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车王府版《子弟书》韵脚字指误补漏》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车王府版《子弟书》韵脚字指误补漏

添加时间:2017/03/28
  摘要:子弟书文本在传抄、刻印的过程中难免出现一些讹误,车王府版子弟书亦是。由于子弟书押韵规律很强,每回一韵到底,且押平声韵。是以从押韵规律入手,可以看出部分韵脚用字之误;从而尝试对其进行校勘,并解释其讹误之由。
  
  关键词:子弟书;韵脚;形误
  
  子弟书于清代雍乾时期由八旗子弟创制,是在吸收了唐诗、宋词、元曲、变文、弹词、鼓词等艺术形式和营养的基础上,形成的民间说唱文学。它自乾隆初年便在京城传唱,很多书房和有关爱好者时常刻印、传抄。其中蒙古车王府版的子弟书数量最多,价值也最高。自从顾琳、曼殊震均、郑振铎等先生对子弟书给予高度评价后,子弟书便慢慢进入学者的研究视野。先后有傅惜华、波多野太郎、关德栋[1]、黄仕忠、郭晓婷、崔蕴华[2]等国内外学者发表了相关研究成果。不过,目前学术界对子弟书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子弟书的来源、子弟书作者考[3]、方言词语、满语词以及《红楼梦》子弟书[4]这几个方面。对子弟书的韵脚字讹误方面关注得并不多,熊燕在《子弟书用韵研究》[5](以下简称熊文)中指出了15处韵脚字讹误。我们在此基础上还发现一小部分韵脚字值得商榷,共得27处韵脚字讹误,拟从形似、颠倒、受前文影响、音近和断句等方面对其错误情况进行分析,指出其讹误之由。因子弟书每回的韵脚字字数较多,故只录被指误之字的前后韵脚字。所需指正的韵脚皆加着重号,所引原文只录其前后一处韵脚的原文。为了方便起见,引文中的韵脚字亦加着重号凸显出来。若韵脚在篇末者,则录其前两处韵脚原文,引文皆加页码和卷数。所据版本乃黄仕忠、李芳、关瑾华所编《子弟书全集》[6],共十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一、因形似而导致误的错误
  
  子弟书在形式上是隔句押韵(首句入韵除外),规律性很强。大体采用十三辙为押韵标准,除了几篇快书的诗白押的是仄声韵{如无名氏《打登州》快书[它是一种带有说白部分的子弟书,在形式上用“落”,不用“回”.]第二落诗白叶“现殿传”(第三册[5]873)}外,其余诗文押的皆是平声韵,且每回一韵到底,不避重韵。从押韵规律入手,这是我们跟熊文共同的切入点,因而本文是在熊文的基础上进行补缺的。但熊文并未对所指误的韵脚字进行分类,我们在此基础上对其进行分类并加以解释,以为将来人们的研究提供方便。熊文虽然对讹误的韵脚字未加分类,但我们总结一下。她指出了3处形似之误,即“挖”当为“剜”,“鸟”为当“乌”,“”当为“筩”.我们在此基础上指出11处形似之误,分别表出如下:
  
  (1)韩小窗《周西坡》第二回原文作:“(罗成)迟多会,说:‘原来如此!’罗春说:‘正是!’这英雄点点头儿呆了半·天。暗恨道:‘英齐王子,英齐王子!你何苦赶尽杀绝谋害·倃!’落泪的罗春疼义父,扶垛口,凄惨惨的声,悲切切的·言。”前后韵脚叶“还传关前关言天·倃言鞍寒传宽前还全边言”(第三册[6]941)。
  
  按,此处押“言前”辙,“倃”字不合。“倃”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倃”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此处应为人称代词,既然是谋害,那理应指人。而“倃”,《广韵》其九切:“毁也”[7]93,今读jiu4.《说文解字注》:“倃,毁也。”[8]386皆不作人称代词,可知此处韵脚字不当是“倃”字,押韵、文意皆不合,应该另有其字。而且这个字既得押“言前”辙,又可作人称代词;最重要的得与“倃”字形极其相近。简而言之,就是形、音、义这三个标准都得符合,而同时能满足这三个条件的只有“咱”.考《汉语大字典》人部:“咱,同‘咱'.《儿女英雄传》第四回:’你不听这个,咱唱个好的。‘”[9]194由此可知“咱”可作人称代词,表示我、我们的意思,“咱”与文意相合,“倃”“咱”形体相似,极易致误。“谋害咱”,即谋害我们。故“倃”当为“咱”之形误。
  
  (2)疑为雪窗《十面埋伏》第四回原文作:“话未完,船上有人连连答应,说:’早知道王爷到此,特地相·迎。‘楚霸王一见渔人他是军妆打扮,说:’不好!这是刘邦的计策,韩信的牢·宠!‘我若是上了他的船,就如鱼入网,咳!这是天绝我项羽,难转江·东!”此处韵脚叶“横停迎·宠东名东情横宫枫情”(第一册[6]270)。
  
  按,此处押“中东”辙,“宠”字上声,不合。“宠”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宠”字声调不合。根据文意可知,此处说的是韩信的圈套;而“牢宠”,不词,于文意又讲不通。结合我们前面所说的三个标准--形、音、义,只有“笼”字同时符合。“宠”“笼”形体相似,容易致误。“牢笼”,圈套也,正合文意。故“宠”当为“笼”之形误。
  
  (3)无名氏《凤鸣关》第一落原文作:“到而今兵甲已足军威盛,乞陛下择日兴兵定中·原。讨贼若是无效验,臣当领罪也心·甘。乞陛下亦当自谋遵遗诏,臣不胜感激鸿慈要别金·鉴。”此处韵脚叶“班颜观言贤全权官山炎原甘·鉴”(第二册[6]739)。
  
  按,此处押“言前”辙,“鉴”字去声,不合。“鉴”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鉴”字声调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诸葛亮在这里要辞别后主刘禅;而“金鉴”于文意讲不通。结合我们前面所说的三个标准,只有“銮”字符合。“鉴”“銮”形体相似,极易致误。“金銮”,帝王车马的装饰物,后借指帝王的车马或帝王,在这里正是指后主刘禅。故“鉴”当为“銮”之形误。
  
  (4)无名氏《马上联姻》第十回原文作:“说:’我要还他他不要,谁不知脸皮儿最是女孩儿家·薄。他又奉承我爹爹是仁义主,哀告的孩儿无奈罢兵·刃。‘国母说:’他叫你退兵儿就退,好一个面软心慈的将一·条。‘”此处韵脚叶“招刀劳刀漂烧嚼招叨高捞痨姣薄·刃条遭豪”(第三册[6]907)。
  
  按,此处押“遥条”辙,“刃”字不合。“刃”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刃”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此处指收兵,而“罢兵刃”之“刃”于韵脚不合。结合我们所说的三个标准,只有“刀”字符合。“刃”“刀”形体相似,极易致误。“罢兵刀”即收兵之意,故“刃”当为“刀”之形误。
  
  (5)韩小窗《红梅阁》第一回游湖(此乃篇目名,下同)原文作:“说:’小奴婢偶尔失言非有意,老相爷宽恕奴糊涂宥慧·娘。‘老贼说:’眼见其实,你还强辩,贱人嘴巧想支·椿。当着我如此轻薄迎奸卖俏,背地里一定是纯熟于风月·场。‘”此处韵脚叶“肠防良乡鸯昂娘杨房堂房娘郎凉娘·椿场殃扬”(第六册[6]2589)。
  
  按,此处押“江阳”辙,“椿”字不合。“椿”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椿”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是说你还想要巧辩。子弟书《赵五娘吃糠》第二回:“我今日赶上这巧嘴,你且端上免支桩(请比较”桩“的繁体”桩“与”椿“,下面有旁加繁体者,同此)。”(第一册[6]362)可知“支桩(桩)”就是巧言瞒过的意思,于此可证“椿”当为“桩(桩)”之形误;“椿”“桩(桩)”形体相似,极易致误。“桩(桩)”字在此也正符合我们所说的三个标准,故“椿”当为“桩(桩)”之形误。
  
  在此,我们将另一处的同类讹误,一并提出。无名氏《禄寿堂》全一回原文作:“这大爷点头说:’知道了。‘又问:’套的是菊花青?是干草·黄?‘管事儿说:’干草黄。‘大爷说:’略慢。‘管事儿说:’菊花青肚痛上了兽医·椿。‘大爷说:’哦。‘管事儿抢步说:’哧,出来了。‘大门外十数个家丁列在两·旁。”此处韵脚叶“房裳霜香榔当黄·椿香旁镶昂香狂”(第八册[6]3346)。
  
  按,此处押“江阳”辙,“椿”字不合。根据上文的分析可知,“椿”当为“桩(桩)”之形误。干草黄,菊花青,马名;“兽医桩(桩)”,地名。
  
  (6)无名氏《三笑姻缘》第一回原文作:“一重重青山倒影含翡翠,一湾湾绿水轻波映琉·璃。一行行嫩柳垂阴藏鹦鹉,一片片远浦含烟立鹭·鸾(鸾)。一个个渔舟晒网摇浆橹,一队队牧童骑牛弄箫·笛。”此处韵脚叶“怡娱齐衢西齐怡诗持时宜璃·鸾笛嘻奇姿支”(第七册[6]2803)。
  
  按,此处押“一七”辙,“鸾”字不合。“鸾”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鸾”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的是一种鹭的鸟,而不是两种鸟,与鹦鹉对仗。而“鹭鸾”是两种鸟,且与韵脚不合。根据我们上面的三个标准,只有“鸶”符合。“鸾(鸾)”“鸶(鸶)”形体相似,极易致误。“鹭鸶”,即鹭,因其头顶、胸、肩、背部皆生有长毛如丝,故称“鹭鸶”.是以“鸾(鸾)”当为“鸶(鸶)”之形误。
  
  (7)疑为渔阳居士《荷花记》第十七回原文作:“状元说:’女嫁男婚由父母,儿女焉能敢自·专?非是不知抬举意,总因堂上有椿·萓。更兼我去年已经完婚事,拙荆今岁又生·男。‘”此处韵脚叶“兰源瞒全言官鸾专·萓男弦还尖旋煎官銮”(第八册[6]3183)。
  
  按,此处押“言前”辙,“萓”字不合。“萓”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萓”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的是“只因堂上有父母健在,不能自己答应婚事”.而“椿萓”无此意,“椿萱”,父母之代称也,正合文意。“萓”“萱”形体相似,极易致误。且“萱”字又符合上面的三个标准,故“萓”当为“萱”之形误。
  
  (8)无名氏《饭会》第二回原文作:“主人说:’何不叫相公们唱他几句?‘大家推让不肯占·先。好容易才叫他唱了《琴挑》中一支崐曲,众人齐赞,渐带粘·诞。又叫他唱了一落《敬多情》的马头调,到后来挟了一块焖鳝,倒顽笑了个·难。”此处韵脚叶“筵鲜攒甜兰泉全拳先·诞难言谈言田年钱欢天”(第九册[6]3565)。
  
  按,此处押“言前”辙,“诞”字去声,不合。“诞”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诞”字声调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的是众人听得“如痴如醉,美得都流口水”.而“粘诞”不词,且“渐带粘诞”显然文意不通。依据上面的三个标准,“涎”正符合。“诞”“涎”形体相似,极易致误。“渐带粘涎”正是“如痴如醉,美得都流口水,所谓垂涎三尺”是也。故“诞”当为“涎”之形误。
  
  (9)无名氏《品茶栊翠庵》全一回原文作:“这是那蟠香寺内梅花上的雪,收到如今五六·年。虽则不多,可也不少,整整的鬼脸儿青磁的一小·磹。说话间,外面人说老太太走了,他们才放下茶杯说:’另日再·谈。‘”此处韵脚叶“烦言欢观钱言凡环年蠲言年·磹谈关班顽”(第九册[6]3861)。
  
  按,此处押“言前”辙,“磹”字去声,不合。“磹”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磹”字声调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应是一个可作量词用的词语。而“磹”,《广韵》徒念切:“电光也”[7]129,读dian4.《康熙字典》:“《广韵》、《集韵》徒念切,音’簟‘,磹,电光也。”[10]836考《汉语大字典》石部:“磹,石楔也,垫也,又同’簟‘,竹席也。”[9]2455皆没有量词用法。可知“磹”在“一小磹”这一“数+形+量”的结构中不合,应该另有其字。我们依据上面的三个标准,可知“坛”正符合。考《汉语大字典》缶部:“坛,同’坛‘.《红楼梦》第六十三回:’已经抬了一坛好绍兴酒,藏在那边了。‘”[9]2939子弟书《杨妃醉酒》第二回:“干鲜果品般般适口,好酒多多预备几坛。”(第三册[6]1200)又《郭子仪上寿》硬书(所谓“硬”,是指内容多演金戈铁马的故事,其格调激昂慷慨。)全一回:“三爷献平安吉庆寿茶数篓,四爷献寿酒一百坛。”(同上[6]1261)而“一小坛”既符合此结构,又符合形、音、义这三个标准;“磹”“坛”形体相似,极易致误。“磹”由“石”示义,“坛”由“缶”示义。“石”“缶”从原料上来讲有相通之意,传抄、刻印者可能因此而误将“坛”抄刻成“磹”.故“磹”当为“坛”之形误。
  
  (10)无名氏《盗令》第五回原文作:“教爹娘一递一声肠寸断,两泪眼对着断烟零霭一茅·庐。佳人说:’爹娘空养了孩儿也,亲恩未得报些·湏。愿托生一条小犬儿在亲左右,每夜门前守旧·居。‘”此处韵脚叶“拘愚迂躯愚屈渠余庐·湏居屈榆局居虚躯屈”(第三册[6]869)。
  
  按,此处押“一七”辙,“湏”字不合。“湏”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湏”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父母养育的恩情还未来得及报答一些。”子弟书《马上联姻》第十三回:“说:’我爹爹恋儿的心肠怎无些须?‘;孩儿与佛教也该懂些须;逃禅觉得易些须。”(同上[6]913-914)这三处皆用“些须”,不用“些湏”.徐注《说文解字》须:“俗书从水,非是。”[11]97可知正楷“湏”与“须”有别,但书法上两者常混为一字,在排版上应取“些须”,更为妥当。
  
  二、因颠倒、前文影响和衍脱文字而导致的讹误
  
  熊文在指出3处形误之外,还指出了4处颠倒之误,即“袷襟”当为“襟袷”,“嘛嗟”当为“嗟嘛”,“奸佞”当为“佞奸”,“裙钗”当为“钗裙”.这种颠倒之误的情况和本文的情况也有点相似。本文在熊文的基础上又发现3处颠倒之误,3处受前文影响的讹误,还有2处因衍脱文字而导致的讹误。具体情况,分析如下。
  
  (一)因颠倒而导致的讹误
  
  (1)疑为雪窗《十面埋伏》第三回原文作:“下虎座跪到身形,将虞姬抱住,说:’这都是项羽薄幸,逼死了夫·人!‘见虞姬玉面焦黄香躯乱抖,血流粉项红染裙·湘。细声儿一会儿微嘶一会儿住,星眼儿一会儿光明一会儿·昏。”此处韵脚叶“坤尘心人·湘昏温伸心春军衾沉巾尘”(第一册[6]267)。
  
  按,此处押“人辰”辙,“湘”字不合。“湘”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湘”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的是“虞姬的鲜血把湘裙给染红了”.考《中国基本古籍库》和《汉语大词典》可知“裙湘”不词。“湘裙”一词见于唐欧阳询《艺文类聚》卷七十服饰部下,火笼条:“梁范静妻沈(沈满愿)咏《五彩火竹笼》诗曰:’可怜润霜质,纤剖复毫分。织作回风缕,制为萦绮文。含芳出珠被,耀绿接湘裙。徒嗟今丽饰,岂念昔凌云。‘”[12]4这里“珠被”与“湘裙”对仗。这是“湘裙”一词的最早记载,后来诗词、元曲、小说中所用之例,不胜枚举。
  
  子弟书《痴梦》全一回:“他披了披霞帔,系了系湘裙。”(第一册[6]286);《骂城》第二回:“哭哑了莺声,累瘫了玉体,流干了珠泪,跪破了湘裙。”(第三册[6]1076);《送枕头》第二回:“霎时间,春透花心花润露,丑姜须忽然惊醒,怀抱着湘裙。”(同上[6]1086)这几处押的也是“人辰”辙,皆作“湘裙”.故此处韵脚当为“裙”,“湘裙”湘地丝织品制成的女裙。是以“裙湘”当为“湘裙”之颠倒。
  
  (2)无名氏《夜奔》全一回原文作:“两个人在途中拜毕重携手,才叙道素昔的仰望,初见的温·良。说话间,二人徐步把门进,小旋风把戎衣卸去叙礼在堂·前。奉命的家丁急备酒,也只得与解子连席共举·觞。”此处韵脚叶“郎妆量肠香长常伤傍良·前觞长肠郎伤膛场”(第五册[5]1854)。
  
  按,此处押“江阳”辙,“前”字不合。“前”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前”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一回说的是“林冲和柴进见面”.那他们叙礼的地点到底是在“堂前”,还是在“前堂”.查《汉语大词典》对两者的解释(见《汉语大词典》前堂和堂前例),可知此处当为“前堂”;因为他二人既然徐步把门进,这个“门”字便提示了我们,他们叙礼的地方当在“前面的正房”.而且我们可以比较这两句话:“柴进在’堂前‘接见林冲。”和“柴进在’前堂‘接见林冲。”前者“堂前”显得很寒酸,显不出柴进待贤的礼数来;后者“前堂”,则正符合柴进的身份和家世,可显示出他喜交豪杰的热忱和对林冲的赏识、仰望。最主要柴进平日里爱耍刀弄棒,势大财多;家有良田万顷,富可敌国,喜结天下豪杰。所以在“前堂”和林冲叙礼,更为合适。况且作者在写书时没必要放着“堂”字不用,而用“前”字,故“堂前”应当是传抄、刻印者的颠倒之误。
  
  (3)无名氏《全彩楼》第十回赠衣原文作:“《关雎》雅化《国风》首,琴瑟调和《大雅》·篇。古往今来须考较,准情度理细参·详。有多少古圣先贤也曾经困苦,有多少英雄豪杰也受过颠·连。”此处韵脚叶“权先全闲间篇·详连篇原凡鸾男言船娟年男”(第四册[6]668)。
  
  按,此处押“言前”辙,“详”字不合。“详”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详”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参详”和“详参”两者都可。但子弟书《全彩楼》第六回批诗:“小姐观睄心自忖,低头无语暗详参。”(同一[6]1660);第十二回和韵:“奶母梅香说不可,小姐呀!也须留意细详参。”(同上[6]1674);第十八回归窑:“小姐闻听呼秀士,说:’相公此话欠详参。‘”(同上[6]1687)这几回押的也是“言前”辙,皆作“详参”.况且作者在写书时也没必要放着“参”字不用,而用“详”字来做韵脚。所以“参详”应当是传抄、刻印者的颠倒之误。
  
  (二)受前文影响而导致的讹误
  
  (4)无名氏《游龙传》第十五回原文作:“有的是姣歌艳舞人如玉,有的是莲脸青颦貌似·花。有的是绣带飘扬腰似柳,有的是翠钿低垂鬓堆·雅。有的是肤比凝脂牙似玉,有的是眼欺秋水面欺·霞。”此处韵脚叶“花牙他峡答咱花·雅霞麻花娃牙撒牙夸花”(第七册[6]2785)。
  
  按,此处押“发花”辙,“雅”字上声,不合。“雅”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雅”字声调不合。根据上下句的“如玉、似花、似柳、似玉”等可知,这里是形容鬓发秀美的。且“堆雅”不词,于文意讲不通。根据上文的三个标准,“鸦”字正合。考《汉语大词典》土(士)部:“堆鸦,形容女子发黑而美。宋程俱《丁巳九日因用己未岁吴下九日诗韵作》’笑引壶觞成一醉,歌筵遥想鬓堆鸦。‘元本高明《琵琶记·五娘剪发卖发》’却将堆鸦髻,舞鸾鬓,与乌鸟报答白发的亲。‘明崔时佩等《西厢记·乘夜逾垣》’晚妆初罢,秋水凝眸,云鬓堆鸦。‘”[13]2872因此“堆雅”当为“堆鸦”之误,而“雅”之误,正是受前面“堆”字右边形体“隹”的影响。
  
  (5)罗松窗《红拂女私奔》第五回原文作:“几点黄花临野水,半林红叶响西·风。影影摇山飘素练,凄凄满地叫寒·蛰。淡淡夕阳悲古道,离离禾黍叹英·雄。”此处韵脚叶“风雄睛踪明名公兄名公风雄程东风·蛰雄”(第三册[6]853)。
  
  按,此处押“中东”辙,“蛰”字不合。“蛰”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蛰”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凄凄满地形容的应是“寒蛩”的叫声;如果换成“寒蛰”,则文意不通且不合韵。故“蛰”应为“蛩”之误。
  
  (6)无名氏《宫花报喜》第二回原文作:“说:’令他们进来‘.丫鬟答应,不多时,进来了院子与梅·香。一个捧着冠带漫盘,桩桩贵气,一个举着宫花一对,闪闪金·花。恭敬敬到主母的跟前双双拜倒,齐声儿道:’愿贤德的诰命福寿绵·长。‘”此处韵脚叶“香厢娘丧妨邦娘肠香·花长忙张旁堂煌当香”(第四册[6]1768)。
  
  按,此处押“江阳”辙,“花”字不合。“花”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花”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对仗和韵脚可知,“花”应为“光”之误。上句“一个捧着冠带漫盘,桩桩贵气”和下句“一个举着宫花一对,闪闪金光。”形成对偶。“闪闪金光”是用来形容“宫花”的,与上句“桩桩贵气”形成对仗。“闪闪”对“桩桩”,“金光”对“贵气”,可谓极其工整。如果是“金花”的话,不仅失对,而且于文意也讲不通。“故,”花“应为”光“之误。
  
  (三)因衍文、脱文而导致的讹误
  
  (7)无名氏《三战黄忠》(原书未分回,为了研究的需要,今予分。)第三回原文作:”今日须当存仁义,自古好汉爱英·雄。俺也曾临行说下话,生擒老将见仁·长。丈夫一言难更变,伤了黄忠不算·能。“此处韵脚叶”功朦中雄·长能忠增声明生亭容“(第二册[6]614)。
  
  按,此处押”中东“辙,”长“字不合。”长“字处在韵脚位置,当入韵;但”长“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的是”关羽要生擒黄忠见长兄刘备“.虽然”仁长“也能讲得通,但毕竟音韵地位不合;因而此处当脱一”兄“字。同篇第一回”不是关某说大话,雄兵一到就克·城。活拿老将留他的命,囚车装来见长·兄。玄德闻言心大悦,贤弟所见最高·明。“(同上[6]608)这儿用的即是”长兄“,以”兄“作韵脚字,音韵地位正合。故”仁长“后脱一”兄“字。
  
  (8)无名氏《东吴记》第五回砍石问卜原文作:”忽听背后人说道:’玄德为甚着了·迷。因何将这顽石劈两半?‘玄德看见是孙权,又费思·量。说:’某因为四海飘零到今日也,甚觉惭愧那大汉宗·枝。‘“此处韵脚叶”知徐吉词石迷·量枝夷吉辞施词疑离“(第二册[6]644)。
  
  按,此处押”一七辙“,”量“字不合。”量“字处于韵脚地位,当入韵;但”量“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是”刘备看见孙权突然过来,毫无预料的刘备只有费心思,寻找言辞来搪塞孙权“.故”又费思“既完整恰当地表达了文意,又与音韵地位相合。”费思“后赘个”量“字反而使得用韵不合。故”又费思量“的”量“字当为衍文。
  
  三、因音近和误断句而导致的讹误
  
  熊文除了指出3处形误和4处颠倒之误外,还指出了1处音近之误,即”逼“当为”憋“.其他类型的错误7处,”花“当为”开“,”裳“当为”衫“,”湍“当为”滔“,”瞅“当为”肠“,”说“当为”谁“,”前“当为”头“,”烛“当为”烧“.我们在此基础上另外指出音近之误和断句之误各4处,具体情况,分析如下。
  
  (一)因音近而导致的错误
  
  (1)无名氏《凤鸾俦》第六回原文作:”大舍闻听说:’胡讲。‘佘先说:’谁要说个胡字他就是·鳖。‘说话间站起身来摸明杖,阎大舍断喝村牛该把腿·卸。命书童与我把他搀出去,众书童推得他好像八洞神仙李拐·铁。“此处韵脚叶”遮叠协爷结些阶谐斜结噘鳖·卸铁爷“(第六册[6]2290)。
  
  按,此处押”乜斜“辙,”卸“字不合。”卸“字处于韵脚位置,当入韵;但”卸“字声调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的是”把腿歇一歇“;并不是”把腿卸掉“.故”卸“当为”歇“之音误。
  
  (2)无名氏《全扫秦》第十回原文作:”元帅灵魂暗保佑,助我施全杀佞·奸。说罢身旁拿纸锞,鞓带囊中取火·链。焚化纸钱拿起剑,英雄站起怒冲·冠。“此处韵脚叶”官贤然环奸冤前奸·链冠还篇田传“(第五册[6]2150)。
  
  按,此处押”言前“辙,”链“字不合。”链“字处于韵脚位置,当入韵;但”链“字声调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的是”从皮腰带里拿出取火的用具“.考《汉语大词典》火部:”火镰,取火工具。用钢制成,形似镰刀,故称。元李好古《张生煮海》第三摺:’家僮将火镰火石引起火来。‘明宋应星《天工开物·火器》:’囊中悬吊火石、火镰,索机一动,其中自发。‘柳青《铜墙铁壁》第一章:’汉一边装烟一边说:‘拿了烟锅忘了拿火镰。’“[13]9625由此可知”链“当为”镰“之音误。
  
  (3)无名氏《三宣牙牌令》全一回原文作:”上边是史太君与刘姥姥坐,同着的是宝钗老母薛姨·妈。邢、王夫人分左右,珍大奶奶、琏二奶奶同着李纨是妯娌·萨。湘云、宝钗、宝黛二玉,迎、探、惜三春都是自己的娇·娃。“此处韵脚叶”花葩蔴华牙差妈·萨娃发吧化划他发辖“(第九册[6]3856)。
  
  按,此处押”发花“辙,”萨“字不合。”萨“字处于韵脚位置,当入韵;但”萨“字声调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是说”珍大奶奶、琏二奶奶和李纨妯娌三个人“.”妯娌萨“字于文意讲不通,显然不对。而”妯娌仨“则于文意和音韵地位皆合。故”萨“当为”仨“之音误。
  
  (4)无名氏《游龙传》第八回原文作:”天子说:‘哪有此意,为君的心中爱你,我量量你的腰儿与你做件·衣。’佳人说:‘白来的东西奴也不要,’天子说:‘不肯白要叫你身子受点·曲。’佳人刚欲回言,那老头儿连呼大姐,饭得了快些端去,佳人莲步往外·移。“此处韵脚叶”欺衣·曲移吃急里提齐齐匙惜齐子吃思哩齐实持的“(第七册[6]2772)。
  
  按,此处押”一七“辙,”曲“字音韵虽合,但于文意讲不通。结合音、义这两个标准,”屈“字正合。”受点屈“于此文通理顺,音韵地位熨帖。故”曲“当为”屈“之音误。
  
  (二)因断句之误而导致的讹误
  
  (5)无名氏《十问十答》(原书未分回,为了研究的需要,今予分。)第十二回六问原文作:”老阴老阳为两仪,三辰本是日、月、·星。老少阴阳为四象,五行水、火、土、木、·金。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又克·木。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又生·金。这便是五行生克的理,把六阴阳的消长明一·明。“此处韵脚叶”春心闻分阴星金·木金明生更星宫分“(第二册[6]486)。
  
  按,此处押”人辰“辙,”木“字不合。”木“字处于韵脚位置,当入韵;但”木“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说的是”五行相克相生“.既然是相克相生,则相克相生当合成一联。故此处断句当为:”老阴老阳为两仪,三辰本是日、月、·星。老少阴阳为四象,五行水、火、土、木、·金。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又克木;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又生·金。这便是五行生克的理,把六阴阳的消长明一·明。“即”木“字不是韵脚字,后面不当是句号,而应该是分号。
  
  (6)无名氏《盘丝洞》第三回原文作:”众女乍,齐声骂:‘你既是僧人说出家人话。’八戒说:‘等着啵我解去直裰把衣·脱。’众女笑,齐声儿叫,‘你也该买把菱花照一·照。’八戒说:‘照什么?我自己容颜也无计奈·何。’众女叹,齐声赞,说‘你那一身黑肉也真难·看。’八戒说:‘莫啰嗦,等我洗净之时也是挺胖雪·白。’“此处韵脚叶”得合佛搓脱·照何·看白铊活得着摸折着裰么何活“(第三册[6]1173)。
  
  按,此处押”婆娑“辙,”照、看“二字不合。”照、看“二字处于韵脚位置,当入韵;但”照、看“二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是”七个蜘蛛精跟八戒的对话“.从形式上看,众女和八戒的对话构成一联。众女的话构成上句,八戒的话构成下句。故此处的断句当为:”众女乍,齐声骂:‘你既是僧人说出家人话。’八戒说:‘等着啵我解去直裰把衣·脱。’众女笑,齐声儿叫,‘你也该买把菱花照一照。’八戒说:‘照什么?我自己容颜也无计奈·何。’众女叹,齐声赞,说‘你那一身黑肉也真难看。’八戒说:‘莫啰嗦,等我洗净之时也是挺胖雪·白。’“由此可知”照、看“皆不是韵脚字也。
  
  (7)西林《三难新郎》第一回原文作:”秦观闻听心中喜,直跟到山门以外又问讯了钗·裙。少游说:‘小娘子一天喜事,这宝山如何撒了·手?’小妹说:‘疯道人恁地贪心,那金穴焉能随着·身。’说罢的小妹上了轿,看完的秦观放下·心。“此处韵脚叶”沉门循云寻文裙·手身心嗔秦因文闻“(第五册[6]1836)。
  
  按,此处押”人辰“辙,”手“字不合。”手“字处于韵脚位置,当入韵;但”手“字音韵不合。根据文意可知,这里是”秦观和苏小妹的对话“.故从形式上说,他们俩的一问一答当为一联。秦观(字少游)的话为上句,苏小妹的话为下句。因而此处的断句当为:”秦观闻听心中喜,直跟到山门以外又问讯了钗·裙。少游说:‘小娘子一天喜事,这宝山如何撒了手?’小妹说:‘疯道人恁地贪心,那金穴焉能随着·身。’说罢的小妹上了轿,看完的秦观放下·心。“即”手“并非韵脚字。
  
  结语
  
  子弟书作为民间俗文学作品,在其流传过程中难免会出现文字讹误。目前学界对子弟书文本校订方面往往关注不够。熊燕《子弟书用韵研究》一文对某些韵脚字进行了校勘。我们也在此基础上进行了补漏,对车王府版《子弟书》韵脚字进行了校订。虽然,我们未能对子弟书所有韵脚字作全面的校勘,研究也不够深入。但我们意在抛砖引玉,希望能够引起人们对子弟书文本校勘和整理的重视,以便更好地欣赏和研究子弟书。
  
  [参考文献]
  
  [1]关德栋,周中明。论子弟书[J].文史哲,1980(2):56-62.
  [2]崔蕴华。子弟书目录与版本综述[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5(1):113-116.
  [3]张政烺。会文山房与韩小窗[J].社会科学战线,1982(2)212-214.
  [4]王晓宁。《红楼梦》子弟书研究述论[J].红楼梦学刊,2009(1):286-300.
  [5]熊燕。”子弟书“用韵研究[M].耿振生。语言学论丛。北京:商务印书馆,1999(22):63-68.
  [6]黄仕忠,李芳,关瑾华。子弟书全集[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2.
  [7]陈彭年。宋本广韵[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2008.
  [8]段玉裁。说文解字注[M].北京:中华书局,2013.
  [9]邹清华。汉语大字典[M].成都:四川辞书出版社,2010.
  [10]张廷玉。康熙字典[M].北京:中华书局,1980.
  [11]许慎。说文解字[M].徐铉,校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
  [12]欧阳询。艺文类聚[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
  [13]罗竹风。汉语大词典[M].上海:汉语大词典出版社,1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