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探讨莎剧“疯癫”委婉语的构成方法与使用方法》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探讨莎剧“疯癫”委婉语的构成方法与使用方法

添加时间:2019/06/06
  摘要: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都有引人注目的“疯癫”意象, 也充满了“疯癫”含义的委婉性表达。以四大悲剧为语料, 探讨莎剧“疯癫”委婉语的构成方法、使用特点以及遵循的原则。莎剧委婉语构成方法丰富多样, 委婉语的使用在提升语言魅力、塑造人物形象、表达人物情感等方面有着不容忽视的作用。
  
  关键词:莎士比亚四大悲剧; 疯癫; 委婉语;
 

 
  
  一、引言
  
  委婉语 (euphemism) 有着明确的定义内涵。《A Dictionary of Euphemisms and Other Doubletalk》将euphemism定义为用温和的、令人愉悦的、婉转的词语, 代替粗鲁的、令人不快的、冒犯的词[1];《Routledge Dictionary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将其视为修辞工具的一种, 对令人反感、有贬损含义的词语作令人愉悦的替换[2].汉语“委婉语”的表达方式更加多样化, 王希杰称之为“婉曲”, 指的是“不能或者不愿意直截了当地说, 而闪烁其词, 转弯抹角, 迂回曲折, 用与本意相关或相类的话来代替”[3];陈望道将委婉语分为“婉转” (用委曲含蓄的话烘托暗示, 不直白本意) [4]135与“避讳” (不直说忌讳的事物, 用其他话语回避与美化) [4]137.根据以上各家定义可以确定, 英语“Euphemism”与汉语“委婉语”是同一种表达方式, 均是用间接、迂回、模糊的说法来代替需要避讳的事情或事物, 以达到礼貌、维护面子等目的。
  
  国内学者研究委婉语的分类、构成方式、语用原则等方面, 但涉及莎剧委婉语的较少。莎剧委婉语与一般委婉语有共同之处, 同时也有自身的特点。有学者把委婉语分为两种:一是狭义上的委婉语, 即一些词或短语是约定俗成的委婉表达, 例如pass away婉转表达die;二是广义上的委婉语, 用各种手段临时构建的委婉表达方式, 具有临时性、个别性的特点[5]19.莎剧委婉语多数属于后者, 根据语境临时灵活构建, 与情节紧密相关。束定芳将委婉语分为词汇手段、语音手段、语法手段、语用手段、省略等, 何善芬把委婉语构成方式分为合成法、曲读法、借读法、语意扬升法、语意转换法等[6]377-380.但都统而述之, 采用演绎法, 先叙述构成方法, 再用个别例子加以证实;本文则采用归纳法, 从莎剧语料中归纳总结出委婉语构成方法。委婉语的使用离不开语用原则, 徐海铭提出了委婉语礼貌原则与保护面子原则[7], 沈彤认为委婉语应遵循美好中听原则和若即若离原则[8].同时, 国内学者对莎剧疯癫意象也有探究, 如刘森林通过分析莎士比亚悲剧中人物的对话形式来探究其语用策略[9], 马粉英着重分析《李尔王》中的疯癫意象, 但对“疯癫”表达式未进行专门探究[10].
  
  国外学者的相关研究多集中于莎剧“性”的委婉表达。Ghanooni研究《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性双关语及其翻译策略[11];Johnson专注于莎士比亚笔下“性”含义的双关语研究, 例如莎剧与十四行诗中多次出现的“to acquaint”[12];Doloff论述了哈姆雷特对于女性贬损的委婉表达, 但均未涉及“疯癫”的委婉语研究[13].本文在前人关于莎剧委婉语、“疯癫”意象等研究的基础上, 探究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疯癫”委婉表达的构成方法和使用特点, 并分析其语用原则, 希望对深化委婉语研究有所帮助。
  
  二、莎剧“疯癫”委婉语构成方法
  
  莎剧委婉语构成方法丰富多样, 我们通过考察和分析“疯癫”委婉语的相关语料, 发现疯癫的委婉表达手段有以下六种。
  
  (一) 间接迂回法
  
  间接迂回法指的是长词或多个词语折绕地表达一件不便直言的事物[6]379, 可以理解为拐弯抹角或短话长说, 比如:
  
  (1) Faith, e'en with losing his wits.
  
  (2) If Hamlet from himself be ta'en away / And when he's not himself does wrong Laertes, /Then Hamlet does it not; Hamlet denies it.1
  
  例 (1) 摘自《哈姆雷特》, 是哈姆雷特与小丑甲的对话, 小丑并未认出哈姆雷特, 说他们的丹麦王子发了疯, 用了“他丢失了智识”来委婉的表达。例 (2) 是哈姆雷特与雷欧提斯决斗前的对白, 哈姆雷特自我辩解说, 做了对不起雷欧提斯的事是在自己疯狂的时候, 用了“他不是他自己”这样间接迂回的表述方式。莎剧的间接迂回法用更多词语来替代单一、直白的mad, 用“不再拥有正常理智”这样含有否定意义的表达式委婉表示疯癫含义。
  
  (二) 宽泛模糊法
  
  宽泛模糊法是将禁忌语的所指从程度的范围上扩大, 或把具体事物说得抽象, 故意模糊其意象[6]380, 比如使用it、thing、problem含义宽泛的替代词语, 模糊词义而达到委婉的目的。莎剧擅长使用这类模糊词语构成“疯癫”委婉语。
  
  (3) How long hath she been thus?
  
  (4) Do not muse at me, my most worthy friends, /I have a strange infirmity, which is nothing / To those that know me.
  
  例 (3) 国王看到奥菲利娅在自己面前发疯歌唱, 脱口而出她这样多久了, 满怀同情愧疚的国王用模糊的thus来形容奥菲利娅的疯癫。例 (4) 选自《麦克白》, 麦克白在宴席上看到自己害死的冤魂而胡言乱语, 鬼魂隐去后恢复神智, 为了避免群臣猜忌, 说自己“有一种怪病”, 来掩饰心虚引发的疯癫。infirmity是madness的上义词, 词汇所指范围扩大, 表达也更为抽象, 从而达到委婉表达的目的。
  
  (三) 降格陈述法
  
  用温和或侧面的叙述替代直接的表达来弱化事物, 掩盖其真实性, 为降格陈述法[8]74, 实际情况比字面所指更为严重。这是莎剧“疯癫”委婉语又一种构成方法。
  
  (5) But come, /Here as before: never-so help you mercy, /How strange or odd some'er I bear myself.
  
  (6) And so have I a noble father lost, /A sister driven into desperate terms…
  
  例 (5) 为哈姆雷特与朋友霍拉旭的交谈, 哈姆雷特表示今后“要故意装出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14]118, 要霍拉旭为自己保守秘密。而这里的疯癫弱化为strange or odd, “古怪”是疯癫的表现形式之一, 但含义的严重性则大大降低了。例 (6) 奥菲利娅发了疯, 他的哥哥雷欧提斯质问国王“一个好好的妹妹就是这样白白疯了不成”[14]181, 而原文采用“妹妹到了绝望的境地”, 奥菲利娅因绝望而发疯, “绝望”是疯癫的前奏, 以绝望代替疯癫, 弱化了疯癫的严重性, 体现了哥哥对妹妹的呵护之情, 对妹妹“绝望”感同身受的共情心理, 对妹妹的疯癫有维护和掩饰之意。
  
  (四) 比喻法
  
  思想的对象同其他事物有相同点, 用其他事物来比拟思想的对象叫做譬喻, 也称比喻[4]72.比喻是非常普遍的修辞手段, 也是莎剧委婉语中重要的构成方法, 可细分为明喻与暗喻。
  
  明喻是用其他事物来比喻原文所指, 比喻物与被比喻物泾渭分明, 两种成分之间要有好像、宛如、仿佛等比喻词连接, 英文中则应出现as、like等词汇。
  
  (7) Now see what noble and most sovereign reason / Like sweet bells jangled out of time and harsh…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明喻例子:“现在却眼看着他高贵无上的理智, 像一串美妙的银铃失去了谐和的音调。”[14]144奥菲利娅看到自己深爱的哈姆雷特精神错乱, 哀叹他“失去的理智”像“银铃失去谐和音调”, 委婉又不失优雅, 原文有明显的比喻词like, 此为明喻式委婉语。
  
  暗喻, 又称修辞手段层面的隐喻, 比明喻更进一层。明喻形式是“甲如同乙”, 只是相类关系, 暗喻形式是“甲就是乙”, 两者是相合关系[4]77.两种比喻手法最明显的区分是暗喻没有比喻词。
  
  (8) The foul fiend haunts Poor Tom in the voice of a nightingale.
  
  《李尔王》中多次出现“可怜的汤姆”这一疯癫意象, 例 (8) “恶魔借着夜莺的喉咙, 向可怜的汤姆作祟了”[14]365.把汤姆疯病发作 (实为埃德伽装疯) 比作“恶魔作弄”, 这背后有很深的渊源。《圣经·旧约·创世纪》中魔鬼撒旦化作蛇, 引诱夏娃偷吃禁果, 令夏娃丧失理性。因此在《李尔王》中, 莎翁把汤姆理智的丧失比作恶魔的干扰, 与西方文化渊源息息相关。同时, 例子中并未出现明显的比喻词, 此为暗喻式委婉语。
  
  (五) 拟人法
  
  拟人也是常用的修辞手法, 以物比人, 把物体当作人来描述, 用拟人手法达到委婉表达的目的, 戏剧语言因而变得生动、形象。
  
  (9) Make you a wholesome answer./My wit's diseased.
  
  (10) Were such things here, as we do speak about, /Or have we eaten on the insane root, /That takes the reason prisoner?
  
  以上两例的拟人用法很有趣味。例 (9) 用“才智生了病”来表示疯癫含义, 例 (10) 直译为“让理性成为囚犯”, 有把“理性”锁住、关押的含义, 生动形象表达了疯癫内涵。
  
  (六) 典故法
  
  莎剧中不乏有运用典故来表达“疯癫”的例子。典故词语的出现通常会造成理解困难, 或者会由望词生义引起不必要的误解[15].分析莎剧中典故委婉语, 能够帮助读者更准确地理解原文。
  
  (11) The country gives me proof and precedent / Of Bedlam beggars…
  
  (12) Let's follow the old Earl and get the bedlam / To lead him where he would.
  
  以上两例均出现bedlam一词, 它指的是Bethlehem Hospital (伯利恒医院) , 是15世纪伦敦开设的精神病医院, 之后bedlam带有疯癫意味2.例 (12) 中单独使用的bedlam在16世纪指释放的精神病患者, 允许以乞讨为生3.了解典故的来历, 可知《李尔王》中两例均有“疯子乞丐”的意思, 而不仅仅停留在字面含义。
  
  三、 莎剧“疯癫”委婉语的使用特点
  
  莎剧委婉语的使用有其特点, 常常与戏剧人物的形象、情绪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不少委婉语尤其强调“关爱”的情感内涵。
  
  (一) 强调“关爱”的情感内涵
  
  1.“关爱”语境下的委婉语
  
  英语委婉语强调用词婉转温和, 莎士比亚作品中不少委婉语有关爱的情感内涵。人物之间的情感如父女、母子、恋人之间的关爱, 以及出于同情、喜爱、呵护的心理, 都会大大增加委婉语的使用频率。
  
  (13) And I beseech you instantly to visit / My too much changed son.
  
  (14) This rest might yet have blamed thy broken sinews…
  
  例 (13) 王后请两位臣子去看看自己发了疯的儿子哈姆雷特, 王后虽然在丈夫死后一个月就改嫁哈姆雷特的叔父, 却深爱自己的儿子, 一直对儿子有维护之意, 面对儿子的“疯癫”, 她用“大大变了样子”的委婉表达, 不愿直接陈述儿子的精神失常。例 (14) 李尔王遭到大女儿与二女儿的遗弃, 漂泊到邻近城堡的农舍一室, 待神智失常的李尔王睡下, 忠心耿耿的肯特伯爵对葛罗斯特伯爵说:“安息可以镇定他的损坏的神经。”[14]367肯特目睹国王的遭遇, 对他有深切的同情和关怀, 不愿直接陈述国王的疯癫。
  
  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部分说话者对“疯癫”人物有着关爱情感, 运用委婉语可以避免对他们的伤害。与之相对, 说话者没有关爱情感, 则更易平铺直叙。
  
  (15) I like him not, nor stands it safe with us / To let him madness range.
  
  国王看了哈姆雷特编排的戏剧影射国王的罪行, 恼羞成怒, 直接用madness来形容哈姆雷特的行为。“I like him not”已经显示国王对哈姆雷特无关爱情感, 拒绝使用委婉语。由上述可知, 委婉语的使用与关爱情感息息相关。
  
  2.委婉语中的褒义词凸显关爱内涵
  
  莎剧委婉语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 在形容疯癫的表达式中加入褒扬、赞美、正面意义的词语, 凸显出说话者对“疯癫”人物的关爱情感。
  
  (16) Fall ten times double on that cursed head / Whose wicked deed thy most ingenious sense / Deprived thee of
  
  (17) Poor Ophelia / Divided from herself and her fair judgement, /Without the which we are pictures or mere beasts
  
  例 (16) 中雷欧提斯对妹妹奥菲利娅有关爱情感, “剥夺你的理智”表达疯癫含义, 而表达式中又加入most ingenious来形容妹妹的理智, 虽无奈表述妹妹疯癫, 但仍用褒义词来赞美妹妹, 体现说话者的情感偏向。例 (17) 国王对奥菲利娅的疯癫有同情之意, 委婉表达了她的疯癫, 同时用fair (公正合理的) 褒义词来加以描述。“疯癫”委婉语中加入褒义词, 从语言层面表现出说话者关爱的情感内涵。
  
  (二) 说话者情绪影响委婉语的使用
  
  在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中, 说话者情绪对委婉语的使用有一定的影响:情绪平稳的状态下更倾向于使用委婉语, 情绪失控则不会选择委婉的表达方式。
  
  (18) Alas, he's mad!
  
  例 (13) 和 (18) 是一组鲜明的对比:例 (13) 使用委婉语, 例 (18) 直接陈述疯癫。说话者均为王后, 疯癫对象都是她的儿子哈姆雷特, 关爱情感等值, 变量为说话者情绪。例 (13) 王后请两位臣子去看看自己发了疯的儿子哈姆雷特, 人物正常对话, 并未有突发状况, 王后情绪平稳, 使用too much changed表达式。例 (18) 哈姆雷特在王后面前刺死了躲在帷幕后的波洛涅斯, 王后受到惊吓, 接着哈姆雷特滔滔不绝地控诉母亲和叔父的罪行, 王后又受到了极大刺激, 情绪失控, 直接使用了mad一词。心理学认为语言是沟通交流的重要工具, 语音、语调等语言表情是表现说话者情绪的重要手段[16].笔者认为, 说话者的情感状态是决定其是否使用委婉表达的重要因素。
  
  (三) 说话者形象影响委婉语的使用
  
  一般来讲, 女性比男性更多使用委婉语, 受教育程度也影响委婉语的使用[5]19.前人已指出委婉语的使用特点与说话者形象具有相关性。在莎士比亚戏剧中, 说话者人物形象同样影响委婉语的使用。例 (7) 奥菲利娅在表述哈姆雷特的疯癫时, 说他的理智“像美妙的银铃失去了谐和的音调”[14]144, 虽情绪悲伤, 语言依然婉转优雅。波洛涅斯则直接形容哈姆雷特的疯癫。据统计, 《哈姆雷特》中波洛涅斯使用的“疯癫”非委婉表达式共计11次, 其中mad使用6次, madness使用4次, lunacy使用1次。
  
  奥菲利娅的委婉表述与波洛涅斯的平铺直叙形成鲜明的对比, 人物性别是直接因素, 女性通常比男性更多使用委婉语。奥菲利娅在他人心中的形象是“甜美”“美丽”“善良”的, 她在疯癫状态下依然歌唱, 最后淹死在飘满花瓣的小溪中, 她委婉的表达方式也体现了自身善良、优雅的特质。而波洛涅斯是一个自作聪明、阿谀奉上而常办蠢事的封建贵族[17], 他绞尽脑汁寻找哈姆雷特疯癫的原因, 毫无怜悯同情的内心与琐碎的言语导致mad等词反复使用, 自身特征影响了他语言的选择与使用。
  
  四、莎剧“疯癫”委婉语的语用原则
  
  委婉语的使用能够达到缓和关系、维护面子等表达效果, 所以委婉语的语用学研究价值特别明显。以下我们通过实例分析莎剧中使用委婉语所遵循的语用原则。
  
  (一) 礼貌原则
  
  礼貌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 是人际交往活动的标准之一, 语言活动作为人际交往活动的一种, 同样也受礼貌的制约。一般来讲, 语言越直接, 就越显得唐突, 语言越间接, 就更显得婉转[18], 而委婉语的使用是间接婉转的, 更显礼貌得体, 符合礼貌原则。言语使用遵循礼貌原则, 能避免言语直接引起的摩擦、误会、冲突, 能起到淡化矛盾、展现修养等作用。
  
  (19) What, have you lost your wits?
  
  (20) Are his wits safe? Is he not light of brain?
  
  例 (19) 《奥赛罗》中伊阿古和罗德利哥在勃拉班修家门口大吵大嚷, 而勃拉班修并未认出两人。面对陌生人的打扰, 他采用lost your wits的委婉表述方式, 询问对方是否失去了理智, 没有直接表述mad, 说明勃拉班修在面对陌生人的时候遵循礼貌原则, 避免矛盾激化。例 (20) 奥赛罗不留情面地责骂自己温柔的妻子, 奥赛罗的部下罗多维科见此情景, 惊诧愤怒, 但面对自己的上级, 依然遵循礼貌原则, 用“Are his wits safe?”表达式代替mad.一般来讲, 社会等级低的人对社会等级高的人遵循礼貌原则, 社会地位的距离影响语言距离, 有距离的间接表达符合人物的身份地位。
  
  遵循礼貌原则能够显示说话者言语得体, 对礼貌原则的有意打破则直接导致非委婉用语的使用。
  
  (21) Let it fall rather, though the fork invade / The region of my heart: be Kent unmannerly / When Lear is mad.
  
  李尔王要求三个女儿表达对他的爱, 小女儿默默爱着父亲却不善表达, 她不加修饰的诚实惹怒了父亲, 李尔王要断绝和小女儿的关系, 肯特伯爵觉得他不可理喻, 说道:“李尔既然发了疯, 肯特只好不顾礼貌了。”[14]313肯特直接使用mad形容李尔王, 同时表达自己是对礼貌原则的有意打破, 用unmannerly来形容自己。以上反例更加说明莎剧委婉语的使用与礼貌原则有密切联系。
  
  (二) 面子原则
  
  Brown和Levinson提出了面子保全论, 设定交际活动参与者是“具有面子需求的理性人”, “面子”指的是社会活动参与者有维护公众场合下“个人形象”的需求, “理性”指的是交际双方具有正常交际能力, 包括实际推理能力、达到交际目标所采用最佳手段的能力等[19].维护面子是交际活动中的正常需求, 莎剧人物也会采取委婉语的手段来维护对方面子与自己的面子。
  
  (22) He tells me, my dear Gertrude, he hath found / The head and source of all your son's distemper.
  
  (23) Sit, worthy friends. My Lord is often thus, /And hath been from his youth: pray you, keep seat;/The fit is momentary; upon a thought / He will again be well.
  
  例 (22) 为国王与王后的对话, 国王需要维护与王后的融洽关系, 必然顾及夫妻面子, 而说“发现了你的儿子心神不定的原因”[14]124, 并未使用mad来伤害王后。例 (23) 麦克白在宴会上疯疯癫癫、胡言乱语, 麦克白夫人为维护自己丈夫的面子, 也怕他们的阴谋露出蛛丝马迹, 便用thus、fit委婉的表述方式, 表明陛下只是“病了”来掩盖事实真相。莎剧委婉语的使用遵循维护面子原则, 无论是维护对方面子来融洽关系, 还是维护自己或自己一方的面子来自我保护, 都是相辅相成的。主动遵循面子原则, 一般都会达到满足双方面子需求的双赢效果。
  
  (三) 语境顺应原则
  
  委婉语的使用离不开对语境的考量。比利时语用学家耶夫·维索尔伦的顺应论可以作为审视委婉语与语境之间关系的视角。作为语用学研究范畴, 顺应论指的是语言选择与语境之间的动态顺应, 即语言使用要顺应具体的语境。在莎剧人物对话中, 如果对方使用委婉语, 说话者一般会顺应语境, 也采用委婉的表达;说话者施以礼貌, 根据语境顺应原则, 对方也会以礼貌回馈。
  
  (24) Doct. Not so sick, my Lord, /As she is troubled with thick-coming fancies, /That keep her from her rest./Macb, Cure her of that:/Cast thou not minister to a mind diseas'd…
  
  麦克白夫人发了疯, 麦克白向医生咨询夫人的病情, 医生出于礼貌的考量, 委婉回避疯癫的表述:“回陛下, 她并没有什么病, 只是因为思虑太多, 连续不断的幻想扰乱了她的神经, 使她不得安息。”[14]472, 实际上麦克白夫人幻觉、幻听已经非常严重, 而医生的委婉叙述弱化了病情的严重性。麦克白听出了话语背后的含义, 但遵循语境顺应原则, 顺应医生的委婉说法, 用a mind diseas'd来回避疯癫。语境顺应是交际双方相互配合、顺利进行交流活动的原则, 不容忽视。
  
  五、结语
  
  莎士比亚戏剧是一座早期现代英语的语言宝库, 其中的委婉语体现了莎剧以及语言本身的魅力。本文以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为语料, 探讨“疯癫”的委婉表达, 得出以下结论:莎剧“疯癫”委婉语的构成方法丰富多样, 但很少涉及语法委婉 (否定、时态、语气等) 与语音委婉 (变音、省音) ;莎剧“疯癫”委婉语与文学作品元素有紧密的联系, 委婉语的使用能够反映人物情感、情绪与形象特征;莎剧“疯癫”委婉语通常出现在人物对话中, 因此会遵循语用原则--礼貌原则、面子原则与语境顺应原则。委婉语让莎剧的语言更加丰富多彩, 提升了作品的艺术价值;加深委婉语的理解, 也能帮助读者更好地鉴赏莎剧独一无二的魅力。
  
  参考文献
  
  [1] RAWSON H.A dictionary of euphemisms and other doubletalk[M].New York:Grown Publishers, Inc., 1981.  
  [2] HARTMANN R R K.Routledge dictionary of language and linguistics[M].Trauth G P, KAZZAZI K, trans.Routledge:Appliced Science Publishers, 1972.  
  [3] 王希杰。汉语修辞学[M].北京:北京出版社, 1983:234.
  [4] 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1.
  [5] 束定芳, 徐金元。委婉语研究:回顾与前瞻[J].外国语, 1995 (5) :17-22.  
  [6] 何善芬。英汉语言对比研究[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2.
  [7] 徐海铭。委婉语的语用学研究[J].外语研究, 1996 (3) :24.
  [8] 沈彤。委婉语的语用小议[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 1998 (4) :71-74.  
  [9]刘森林。语用策略[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07:310-318.  
  [10] 马粉英。疯癫与文明:《李尔王》中的疯癫意象研究[J].重庆师范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2 (1) :118-123.
  [11] GHANOONI A R.Sexual pun:a case study of Shakespeare's Romeo and Juliet[J].Cross-cultural communication, 2012, 8 (2) :91-100.
  [12] JOHNSON L.Quaint knowledge:a “body-mind” pattern across Shakespeare's career[J].Conjunctions of mind, soul and body from Plato to the enlightenment, 2014, 15:279-301.
  [13] DOLOFF S.Let every good student warn his fellows…beware of whores:Martin Luther and Hamlet's harlot problem[J].Notes and queries, 2015, 62 (4) :556-559.
  [14] 莎士比亚悲剧[M].朱生豪, 译。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2013.  
  [15] 曾庆茂, 徐昌和。英语修辞鉴赏与写作[M].上海:同济大学出版社, 2013:89.  
  [16] 李宏翰。心理学:原理与应用[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12:195.  
  [17] 于漪, 陶本一。文学形象辞典[M].西安:陕西人民教育出版社, 1991:463.  
  [18] 何兆熊。新编语用学概要[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 1999:213.  
  [19] BROWN P, LEVINSON S.Universals in language usage:politeness phenomena[M]//GOODY E.Questions and politeness:strategies in social interaction.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8:6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