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昆曲音韵挈论》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范文 >

昆曲音韵挈论

添加时间:2017/01/18
  音韵是曲唱的基本要素之一,历来受曲界同仁重视,有所宗而有传承、有大同又有差异、有共论也有分歧。
  
  一、昆曲音韵是一种戏曲音韵。
  
  戏曲音韵有别于日常生活用语音韵,且剧种不同音韵截然不同。
  
  其有三种具象源 :一是语音源时代遗存,即一种戏曲在发育、成熟过程所经历年代的语音 ;二是流行区域音系,即一种戏曲传播扎根所在地域的语音系统;三是艺术夸大性,即戏曲音韵服务于歌唱与韵白,实际使用比日常用语更具音乐技术要求。昆曲有自身的音韵系统,韵目独立、析音细致,有一系列的运用技巧,是一种成熟的戏曲音韵。
  
  二、音韵参与昆曲本体构建。
  
  音韵做为格律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曲牌体声腔音乐本体构建中居功阙伟。
  
  严谨规划韵类是标杆。
  
  昆曲遵守二十一类韵目,南曲复增八目入声共二十九韵目,虽比诗韵、词韵简略,但比当下板腔体通行的十三辙韵目要复杂很多。昆曲不可失韵,细致区分声调是基础。
  
  昆曲格律中不限声调的字位占比很少,形成的唱腔即有相应规范。
  
  字声对昆曲腔格几乎有决定性的作用,实际组成了格律的基础,声调错乱会直接导致曲牌变异。比如偏字,梆子剧种作阳平声,音声扬甩而上 ;昆曲作阴平声,《游园》此字唱工音即不上扬。
  
  讲究韵音结构是法宝。昆曲歌唱时讲究口法,唱者本身就是一件发声乐器,气息与器官合作完成字音、旋律、声色的综合表达。掌握韵音结构并恰当地体现出来,是完成昆曲唱法个性韵味的手段之一。比如十三辙将所有 -ɑn 做韵尾的字合并成一个韵目言前辙,忽略了很多字有 i、u、ü 韵腹,这跟板腔体韵尾行腔有关 ;昆曲唱法注重韵腹行腔,得撑开这个结构,天田韵 -iɑn、欢还韵 -uɑn 与干寒韵 -ɑn便有明晰的区分。
  
  三、昆曲音韵基于古汉语音韵。
  
  古汉语一般指“五四”运动以前使用的书面语,昆曲主要依据近古时期汉语。
  
  一看曲韵类目,昆曲的韵目是古代韵学传承发展下来的,元代周德清所撰《中原音韵》被奉为曲韵圭臬,至明《洪武正韵》《中原音韵》《中州全韵》、清《韵学骊珠》等曲韵学发展过程,昆曲韵目基本固定下来。昆曲韵目在声调分类、韵目归属上与古韵目一脉相承且更适合于昆曲自身。二看字音归属,当下与普通话相异的昆曲字音,是继承了古音而不是臆造。这些古音在一些方言中有保留,但不能说昆曲使用的是某个特定地域的方言音韵。三看文体性质,昆曲属于韵体文学,文辞可歌,是古代韵文的最后一种类型。
  
  四、昆曲音韵与当代音韵的分合。
  
  相合之处,一是韵音结构方式不变,依然是声部+韵[头-腹-尾]
  
  部,古代切音、现代注音和普通话拼音都是如此。二是元音不变,主要五个元音 ɑ、i、e、o、u 似乎古今中外相同,这是人体自然发声所决定的。
  
  有合有分之处,一是声母基础音基本相同,古代记作“守温三十六声母”,现代拼音记作二十三个声母,但昆曲还多 v 和shr 两种声母。二是包括团音字在内的多数字,音韵基本与当代音韵相同,但昆曲的尖音字、上口字、古音字等与普通话有诸多不同。
  
  相分之处,一是昆曲几种韵母保留反切时的韵音,在现代普通话语音中已经变异。比如大量 -eng韵母的字争 zh-、成 ch-、横 h-、声 sh-、 等 d-、 能 n-、 冷 l- 等,昆曲中归为庚亭韵 -ing.二是三个闭口收音的昆曲韵目纤廉、监咸、侵寻,归韵 -ɑm、-iɑm、-im,在普通话中消失殆尽,闽、粤方音中尚存。三是一些上口字在普通话中不复存在,如街 jiɑ-jie、般 buɑn-bɑn 等,但在昆曲中泾渭分明。
  
  五、昆曲音韵的当下态度。
  
  做到字音准确是技术层面的事,也需要一种认知态度。
  
  1. 同化与传承的力量角逐。
  
  普通话是现在的语音权威,同化的力量是强大的,当字音错误时人们缺少违和感。比如飞 fi 唱成飞 fei,从小认字都是读后者的,为什么昆曲一定要唱成前者呢?于普通话来说自当不错,但于曲音来说却不可混淆。
  
  在语言自然环境弱化这些字音要素的时候,教师的口传是极其重要的,但比较残酷的现实是很多教师自身就不能准确分辨字音。
  
  2. 承认与否认字音的技术作用。
  
  唱念的首要技术是字音,昆曲特殊字音是其作为独立声乐艺术的特征之一。《游园》中有一名句“一生儿爱好是天然”,“然”字昆曲字音 shruɑn,与上古音基本一致,普通话读音 rɑn,两者在唱曲时出来的效果完全不同。前者起于前舌尖再通过舌面元音出唇的过程,带有冲劲,细腻婉转、音若丝韧 ;后者舌尖蜷后发声并直接打开嘴型,气流粗放、音拙而硬。昆曲唱法风味来自于板式、调式和字音,每个字在行转时都是一种从技术到艺术的过程,不容忽视字音技术对昆曲美听起到的作用。
  
  3. 可变与不可变的几点意见。
  
  不能抛弃昆曲特征性的音韵,但也要做一些取舍。
  
  可以考虑使用当代语音的韵类。-eng 韵归入庚亭韵 -ing 的字,韵尾 ng 同音,如诚、情同韵 ;-en韵归入真文韵 -in 的字,韵尾 n 同音,如宾、神同韵。韵腹 e 和 i 如今不同音,若做分开处理,韵腹各有明显音色区别,归音依然一致,倒是更有利于当下对昆曲语音的梳理。
  
  但 同 样 是 -eng 韵 的 字, 大部分唇音声母的字必须归入东同韵 -ong,如崩、梦、风等,不可更易到普通话韵。另如歌罗韵 -o,吴语系统此字类归 u 韵,昆曲此目遵 -o 韵是典型中州韵遗存,故不必更易拆分成 -e 和 -o 两韵。
  
  另一类在剧曲中可以舍弃的字音是闭口字,昆曲清工尚能传承,但在舞台演唱中可以不必强调一定要遵守。关于 -ɑn 韵尾的字,可以按照韵腹状况分为无韵腹的干寒韵、有韵腹 i 的天田韵、有韵腹 u、ü 的欢还韵即可,十三辙全入发花辙又太笼统。
  
  关于尖团音与上口字,这是昆曲应该保留的字音。尖团合流会造成京昆艺术一些语音特色的消失,在实际使用时尖团音还能起到分辨语意的作用。如剑、箭同音、同是兵器,若有台词“取 jiɑn 过来”,难以区分是哪种兵器 ;若区分了尖团则一音了然,尖音箭 ziɑn 为远程射箭之箭,团音剑 jiɑn 为近身兵刃宝剑之剑。
  
  其他如南北曲异音、音韵地域区别等,也可适当留存。总之,若是一任以官中通行音韵表同化到底,昆曲音韵就会丧失自己的特性和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