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回声制造者》中的空间叙事》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回声制造者》中的空间叙事

添加时间:2019/05/16
  摘要:后现代主义美国作家理查德·鲍尔斯的小说《回声制造者》围绕卡尼镇的马克因发生车祸而患上双重错觉综合征一事,交替叙述了多个与之相关人物的故事。除了地志空间叙事外,鲍尔斯还结合现代医学知识和术语,分析人物的记忆空间。该小说文本空间中,与人类故事并置出现的另一条叙事线是有关每年冬季在卡尼镇附近栖居、却因为人类的活动而面临失去生存空间的沙丘鹤的故事。
  
  关键词:《回声制造者》;空间叙事;地志空间;记忆空间;文本空间。
 

 
  
  《回声制造者》于 2006 年获美国国家图书奖,是美国作家理查德·鲍尔斯(Richard Powers)创作的诸多优秀后现代主义小说之一。小说中,在卡尼镇这一地志空间大背景下,围绕马克因发生车祸而患上双重错觉综合征一事,牵出卡琳(马克的姐姐)和韦博(着名认知神经学专家)的两条故事线。小说五个部分都以讲述沙丘鹤的故事开头,整个文本内部空间形成人类故事和沙丘鹤故事的并置。
  
  除此以外,运用现代医学知识和术语,小说中分析了罹患双重错觉综合征的病人的记忆空间。
  
  目前针对该小说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其生态思想及创伤书写上,虽然也有批评家研究小说的叙事策略,不过鲜有人运用空间叙事理论来分析该小说。20 世纪中期以来,空间叙事理论逐渐受到批评界的关注,其中加布里尔·佐伦在《走向叙事空间理论》中,提出了叙事空间的三个层次,即地志、时空体和文本空间。阿莱达·阿斯曼教授的有关记忆理论的研究中,涉及到记忆的空间性问题。本文在基于前两者的理论研究之上,探讨《回声制造者》中的地志空间、记忆空间和文本空间。
  
  一、地志空间。
  
  米歇尔·福柯曾指出:“我们时代的焦虑与空间有着根本的关系,比之与时间的关系更甚。”围绕着马克车祸之后的病痛,马克本人、卡琳和韦博显然都是焦虑的,这样的焦虑一方面来自于外部的地志空间,另一方面则产生于影响意识和认知的内部记忆空间。
  
  位于内布拉斯加州的卡尼镇是故事发生的主要地志空间。于马克来说,卡尼镇几乎是这个世界全部该有的样子。在姐姐卡琳的照顾下,马克在卡尼镇度过了因为父母而造成的不愉快的童年,在这里用父亲给的一点遗产买到他称之为“家庭之星”的组合式房屋,又在这里找到一份工作。然而车祸过后,他原本的世界被颠覆了,认不出最亲近的姐姐、小镇、房子和他的爱犬小黑在他眼里都也都成为了替代品、冒牌货。
  
  对于姐姐卡琳来说,卡尼镇是故乡,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这个地方有她放不下的弟弟,她曾经的恋人,同时也有有关她不负责任的父母的不愉快记忆。她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取得学士学位,然后就越走越远,从芝加哥到洛杉矶,一步步逃离那个让她又爱又恨的地方,而今因为要照顾车祸后患病的弟弟,却不得不放弃自己在外打拼好的一切,重归故里。
  
  于韦博来说,卡尼镇则是避难所一般的存在。作为纽约认知神经学方面的专家,韦博三次来到卡尼镇,起初是因为对马克病症的好奇,而后则是为了逃避现实的压力。
  
  作为认知神经学专家,韦博治病的同时,基于对各种奇特病例的观察也写过很多畅销书,然而偶然出现的负面书评让他开始自我怀疑进而自我否定。他在卡尼镇与马克的看护者芭芭拉短暂的婚外情则是一种在异域空间的痛快的自我释放。
  
  卡尼镇亦是沙丘鹤的生存空间。一直以来,每年冬天都有约五十万只沙丘鹤迁徙到卡尼镇附近的普拉特河,并在此度过漫长的冬日,春天再离开,周而复始,从未出错。然而因为受到人类活动干扰,沙丘鹤随时可能失去他们的生存空间。而小说中沙丘鹤与人类的关联就在于卡琳的两个前男友:丹尼尔致力于保护沙丘鹤的生存空间,卡什则企图占用它以获取经济利益。
  
  二、记忆空间。
  
  鲍尔斯小说的独特之处就在于往往有专业的科学知识自然地穿插进虚构的文本之中,如这篇小说中就涉及到了认知神经科学,对人类的记忆空间以及与之相关的意识和认知进行了探索。
  
  “人的记忆和文化记忆都空间匮乏。存储能力越是有限,甄选越有决定性,内容也就愈发珍贵。”车祸后,马克的记忆缺失导致他辨认不出他最亲近的姐姐卡琳、爱犬和家乡,被医生韦博诊断为患有双重错觉综合征。围绕着这个病症,马克、卡琳和韦博的有限记忆空间也一点点被打开,渐次展现在读者的眼前。
  
  根据韦博的研究,双重错觉综合征患者的一个明显症状便是排斥最亲近的人,“患者所爱的人能引起记忆,但是并不能激发感觉。情感认可的缺乏压倒了对记忆的理性组合”.在与韦博的交谈中,马克反复强调眼前照顾他的这个人,尽管与姐姐卡琳极为相似,但绝对不是卡琳,而是被人派来对他另有所图的姐姐的替代者。小说中有一段描写韦博安排卡琳给马克打电话,马克立即辨认出姐姐的声音,可是当卡琳本人出现的时候,马克仍然指责她是冒名顶替者,这再一次印证了前述的症状:亲近的人的声音存储于记忆之中,但亲近的人本身出现时,患者却不能产生情感认可,因而也就不能理性组合和调动记忆而认出亲人。
  
  被自己最亲近的弟弟称之为冒牌姐姐,卡琳自然是伤心至极。她在尽全力救治弟弟的同时,也调动起了自己的记忆空间,回忆起许多往事。通过卡琳的回忆,我们知道卡琳和马克的父母是宗教狂热分子,对孩子非但没有尽到应有的责任,甚至造成了肉体乃至心灵上的伤害。通过卡琳的回忆展现出来的还有卡琳曾经与两个前男友的感情纠葛。令人意外的是,小说中讲到“双重错觉综合征也在改变着她(卡琳),她改变了自己的行为习惯”.卡琳似乎也受到了此种病症的影响。
  
  小说亦有很多内容着重描写医生韦博的记忆空间。韦博是治疗双重错觉综合征的专家,他带着对病症本身的探索欲来到卡尼镇,通过观察和聊天的方式,了解马克的病症,但并没有给马克带来实质性的帮助,这让卡琳感到失望,也让韦博对自己产生怀疑。韦博的记忆里,有着之前接触过的形形色色的患者病例,亦有自己和妻子西维尔的各种甜蜜瞬间。这样一个有着丰富行医经验、生活幸福的神经学专家,却因为公众的偶尔责难瞬间导致信心崩塌,一度抹去了有关成功的事业和幸福的家庭的记忆,还发生了一场似乎不受自身意识控制的婚外情。不可否认的是,韦博也患病了。
  
  与人类因为患有双重错觉综合征而导致的不可靠记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沙丘鹤的精确记忆。沙丘鹤的大脑里仿佛有一幅地图,指引着一代代鹤群每年在相应的时间按既定路线迁徙。“这些鸟儿具有某种特殊的功能,在父母带领它们迁徙之前,就有能力找到数百年前确定的飞行路线。”
  
  三、文本空间。
  
  如前所述,与人类故事并置出现的是有关沙丘鹤的故事。全书共五个部分,每个部分的标题分别以卡琳在马克病床边发现的五行字命名,每个部分都是以讲述沙丘鹤的历史、传说或现状开始,然后再进入讲述人类故事的情节。两条故事线在整个文本空间中似乎构成了平行线,没有太多关联。
  
  然而联系上文,人类活动的地志空间实际上同时也是沙丘鹤的自然生存空间,人类的空间生产活动,即房地产开发商处心积虑想要占用沙丘鹤栖息地的行为正在促成这个自然空间的消解。罹患双重错觉综合征的人类不稳定的记忆空间与沙丘鹤亘古不变的地图式记忆则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反观小说的题目《回声制造者》,沙丘鹤显然是真正的回声制造者,小说的第三部分开头提到了各种有关鹤类的传说,其中说到“当鹤群聚集时,它们的声音在方圆数英里的空中回荡”,而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类部落也因此被称为鹤人,意为“制造回声的人”.沙丘鹤的故事在小说中永远先于人类故事被展现出来,这样的顺序安排让人联想到沙丘鹤仿佛是人类生活于其中的宇宙空间,作者这样别具匠心的建构文本空间结构,似乎在向我们揭示一个主题:人类只是这广袤空间中的匆匆过客,与之前亦在这空间中出现过的、已然灭绝的物种形成了阵阵回声。
  
  龙迪勇提出“主题---并置”式叙事应是空间叙事的一种,“把一系列‘子叙事’统一在同一个‘主题’中,也就等于统一在同一个‘场所’也即同一个‘空间’中。‘子叙事’也正是在这同一个‘空间’中而形成一种‘并置’性结构的”.这部小说中,关于人类和沙丘鹤的两条子叙事正是构成了这样一种“主题---并置”式的空间叙事。
  
  四、结语。
  
  在外部地志空间和内部记忆空间双重作用之下,人类和沙丘鹤的故事共同构筑成了小说的文本空间。我们从空间叙事的理论入手,对小说《回声制造者》中的地志空间、记忆空间和文本空间进行了探索,这有助于我们深入理解小说的主题思想和艺术技巧。
  
  参考文献:
  
  [1]龙迪勇。空间叙事学[M].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  
  [2]理查德·鲍尔斯。回声制造者[M].严忠志,欧阳亚丽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09.  
  [3]阿莱达·奥斯曼。回忆空间:文化记忆的形式和变迁[M].潘璐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  
  [4]包威。《所罗门之歌》的文本图像叙事[J].黑龙江教育(理论与实践),20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