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公元前37年前后纥升骨城初探》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历史论文范文 >

公元前37年前后纥升骨城初探

添加时间:2017/09/27
  摘 要:纥升骨城作为高句丽的一座早期城市,其具体位置目前尚无定论,史学界主要有两种观点.主流观点认为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相反,以李淑英教授为代表的则不认为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运用史料、实地踏查等方法分析纥升骨城的位置,可得出结论,纥升骨城应由承担生活区功能的下古城子和具有哨所、祭祀和储藏功能的五女山城两部分组成.
 
  关键词:高句丽;五女山城;纥升骨城;下古城子

  公元前37年,朱蒙"弃夫馀,东南走……遂至纥升骨城,遂居焉."[1]2214在纥升骨城地区创建了高句丽的第一个聚居区.《三国史记》载:"与之俱至卒本川……遂欲都焉."[2]175这是现有史料中记载的高句丽人最早的城市.但是关于纥升骨城的具体位置因史书上缺乏记载,导致对于古城的研究仍是一团迷雾.这里尤以李殿福和李淑英的论证尤为详细.李殿福研究员等认为今桓仁县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李淑英教授则认为五女山城并非纥升骨城.但无论哪种观点都是在论证五女山城是不是纥升骨城,而不是纯粹的探讨纥升骨城.本文在前辈们的观点上再出发,认为所谓的纥升骨城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发展出两个部分:一是五女山城,另一主体部分则应该是浑江附近的下古城子,二者共同构建了史书中所记载的纥升骨城.
 
  一、关于五女山城与纥升骨城关系的学术梳理
 
  关于五女山城与纥升骨城关系的讨论主要分为两种观点.其一,认为五女山城非纥升骨城,代表学者是李淑英教授. 其二,即当下的主流观点,认为今五女山城即当年的纥升骨城.代表学者主要有:魏存成先生、王绵厚先生、刘子敏先生、李殿福研究员等.
 
  1.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的论证
 
  有关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的问题,李殿福研究员在其文章《高句丽的都城》一文中有着详细的论述.李殿福研究院在文章中提出了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的五点论据:第一,根据其他学者研究认为卒本川即今桓仁县城附近的平川,再结合史料认为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是有其合理性的.第二,经过考古发掘认为,五女山城上存在城墙遗址,在城内还发现了诸多的宫殿遗址,加之五女山城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进而推断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第三,据《三国史记》记载:"三年,春三月,黄龙见于鹘岭.""秋七月,庆云见鹘岭南.""四年,秋七月,营作城郭宫室."以此来推断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 第四,50年代末,辽宁省博对桓仁水库淹没区进行调查时,发现了不同时期遗址24处、高句丽墓葬750余座[3],进而推断五女山城就应该是纥升骨城.加之,调查过程中,在五女山城南墙断壁中发现一枚陶片以及五女山城的筑城方法,认为五女山城是一座高句丽的早起山城.第五,根据《好太王碑》记载"于沸流谷忽本西,城山上而建都焉"这里的"城"字,名词动用,意即筑城.据此,高句丽第一座王都应该是一座山城[4]296.
 
  2.对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几条论据的反驳
 
  笔者认为,《高句丽的都城》中的证据是有待商榷的.据《魏书》记载:"弃夫馀,东南走……遂至纥升骨城,遂居焉."[1]2214《三国遗事·北扶余》中记载:"东明帝继北扶余而兴,立都于卒本州,为卒本扶余,即高句丽之始祖."[5]36《三国遗事·高句丽》记载"至卒本州,遂都焉.未遑作宫室,但结庐于沸流水上居之."[5]37《三国史记》"各任以事,与之俱至卒本川."[2]175由此可知,朱蒙其所都之地,或作沸流水、沸流谷、卒本、纥升骨城[6].根据前辈们的研究可知此地在桓仁县附近. 本文在此不再赘述.这些都仅能证明纥升骨城存在于今桓仁县附近,但并不能证明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
 
  首先、李殿福研究员认为地理环境决定了朱蒙建都于山上.但笔者认为,地理因素也导致朱蒙不会建都于山上.原因如下:第一,五女山城海拔804米,西南北三面是一二百米高的悬崖峭壁[6].主峰顶部平面是呈狭长状的椭圆形,长约600米,宽约110-200米,东、西两侧稍高于中部,地势比较平坦[4]3.作为都城,这样的面积略小.《魏书》"遂至普述水,遇见三人,其一人着麻衣,一人着纳衣,一人着藻衣,与朱蒙遂至纥升骨城,遂居焉."[1]2214朱蒙在南迁时应该是遇到了三个具有不同文化符号的部落.这四个部落一起迁徙到纥升骨城.假定五女山是纥升骨城,其面积无法容纳以朱蒙为中心的这样四个部落.第二,五女山城虽处于居高临下易守难攻的状态.但军需物资以及生活必需品的运送是极为不便的.反而当战争出现时,一旦被包围,山城中人则陷入无路可退的境地,加上物资有限,五女山城是无法持久抵抗的.第三,五女山城内仅有泉水一泓,名为小天池,其作为五女山城内的饮水来源.若五女山城即纥升骨城,朱蒙自扶余出逃至此,建立高句丽.据史书记载,扶余已经有王出现,说明在扶余已经有了阶级分化.朱蒙从扶余逃出所建立的高句丽应当也是有阶级关系存在的.统治阶级和平民共饮一泉之水也是不符合常理的.第四,《魏书》载:"土地薄瘠,蚕农不足以自供,故其人节饮食"[1]2215,作为农耕部族,山上开阔地少,不能大面积种植粮食,这是致命的问题.综上,朱蒙建都于山上并非明智之举.
 
  其次,据《三国史记》记载:"三年,春三月,黄龙见于鹘岭.""秋七月,庆云见鹘岭南,其色赤青.""四年,秋七月,营作城郭宫室."[2]175在史料中仅仅是提到在鹘岭之上见到黄龙,但并未提到在鹘岭上修建都城.并且从"各任以事,与之俱至卒本川."[2]175"结庐于沸流水上居之"[5]37等记载中见朱蒙至卒本川,"川"低而平坦之地,所以,初期的纥升骨城应当是建立在平原之上.据《三国史记》记载:" 二十八年春三月,王遣人谓解明曰:'吾迁都,欲安民以固邦业……'太子曰:'向黄龙王以强攻遗之,我恐其轻我国家,故挽折而报之,不意见责于父王.今父王以我为不孝,赐剑自裁,父之命其可逃乎!'……以枪插地,走马触之而死 ".据《好太王碑》记载:"不乐世位因遣黄龙来下迎王王于忽本东冈黄龙负升天"[7]112,从这两则史料的记述来看,黄龙所指并非是祥瑞的化身.所以,以此断定筑城于山顶是有待商榷的.
 
  再次,《高句丽的都城》一文中提到在南墙断壁的石隙中拾到一枚陶片,很可能是邹牟王最初率桂娄部落的人们修筑此城时所散落的[3].这里面仅用一枚陶片来作为证明城市是朱蒙所建是站不住脚.首先一枚陶片作为孤证是无法充分证明这个观点的.其次,卒本一带在朱蒙到达之前已经有人在此生存.所以也无法说明陶片是朱蒙所留下的.加之,五女山城在高句丽迁都以后还被其他民族所占领过.无法判断后到五女山城的部族的筑陶工艺发展水平达到什么程度.所以,这枚陶片的出现时间无法确定.故这条旁证是缺乏说服力的.
 
  最后,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对桓仁地区的考古中发现了诸多的高句丽墓葬.记有墓葬750多座,遗迹24处[8].加之在五女山城的考古过程中还出土了诸多具有高句丽早期文化特点的陶器和铁器.墓葬群及文物的出现验证了在该地区高句丽人曾长期生存过.但是凭借现有的考古资料只能证明五女山城是高句丽人的一座早期城市.但并未提及墓葬与纥升骨城之间的关系,故以此来判定这就是纥升骨城,具有偷换概念的嫌疑.
 
  关于纥升骨城的讨论,已经脱离了纥升骨城本身的讨论,而是集中在论证五女山城就是纥升骨城.这就在时间和空间上限制了对纥升骨城的进一步探索.《三国遗事·高句丽》记载"至卒本州,遂都焉.未遑作宫室,但结庐于沸流水上居之."[5]37结庐于沸流水上与《魏书》中的纥升骨城相对应.因此,笔者认为纥升骨城早期应当是一座平原城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生存的需要,纥升骨城发展为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主城,主要是高句丽的生活区域,即浑江岸边的平原城--下古城子.另一部分则是具有预警、储藏和祭祀功能的五女山城.
 
  二、初期的纥升骨城--下古城子
 
  据《三国史记》记载:"各任以事,与之俱至卒本川."[2]175卒本川又称"鹘川",即今天的浑江谷地.《魏书》中载朱蒙"至纥升骨城,遂居之."[1]2214以此可以验证纥升骨城应当是一座平原城.从考古发掘来看,下古城子与五女山城,应同为高句丽早期都城中的平地城与山城结合的最早形式[9]48.前文已述高句丽作为一个农耕民族,需要大面积的耕地,所以,定都在平原才是一个农耕民族的最佳选择.笔者认为下古城子应该是最初的纥升骨城.并且朱蒙一伙也是有能力对平原城进行防御的.《三国史记》记载:"四方闻之,来附者众.……靺鞨思服,不敢犯焉."[2]175可知,朱蒙的实力是强大的,使得周边部落对其"俯首称臣".《三国史记》中的另一说法 "一云:朱蒙至卒本扶余,王无子,见朱蒙,知非常人,以其女妻之.王薨,朱蒙嗣位."[2]175该记载无法考证其真实性,但其中透露出朱蒙及其部众力量强大,使得卒本扶余王不得不放弃从族中选取继承人而让朱蒙继位.虽然高句丽周边的民族臣服于朱蒙,但也会有摩擦.以及高句丽内部民族成分的复杂,使得以朱蒙为首的统治集团有必要在附近的山上修造一座集防御、祭祀、储藏等功能的山城,以防不时之需.
 
  三、纥升古城的战略要塞--五女山城
 
  五女山城作为纥升骨城的战略要塞而出现,应当是晚于下古城子的.其主要功能为预警、储藏和祭祀.将其功能界定如此的依据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五女山城遗址中发现许多类似于哨所的遗址,五女山城居高临下,视野开阔,可以起到很好的预警效果.
 
  其次,在五女山城遗址中发现的为数不多建筑遗址多为军事建筑,少有民居.加上五女山城面积有限,物资运输不便,所以,五女山城上只能驻扎少量用来防御和预警的部队.再次,在五女山城的考古报告中提到,出土了大量的铁器,这些铁器多为武器.此外,五女山城位于下古城子东北10公里处的五女山上,可以俯瞰方圆数公里内的一切活动,侦查范围较下古城子开阔,所以判断五女山城应该是一个战略性的防御和预警的军事堡垒.
 
  五女山城具有储存粮食的功能,是因为在五女山遗址中发现了干栏式建筑的遗址,并且该遗址在五女山城中所占面积也不算小.高句丽人 "多为半地穴式建筑,室内设有火炕或火墙."[4]95所以,干栏式建筑的出现,是为了储存粮食而搭建.据《三国志》中记载高句丽人"其俗节食,好治宫室"[10]843,高句丽作为一个农耕民族,粮食对其而言是非常珍贵的,并且相对于渔猎民族,在生产力相对较低的情况下,农耕民族并不是富裕的.高句丽人会将最为珍贵的稻谷、种子作为一种宝贵的财富严格保管--屯于五女山上的干栏式建筑上,既防止夏季山林中昆虫动物对粮食的破坏,还杜绝了粮食被人为地损失掉.本文推断五女山城所具有的第二个功能就是储存稻谷、种子等一系列贵重物资.
 
  此外,五女山城还具有祭祀与集会的功能.《三国史记》中提到"三年,春三月,黄龙见于鹘岭,秋七月,庆云见鹘岭南.秋七月,营作城郭宫室."[2]175这里提到,在鹘岭上,"鹘"字的发音是忽切或户骨切,没韵.故鹘与忽本、卒本乃是一音之转.鹘川即忽本或称卒本川[3].前文已述卒本川即下古城子所在的浑江平原地带,所以,鹘岭也就指的是五女山.虽然前文已述黄龙出现并非吉兆,但高句丽人以此欲盖弥彰的记述朱蒙的死,说明用黄龙出现在山顶的写法本身是吉兆的描述,即在五女山上有黄龙出现,是祥瑞的征兆.古代先民具有一种敬天的思想.五女山(鹘岭)是当地离天最近的地方.两个传说中黄龙都出现在鹘岭(忽本东冈).可以推断鹘岭即五女山是高句丽人迎接天神、黄龙的地方.这样神圣而神秘的地方怎么会用来建造国都,让更多的人生活于此,打扰到神灵.因此,五女山城除了预警和储藏的功能外,还具备祈福祭祀的功能.
 
  综合本文上述的各方面依据,笔者认为不管是从地形地势,生活条件、交通状况还是考古发掘的遗址、文物来看,五女山城都只是一座普通的高句丽早期聚落而并非纥升骨城.而纥升骨城应该是下古城子和五女山城共同组成城市,这其中主要以下古城子为城市的主要生活区域,而五女山城应当是一座具有预警、储存和祭祀神祗的具有战略意义的辅助山城.
 
  参考文献:
 
  [1][北齐]魏收.魏书·高句丽传(卷100)[M].北京:中华书局,1974.
  [2][高丽]金富轼.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一(卷13)[M]. 孙文范,等校勘.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3.
  [3]李殿福.高句丽的都城[J].东北史地,2004(1):20-26.
  [4]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1996-1999,2003年桓仁五女山城遗址考古发掘报告[R].北京:文物出版社,2004.
  [5][高丽]一然.三国遗事·纪异第二(卷1)[M]. 孙文范,等校勘.长春:吉林文史出版社,2003.
  [6]李淑英.五女山城不是纥升骨城[J].通化师范学院学报,2001,22(1):6-10.
  [7]魏存成:高句丽考古[M].长春:吉林大学出版社,1994.
  [8]倪军民,耿铁华,杨春吉.中国学者高句丽的研究文献叙录[M].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8.
  [9]王绵厚.高句丽古城研究[M].北京:文物出版社,2002.
  [10][晋]陈寿.三国志·乌丸鲜卑东夷传第三十(卷30)[M].北京:中华书局,19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