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民间传说在现代遗产旅游中的新表达》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民间传说在现代遗产旅游中的新表达

添加时间:2017/01/17
  【摘要】遗产旅游作为一种高层次的文化旅游,不仅满足了旅游者高层次的文化体验,也更好的实现了保存遗产的价值。民间传说,作为一种民间口头传统,在遗产旅游发展中具有重要的历史、现实价值;其各种功能不仅记述了遗产的存在和传承,而且是遗产在现代社会存在且具有生命力的重要依据,因而是现代遗产旅游业发展的重要依托资源。在此基础上,民间传说还以活态文化形式形成遗产地新的文化传承空间,激发当地人的“文化自觉”,进而更好的完成遗产文化的保护和传承。
  
  【关键词】民间传说 遗产旅游 遗产旅游地。
  
  伴随着遗产大众化与商业化进程的加快,遗产概念也从“特殊的”遗产系统走向“一般的”遗产系统,旅游作为一种商业化进程将遗产资源列为开发利用的优势资源。而在遗产旅游的发展过程中,如何解决开发利用和保护传承的问题是首要考虑的问题,尤其对于一些失去传承空间而仅仅作为一种真实遗存遗产地而言,还要考虑如何为遗产地提供活态的文化积淀或是一种氛围,人们对遗产的理解是无法与其存在的环境分割的,这就需要一种活态传承的文化。
  
  民间传说作为人类口头艺术之一种,也是传统文化的典型代表,他的口传心授不仅能够见证遗产的真实性,能够营造遗产地完整的文化传承空间,同时,也丰富了遗产旅游资源,满足了遗产旅游的需要.本文从个案入手探讨民间传说在遗产旅游发展中的重要意义.
  
  一、民间传说在遗产旅游地的现状---以鄂尔多斯地区成吉思汗传说为例。
  
  民间传说,作为一种民间口头传统,具有重要的历史、现实价值.在鄂尔多斯地区有一些流传在当地人口头的关于成吉思汗陵的传说,学者们将其分为三类:即成吉思汗陵寝安放传说、各祭奠仪礼由来传说、有关祭奠文物传说.[1]其中关于成吉思汗陵寝安放的传说,主要讲述成吉思汗陵为什么被安放在伊金霍洛.
  
  相传圣祖成吉思汗出征西夏的时候,路过这里名叫布尔陶勒盖的地方,突然将手中所执马鞭失落,随行马弁要立刻弯腰捡起来,成吉思汗却阻止了他的举动,晓谕说“这其中必有缘故,我看此处,是:
  
  花角金鹿栖息之所,戴胜鸟儿孵化之乡,衰落王朝振兴之地,白发吾翁享乐之邦。”[2]这与文献记载有某些相似之处,如《汗统黄金史纲》里写道:“圣主携带吉苏尔哈敦率兵亲征,圣主观前方浩舒而降旨曰'江山破败兮,此可以留守;国家兴盛兮,此可以久处;金鹿来去兮此可以羁留。‘”[3]而导游词中关于成吉思汗陵寝安放的传说则是在传说的基础上进行加工,与传说基本相同.
  
  传说成吉思汗当年征讨西夏时,正好路过鄂尔多斯.他目睹这里水草丰美,花鹿出没,是一块风水宝地时,心里特别高兴,留恋之际,失手将马鞭掉在地上.部下正要拾起马鞭时,被成吉思汗制止了,便自言自语道:“这里是梅花鹿儿栖身之所,戴胜鸟儿育雏之乡,衰落王朝振兴之地,白发老翁享乐之邦”.
  
  由此看出,这些传说讲述了成吉思汗陵存在的理由,也为前来观光祭祀的游客解读了成吉思汗陵作为文化遗产存在的历史意义.只是在表达方式上略显不同,正如钟敬文曾经指出的:“有一部分传说,原来可能是有那一度发生过的事。但是这种传说,到底是少数,而且在传输过程中,它也不断受到琢磨、装点,换句话说,受到艺术的加工。”[4]
  
  民间传说是对历史的真实反映,是在历史记载的基础上借助大众进行传播,而导游词则来源于民间传说和文献记载,只是在此基础上经过一些语言措辞的加工和润色,不仅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传说的原始形态,反而被更好的利用,一度活跃在遗产旅游地,并因其口头性的特点一度在特定时空中流传与演变,使得民间传说的传播范围扩大,让更广阔时空中的大众可以了解并成为新的传播者,进而更好的完成了文化的传承。所以导游词中所讲述的传说并没有改变传说本身,只是对民间传说的演变,而这种演变并没有改变历史或是事实,反而使遗产地形成一种文化传承空间。
  
  作为遗产地传说之一种,正如成吉思汗陵的传说,无论是对历史的艺术性建构还是传奇化,它都建构了一个成吉思汗陵的精神话语体系,能够使活的传承团体世代守护并传承一种民族精神文化,也赋予成吉思汗陵这一文化遗产特殊的历史意义。因而“不管民间传说带有多少浓重的传奇色彩,不管它将生活作了何等样的变形,我们依然能够并且必须透过其离奇的情节和幻想的外表,看出它的生活底蕴,从而使民间传说成为认识社会、认识历史的一种有用资料。”[5]
  
  此外,这些传说的流传也在不断地提醒人们对昔日文化传统中精华部分的珍视,是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集中体现.“传说往往不经意间提醒人们在说生活中可能会忘却、忽略的东西,让人们看到平时视而不见的现象,以娱乐的形式使他们接受传说所宣扬的世界观和人生态度。由于传说往往是以’可信‘的形式出现,因此这种潜移默化的教育力量实际上就更强、更持久、更容易接受.
  
  民间传说就这样作为社会舆论的代表之一来协调社会平衡,作为传授知识的手段之一使关于自然和社会的知识代代相传,有作为教育的工具之一对人们的精神世界进行着塑造和改造.”[6]
  
  就如苏鲁克大祭的传说无论被赋予多么神奇的色彩,其本质依然是人们对传说中所呈现的富裕、祥和草原生活的向往,其中寄托了人们期盼草原风调雨顺年年丰收的祥和景象,是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又如对于传承人---达尔扈特人而言,至今依然能够守护和传承成吉思汗祭奠文化,这些靠口头传承的传说所产生的潜移默化的力量起到了重要作用。
  
  这就是民间传说在遗产地的流变过程,在遗产旅游发展的情境下,民间传说的传承活动发生了重要变化,传说的传承活动也由面向遗产地的自发传承转变为遗产地外部的自觉传播.
  
  甚至,有些民间传说已经走出了地域文化传统,成为一种重要的人文资源,在遗产地及地方经济建设中发挥独特而重要的作用.
  
  但是,不管传说以什么样的形式表达、传承,都体现了其重要的历史价值和意义,正如特纳所言“:人类文化中结构上的冲突、不对称和异常总是包裹在一层又一层的神话、仪式和象征里。”[7]
  
  传说在其产生之初所满足的是人们对于未解之谜的种种猜测和遐想,随着社会的发展,其功能和作用也在不断发生变化.对于遗产地而言,民间传说不仅是遗产地存在的有力佐证,同时也在遗产地发展和传承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尤其在现代遗产旅游业的发展中其重要作用更加凸显出来.下面笔者就从民间传说在遗产旅游地的价值体现及其与现代旅游的互动来综合论述民间传说在遗产旅游地的新表达.
  
  二、民间传说在遗产旅游地的价值体现。
  
  16年第11 期下旬刊(总第643 期)时 代 金 融Times FinanceNO. 11,2016(CumulativetyNO. 643)民间传说不仅是人类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个群体甚至整个人类共同体心灵的表达之根.
  
  在现代化、全球化背景下,随着遗产地旅游发展的兴盛,这些代表遗产地文化特色的民间传说也发生了功能的转变,它们不仅是遗产地人们口头传承的文化,同时,也成为外界了解遗产地历史和社会的重要文化资源,甚至成为现代遗产旅游发展过程中旅游景观建构的历史依据.
  
  介于遗产地民间传说的现代应用,下面将对遗产地民间传说所蕴含的经济、文化价值及其作为旅游文化开发利用资源等方面论述民间传说在遗产旅游发展中的价值.
  
  首先,民间传说是理解各种遗产的钥匙。民间传说是对历史的一种本质反映,“传说与历史,似乎只有一步之遥。它们两都离不开一定的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传说是要根据一定的历史事实来反映社会生活本质的。”[8]
  
  同时,民间传说还背负了传承历史的功能,因而民间传说的历史性伴随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整个进程;遗产也与历史相关,是一种历史的遗留;同时,遗产“担当着将当代人的故事讲给后人的重任。”[9]
  
  因而,要满足遗产的讲故事功能就需要民间传说这样的文化形式,尤其“在世界多元化的跨文化交流中,一个国家民族的文化传统,是以该国民间长期传承的文化种类为中心展开的,包括故事、谚语、民歌和戏曲。”[10]
  
  了解古老民间传说的文化内涵,是我们理解其他文化样式的前提。传说也同神话一样,根源于人类寻求“安身立命之本”的本性,只有了解了传说的这种统一性寻求的内在根据,我们才能更深刻地理解科学、哲学等其他文化样式对于统一性的追求。因而,可以说民间传说是理解文化遗产的钥匙,而在此过程中一些民间传说自然也成为遗产的部分。
  
  其次,民间传说的教育功能帮助实现遗产的社会意义.
  
  民间传说作为一种世代传承的文化样式,对人们的思想行为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是一种低成本、又见成效的社会教育方式。“西方有些国家自 19 世纪下半期起,经过科学的观察研究,利用本民族的优秀神话、童话及民间游戏,进行儿童教育。”[11]
  
  同时,民间传说还是人类从其它文化样式中获得社会性教育的方式,“人类从童年文化中获得了对多元文化的认同性,获得对国家民族精英和下层文化代表作的渗透性认识,还获得对年节庆典和宗教仪式等人类情感文化的社会性教育。”[12]
  
  因此,挖掘民间传说在现代社会中发生的作用,不仅对我们认识不同民族、地区、社会的历史和现状具有非常重要的文化价值,而且也是非常有效的社会教育方式。而遗产的社会价值体现在遗产不仅可以产生个人和集体对自身文化的认同感和荣誉感,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好的社会良知.
  
  除此之外,遗产所产生的社会价值还体现在遗产的教育功上,即遗产“可以使游客了解到遗产地活生生的历史、文化和居民以及定居者与原住民关系中的重大经验教训等.”[13]
  
  而很多遗产地的教育功能是通过传说故事的形式展现给游客,通过遗产存在结合传说让游客产生共鸣,以达到教育的目的。因而,民间传说对于遗产地发展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
  
  第三,民间传说的经济功能同时也实现了遗产的经济价值.民间传说具有宝贵的文化价值,同时也具有可贵的经济价值,这主要表现在:民间传说通常都具有物质化的载体,而这些载体通常就是因为历史上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而成为重要的历史遗留,加上传说的渲染更突出其神秘性.
  
  传说使文物古迹、历史名胜有了生命,而且使这些文物古迹、历史名胜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具有了更大的吸引力,进而形成了各种形式的旅游消费,甚至有“游客以私人赞助的方式为遗产地带来收入。”[14]
  
  从而创造更大的经济价值。现代的旅游景观建筑中,大都附会有相关的传说故事,尤其在遗产地,特殊的地理环境、富有特色的民俗风情,总是有当地民间流传的传说对其的阐释,而这些本身作为旅游消费的部分可以创造经济利益。
  
  第四,民间传说加速了遗产地的复兴.随着遗产旅游的兴起,遗产已经成为旅游业发展的热点话题并呈迅速发展之势,世界旅游组织认为“将近 40%的国际旅游涉及遗产与文化。[13]
  
  随着遗产旅游的不断升温,各种遗产地逐渐成为旅游业发展的新目标,在这一目标驱使下,越来越多的遗产地开始复兴.民间传说作为一种口头传统,是对历史的传承和记载,而且民间传说大都传承的是来自民间的优秀文化价值观念和传统社会中的审美理想,他能够让听者在富有传奇性、趣味性的故事中获得共鸣,赢得游客的信服,而这种真实的旅游体验是游客选择出游的重要目标.
  
  同时,民间传说是规避现代遗产旅游地无法创建真实旅游环境与游客对真实性体验需求之间矛盾的有力措施.
  
  民间传说与遗产同样是历史的组成部分,关注的都是过去的知识,民间传说更强调”活态传承性“和”口传心授“,这种传承方式更容易获得大众的信服和认同.
  
  民间传说通过口传心授的传承方式可以帮助遗产地构建新的精神话语体系,进而激发当地人的”文化自觉“,当地人能够真正的信服并且主动传承自身文化,遗产地也就形成了一个真实的文化传承空间,文化的传承也得以继续,因而,也加速了遗产地的复兴。
  
  三、民间传说与遗产旅游的新互动。
  
  民间传说作为一种古老的文化样式,在当今社会发展中具有丰富的经济文化价值。同时,由于它与各地、各民族的文化习俗、各地的风景名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它本身也是一种重要的旅游资源。由于民间传说是一种活态传承的文化形式,所以,在开发利用中也可以作为各种素材加以利用,如”民间文学可以为各种旅游表达提供主题性、背景性、情节性等方面的素材。许多情况下,民间文学还是直接的旅游产品,体现在导游词、旅游文化读本等形式中。[16]因此,在旅游的文化意味越来越重的今天,开发利用遗产地的民间传说旅游资源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其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民间传说本身可以作为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传说是一种富有内涵的文化形式,因而其本身就是遗产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构成遗产旅游地的重要特色。传说故事丰富了旅游景点的文化内涵,作为遗产的辅助型特色使游客对遗产的背景有了更加清晰深刻的了解.
  
  民间传说富有趣味性的内容和情节可以帮助旅游者更好的理解遗产,从而避免遗产旅游中部分旅游者由于缺乏足够的教育准备而产生的望而却步心理;也可以改变旅游者认为有些遗产旅游是乏味的,甚至是千篇一律的认知态度.
  
  因而,在民间传说旅游资源的开发中,要注重利用其特色,再突出文化性的同时,将其活态的传承方式赋予遗产旅游中,使旅游者在遗产地体验时,不仅可以欣赏到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而且可以将自身置身于围绕遗产产生的文化空间中,体会到遗产在跨越时空的情境下富有内涵的文化韵味,体会到文化遗产的神秘气息.
  
  这样,就可以使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融赏景、体验、学知于一体,进而增加文化遗产的魅力。
  
  第二,民间传说是遗产内涵传输的重要载体.各种遗产是民间传说传输的载体,而旅游作为一种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对民间传说的传播起到重要作用.
  
  开发利用民间传说的旅游文化价值,就是让游客体验遗产地的独特性,而“旅游作为一种生活方式,使得一些在流传过程中由于年代久远,而变得支离破碎、失掉枝叶的传说,或已经长时期失传的传说,由于旅游活动的兴起,被再度恢复起来,重新在人们口头上讲述着,变成了活态的传说。
  
  这些重新恢复起来的活态传说,又经过导游者和游客们这些媒介,而回到民间,回到群众中去,成为他们认可的民间作品,从而在更大的范围中流传开来。”[17]
  
  如在成吉思汗陵旅游区的开发过程中,在每个文化景点都有关于成吉思汗的传说故事,从成吉思汗神奇的诞生到他横扫欧亚的显赫战功,几乎每一个景点都会涉及到与古老的民间传说为题材的绘画、雕塑等,这些关于成吉思汗、成吉思汗陵及成吉思汗陵各种圣物的传说也逐渐唤醒当地人对讲述故事的记忆,同时,也唤醒了当地人的“文化自觉”,部分传说还成为当地人进行民族商品交易的重要宣传依据,当地人的讲述使得民间传说成为一种活态的文化。
  
  第三,民间传说丰富了遗产解说的内涵.解说的作用是“要让游客更加了解他们所游览的地方,传授知识以便提高游客兴趣以增强其愉悦感乃至强化其责任感。”[18]
  
  这其中基本涵盖了遗产解说的本质内涵,即在遗产地参观游览过程中,通过遗产地知识的教育和娱乐方式使游客增长见识、树立主人翁意识并逐渐投入到遗产的可持续发展和保护中来。这其中遗产的教育价值较为容易实现,而娱乐价值的实现相对难一些,因为寓教于乐的知识内容是根本,没有好的既有知识性又同时具有教育性的知识体系的建立本身不容易,太多专业的知识对于没有足够阅历和知识储备的游客而言是枯燥乏味的;太多简单化的描述又不能满足高层次游客的需求,因而,一种简单易懂有内涵的解说内容是最理想的选择。民间传说往往带有浓重的传奇色彩,并以娱乐的形式使人们接受传说所宣扬的世界观和人生态度。这种潜移默化的教育力量更强、更持久,且更容易被大众接受,从而帮助人们认识社会和历史,进而达到寓教于乐的需要。民间传说本身也可以作为一种文化遗产被珍视,“如果一个民族或全人类有一种值得长久保留,并且能够长久发挥教养作用的文化遗产,那么,从口头记录下来的有价值的民众创作,至少要在那中间占一个位置。因而,民间传说应用于遗产解说不仅可以提高游客对遗产的理解,还可以形成一种寓教于乐的旅游体验第四,遗产旅游对民间传说的利用促进了民间传说的搜集整理。”旅游活动的开展,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对景点风物、人物、风俗有关的传说的挖掘整理。旅游的发展也推动了各地各景点传说的编辑出版和书面形式的传播,这是过去所没有的现象。旅游活动的进一步广泛和深入的开展,还会促进民间传说的传播和搜集“}zo}再者,旅游活动对民间传说不同版本的利用也引发了对民间传说的搜集整理和研究,一些遗产旅游地为了吸引游客的兴趣,在原来故事的基础上进行新的牵引附会,而这样的建构使旅游景观更具吸引力的同时也引起了一些探索者的注意,激发了他们追寻历史的探索心理,这对民间故事的搜集整理也起到了一定的促进作用。
  
  第五,遗产旅游开辟了民间传说新的传承途径。当代社会,随着信息化、商业化等趋势的接踵而至,民间文化的传承载体和途径也发生了变化,”民间故事的讲述者不再是以前不识字的农民等体力劳动者,也不再仅仅依靠口头讲述和头脑记忆,“而是借助文字的优势”口习,“一部分依靠口头传承的民俗文化转由文字或音像资料来传承,甚至是对文本的口头再加工和创造而形成新作品。”圈而借助现代旅游业发展进行民间文化的传承也是一种新方式,借助现代旅游者对文化旅游的需求传承民间文化不仅满足了现代旅游业发展的需要,同时也更好的完成了民间传说的传承。此外,民间传说可以利用现代的媒体和电子技术进行传播,“先比传统的民俗传承方式,电子视听技术具有更具独特而强大的创造力、传播力和感染力。尽管借助现代旅游的传承改变了民间传说固有的传承机制,但其并没有形成文化的断裂,因而,将民间传说应用于现代遗产旅游,不仅是对文明的传承过程,同时也是对文明创新的过程。
  
  四、结论。
  
  民间传说作为一种口头传统,随着社会历史的变迁会发生流变,但其对历史和文化的传承本质并没有改变,这与遗产宣传的保护价值同出一辙。遗产不仅保持了一种历史或文化的”可视的连续,同时也保持了一种”文化记忆的连续性“;而民间传说则是从人的情感和价值方面保持了历史的连续性,使得一些遗产变得有血有肉,因而一些民间传说同时也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被珍视和保护。在遗产旅游情境下,遗产旅游在实现保护遗产的前提下为旅游者提供真实的旅游体验,民间传说在遗产旅游中的应用则为遗产地提供了见证其作为遗产的灵魂或精神;而遗产旅游又能够为游客提供见证民间传说的”可信物“,而且,民间传说所内涵的价值观和审美理想正是旅游者所寻求的真实旅游体验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将民间传说应用于遗产旅游业的发展中,不仅丰富了遗产旅游的内涵,也为民间传说更好的传承提供了现实的语境;在遗产旅游的发展中融入民间传说不仅是对遗产内涵的丰富,同时也是在完成遗产在现代化语境下的创造性的传承。二者相结合,是现代化背景下发展遗产旅游的优选方案。
  
  参考文献:
  
  [1〕赵永铣。成吉思汗祭奠传说之探究[[J].内蒙古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1.03.  
  [2] [3]赛音吉日嘎啦、沙勒日代。成吉思汗祭奠[[M ].民族出版社,1983.  
  [4〕钟敬文。民间文艺谈[[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  
  [5] [6〕刘魁立。中国民间传说[[M].浙江教育出版社,1989.  
  [7〕维克多·特纳。仪式过程-结构与反结构[[M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6,04.  
  [8〕刘魁立。中国民间传说[[M].浙江教育出版社,1989.  
  [9〕邹统钎等着。遗产旅游发展与管理酗〕。中国旅游出版社。2010, 03.  
  [10][12]董晓萍。现代民俗传承策略[[J].科学中国人,2010, 01.  
  [11〕钟敬文。钟敬文民俗学论集[[M].上海文艺出版社,1998.  
  [13] [14] [15] [18] [25] [26] [}]戴伦·J}蒂莫西、斯蒂芬·W·博伊德着,程尽能主译。遗产旅游[[M〕。旅游教育出版社,2007,02.  
  [16]麻益兵。民俗文化的现代旅游表达[[M ].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  
  [17] [20]刘锡诚。旅游与传说[[J].民间文学:理论与方法。中国文联出版社,2007.  
  [19〕钟敬文。口头文学:一宗重大的民族文化遗产[[J],中国民间文艺学四十年。敦煌文艺出版社,1991.  
  [21 ] [23] [24]徐赣丽。当代民俗传承途径的变迁及相关问题[[J].民俗研究,2015 (03)。  
  [22]江帆。谁在叙事?为何叙事?如何叙事:”非遗“保护的田野立论与概念拓展[[J].文化遗产,201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