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台湾早期女作家笔下的女性生存状态研究》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台湾早期女作家笔下的女性生存状态研究

添加时间:2017/06/15
  摘要: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台湾,封建主流文化中“男尊女卑”的观念根深蒂固。女性沉重的负荷与苍凉的生存状态引起了当时精英女作家们的关注与反思。作为台湾女性文学拓荒者的林海音、孟瑶、郭良蕙等作家,她们或以强烈的女性意识为在封建泥潭中挣扎的女性呐喊,或用更广阔的视野将女性命运做了整体和深入的思考,以女性的苦难挣扎史来反映现实社会。她们通过女性形象的悲惨境遇对整个中国女性命运做了痛苦而深刻的反思,但由于台湾的特殊文化环境、女作家本身时代观的限制,女作家们陷入讲述一个个凄惨哀怨的女性悲剧的创作思路,并没有对陷入困境的女性指出一条明确的道路。
  
  关键词:台湾早期女作家;女性生存状态;女性意识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的台湾,封建主流文化中“男尊女卑”的观念根深蒂固。女性沉重的负荷与苍凉的生存状态引起了当时精英女作家们的关注与反思。作为台湾女性文学拓荒者的林海音、孟瑶、郭良蕙等作家,以细腻独特的女性视角,以深厚的文学底蕴和理性的思辨方式,描绘了台湾女性的特殊遭遇,不断探究不同时代女性所面临的生存困境,为我们描绘了一个以台湾女性为主的女性挣扎史。
  
  一、继承书写了“五四”时期女性解放的命题,以强烈的女性意识为在封建泥潭中挣扎的女性发出了第一声呐喊
  
  五十年代的台湾主流文学被定义为“反共文学”、“战斗文艺”.文史学家多从政治角度出发,对当时的台湾文学给予了极低的评价。然而,不可否认,台湾第一代女作家用辛勤的汗水在“反共文学”浪潮中发出自己的声音,她们继承了“五四”时期反封建的的思潮,开拓了台湾的女性主义文学,为海峡两岸在女性文学的交流上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例如在林海音、孟瑶为代表的女作家作品中,充分展现了封建时期女性的生存困境:孟瑶的婚恋题材小说,承袭了反封建主题,写出了不合理婚姻制度下女人的血泪史;林海音则以写实的手法,再现了旧时代“一夫多妻”的悲剧,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当属林海音的《金鲤鱼的百裥裙》和《烛》。
  
  《金鲤鱼的百裥裙》中的小妾金鲤鱼虽然如愿的为许家生了儿子,但她屈辱的地位丝毫没有改变,她苦熬了十八年,在强烈的期盼中度过了女人最美的岁月,为的就是在儿子的结婚大典上,凭借母亲的地位,穿一次显示与大太太同等身份的百裥裙。可是夫人的一句:民国了,都要穿旗袍,不许穿百裥裙,让她等了十八年的的愿望破碎了。之后的日子里她郁郁寡欢,含恨身亡。小妾屈辱的地位葬送了一个又一个“金鲤鱼们”的一生,虽然她们的梦想只是形式上的、符号化的,根本无法碰触到封建婚姻制度的本身,但就是这样简单的要求也无法实现,才更显悲哀。
  
  林海音为了全面深入的刻画女性的悲惨遭遇,她的另一篇作品《烛》则刻画了正室那不为人所道的悲哀。主人公韩夫人产后希望得到丈夫更多的关爱与体贴,可是没想到,丈夫却与来照顾她月子的秋姑娘产生感情,并纳她为妾。韩太太作为正室,她必须有宽容的胸襟,接纳丈夫的一切,包括他纳妾这件事。但每到夜间,她独自躺在床上,清晰地听到秋姑娘在丈夫房中的笑声,她妒火中烧,可又无可奈何,两种背反的极端的情绪让她采用了最消极的反抗方式--卧床装病。因为只有装病才能正大光明的在夜里将秋姑娘喊出来,侍奉在她左右,减少秋姑娘与丈夫的相处时间,这样一个不为人道的心愿,一个卑微的祈求,让一个正常的人一躺就是三十年,青春、梦想离她远去,她的世界有且只有一张床,慢慢地,她肌肉萎缩了,她真的瘫在床上了。
  
  于是,当女人成为悲剧性符号的时候,以林海音为代表的台湾早期女作家提起笔,塑造了一个个生动却悲哀的女性形象,再现了旧中国女性的悲惨命运,以悲天悯人的情怀,塑造了一群“被虐待者的女性形象”,为旧时代中陷入困境的女性发出了第一声呐喊。
  
  二、与时俱进,多视角呈现女性在不同时期所面临的困惑,用更广阔的视野对女性命运做了整体和深入的思考
  
  女性的生存状态始终是台湾早期女作家们关注的焦点。她们写出了旧时代女性的血泪史。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社会的演变使女性的生存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变,女性自身的经济地位和精神面貌也随之悄然改变,新时期的女性对自身的权利和尊严有了全新的认识和肯定。然而,根深蒂固的传统封建文化的影响绝不可能在新文明中消失殆尽。于是,台湾产生了一种困扰女性生活的畸形文化--用封建宗法思想充斥的灵魂去盲目追求西方的现代文化。女作家们以敏锐的笔触呈现了台湾女性新时代下的困境,即新时代资本主义金钱至上和性解放对女性的残害。如林海音的《晓云》中的夏晓云,自幼生活在风雨飘摇的家庭中,苦难与贫穷如影相随。母亲好不容易将她抚养成大,她却打破母亲对她的希望,投入了有妇之夫梁思敬的怀中,并深陷其中。可悲的是,梁思敬从未打算放弃家产与太太离婚,晓云只是他无聊生活的调味品。最终,晓云不得不带着没有父亲的腹中的胎儿远走他乡,晓云和她可怜的寡母一样,都被负心男人所抛弃。夏晓云的悲剧是资本主义现代文明中享乐主义与男人追求性解放变态心理所造成的女性的悲哀。如果说夏晓云的悲剧多少有些被动的宿命论。那郭良蕙小说《玛莉袁》中的女主人公玛莉袁的悲剧则更接近于一种主动的选择。历史转型期涌现出了一批追求自我价值的女强人,她们拥有自己的事业,似乎拥有了独立话语权。她们追求独立自主,却很难达成事业与家庭生活的平衡。于是她们的家庭陷入了困境--要么丈夫因为家庭没有温暖而选择出轨背叛,亦或是她们对平庸无能的丈夫心生怨念,对潦倒的生活失去信心,使家庭陷入危机。《玛莉袁》中的女主人中是一位新时代的白领丽人,她厌倦潦倒的生活和无能的丈夫,一心向往新的生活,于是她抛弃家庭,投入洋人的怀抱。她希望用这种决绝的与过去一刀两断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物欲上的追求。可悲的是,她因此而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先后被洋人鲁滨、彼德、杰克所抛弃,痛苦的经验使她不会再相信任何一个男人;孩子贝贝和咪咪在爸爸的教唆下以为她已经死了,孩子慢慢长大,她却无法相认。
  
  从晓云到玛莉袁,她们处在新时代,她们有着相似的命运。她们从封建婚姻制度的枷锁中挣脱出来,但又面对着新的困境。晓云是现代文明下的性变态心理造成的悲剧人物,玛莉袁是众多处在事业和婚姻夹缝中落寞的女性形象之一。台湾早期女作家深入分析了不同时代女性面临的不同困境,深入探讨了女性命运的悲剧性质和时代变迁的紧密联系,为新时代女性认清自身处境提供了借鉴。
  
  三、伤感落寞、悲凉沧桑是作家们的主要基调,女性意识的表达多展现在女性的悲惨、沉沦、挣扎的层面
  
  台湾早期的女作家大多来自大陆,例如林海音、苏雪林、孟瑶、郭良蕙。当时台湾的陌生环境和女作家们存在的离愁别绪,让伤感的情绪弥漫在她们创作的思绪中,悲凉沧桑成为当时作品共有的主要基调。因此,这一时期的女作家,将女性意识的表达大多放在展现女性的悲惨、沉沦、挣扎的层面上,以女性的苦难挣扎史来反映现实社会。林海音的代表作品《城南旧事》,写出了老、中、青三代女人的人生悲歌。有未婚先孕的疯女人秀贞,有风尘女子兰姨娘,有为生活所迫的奶妈宋妈,三代人构成了以女人为主的女性挣扎图。郭良蕙作品中的女主人公结局通常是非常凄惨的。她的笔下有误入歧途的女强人,有爱慕虚荣最终走入迷途的女白领、有无法把握生活的弃妇,这些女人构成了一副台北女人落难图。孟瑶的长篇小说《心园》写出了纯真女孩丁亚玫在爱情路上的“求而不得”,在两性关系中,爱情的主动权和决定权都在男人手中,丁亚枚陷入了极度压抑与无法排遣的痛苦中,最后只能服药自杀。《满城风絮》中的媛媛,在社会转型过程中,陷入了精神迷茫与困顿中,她总是活在过去中,永远找不到生活的出口。同时,从这些女性人物的经历中,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台湾大部分女作家时代观与自身经历的限制,在以林海音为代表的台湾早期女作家的女性文学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斗争、反抗的意识,但也看到了女性作家笔下被侮辱被损害的女性,她们对悲剧命运的逆来顺受,甚至看到了她们对奴役身份的认同和依附,这也预示着台湾女性解放道路的漫长与艰辛。
  
  综上所述,台湾早期女作家们,以独特而敏锐的女性视角,再现了封建婚姻枷锁下被扭曲的灵魂,社会转型时期女性的迷茫苦痛,这里有困惑、有挣扎、有沉沦,我们似乎透过这些一个个被侮辱的、被虐待的女性形象,听到了创作者们的一声叹息。但由于台湾的特殊文化环境、女作家本身时代观的限制,女作家们陷入讲述一个个凄惨哀怨的女性悲剧的创作思路,并没有对陷入困境的女性指出一条明确的道路。本文通过对台湾早期女作家笔下的女性生存状态研究,力图从世界妇女问题的症结,来思考今日台湾妇女的特殊遭遇,为解读台湾女性现实文化处境,思考女性群体面临的困境与迷惑提供了一个方向。
  
  参考文献:
  
  [1]林海音。林海音文集[M].南京:江苏文艺出版社,2011.
  [2]孟瑶。春雨沐沐[M].北京:辽宁大学出版社,1998.
  [3]江宝钗,范铭如。岛屿女文声--台湾女性小说读本[M].台北:巨流出版社,2000.
  [4]任一鸣。解构与建构[M].北京:九州出版社,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