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解读《淡绿色的月亮》小说中的英雄主义》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解读《淡绿色的月亮》小说中的英雄主义

添加时间:2020/07/14

  摘    要:厦门女作家须一瓜的作品《淡绿色的月亮》取材角度独特,从一桩平常的入室抢劫案中开启对英雄主义的深层次探讨,描绘女主人公对婚姻的重新认识和心灵自我救赎过程.这部早在2004年出版的作品,在2017年还被拍成电影登上大银幕,这部作品在今天研读仍然具有现实意义.

  关键词:英雄主义; 重新定位; 心灵救赎;

  一、"英雄主义"的重新定位

  这部小说的情节从女主人公芥子家的入室抢劫案开始,案子很简单,复杂的是丈夫桥北并没有像女主想象中那样与歹徒开展英勇搏斗,而是顺从满足歹徒劫财又劫色的企图,理由是保护家人的生命.丈夫平日里高大帅气、强壮伟岸的形象开始在芥子心里崩塌,她也开始不断纠结,不断向周围人各种询问丈夫这么做对错与否.芥子不断强调丈夫的孔武有力和劫匪的矮小瘸腿所造成的鲜明对比,不断求证过程中也导致了夫妻感情到了崩溃的边缘.直到警察朋友谢高为她讲述了自己早年当警察的经历,她似乎才认识到自己是不断搬开石头看下面是否有蛇的猴子.谢高的故事其实是他自己的故事,从文中的蛛丝马迹可以看出,谢高当年的前途无量都在这次事件中葬送,也是他差点放弃警察生涯、调到这个新地方来工作的理由.谢高为了保护更多的火车乘客,放弃单打独斗,因为他认为失败的可能性很大,会伤及更多无辜,不如让劫匪拿了钱,而保全大家的人身安全,他认为后者更重要.可是乘客的看法和芥子的传统意识是一样的,身穿警服就应该英勇和歹徒厮杀,而不是让他们顺利拿走乘客的财物,谢高由此背负重压,从一个市民争相探望的英雄变成了一个畏缩不前的失职警员.尽管领导私下里认可了谢高的做法,但人们对于英雄主义的定义并不能容忍谢高的行为被贴上正确的标签.

  《淡绿色的月亮》中的三个主要人物芥子、桥北和谢高各有自己的一套观念,他们都没有错,只是每个人的坐标和出发点不同,他们对生活的理解和对世界的认知是处于不同层面的.在小说中桥北和谢高面对突发事件表现出了相似的观点,却不被妻子和民众所认可,表现了传统道德对人性的伤害,不以实际为准绳,芥子则代表了曾经伤害谢高的乘客,她自己陷入了悖论困境中而无法解脱.

  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的许艳艳在《生命在理想与现实间挣扎--须一瓜小说简论》中认为,须一瓜的作品对于当下生活的突入与感悟有着独特风格和罕见深度,穿越人们的庸常经验与贫乏想象之后,直抵现代人的精神内核.写于十多年前的作品在今天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尤其是社会"垃圾人"现象屡见不鲜的今天,因为一句话、一个眼神、一块钱引发的街头血案让人觉得回避才是更好的保护,而传统意义上的英雄主义,如果不分场合和情况,也是一种鲁莽、低智商的行为,比如为毫无意义的纠缠而动手动刀,葬送几条年轻又鲜活的生命,实在不值得.和芥子一样持有传统英雄主义观点的人,现在依然大有人在,面对挑衅,躲避就是懦夫,只有迎上去动手才是真汉子,桥北那样的男性甚至被女性鄙夷、指责.或许桥北真的有些害怕,但他和谢高一样,认为单打独斗并不能保全最大利益的时候选择安抚罪犯,加以顺从,避免性命受到危害的行为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关于英雄主义的定位,应该放在具体环境中具体分析,英雄不是莽夫,以智取胜不是懦弱,并非只有动手打架才是真英雄.这既是对英雄主义的重新定位,也是对女性理想主义价值观的重新审视,女性作为相对弱者的一方,希望在危急关头得到男性保护的愿望是可以理解的,也是与生俱来的,芥子的反复纠结也代表了这点,但理智与情感在现实中的碰撞还需要前者占据主导地位,钱财与生命,还是后者更为重要.

  二、心灵的自我救赎

  很多人认为芥子有点作,甚至有点较真,包括她的丈夫桥北和朋友谢高,是因为并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小说作者须一瓜本身是一名法制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因为案件带来的灵感,撰写了这部心理变化细腻的作品.芥子不停向身边人提问,如果比劫匪强壮、高大,会怎么做?如果劫匪两人不是姐夫与小舅子的关系,又会发生什么?很显然,她的诸多假设都有可能发生,她已经对自己的丈夫产生了破灭感,原来的完美形象不复存在.

  芥子在每一次拷问真相的时候,都受到一次精神上的折磨,导致她和桥北的婚姻也亮起红灯,作者用红色绳子打成的爱结出现在小说首尾,暗示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化,受到了此次事件的影响.当芥子求助于谢高的时候,谢高讲述了自己的故事,企图拯救芥子那纠结的内心,但她对桥北在危难之中的反应明显失望,造成的裂痕已无法修补.月亮代表了团圆、爱情、亲情,在小说中却呈现出反传统的罕见淡绿色,足以说明这个故事的主旋律并没有像期待中那样完美结局.

  西华师范大学的晏云、程丽蓉在《另一种"烦恼人生"的诠释--须一瓜〈淡绿色的月亮〉的独特魅力》中认为须一瓜在这部作品中甜蜜人生中的另一种烦恼--女性心理的敏感和细腻,以及由于潜意识中的阿尼姆斯原型发生变化带来的精神苦闷.不断探究真相的芥子也知道真相丑陋,会伤害到自己和桥北的婚姻,可以放弃追寻去装糊涂,她的内心深处又始终无法打开那个死结,在文章的最后,终究也没有彻底打开,皆大欢喜.

  这次突发入室抢劫案作为一个引发感情危机的引子,从表面看是芥子在不断纠结自己丈夫的所为,而实际上她是代表了女性和普通民众的传统观点,与英雄主义真相的碰撞,即理想与现实的矛盾,导致了她内心深处的反复.她既相信谢高的说辞,觉得观点正确,可以理解,可面对桥北作为自己丈夫的身份,在劫匪企图劫色时仍然保持回避态度,她的无法释怀也是人性所致.这部作品在2017年被拍成电影《夜色撩人》,足见其观点深刻,17年来并未过时,人们对于传统观念与现实的颠覆,也应该作出重新审视与定位.
  参考文献
  [1] 许艳艳.生命在理想与现实间挣扎--须一瓜小说简论.现代语文,2008年2月.
  [2] 魏霜霜.道德迷宫里的双重困境--浅析须一瓜《淡绿色的月亮》.山东文学,2005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