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与沈炼忠义形象的生成》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与沈炼忠义形象的生成

添加时间:2018/04/02
  摘要:历史人物沈炼的形象在不同剧作家笔下不尽相同, 但忠义的内核是不变的。本文以《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为例, 从沈炼其人、创作角度、传播过程三个角度入手, 将小说人物形象和历史人物形象进行比对, 探析其忠义形象的生成原因。
  
  关键词:沈炼; 《沈小霞相会出师表》; 忠义; 传播;
  
  沈炼, 字纯甫, 别号青霞, 《明史》称其“为人刚直, 嫉恶如仇, 然颇疏狂”, 肯定其品性, 但一个“然”字仍能表明作传人暧昧的态度;好友徐渭曾以悲痛的语调为沈炼作《赠光禄少卿沈公传》, 将他与屈原相提并论, 以表其忠烈;文坛领袖王世贞对沈炼十分激赏, 他在《沈青霞墓志铭》中直抒胸臆:“余私心慕异之”;冯梦龙在《喻世明言》中有《沈小霞相会出师表》 (以下简称为《沈》) 一篇, 歌颂沈氏家族抗击严嵩党羽的不朽传说, 近代作家老舍创作的京剧《青霞丹雪》就改变自《沈》, 将沈炼的形象进一步发扬光大。
  
  正史记载, 戏曲小说, 不同作品中沈炼的形象不尽相同, 但其忠义的内核却从未改变, 这有赖于其角色原型, 即历史人物沈炼精彩传奇的一生。下文将从其非凡的历史意义、丰富的塑造空间和深远的传播影响三方面进行阐述。
  
  一。非凡的历史意义
  
  明朝嘉靖一代, 外有敌国侵略, 内有奸臣当权, 民不聊生, 怨声载道。塞北和沿海的驻军贪生怕死, 畏葸不前, 往往敌人退军后才敢回来, 为免受惩罚, 他们一边残忍地杀害百姓, 割取首级以谎报战功, 一边买通朝中大臣, 狼狈为奸, 不仅没被问罪, 反而能升官发财。朝堂之上又是另一番荒芜的景象, 皇帝求仙问道, 对朝政采取放任的态度, 奸臣严嵩父子“恃宠贪虐, 罪恶如山”, 大明帝国就处于这样一个充满隐患, 又似无可奈何的困境之中。
  
  首先, 《沈》以“乱世出英雄”作为开篇的笔法, 先行描写严嵩党派的势力、狠辣、昏庸和专横, 反抗者的艰难可想而知, 此时再安排沈炼出场, 其忠贞、悲悯、刚毅和果敢的形象自然会大受欢迎, 就像长久压抑之后猛然的喘息, 给读者以“拨云见日”般的希望。这种开局的手法并非《沈》的首创, 历史演义多采取这种写法, 如《三国演义》就是先描写汉朝臣子的困境和黄巾军的浩大, 在这般浩渺的历史背景下, 英雄的崛起就显得意义非凡, 其人物形象也会显得厚重许多。《沈》中多次出现《出师表》一文, 文中也描述沈炼“从幼慕诸葛孔明之为人”, 可见《沈》与《三国演义》存在一定的联系。
  
  其次, 《沈》是架构在真实历史人物和事件之上的传奇小说。《沈》中的沈炼形象和历史上真实的沈炼出入不大, 一些重大情节在《明史》和《赠光禄少卿沈公传》等文章中都能找到佐证, 只是进行一定的艺术加工罢了。沈炼身为“越中十子”的一员, 吴越文人自古以来正直刚烈和坚韧不拔的性格在沈炼身上得到生动的体现。沈炼极富文才, 31岁 (嘉靖十七年) 就考中进士, 《明史》中说他“随事促景为诗赋文章, 无一不慨时事, 骂诃奸谀, 怀忠主上也。”可见沈炼文如其人, 一片赤诚。《沈》中描述沈炼在得知边防将领杨顺“搜获避兵的平民, 将他劗头斩首, 充作鞑虏首级”后, 以雄奇诡谲的笔调写下这首悼亡诗:
  
  杀生报主意如何?解道“功成万骨枯”.
  
  试听沙场风雨夜, 冤魂相唤觅头颅。
  
  诗人先以“曲解”古诗来讽刺杨顺等将领的残忍罪行, 又运用神奇的想象力, 站在“冤魂”的视角上, 描写无辜百姓的痛苦和绝望, 充满浪漫主义色彩。沈炼其他悼亡诗却又另有一番味道:
  
  云中一片虏烽高, 出塞将军已着劳。
  
  不斩单于斩百姓, 可怜冤血染霜刀。
  
  又诗云:
  
  本为求生来避虏, 谁知避虏反戕生!
  
  早知虏首将民假, 悔不当时随虏行。
  
  言辞朴实但精准有力。沈炼对反讽的运用达到极致, 通过对将领的讽刺和对百姓的悲悯, 对残暴的恶势力展开无情的揭露, 让读者感到愤慨无比!与时人敢怒不敢言的态度相比, 沈炼勇敢地记录下当权者的暴行, 让这段历史广为流传, 又让他的诗文多了一些“诗史”的意味, 体现出其浪漫主义色彩之上的现实主义诉求。
  
  通过科举走上仕途, 沈炼同大多数文人一样, 希望进入“体制”内施展自己的抱负, 但嫉恶如仇的性格也许不适合一名政治家。沈炼“戊戌成进士, 始知溧阳……御史惮之, 卒得诋, 徙茌平, 再徙清丰, 已乃擢经历锦衣卫”, 一路被贬, 直到因“诋严氏十罪”, 被“削官徙保安, 为布衣”, 沈炼依保持积极的入世态度, 他没有“穷则独善其身”, 对严嵩乱党的痛恨愈发明显, 对边疆的战局愈发关心, “尝思结客以破虏, 或散金募土人豪宕者为城守。保安饥, 又散金市远粟, 粥僧舍, 活万余人”.这是对他所推崇的儒家“积极入世”态度的最好的诠释, 他这种超人的品质曾被明代大儒王明阳称为“千里才”, 沈炼无愧于这个评价, 就像鲁迅说的那样:“无穷的远方, 无数的人们, 都和我有关。”这是沈炼最重要的历史意义。
  
  二。丰富的塑造空间
  
  李渔曾在《闲情偶寄》中提出“非奇不传”的观点, 认为剧作家应抓住生活中典型的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和故事, 将其提炼、夸大、强化和变形, 而略去其他平庸的枝节, 以达到理想化的境界。中国古代小说、戏剧多以“传奇”冠名, 可见“奇”是非常重要的创作原则。
  
  徐渭称沈炼“生而以奇惊一世”, 说他“以文奇”、“以政奇”、“以谏奇”、“以戆奇”, 沈炼跌宕起伏的传奇人生, 为创作者提供了素材和空间。
  
  首先, 沈炼而立即入仕, 历任三地长官, 政绩斐然, 但“因他生性伉直, 不肯阿奉上官”, 一直没能升迁。后来被陆炳赏识, 成为锦衣卫经历, 电影《绣春刀》就是基于他的锦衣卫背景。但“经历”只是文职, 并不能证明他武艺过人。根据《赠光禄少卿沈公传》中的记载, 沈炼曾以下官身份反驳保守派的高级官员, “上疏请兵万人, 欲出良、涿以西护陵寝, 遮虏骑使不得前”.沈炼在《青霞集》中也有《兵说》一卷, 说明沈炼的确具备将领的魄力和能力。后来, 沈炼“上疏, 直诋严氏十罪”, 遭到严党的报复, 被“削官徙保安, 为布衣”.《沈》中安排了“公宴灌世蕃”、“草靶射严嵩”和“义辞叱杨顺”三个事件塑造沈炼的忠义形象。以“公宴灌世蕃”事件为例, 作者先描绘严世蕃在席间的种种劣迹, 再安排沈炼“揎袖而起, 抢那只巨觥在手”, “声色俱厉”地表明自己无所畏惧, 并“揪了世蕃的耳朵灌去”, 然后“掷杯于案, 一般呵呵大笑”, 这一系列的动作描写, 干净利落, 节奏明快, 大快人心, 沈炼英勇潇洒的形象简直呼之欲出!
  
  其次, 作者巧用衬托手法, 烘托沈炼的忠义形象。上文沈炼“公宴灌世蕃”事件中, 严世蕃先是“愕然”, 而后“假醉, 先辞去了”, 众官员则“面如土色”, “到替他捏两把汗”, 与沈炼的英雄神武反差明显。杨顺、路楷对严嵩父子谄媚奉承, 对外敌畏惧退让, 对边疆百姓则残忍暴虐, 也与沈炼的忠义慷慨形成强烈对比, 这些都是反面衬托的例子。后来杨、路二人设计将沈炼杀害, 小说的戏剧冲突也达到了顶峰。别林斯基曾说:“悲剧的实质……是在于冲突。”沈炼之死将其忠义的形象推至顶峰, 也让读者对严党的痛恨达到极点, 同时, 这也为后来沈小霞、闻淑女二人的遭遇和沈炼的沉冤得雪提供了逻辑前提和情感基础。值得一提的是, 沈小霞的形象与其父完全不同, 如果说《沈》中沈炼的形象过于刚猛而韧性不足的话, 那沈、闻二人的机智则从情感层面弥补了这一点, 这也是作者通过正面烘托的手法来补足沈炼的形象, 反之, 沈炼的忠义也使沈小霞的形象更加圆满, 两个角色是相互映衬的。同样, 违抗严世蕃嘱咐, 从轻发落沈炼的长官陆炳, 对沈炼照顾有加, 爱戴无比的贾石和众乡民, 他们从正面衬托了沈炼的光辉形象。
  
  三。深远的传播影响
  
  即便沈炼其人魅力非凡, 剧作家妙笔生花, 沈炼能有如今的影响力, 传播的力量功不可没。
  
  沈炼的生前好友徐渭、王世贞、王阳明、陈鹤、杨珂、吕光升、萧勉等人都是当时的雅士大儒, 社会影响力深远, 他们与沈炼的交游事迹, 他们为沈炼所作的传记和悼词, 他们对沈炼的怀念和评价, 都使沈炼受到当时文人和后世学者的广泛关注。
  
  冯梦龙、曹禺作为影响力广泛的小说家, 小说又是广受民间欢迎且日渐鼎盛的文学形式, 他们关于沈炼的创作使沈炼在不同时代都拥有坚实的民间基础, 因为“沈炼”们符合百姓朴实的美好愿望。《沈》的卷首词中这样写道:“休解绶, 慢投簪, 从来日月岂常阴冷?到头祸福终须应, 天道还分贞与淫。”中国百姓历来渴望有沈炼式的人物横空出世, 就如同他们渴望包拯, 渴望海瑞。这些“超人”式的英雄嫉恶如仇, 本领强大, 更重要的是他们始终如一, 毫不动摇, 以至于达到“非人”的状态, 这种朴实的愿望不符合人性, 也不符合艺术创作的要求, 但它具备广阔的传播温床, 这种看似可笑, 实则可悲, 但又无奈的状况源自中国历来的政治社会生态。中国百姓肯定“人”的力量, 从没想过是制度出现了问题;他们渴望被解救, 但自愿陷在泥潭里忍耐, 不敢越雷池半步;他们相信的善恶终有报, 往往变成消极被动的等待;他们痛骂历朝奸臣贼子和红粉骷髅, 却拒绝承认是最高统治者的罪过。《沈》开篇说:“圣人在位, 风调雨顺, 国泰民安。只为用错了一个奸臣, 浊乱了朝政, 险些儿不得太平。”这是小说的思想局限, 但也是沈炼忠义形象生成和得以传播的条件之一, 如果沈炼没有将矛头指向严嵩而是皇帝, 那沈炼的形象恐怕会是另一番模样。
  
  沈炼忠义形象的生成是多方面共同锻造的, 其自身传奇的人生经历, 小说家传神的艺术刻画, 还有民间后世的传诵推广, 缺一不可。而认识到这一点, 我们这个时代的“沈炼”将会变得更立体, 更丰润, 更有力量。
  
  参考文献
  
  [1]冯梦龙。喻世明言[M].北京:中华书局, 2014.  
  [2]纪昀。钦定四库全书总目[M].北京:中华书局, 1997.2324.  
  [3]佘德余, 《赠光禄少卿沈公传》注析, 绍兴师专学报 (社会科学版) , 1982, 5.
  [4]赖志龙, 越中十子研究, 南京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