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论文学时空体存在的意义》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论文学时空体存在的意义

添加时间:2019/04/25
  摘要:文学领域的时空体理论突破“文学是时间艺术”的传统巢臼, 力争在时间的价值关照中把握空间的意义。文学时空体理论不单单属于文学范畴, 本质上更是处在人类存在的思维观点体系里。人类生活本身恰恰堪称一种深刻的现实时空体, 文学时空体中的个人生活往往离不开现实, 并且文学时空体中的现实总是首先被揭示为个体的存在, 展现人类的个性、本质、性格和命运。文学时空体的存在意义通常由超验时间、超验空间和内心声音或思想三部分组成。文学时空体理论最高意义的文学表达是揭示出时空体的存在意义。
  
  关键词:文学; 时空体; 存在意义;
 
  
  时空体理论被公认为20世纪以来文艺学领域的一个卓着理论成就。时空体这一术语源自于自然科学领域对时空问题的激烈争辩, 后被成功地引入到文学艺术领域。在文学领域, 学界突破了“文学是时间艺术”的传统巢臼, 力图在时间的价值关照中把握空间的意义, 时空体尝试用不一样的理论范式克服传统理论的危机。
  
  事实上乌赫多姆斯基乃提出时空体概念之第一人, 他同时还最大化地发展和表达出时空体概念的内核和外延。在乌赫多姆斯基看来, 文学领域的时空体应当与普遍时空体一样, 都处在人类存在的思维观点体系里。根据乌赫多姆斯基的观点, 在很大程度上而言, 文学世界中的人类生活本质上是一种深刻的时空体, 因为文学世界中的每个人就像所有事物一样, 自然地沉浸在周围现实的时空统一中, 是世界范围内时空体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斧子、劈柴、人类、树木、森林、太阳系和牛顿等都是“时空体中的世界线条”[1]348.
  
  一、时空体的生命性
  
  谈到人类在时空体中的定位, 科学家既考虑到生物对周围世界的感知机制, 又顾及到整个人类存在的本体论结构。一个人在世界性宏观时空体的初始参与表明, 每一个思考活动和动作行为都可以同时预测未来。当然, 预期具有生理学基础, 但最重要的是它源于本身的本体论结构。在《关于时空聚合体或时空体》一文中, 乌赫多姆斯基制作出一份表格, 其中展示了“生理感受在距离中的演化过程”[1]69, 换句话说, 即预期结构的演变或宏观时空体中个体时空体的定位。因此, 在感知发育不良的生物体中只能观察到最简单的反应。然而, 这些生物也参与了世界性时空体的完整性进程。乌赫多姆斯基指出:“他们是没有空间还是缺乏时间呢?但是在时空体中, 他们已经拥有生命。”[1]69
  
  高等动物已经具有预期的类似生理现象, 这体现在他们在行为方向和目的性的“追踪和预测能力”[1]69.联系到这一点, 乌赫多姆斯基举了两个例子, 第一个是“海军军官在海上电报交战中的定位”[1]69.这一形象说明普通人对世界的预期和感知能力。乌赫多姆斯基在预期的力量和深度 (时空体中的定位) 中区分天才:一个人可以追踪他生命的轨迹越深入, 就越深刻洞察到存在的规律, 他就越是天才:“这是更高的等级”[1]69.在时空体机构内这些是最有预见性和定向性的, 他们可以预见很长时间内即将到来的现实, 在历史上他们可以为官员们预见数百年后的事情, 因为天才时空体非常广泛, 而且恰恰是天才在个人行为中会走最大的阻力之路, 以最好的方式实现预期目标, 并以最少的能量消耗向其他人开放这一成就。
  
  首先, 对于乌赫多姆斯基来说, 人类知识最普遍的原则是“知识是可以预见的!了解行为的规律性意味着能够确定和预测它”[1]139.其次, 乌赫多姆斯基的远见并不意味着对其通常意义的预测, 在不依赖事实知识支撑下可以对未来进行适当猜想。远见 (预期、预测) 植根于宇宙的本体论结构:在现在的某处依然存在过去事件, 只是一切都在离我们远去。某处已经有未来的事件正在慢慢接近我们。最后, 乌赫多姆斯基得出了一个有趣的结论:“如果我的速度超过光速, 我将能够看到未来那一刻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那么就可以提出这样的问题:重新来过当下这一刻。是为了未来吗?改变世界轨道吗?朝着合乎愿望的方向前进。”[2]267在这一点上不应该认为, 乌赫多姆斯基从科学研究转向科幻小说探索。相反, 他在许多方面保持清醒并理性看待世态, 我们并不能够超过光速, 更不能随着光速飞入即将到来故事的黑暗角落。
  
  因此, 作为参与者, 我们必须真正承担起历史的重担, 并对未来进行思考和预测。人类在周围世界时空体的定位是时空体存在最明显和最直观的例子之一。时空体中的定位不仅意味着预测未来, 而且还可以用字面意义表达:与在类似环境和熟悉环境中相比, 在不熟悉的地形中, 一个人的定向和行为方式会有所不同。之所以发生这种情况, 是因为某个地区里 (区域、范围;而不是地理位置, 但最重要的是文化、历史、政治、社会和经济) 形成自己的时空体---一个独立的缩影。在不熟悉的地形中, 人有时会感到焦虑不安, 周围的空间似乎更加声势浩大和充满未知。反之, 在更熟悉相同的地方之后, 则会显示出相反的情况:它似乎很小, 即使它没有改变自己的边界, 一个人接近和熟悉这个地方, 可以达到这种程度:可以自动导航它、无意识地选择正确的路线。19世纪着名的英国哲学家、作家切斯特顿的父亲布朗揭露凶手的方式是他冒充房子的主人, 在周围家庭环境的时空体中笨拙地定位自己:当你看到一个穿着浴袍的男人在你家里时, 你会立刻不由自主地断定, 主人在家。就像我总结的, 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他是如何找到白兰地, 如何差点没偶遇水族馆, 我并不感兴趣。当你把这么脆弱的东西放在家里时, 你就会习惯自动地绕过它。同样地, 人类存在的本体论结构---时空体中的方向---在一个人转向一本不熟悉的书时表现出来, 这本书作为一个独立的时空体微观世界, 表现出与未知地形的时空体相同的属性:当翻阅页面时随机读取的一段文字在读者眼中的含义与在读完整本书后的含义完全不同。阅读书籍的时空体世界包含在人类时空体中并丰富了它。一段未知的文本比阅读多次的文本可能看起来更有趣, 更引人入胜, 更广泛和更新颖, 由于读者对这种存在主义的兴趣已经丧失, 已经无趣和熟悉的书变得更加失效。正如格朗宁所写的那样, “现在所有书都出版了, 然后 (在20世纪30年代) 许多书都被封闭了。在叙述的高潮中, 页面无法被翻过来, 它必须被切割成无聊的页面, 继而被写成一本毫无价值的书, 或者可能被误解。”[3]时空体的文化历史空间缩小和变窄, 变得无趣和平常, 就像反复走熟悉的地形或道路的地理空间一样。
  
  二、作为揭示个体存在的文学时空体
  
  文学世界中一个人的时空体首先被揭示为个体的存在, 其中囊括了人类生活的所有表现形式的总体, 展现人类的个性、本质、性格和命运。正如大多数心理学家过去所理解的那样, 文学中的人与现实不可分割, 其中的时空体并不能归结为人心理世界的时空统一, 而是个体本身的生命。遵循乌赫多姆斯基的立场, 我们倾向于理解人类时空体的本体论和存在论, 避免其心理化和主观化。人格的时空体被揭示为人类存在的空间 (生命世界) 和时间 (生命路径) 维度的统一。形成人类时空体的生命之路的概念与乌赫多姆斯基世界线的概念同义, 后者表达了人类生命的轨迹, 即人的个人命运的表现。生活世界的概念, 将用于乌赫多姆斯基人类生存时空体的具体化理论, 这从胡塞尔的哲学里借鉴, 当然其含义有一定的变化和创新。根据现象学创始人的说法, 生活世界是环绕人类的世界, 直接赋予人类视野的存在意义:“生命世界是原始证据的领域。这个时空世界的事物, 正如我们在前科学和超科学生活的经验中以及在已知事物的基础上经历的那样, 被称为实验知识”[4].根据胡塞尔的观点, 生活世界是一个人生活的世界, 一个已经放弃任何意识和科学研究的世界。在我们对这种现象的理解中, 形象地讲, 一个人的生活世界从他自己和周围环境展开, 作为他生命中存在的一个领域和一个个体的缩影, 生活世界是人个体存在的表达。
  
  文学世界中人类生存的自身空间和时间维度以物理时空为基础, 但与它们平行, 因为就像所有生物的存在一样, 人类生命是唯一的、独特的和个体的, 并且已经在第二回合融入在周围的共性上, 对其来说意义重大。我们周围的世界在其中存在的众多生命微观世界中被分开。个体的单独生命路径是一个独立的时空体微观世界, 它是人类存在的结果, 由个人独立面和普遍社会面构成。
  
  文学世界中人类的家园作为人类生存的独立时空空间, 包含在人类的生活世界中, 并形成了人类的个性和命运。人类家园的时空体是人类日常文化中更普遍时空体的一部分。人类房屋的空间不仅具有共同的物质空间, 而且还具有个体的精神特征, 因为它属于人类自身的范畴, 房屋是人类的一种延续, 而房屋的历史是人类生活历史的延续。在现代工业城市的条件下, 一个人时空体微观世界的自主和独立受到干扰和扭曲, 因为在多楼层公寓里居住的人们完全不同且对彼此的人生世界产生了不良和负面的影响。人类生活、房屋的时空体以及整个人类的时空体形成并影响着与人类相关的事物和记忆, 人的所属物承载着其生命和个性的印记与表达。
  
  可以说, 乌赫多姆斯基专注于个人而不是社会时空体, 这是其理论的伦理和存在方向的基础。因此, 按照乌赫多姆斯基的立场, 我们仅限于展示文学世界中的个人时空体。我们注意到, 黑格尔对人类事件的分析是最有趣和最相符的。作为一个超然的时空体的人类意识, 即真正深层自我的范围, 由三个部分组成:
  
  首先, 超验时间---本身就是这样的思维过程, “计数是精神的行为”[5].我们注意到, 超验时间和人类的感觉与周围世界的外部物理时间不同, 通过在脑海中丢失一定长度的音乐结构, 最容易看出这一点---它比录音带更快地“通过”.通过在意识中合成旋律后, 人们可以与在“外部现实”中执行的类似不可接受的方式及时地拉伸和压缩它。这是有可能的, 因为思维和音乐本质上是单阶现象, 因为它们都是时间和空间的表达。在思想中延伸旋律 (或思维, 设想某些东西) , 我们减慢了超验时间本身, 得益于我们自己思想的内在自发性。在这种自由中, 内在的超验时间与总物理时间完全相反, 人类没有权力抵抗他, 无法完全被外在疏远, 在现代人中外部总时间的异化和不恰当表现为频繁地缺乏感觉。从最普遍的意义上讲, 时间的消极性和疏远性表现在存在的时间性和死亡性, 存在的瞬间性和流动性, 变化的不可逆转性以及结束的必然性。
  
  其次, 文学中的超验空间实际上是意识的内在微观世界, 并在其中发生思考。这是内心绝对自由的唯一领域, “我的意图永远不会超越改变我自己, 我自己的思想建立在一个完全属于我的情节之上”[6].自我只属于自己的载体并且不受他人的影响, 因为没有人能够穿透它, 并像自己一样生活, 这在生活语言中用“局外人不可能看到的头脑”这句话来表达最恰当不过。
  
  再次, 文学中人物内心的声音听起来是一种思想, 其本身就是一种临时的思维流。思想不仅仅是综合的, 思想 (在想象中它是可视化的, 并且通常思想的可视化和清晰度同时发生) 在超越时空体的意识领域填充它作为其中的内容。意识的内在空间充满了思想的声音。在意识中发出超然声音的现象, 一方面与语言现象直接相关, 因为内在的声音以某种语言发声;另一方面, 它与声音现象有关, 因为我们“听到”了自己的内心声音 (类似于我们自己外部的声音特性, 由语音器官发出) , 虽然不使用听觉的外部器官, 但我们可以在脑海中复制出另一个具有特定于他人语调的声音, 以及在外部领域和展示物质方面演奏出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的旋律。内心的声音可以代表这个人自己说话 (“我认为……”, 在这种情况下, 人们会认为, 这个人来自说话者本身, 是说话者自己考虑推断出来的。) , 如此来自第三个人 (“你认为……”, 在这种情况下, 内心的声音听起来好像从侧面说话, 与人交谈创造了内心意识领域内对话的印象) .“内心的声音是意识的、先天的超验结构, 是一种内在的固有本质”[7].
  
  第一, 文学世界中人物人格的时空体统一包括记忆, 它保持个体的生命历程, 并在一个人的特殊内在自我的范围包含自己的个性, 有意义的事对人的记忆具有价值。“在压缩形式的记忆中, 人类思维的历史得以保留。”[8]形成一定的自我感知体验和一种内在的人格历史。“时空体和人体像已具备的空间组织, 对人类现实是初始般的。”[9]人的特点是个性和生命的独特性。我们特别注意到, 人类生命的独特性和孤立性并非源于其存在主义的感知和经验, 而是完全来自其物质性:生命是一个人, 它是创造并依赖于本质上不可逆转和随机的物理和生理过程。人生活在他的世界中, 因为这就是他存在的结构。生活世界和人的道路可以与另一个人共处, 例如在家庭生活中。但是在不自由的条件下, 陌生人可以从外部领域侵犯一个人的生命微观世界的原创性和自主性。在这种情况下, 值得讨论的是人生命世界的变形, 而不是乌赫多姆斯基认为的两个人类时空体的相互补充。只有在平等互惠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充分而有意义的沟通。
  
  第二, 文学中展现的人类以这样一种方式存在, 即由于他自己生命的领域而创造的周围---时空体, 它作为一个人的生存空间和存在的时间展开, 作为一个个性的微观世界。当回忆或推理任何人时, 他的生活和个性被揭示出来, 他的历史和命运---人类存在特定领域的现实意义, 时空体本身也被实现了。他死后是否有人生的世界?死者的封闭生活在世界上是否仍然独立, 还是只有在认识他的人的记忆中保存人的形象?我们相信, 死者的生活世界是非实质性且随着人而消失, 并且在那个人之后只有他的形象存在物质载体或他的记忆中, 保存在其他人的记忆中。乌赫多姆斯基时空体理论最重要的几个存在观点如下:
  
  第一, 文学时空体的范畴:根据乌赫多姆斯基的观点, 时空体是“确切而生动的具体概念”[1]342.这种实践适应于所有的文学现实领域, 在时空体的帮助下, 它可以作为一个单独的文学存在 (例如, 一个人) , 以及任何文学普遍性和现象, 整个文学现实和宇宙作为一个整体来描述和研究。我们注意到, 时空体概念并没有将事物本质表达的权利私有化, 但它代表了时空体的一个方面, 尤其是文学时空体很重要的一个层面。正如乌赫多姆斯基所指出的那样, “存在不仅局限于它的时间顺序”[1]389.
  
  第二, 文学世界中“连接”的空间和时间本身, 像其存在的那样, 它们有总体性和共性。从乌赫多姆斯基的观点来看, 时空体首先是两种现象的统一。空间和时间形成一个整体, 但是创造它后, 退回到第二计划中, 在第一计划里时空体作为存在的内在质量脱颖而出。根据时空体概念, 存在被揭示为:具体个体的历史成为一个整体, 其特征在于其自身独特的现实, 由个体特征和个体生命决定, 而不是消除另一个的存在。
  
  第三, 乌赫多姆斯基时空体理论中的特殊观点是对包括文学领域在内的一切存在的历史理解, 因为其中所看到的存在正在成为一种活生生的有机统一体, 文学领域亦然。思想家写道:“事情”像是真实的恒常不存在于现实中。每个“事物”从一个时空体模式到另一个模式的流动或多或少都是缓慢的。当然, 斧头流过它的尺寸比一个人慢, 但它也有时间流, 并且取决于我们对它的兴趣, 它的“历史”是否可以完全简单化为某种纯粹的空间形式 (分散他的时间变化) 或者可以更加具体, 不得而知。
  
  第四, 由于事物在文学世界的时间统一中发生内在沉浸, 可以通过参考文学中某个个体打开一个更高阶的时空体, 来完成一个特殊时空体导体的功能---人创造物品的时代和它被保存展现的时代。在时空体理论的背景下, 本质上具体地被理解为历史---像是属于某种文化历史时代。
  
  第五, 作为一个完整的文学时空体形式的实体存在, 它的物质基础是身体存在。与所有物质一样, 存在的实现基础是物质基础---身体基础, 同时也是破坏它的东西, 因为物质体是有限和暂时的。存在的时间微观世界是基于物质和物质存在和它的破坏不再滋生, 并且目前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找不到, 但间接地可以存储在其他人的记忆中或者被捕获 (例如, 照片) ---在后一种情况下它具有存档的地方, 防腐性时空体。
  
  第六, 以同样的方式和过去的文化历史时代集中固定, 将自己留在它之后幸存下来的事物、艺术品和人们。不能抵抗存在, 存在变为永恒无穷。任何一个具体的单一实体时空体的统一当然都是脆弱的。“固定的景观、区域和人的记忆, 都具有成形的时空体的整体特征。”[10]与这一点相关联的是:每个地方都是一个具体的历史地点, 可以是改变的、暂时的、最终的、存在的。任何一个令人难忘的地方都可以被完全改变或彻底摧毁, 之后它会失去其时间的整体, 并且是不再对某个人非常接近和重要的社区。失去了它的现实性、存在的独特性和当前的空间位置, 就意味着失去了它的完整性、它的时空体和它的存在。
  
  三、文学时空体的存在伦理意义
  
  文学时空体理论最高的哲学表达是其存在意义。基于存在的普遍时间性特征, 文学现象中时空体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每一个人的行为, 无论多么微不足道, 都是无法估量的, 因为它日后会产生长期的后果”[2]274.道德上正确的行动应该建立在对人的敏锐和专注态度的基础上, 因为尽管事实上人类的存在是在全球计时中被永久铭刻的, 但现在正在进入未知世界。一个人无法了解未来, 只有从过去的经历中, 他才意识到每一件事都将在某一天对自己和他人产生影响。
  
  因此, 在文学世界中, 一个人必须在现在采取行动, 使其行为在未来产生尽可能低的负面影响:“人必须小心谨慎地警惕自己, 不断训练自己的思想, 控制好自己……人与人之间的‘任何接触都是非常负责任的。没有’小事‘或’不重要的细节‘.在第一次会议上允许的最轻微的不规则阴影都对进一步的沟通产生不可磨灭的后果”[1]350.在对人类行为的理解中, 乌赫多姆斯基的伦理观点获得了深刻的存在主义意义:“真正幸福的人在这之后才有可能教育出培养自己能力。转换为其他人生活的人……当我们中的某个人被培养时都会在他人面前有优势。”[1]150“关于这方面, 他自己理论的一个例子证明了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理想统一的实现。”[11]主要部分---中心积极的宗旨, 它在生理层面上决定了个体的行为, 举动和个体的最终生命:占优势地位的概念掩盖了人是一个或多或少定义的能量资源的观念, 主要是在某一瞬间通过某个向量, 从而从队列中删除其他可能的作品?
  
  当谈到文学世界中的人类存在时, 我们一直在强调“我们不是观察者, 而是存在的参与者”[1]149.这意味着文学家不仅需要得出每个人进行道德行为的必要性, 而且一旦在自己利益方面做出有意识的选择, 那么该人应该将道德行为转变为其整个生活的主导:人在这条路上应该切换到这个特殊的优势, 然后在自己身上稳步培养它。在道德存在的必要性中, 乌赫多姆斯基的时空体理论一方面通过俄罗斯哲学有机主义传统获得其全部意义和表达, 另一方面通过自然科学的成就 (量子力学原理、相对论原理和乌赫多姆斯基优势的学说) 得到了充分的理解和表达。在他的时空体概念中, 乌赫多姆斯基结合了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载体, 这些载体在对事物的理解中通常是相反的, 但是根据存在的时间性本质来说又往往揭示出其统一性。
  
  参考文献
  
  [1] 乌斯托姆斯基А。А。优势[M].圣彼得堡:彼得堡出版社, 2002.
  [2] 乌斯托姆斯基А。А。良心的直觉[M].圣彼得堡:圣彼得堡作家出版社, 1996.  
  [3] 格拉宁Д。列宁格勒手册[M].列宁格勒:儿童文学出版社, 1986:23.  
  [4] 古谢尔里Э。欧洲学术的危机以及经验论现象学[M].圣彼得堡:弗拉基米尔达里出版社, 2004:188.  
  [5] 国波斯Т。国波斯第一卷文集[M].莫斯科:思想出版社, 1989:141.  
  [6] 杰卡尔特Р。杰卡尔特第一卷文集[M].莫斯科:思想出版社, 1989:258.  
  [7] 洛谢夫А。Ф。神秘辩证法[M].莫斯科:思想出版社, 2001:105.
  [8] 洛克Д。洛克第一卷文集[M].莫斯科:思想出版社, 1985:181.
  [9] 古谢尔里Э。笛卡尔的沉思[M].莫斯科:社科规划出版社, 2010:142.  
  [10] 兹维亚金С。А。作为时空体和认知俄国北方空间钥匙的海洋遗产[J].学术研究前沿, 2015 (3) :5.  
  [11] 奥斯塔佩科А。А。从后脑勺教育到另一种人称的教育[J].教育技术, 2015 (2)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