沙 : 岳麓书社 ,2010.
  [9] 梅英杰 . 胡文忠公年谱 , 北京图书馆藏珍本年谱丛刊 [G]. 北京 : 北京图书馆出版社 ,1999.
  [10] 林则徐 . 林则徐全集·第 4 册 [M]. 福州 : 海峡文艺出版社 ,2002.
  [11] 林则徐 . 林则徐全集·第 8 册 [M]. 福州 : 海峡文艺出版社 ,2002.
  [12] 胡林翼.胡林翼集·第2册[M].长沙:岳麓书社,1999.
  [13] 罗正钧 . 左宗棠年谱 [M]. 长沙 : 岳麓书社 ,1983.
  [14] 左宗棠 . 左宗棠全集·第 10 册 [M]. 长沙 : 岳麓书社 ,2009.
  [15] 左宗棠.左宗棠全集·第12册[M].长沙:岳麓书社,2009.
  [16] 左宗棠.左宗棠全集·第13册[M].长沙:岳麓书社,2009.
  [17] 曾国藩.曾国藩全集·第26册[M].长沙:岳麓书社,2011.
  [18] 蒋廷黻 . 中国近代史 [M]. 武汉 : 武汉出版社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