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浅论古典诗词在当代流行歌曲中的应用》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浅论古典诗词在当代流行歌曲中的应用

添加时间:2017/01/17
  摘要:古典诗词在流行歌曲中的应用提升了歌曲的层次及品味,扩展了歌曲表达的空间及内涵,同时,歌曲的流行也有力地推动了诗词的广泛传播。研究古诗词的承传与转化,对当代歌坛具有开拓价值和畅通古今的现实意义。以古典诗词为基础创作歌曲,我们目前主要关注以下两种方式,一种是以诗词的原题目、原内容为歌词,重新配曲创作;另一种就是用现代汉语在古诗词的意象和意境中创作歌词。
  
  关键词:古诗词;流行歌曲;歌词;传播
  
  流行歌曲也称通俗歌曲,展现了千姿百态的生活,表达了各种各样的感情。一首歌究竟能不能流行,能不能成为经典,歌词的作用至关重要。歌词应该有独特的叙述方式、审美角度及结构形式,必须能概括地表达歌曲的意境及氛围。好的歌词本身应该具有独立于音乐之外的艺术价值。古典诗词为词作者提供创作的灵感和素材,是当代歌歌词创作的不竭之源泉,提升了流行歌曲的层次及品味,同时,歌曲的流行也有助于诗词在更大范围的更广传播。因此,研究古诗词在当代歌坛的应用与价值,具有现实意义。以古典诗词为基础来创作歌曲,目前来说有以下几种形式:一是以诗词原文为基础创作歌曲;二是在歌曲中用现代汉语描述、营造古典诗词的意象和意境;三是还原古词古曲。我们主要讨论前两种。
  
  一、以诗词的原题、原文为基础重新配曲创作出歌曲
  
  歌诗本一家,诗词的产生、发展与音乐有密切关系,中国古典诗词中的相当一部分都曾经作为歌词被广为传唱,古诗词是流行歌词的远祖,这是事实,也是文化传承的结果。中国古典诗词在遣词造句上大都非常讲究,而且又非常地强调韵律之美,因此经过作者的推敲打磨,可以说是字字珠玑,千载而下,音韵虽有变异,依然朗朗上口,音乐感极强,同时又能很好地表达作者的感情,含蓄委婉,百转千回,动人不已,如果通俗易懂的话,本身就可以谱成一首好的歌曲。
  
  歌词的语句表达是很重要的,歌词作为一种文学语言,应该具有节奏感。语言与乐曲相结合构成了歌曲,这就要求歌词韵律性强,押韵是一个重要方面。而押韵是古典诗词讲求韵律美、节奏美、音乐美的传统。在押韵方面,古诗词为当代歌词提供了素材和典范,将古诗词元素注入流行歌词的文字里,产生了一种发酵的效果。比如截取古诗词的标题或名句作为歌名:《一剪梅》《涛声依旧》《一江春水》《人面桃花》《巴山夜雨》《东风破》《烟花三月》等。或是借用诗词名句来创作,如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这首词被改编为歌曲《但愿人长久》,流传甚广,让人印象深刻。李清照的词《一剪梅·红藕香残玉簟秋》被改编为歌曲《月满西楼》,整首歌曲朴素清新,婉转动人,与李清照的词风一致,也是广为传颂的名作。
  
  以整首诗词配曲的歌曲,最有名的是邓丽君的《淡淡幽情》专辑,其中收录了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乌夜啼》(林花谢了春红)和《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范仲淹的《苏幕遮》(碧云天,黄叶地)、秦少游的《桃园忆故人》(玉楼深锁多情种)、柳永的《雨霖玲》(寒蝉凄切)、聂胜琼的《鹧鸪天》(玉惨花愁出凤城)、欧阳修的《玉楼春》(别后不知君远近)、朱淑真的《生查子》(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辛弃疾的《丑奴儿》(少年不识愁滋味)、李之仪的《卜算子》(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等,着名曲作家谱的曲与诗词珠联璧合,相得益彰,成为现当代音乐史上古诗词与音乐相融合的经典作品。
  
  一些小诗经过谱曲演唱后也会令人印象深刻,比如明朝高启的诗歌《寻胡隐君》:“渡水复渡水,看花还看花。春风江上路,不觉到君家。”用简单明快的曲子把诗歌意境表达了出来,让人很快就记住了歌词,对诗歌本身的广泛传播也起到了推动作用。另外,梅艳芳演唱的《床前明月光》引用了李白的《静夜思》,徐小凤演唱的《别亦难》引用了李商隐《无题》(相见时难别亦难)的前四句,罗文演唱的《满江红》用的是岳飞的词《满江红》(怒发冲冠),杨洪基演唱的《滚滚长江东逝水》用的是明代杨慎的词《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化用古典诗来创作流行歌曲,一方面继承了传统诗词语言的精炼与表达方法的含蓄内敛,另一方面,在主题表达、意境营造方面有一种文化积淀的优势,无论是述说家国情怀,还是儿女情思,古典诗词将语言与情感融为一体,增添了歌曲的内涵和韵味。
  
  二、在歌曲中用现代汉语描述、营造古典诗词的意象和意境
  
  意象是诗歌的重要元素,是一个表意的典型物象,是具体可感知的,意境是一种境界和情调,意象或意象的组合可营造出不同的审美境界。同一意象在不同的词作者手里,采用不同的处理方法,会给歌曲带来不同的意境。意境虚实相生、情景交融,借用古诗词的意象和意境营造歌曲氛围是流行歌曲创作的重要手段。意境的营造是否独树一帜,是否能够打动人心,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歌曲的质量。借用古诗词的意象和意境,用现代汉语进行再创作,是非常困难的,对词作者的古典文学功底有很高的要求。
  
  在营造古典意境方面比较典型的是黄安演唱的《新鸳鸯蝴蝶梦》和毛宁演唱的《涛声依旧》。黄安的歌曲化用了李白诗歌《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的词句。李白诗云:“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长风万里送秋雁……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新鸳鸯蝴蝶梦》歌词:“昨日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今日乱我心多烦忧。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明朝清风四漂流。由来只有新人笑,有谁听到旧人哭……”李白诗中写送别之情,借以抒发不得志的内心悲苦,词作者在这种悲凉低沉的意境中嗟叹爱情和人世的苦楚,与原作似有异曲同工之妙。《涛声依旧》由陈小奇作词,他的“涛声依旧三部曲”---《涛声依旧》《白云深处》和《巴山夜雨》是化用古诗意境和意象的典范。《涛声依旧》的歌词:“带走一盏渔火让它温暖我的双眼……流连的钟声还在敲打我的无眠……月落乌啼总是千年的风霜,涛声依旧不见当初的夜晚,今天的你我能否重复昨天的故事,这一张旧船票能否登上你的客船?”化用的是张继的诗《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江枫、渔火、风霜,作者巧妙地把古诗中的原有意象和自己的理解有机组合在一起,保留了原始苍凉、落寞凄清的意境,又加入了一种留恋、回味的个人情感,所以能够深入人心,成为广泛流传的佳作。
  
  另外,由台湾女作家琼瑶改编的电视剧插曲运用了很多古典诗词中的词句和意象,具有相当浓郁的古典意味。如《在水一方》差不多就是对《诗经·蒹葭》的白话翻译,但是更贴近现代的情境,给人一种全新的感受。《还珠格格》的主题曲《当》和古乐府诗《上邪》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上邪》原文为:“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当》用现代汉语把诗歌的含义一句句娓娓道来,听上去依然动人心弦。琼瑶有很好的古典文化功底,对中国古典诗词十分熟悉,她创作歌词时,古诗词名句信手拈来,这些古诗词名句像盐融化在水中一般,与整首歌词中浑然一体,再加上作者的解读和人生感悟,营造出一种婉丽清新又深情款款的意境,增添了歌曲的文化韵味。
  
  三、结语
  
  脍炙人口的古诗词是千百年来经过无数次检验的文学精品,蕴含着中国人深远悠长的历史记忆,传递着中国文化真善美的观念,表达的是中国人特有的细腻含蓄的情感,具有广泛的认知度和群众基础。古典诗词从词句、押韵、意境方面,都为现代的词作者提供了很多好的思路和启发,这将是流行歌创作中的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无论现在还是将来,都会对流行歌曲创作产生深远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