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辽金之际医巫闾地区争夺战及其原因》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历史论文范文 >

辽金之际医巫闾地区争夺战及其原因

添加时间:2016/10/20

  摘 要:辽金鼎革之际,医巫闾地区战争频仍,辽金双方都想通过武力保住或取得这一地区。具体表现在两个方面:女真的崛起及其对医巫闾地区的争夺,其中亦包括金初医巫闾地区的辽代遗民起义;辽政权与叛军之间在医巫闾地区展开的争夺。究其原因如下:这一地区是耶律皇族与萧氏后族家族领地;是辽代武器存储地和兵众集结地且民族关系复杂。

  关键词:辽金之际;医巫闾地区;争夺战;原因

  医巫闾山位于辽宁北镇市,呈东北西南走向,古代镇山之一,历代享受祭祀。辽代,医巫闾地区不仅是耶律倍家族的领地也是其墓地。据谭其骧《中国历史地图集》所绘,医巫闾地区包括成州、闾州、顺州、显州、乾州、宜州及其附属州县,大致为今北镇、阜新、义县地区。辽末金初,医巫闾地区战争频发,战争主要围绕辽、金两政权和辽、金政权与起义者之间进行,本文试对其进行梳理和探讨,以期对医巫闾地区的军事战略地位有所认识。

  1、辽金之际医巫闾地区的军事行动

  1.1、辽末医巫闾地区争夺战

  辽天祚帝乾统元年(1101),完颜阿骨打承其兄为生女真部节度使,女真势力逐渐强大。经过前期的准备,最终于天庆四年(1114)起兵反辽。至天庆八年(1118)顺势推进至医巫闾地区,于此和辽军发生多次战役。

  (1)显州之战

  女真与辽政权在医巫闾地区多次交锋,最早出现在天庆六年(1116)。《金史·夹谷吾里补传》记载金收国二年(辽天庆六年)斡鲁伐高永昌时,“及攻广宁,军帅选勇士先登,吾里补与赤盏忽没浑各领所部,突入其阵,大军继之,遂拔广宁。”[1]

  广宁即辽之显州。天庆七年蒺藜山一役,“十二月丙寅,都元帅秦晋国王淳遇女直军,战于蒺藜山,败绩。女直复拔显州旁近州郡。”[2]关于此次交锋,《金史》有详细记载:“斡鲁古等攻显州,知东京事完颜斡论以兵来会,即以兵三千先渡辽水,得降户千余,遂薄显州。郭药师乘夜来袭,斡论击走之。斡鲁古等遂与捏里等战于蒺藜山,大败辽兵,追北至阿里真陂,获佛顶家属。遂围显州,攻其城西南,军士神笃逾城先入,烧其佛寺,烟焰扑人,守陴者不能立,诸军乘之,遂拔显州。于是,乾、懿、豪、徽、成、川、惠等州皆降。”[3]

  显州及附近州县因辽军的战败遭受洗劫,秦晋国王耶律淳因此下诏自责。这次战役双方均是派遣得力干将,而女真则采取了有效战略即先外围作战清除显州附近辽军即郭药师和蒺藜山辽军以削弱显州,再以攻城作战获取显州。

  (2)怨军起义

  据《辽史》记载怨军即天庆六年(1116),秦晋国王耶律淳奉命招募辽东饥民所建置。对此《契丹国志》也有相关记载:“兼辽东民自渤海之叛,渡辽失所者众,若招之为军,彼可报怨,此且报国,必以死战。天祚乃授燕王都元帅,萧德恭副之,永兴宫使耶律佛顶、延昌宫使萧昂并兼监军,听辟官属,召募辽东饥民得二万余,谓之“怨军”,如郭药师者是也。”[4]

  这种招募的原因、方式为以后怨军起义埋下了隐患。天庆七年(1117),怨军因天气寒冷无御寒之物,劫掠乾州。叛乱者是乾显大营、前锦营。燕王耶律淳十一月,到卫州蒺藜山。“遂留大军就粮司农县,领轻骑二千,欲赴显州,处置作过怨军,行次懿州,或报女真前军已过明王坟,即召大军会徽州。”[4]

  后在徽州之东与女真交锋,退保长泊、鱼务,导致医巫闾地区州县遭受掳掠。可以说,辽军内部的矛盾增加了女真赢得战争的筹码。天庆八年(1118),女真再破乾、显等州,焚掠而归。时年正月,女真大将阇母与怨军战于显州。《契丹国志》记载:“春正月,燕王淳将讨怨军而遇女真于徽州之东,未阵而溃。……燕王与麾下五百骑,退保长泊、鱼务。于是女真入新州,节度使王从辅开门降,女真焚掠而去。所经成、懿、濠、卫四州皆降,犒劳而过。女真别遣阇母国王,攻怨军于显州,怨军大败。”[4]

  时萧干在医巫闾山牵马岭招收残兵,虽不满万,应有所驰援,史料却无记载。“萧干奔医巫闾山牵马岭,招收残卒,不满万人。女真以马疲,破乾、显等州,焚掠而归。”[4]可见自天庆六年至八年间,医巫闾地区多次成为战场。

  (3)霍六哥起义

  自天庆六年至天庆八年,医巫闾地区及附近州县接连遭受女真、怨军、盗贼等劫掠,辽东民苦不堪言。天庆八年(1118),霍六哥于懿州地区起义,与安生儿、张高儿遥相呼应。后安生儿于龙化州(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东北)为耶律马哥所杀,张高儿逃入懿州与霍六哥会和。六月,霍六哥攻陷海北州(义县七里河镇开州村),直指义州,最终为军帅回离保等击败。虽然这次起义持续时间较短,但起义军转战上京到和中京道地区,沉重打击了辽王朝的腐朽统治,加速了金军灭辽的节奏。[5]当然天庆六年(1116)的高永昌起义也波及医巫闾地区州县,由于缺乏史料的详细记载,不再赘述。

  1.2、金初医巫闾地区的辽代遗民起义

  金初,政局稍稳,但是起义时有发生,主要是以辽代遗民为主。涉及医巫闾地区相关战役的是张觉起义、移剌窝斡起义。

  (1)张觉起义

  张觉,平州(治今河北卢龙县)义丰人。金太祖定燕京,时立爱以平州降金。后以平州为南京,张觉为留守。金天辅七年(1123),张觉杀虞仲文、左企弓等据平州入宋。据《金史》记载:“天会初(1123),宋王宗望讨张觉于平州,闻应州有兵万余来援,遣阿鲁补与阿里带迎击之,斩馘数千而还。复从其兄虞划,率兵三千攻乾州,虞划道病卒,代领其众,至乾州,降其军及营帐三十,获印四十,与仆虺攻下义州。”[6]

  可见,张觉起义影响范围颇广,乾州亦在其控制范围内。后张觉军与宗望战于南京城东(金平州),张觉败绩,连夜奔宋,进入燕京城。此次起义最终因宋方受金朝威胁不能坚守对张觉的保护协议以失败告终。

  (2)移剌窝斡起义

  移剌窝斡是西北路契丹部族人。先从撒八为乱,后杀撒八。自为都元帅,并于金海陵王正隆六年(1161)十二月,称帝,改元天正。金世宗大定二年(1162)正月,右副元帅完颜谋衍率军讨伐窝斡。二月诏曰:“应诸人若能于契丹贼中自拔归者,更不问元初首从及被威胁之由,奴婢、良人罪无轻重并行免放。曾有官职及纠率人众来归者,仍与官赏,依本品量材叙使。其同来人各从所愿处收系,有才能者亦与录用。内外官员郎君群牧直撒百姓人家驱奴、宫籍监人等,并放为良,亦从所愿处收系,与免三年差役。或能捕杀首领而归者,准上施行,仍验劳绩约量迁赏。如捕获窝斡者,猛安加三品官授节度使,谋克加四品官授防御使,庶人加五品官授刺史。”[7]

  由此可知,金朝对移剌窝斡起义是极为重视,且其军事实力不容小觑。移剌窝斡所率军队在懿州、川州与谋衍所率金军交锋,双方互有胜负,最终窝斡逃入山西,此次起义波及医巫闾地区的宜州(义县义州镇内)。“于是,括里将犯韩州,闻元帅兵至,不战遁去,将转趋懿、宜州。

  谋衍屯懿州庆云县,及屯川州武平县,奏请粮运当遣人护送,兵仗乞选精良者付之…窝斡既败,谋衍不复追讨,驻军白泺。窝斡攻懿州不克,遂残破川州,将遁于山西,而北京亦不邀击之。”[7]

  这两次起义波及范围均已达到医巫闾地区。可见,在金初的起义中,医巫闾地区依然是争夺的焦点。综上所述,辽金之际医巫闾地区发生的战争主要以辽金双方政权之间开展的争夺战为主,起义穿插其中。翻阅史料发现,辽初在医巫闾地区无相关战役记载,中期皆是以医巫闾地区的乾、显州为据点讨伐女真、高丽;后期在此地区与女真发生多次交锋,且多以辽军失败为主。争夺方主要涉及辽军、女真和起义军,三方之间的争夺使医巫闾地区州县尤以乾、显受损较为严重。

  2、辽金之际医巫闾地区战争频发的原因

  2.1、辽金之际医巫闾地区的军事地理环境

  下辽河平原地区沼泽范围即辽泽西到北镇、黑山,东到辽中、台安,北到新民南到渤海。[5]这种沼泽地貌影响着辽朝在医巫闾地区的军事行动。圣宗统合三年(985)准备东征高丽,“以辽泽沮洳,罢师”[8]。后命枢密使耶律斜轸为都统,驸马都尉萧恳德为监军,以兵讨伐女真。“至显州,谒凝神殿。辛巳,幸乾州,观新宫。癸未,谒乾陵……庚寅,东征都统所奏路尚陷泞,未可进讨,诏俟泽涸深入。”[9]对于这一地区的地理环境北宋许亢宗《宣和乙巳奉使金国行程录》亦载:“地势卑下,尽皆萑苻,沮洳积水。是日,凡三十八次渡水,多被溺,有河名名曰辽河。濒河南北千余里,东西二百里,北辽河居其中其地如此。”[10]

  辽初,对外征伐战争中就曾涉及医巫闾地区。统和三年(985),以兵讨女直,过显、乾二州;统和四年(986),与宋交战于飞狐,铠甲则是取于显州;统和二十八年(1010),由显州东侵高丽。辽末,辽将耶律余睹判辽入金时,其路线则是经医巫闾山北上。“余睹在军中闻之,惧不能自明被诛,即引兵千余,并骨肉军帐叛归女直。天祚遣知奚王府萧遐买、北宰相萧德恭、大常衮耶律谛里姑、归州观察使萧和尚奴、四军太师萧干追捕甚急。至闾山,及之。”[11]

  由上述可知,医巫闾地区是辽朝中期伐女真、讨高丽军事行动的集结地,亦或是后期将领叛归女真途径之地;是辽金时期辽西进入辽东的必经之路,尤其东边的辽泽、辽河在一定程度上形成医巫闾地区的天然屏障,更为凸显了医巫闾地区在辽金之际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辽朝在辽东地区的布防主要是以东京辽阳府为中心。由东京辽阳府向北经咸州、通州至黄龙府,且与北部边防城相辅构成东北防线,以备女真、室韦;经辽阳府向东经桓州、正州至渌州是为东南防线,主要是防御女真诸部。[12]

  天庆四年(1114)春女真起兵,七月攻宁江州,十月女真潜渡混同江,获得出河店大捷;十二月,咸、宾、祥三州及铁骊、兀惹皆叛入女真。天庆五年(1115)九月女真攻陷黄龙府,十二月,战于护步答冈。天庆六年(1116)五月攻下沈州,复陷东京。至此辽朝在辽东以辽阳府为中心的东北防线为女真所控制。至于东南防线,女真主要采取政治招抚的策略。至于效果如何,从天庆六年(1116)十一月,辽将东面行军副统马哥等攻曷苏馆战败可知,招抚的策略是正确的。因此至天庆六年(1116),辽朝在辽东的防线皆为其所瓦解。至此,女真想要有进一步的军事行动,则必须攻取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医巫闾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