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二战后日本文学中“反母性”意识的觉醒》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二战后日本文学中“反母性”意识的觉醒

添加时间:2019/05/14
  摘要:贤妻良母是日本传统的家父长制下对女性的要求和规范,女性的一切活动必须以家庭为中心,必须以母性为准则。但是受西方先进思想和女权运动等的影响,日本女性开始觉醒,旧制下的“母性”形象逐渐瓦解,反“母性”意识占据上风,女性开始走出家庭,走向社会,追求女性自身的价值。
  
  关键词:女性觉醒;母性;反母性。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传统的家庭观和婚姻观受到了冲击,女性在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发生了变化。女性不再止于结婚生子的“母性”束缚,勇敢的参与社会活动,崇尚独立和自由。女性意识的觉醒使日本近现代女性文学的主题也发生了变革。
  
  一、家父长制下的“母性”意识。
  
  在日本旧制男权的社会下,男尊女卑的思想观念占据主流地位,女性没有话语权,总是依附于男性,唯命是从,丧失了女性作为个体存在的独立性和主动性。女性婚前必须听命于父亲,婚后必须听命于丈夫。从结婚到生儿育女繁衍后代,一切似乎是理所应当的,好像女性的天职便是如此。若是有女性不循规蹈矩,那么她定会遭到世人的唾弃和嘲讽。世俗将女性禁锢在“繁衍生育之母”这一固定模型中,将“贤妻良母”作为女性价值的唯一判断标准,剥夺了女性独立的人格,抹杀了女性的个性和自我。
  
  大庭美奈子的《三只蟹》讲述了女主人公由梨逃脱丈夫与朋友间的聚会后与一位身穿桃色衬衫的男性在一家名为“三只蟹”的旅馆发生了一夜情的故事。小说中,聚会开始前,由梨遭到了女儿的背叛,由梨的丈夫武因为由梨对女儿说了不该说的话就对她大加责骂,当由梨提出自己不想参加聚会的想法被丈夫一言否决时,由梨并没有进行反抗而是继续默默地为聚会做准备。聚会进行中,武当着朋友的面讽刺由梨,说她唱歌难听等,实在让由梨很难为情。武并没有尊重由梨,随意责骂挖苦,其实就是没有把由梨作为女性独立存在的人格和自我放在眼里,认为女性必须服从于男性,必须“以夫为天”.此时的由梨在背叛自己的女儿和专横的丈夫面前并未果敢地反抗,而是选择忍气吞声,继续扮演好母亲和妻子的角色,足以见得家父长制下的“母性”和“婚姻观”对女性身心的压制和迫害。
  
  二、女性自我觉醒的反“母性”意识 .
  
  二战后,日本的经济迅猛发展,社会较为稳定。同时,随着女权运动的开始西方民主自由平等先进思想的传入,新旧思想相互交织碰撞,重塑了日本社会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尤其是传统的“男权至上”的男尊女卑思想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女性的社会地位得以提高。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日本社会多元化发展的态势也反映在了文化中。在文学领域,一大批女性作家开始觉醒,她们意识到了女性不仅是异于男性的存在,而是具有独立的灵魂和价值追求的存在。于是,她们用手中的文笔,用铿锵有力的文字,试图打破旧制对女性的束缚和桎梏,追求独立和自由。她们勇敢的向传统的爱情观、婚姻观、家庭观发出挑战,提倡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离婚自由、性爱自由、反“母性”等新命题,从根本上寻求女性的解放。
  
  高桥和子和作品《荒野》中讲述了道子拒绝生育的性爱,而是崇尚性爱的欲求所带来的快感。另外,高桥和子在《人偶之爱》中也这样写道:主人公是一位已经上了岁数的妇人,但是他们专门找一些年轻的美男子作为自己的恋爱对象,把他们当成附属品和玩物一样供自己欣赏和抚摸。同时高桥和子的小说《相似形》也记述了母亲对于初次来生理期的女儿的厌恶,说到底是对女儿开始拥有的“母性”的厌恶,母亲岂止是厌恶女儿,甚至对女儿产生了杀意。大庭美奈子在《雾之旅》中描写了家庭中传统夫妻概念的变化,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百合枝与丈夫结婚后生下了孩子,但是已经为人妻为人母的百合枝婚内又爱上了其他男人,并与他们发生了关系,享受性爱的官能解放之中。
  
  丈夫明知妻子的出轨行为但是却对此表现出默认的态度,最后当妻子回家后反而开心地接纳了妻子。丈夫后来也辞了工作,甘心做“家庭主妇”,全心全意地辅佐妻子。从这些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女性颠覆了世人对“女性”的定义、对男女关系的规范,冲破压制女性个性的“婚姻牢笼”.女性作家们摒弃了女性作为繁衍生息之母的旧观念,揭下了女性唯命是从的贤妻良母的假面,不再把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作为自己人生的唯一追求,她们提倡婚姻自由、性爱自由等,崇尚生育并不是性爱的目标,而是享受官能,释放自己的个性。这种女性意识的觉醒使女子三从四德的传统家庭观逐渐瓦解,使强加在女性身上的“母性”形象逐渐崩塌,描绘了具有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灵魂的新女性形象。
  
  常有人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女性们不甘委身于家庭以及丈夫言听计从,仿佛玩偶一般被人牵在手中。她们试图从这座禁锢身心的坟墓中挣脱出来,憧憬爱情,向往自由;还有人说婚姻是一座围城,这些女性努力从囚禁自己的围城中逃脱出来,打破“母性”对女性的规定,掌握自己的命运,追求自我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日本近现代女性文学以独特的文学视角、独树一帜的写作风格为女性精神和肉体的解放开辟了思想先河,塑造了勇于追求个性和自我的日本近代女性形象。“母性”这座衡量女性价值的标杆也随之倾倒,女性的自我意识觉醒,反“母性”意识逐渐逐渐成长,促进了女性的解放。
  
  参考文献 :
  
  [1]孙树林,当代日本女性文学中的反“母性”问题及其他,日本学刊,1994.  
  [2]胡澎, 从“贤妻良母”到“新女性”,日本学刊,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