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中国职业网球运动员“阴盛阳衰”的成因探析---从体育文化结构视》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体育论文范文 >

中国职业网球运动员“阴盛阳衰”的成因探析---从体育文化结构视

添加时间:2016/12/05
  摘 要:采用文献资料法、数理统计等研究方法,从体育文化结构角度分析中国职业网球运动员“阴盛阳衰”的成因。研究结果表明:体育文化物质层次上,中国女子职业网球运动员的平均克托莱指数、体重和身高要比男子职业网球运动员更接近世界优秀职业网球运动员水平;体育文化制度层次上,中国职业网球的培养制度与参赛制度上,女子职业网球运动员更有优势;体育文化精神层次上,中国女子职业网球运动员的心理个性更符合现代职业网球运动规律的精神要求。最后,就如何改变中国职业网球运动员“阴盛阳衰”的现状提出了合理的建议。
  
  关键词:网球运动员;阴盛阳衰;物质文化;制度文化;精神文化
  
  0引言
  
  网球与乒乓球、羽毛球同属于技能主导类隔网对抗性项目,其中,羽毛球和乒乓球不论女队还是男队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而且乒乓球和羽毛球男队和女队之间的运动成绩没有明显差距。但是对于网球来说,中国男队与女队之间运动成绩却是天壤之别,中国女子网球队已经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而中国男子网球队的成绩却是不尽如人意。在亚洲地区,日本知名男子网球选手有锦织圭,泰国知名男子网球选手有斯里查潘,韩国知名男子网球选手有李亨泽,这些国家的男子网球选手取得的成绩都比中国男子网球选手要好。笔者拟从体育文化结构角度来阐述中国网球“阴盛阳衰”的成因,以期为中国男子网球的发展提供理论借鉴。
  
  1中国男女网球运动员的物质层次比较分析
  
  分别选取职业网球联合会(ATP)和国际女子职业网球联合会(WTA)截至2014年12月31日男子、女子单打世界排名前十名选手的身高、体重和克托莱指数(ATP男子单打前十:德约科维奇、费德勒、纳达尔、瓦林卡、锦织圭、穆雷、伯蒂奇、拉奥尼奇、西里奇、费雷尔;WTA女子单打前十:威廉姆斯、莎拉波娃、哈勒普、科维托娃、伊万诺维奇、A-拉德万斯卡、布沙尔、沃兹尼亚奇、科贝尔、齐布尔科娃)以及ATP、WTA官网上中国的优秀男、女网球运动的身高、体重和克托莱指数(中国男子网球运动员:张择、吴迪、李喆、王楚涵、柏椼、公茂鑫、曾少眩;女子网球运动员:李娜、彭帅、张帅、郑赛赛、王蔷、郑洁、段莹莹、张恺琳、徐一幡),各项数据的平均值见表1.
  
   ATP和WTA排名前十网球运动员与中国优秀网球运动员身体形态统计表
  
  1.1平均克托莱指数对比分析
  
  克托莱指数是评价人体形态发育水平和匀称度的复合指标,反映了运动员的身体充实度,是运动员身体质量的基本评价标准,其大小可体现出运动员在发育过程中体重与身高的合理比例关系,从某种意义上也反映了运动员肌肉质量和肌力的优劣[1].
  
  从表1可以得出,中国优秀男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克托莱指数是409.4,与ATP排名前十男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克托莱指数(444)相差34.6,经检验P<0.01,统计结论为差异具有高度显着性;中国优秀女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克托莱指数是363.9,与WTA排名前十女子网球运动员平均克托莱指数(358.7)相差5.2,经检验P>0.05,统计结论为差异不具显着性。这说明中国女子网球运动员身体发育过程中体重和身高保持了较为合理的比例,肌肉力量与世界优秀女子网球运动员的肌肉力量没有明显差异,这为比赛中击出高质量的回球提供了基础,合理的身高体重比也是比赛中灵活步伐移动的前提。而中国男子网球运动员身体发育过程中体重和身高没有保持较为合理的比例,与世界优秀男子网球运动员相差较大,在比赛中回球时移动中难免出现脚步不到位、击球失误过多、击球力量不够的情况。这是导致中国女子网球运动好于中国男子网球运动的重要因素。
  
  1.2平均体重对比分析
  
  体重反映了人体形态结构和生长发育水平,是描述人体横向发展水平及重量发展变化的重要指标,同时也是体现运动员身体充实度和力量的主要标准[1].网球是技能主导类隔网对抗性运动项目,虽然没有直接的身体接触对抗,但是在现代网球运动中要求网球运动员保持适度的身体体重,这样才可以灵活跑动、变向加速、急停、微调角度,从而为击出快速、高质量的回球提供力量基础。而运动员体重过轻会在比赛中移动较慢、回球速度较慢、回球质量较差。
  
  表1显示,中国优秀男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体重是75.3 kg,与ATP排名前十男子网球运动员平均体重(83.3 kg)相差8 kg,经检验P<0.05,统计结论为差异具有显着性;中国优秀女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体重是62.9 kg,与WTA排名前十女子网球运动员平均体重(63.1 kg)相差0.2 kg,经检验P>0.05,统计结论为差异不具有显着性。这说明中国女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体重更接近世界优秀女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体重,因此在女子网球比赛中回球更有威胁性,给对方制造的麻烦更多,赢得比赛的几率更大;而中国男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体重与世界优秀男子网球运动员相比相差太多,身体体重过轻会导致击球力量不足、移动脚步不到位,因此赢球几率不高。这也是中国女子网球运动比中国男子网球运动成绩好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1.3平均身高对比分析
  
  身高反映了人体形态结构与生长发育水平,是评价运动员纵向发育水平的主要形态指标[2].从表1可见,中国优秀男子网球运动员的平均身高是183.7 cm,与ATP排名前十男子网球运动员平均身高(187.4 cm)相差3.7 cm,经检验P>0.05,统计结论为差异不具有显着性;中国优秀女网球运动员的平均身高是172.8 cm,与WTA排名前十女子网球运动员平均身高(175.9 cm)相差3.1 cm,经检验P>0.05,统计结论为差异不具有显着性。但是,中国优秀男子网球运动员平均身高与ATP排名前十男子网球运动员平均身高的差距要大于中国优秀女子网球运动员平均身高与WTA排名前十女子网球运动员平均身高的差距。这说明中国女子网球运动员在WTA、四大满贯等所有女子网球比赛中要比中国男子网球运动员在ATP、四大满贯等所有男子网球比赛中网前的覆盖范围要广、网前的技战术要有一定身高优势。这也是中国女子网球运动比中国男子网球运动取得好成绩的另一因素。
  
  1.4中国男女网球运动员投入比较
  
  2002年亚运会后,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在总结了以往的经验和教训后,终于下定决心,提出了“以女子为重点,以女子双打为突破口”的备战策略[3],确保中国女子网球优先发展。“女子网球能突破是用钱堆出来的。她们一年的经费是1 000万,而据我所知男子不到100万……”某前中国男子网球队员提到[4].现代职业网球运动经过近2个世纪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其内在的、独特的运动规律,像世界范围内的四大满贯赛事运作、ATP、WTA巡回赛赛事运作、职业运动员积分排名等。首先,如果没有国家雄厚的资金投入作为保障,中国男子网球队很难请到执教丰富的教练团队指导,没有好的教练团队,中国男子网球竞技的技战术水平很难有质的提高;其次,没有国家雄厚的资金投入作为保障,中国男子球员就不能去世界各地参加网球巡回赛,更不能在比赛中积累宝贵比赛经验并获得比赛积分;最后,没有相应的积分更不能参加更高级别的网球赛事,也就不能获得跟更高级别网球运动员学习的机会,因此中国男子网球运动水平就会止步不前。因此,中国男子、女子网球在财力、人力、物力、政策等各个方面投入上的不平衡,是导致中国网球“阴盛阳衰”的直接因素。
  
  2中国男女网球运动员的制度层次比较分析
  
  2.1培养制度比较
  
  举国体制是一种统一动员和调配全国有关的力量(包括精神意志和物质资源),来夺取比赛运动好成绩的工作体系和运行机制[5].举国体制是以夺取奥运冠军为最高目标,以彰显国家综合实力为目的,主要参加以国家为单位报名的比赛赛事。而现代网球运动以国家为代表的重要的比赛赛事就是戴维斯杯和联合会杯网球赛事,这种赛事团体冠军的积分寥寥无几,职业网球运动员参加这样的团体赛事所获得的比赛积分,远不如去参加ATP、WTA巡回赛事获的积分高。中国举国体制培养的目标显然有悖于现代职业网球的运动规律。
  
  国家网球队建队伊始,中国男子、女子网球都是在举国体制下进行培养,培养的目标是为国争光,提高中国在国际上的影响力。随着对现代网球运动规律的认识,2003年中国女子网球开始职业化试探,2004年雅典奥运会便取得了女子双打冠军。 2008年中国金花正式开始单飞,实行了市场化、职业化的培养方式,职业化之后中国金花更是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李娜拿了两次澳网冠军、一次法网亚军;彭帅、郑洁、郑赛赛等也频频出现在四大满贯赛事上。然而中国男子网球仍然采用的举国体制培养模式,在这种体制下运动员除了训练之外的一系列所有繁杂事物(参赛计划、参赛费用、酒店预订等)都由国家处理,并且在比赛中获得的奖金、赞助商的赞助大部分都要上交,最终参赛成绩好坏与运动员本人利益关系不大。这导致在体制下的男子球员缺少训练的主动性、积极性,缺少比赛中的求胜欲望,竞技水平很难有质的提高,职业排名更是落后于中国女子网球。
  
  2.2参赛制度比较
  
  中国男子网球球员实行举国体制培养,举国体制的目标是为国争光,让中国的五星红旗飘扬在全运会、奥运会等赛场。目前中国男子球员是挂靠于各个省级网球队或国家队,一切经费支出全由省里或国家出钱,球员的参赛计划是由省或者国家制定的,球员缺少参赛自主选择权,而且遇到全运年、亚运年、奥运年和戴维斯杯等一系列的团体赛,举国体制下的男子球员必须参加。而职业网球的运动规律从报名到比赛,再到积分都是以个人为中心,最高的赛事是四大满贯公开赛、ATP和WTA的赛事。若两者有冲突,中国男子球员的训练周期、参赛计划、ATP积分都会因“这些历史欠账”而全部打乱。吴迪是上海队的网球队员,在非全运年一年参加比赛可以拿到100的积分,凭借积分不但可以获得较好的世界排名,而且可以参加较高水平的网球赛事,积累大赛经验,但是在全运年吴迪全年只拿到7分的积分,因为他必须代表上海队参加全运会而放弃所有的比赛计划。然而都在“市场化”培养制度下的中国单飞的金花们则不会遇到这种“历史欠账问题”,她们将自主决定参加国际的赛事,获得奖金和积分并在比赛中积累丰富的比赛经验,在职业网坛越走越远。
  
  3中国男女网球运动员的精神层次比较分析
  
  3.1传统思想比较分析
  
  中国男子、女子网球运动员都深受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深刻影响。中国妇女在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处在被压迫的从属地位,也正是因为这样磨练了她们坚韧不拔的精神和吃苦耐劳的品质,形成了勤俭朴素、牺牲奉献、顽强拼搏、服从指挥等传统美德。解放后中国妇女的这些优良品质被继承下来,在公开、公平、公正的竞技体育中不断发扬光大并经久不衰。
  
  相比之下“重男轻女”“男尊女卑”等传统思想也深刻地影响着中国家庭。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大多数男孩,父母对于男孩过多的溺爱形成了很多不好的习惯,没有吃苦耐劳的意志品质,稍微遇到点挫折就会逃避,没有长久的坚持性、坚忍性和一颗强大的心脏,在激烈的职业体育竞争的社会中更是缺乏拼搏进取精神。中国妇女这些良好精神品质及传统美德正是当今职业网球运动所必需的,也使得中国女子球员比中国男子球员更能吃苦耐劳、坚忍不拔,这也是中国网球“阴盛阳衰”的一个重要原因。
  
  3.2现代职业网球的精神诉求
  
  起源于西方的现代职业网球体育文化精神层次的特征更注重张扬、胜负和竞争的个性。以李娜为例,很多时候、很多场合看似不合中国人行为及逻辑规矩,但是正是这份随性才是网球的本性所在,也正是这份随意性,才使李娜有了辉煌的成就。阿加西、萨芬、德约科维奇、莎拉波娃等人也是以特立独行着称,这是职业网球运动内在规律。
  
  相反,中国传统体育文化精神层次的特征更注重内敛、娱乐和愉悦的性情,这种传统体育文化精神层次的性情有悖于现代职业网球的运动规律,特别是传统文化对男性特征的泯灭,使得中国男运动员竞争本能有所减弱。在网球比赛中常常表现在:击球时选择战术较为保守,只打常规的战术选择,缺少战术临场创新,缺少出奇制胜的战术变化;该打出制胜分的一拍球,却打了一个防守球来力求稳定,常常处于被动挨打的状态;关键局、关键分处理中规中矩,很容易让对手把握自己的击球规律,让对手把握比赛的主动权,掌控整场比赛节奏。这是中国网球“阴盛阳衰”精神层次的因素。
  
  4建议
  
  4.1加大科学选材的准确率与训练各阶段的实时监控
  
  运动员选材是竞技体育的开始,是挑选具有良好运动天赋及竞技潜力的儿童少年或后备力量参加训练单位起始性工作[6].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因此网球运动员选材时应根据职业网球运动规律来综合衡量运动员的潜质,做到科学、有效的选材。其次,建立世界优秀青少年网球运动员各个阶段的竞技能力结构模型,中国青少年职业网球运动员的训练各阶段与世界优秀青少年职业运动员各个阶段竞技能力结构模型进行比较,实行实时监控,进行科学训练。
  
  4.2向邻国学习男子职业网球的成功经验
  
  日本的锦织圭就是“美国制造”,14岁进入尼克网球学校学习网球。因此中国网球不光要“引进来”优秀的教练员团队,还要让中国优秀的青少年网球运动员“走出去”,去水平高的国度学习网球,这样不但可以学到较为系统的、先进的技战术,而且也能受到职业网球竞争、奔放、个性的精神熏陶。此外,从青少年开始就要接受世界级青少年网球比赛的洗礼,在比赛中积累经验、摸索前行,为转入职业比赛做好前期准备。
  
  4.3加大中国男子网球的投入
  
  中国女子网球在国家政策、财力、物力的鼎力支持下已经取得了卓越成绩,而且摸清了女子职业网球运动的规律,能够根据职业网球运动规律来制定训练计划和参赛计划。在中国女子网球取得突破的同时,国家网球管理中心应将政策、财力、物力适当向男子网球倾斜,能够给中国男子网球探索男子职业网球运动规律提供强有力保障,为中国男子网球腾飞插上梦想的翅膀。
  
  4.4走中国特色的男子职业网球之路
  
  职业网球运动是一项资金投入巨大的运动项目,一个孩子从拜师学艺开始到职业运动员,需要8-10年的时间,光是投入的总费用就在400万元(人民币)左右。目前就中国经济来说很少有家庭能够负担起这笔费用;就企业来说,投资中国男子职业网球回报时间长并且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企业也不愿意慷慨解囊。但是在举国体制下,资金的投入国家或省可以大包大揽,但是球员缺乏训练的积极性、缺少忧患意识。希望中国男子网球尽快摸清世界职业男子网球运动的运动规律,借鉴中国女子网球的成功之路,走出中国特色的“举国体制”+“市场化”+“企业赞助”的男子职业网球之路。
  
  4.5加强培养中国青少年网球球员竞争性的品质培养
  
  转变教育理念,从家庭教育抓起。让青少年在成长的各个阶段都有锻炼机会,培养孩子张扬、胜负和承受挫折的勇气;给孩子树立榜样,培养他们克服困难的信心;做孩子的“顾问”,培养孩子自立的能力和竞争精神;加强学校教育,在训练的同时更要注重青少年吃苦耐劳、拼搏进取的意志品质培养。只有具备了与职业网球相符合的意志品质,才能在更快、更高、更强的激烈比赛中充满自信,取得更好成绩。
  
  参考文献:
  
  [1]邢红林,祁宁,孙荫。对我国男子排球联赛运动员年龄、身高、体重及克托莱指数的动态分析[J].中国体育科技,2006,42(4):47-49.
  [2]陈颇,诸文兵,殷樱,等。 2006-2007赛季NBA运动员年龄、球龄与身体形态特征分析[J].中国体育科技,2007,43(4):88-93.
  [3]张耀光。女双成为突破的“拐点”[N].中国体育报,2006-7-19(1)。
  [4]苏雄。中国网球走职业化道路的可行性研究[J].哈尔滨体育学院学报,2005,23(87):86-87.
  [5]郝勤。论中国体育“举国体制”的概念、特点与功能[J].成都体育学院学报,2004,30(1):7-8.
  [6]田麦久。运动训练学[M].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