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23份下垂辣椒种质资源的主要农艺性状评价》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农业论文范文 >

23份下垂辣椒种质资源的主要农艺性状评价

添加时间:2019/06/24
  摘要:对引进的23份下垂辣椒种质资源的主要农艺性状评价鉴定, 并进行了变异度和相关性分析。结果表明, 单株果数、单果质量、单株产量、果顶形状、果肩形状、果肉厚、果实纵径和分枝性的变异系数较大, 说明这些性状有较强的选择潜力;单果质量、果实纵径、果肉厚、果实横径、果肩形状、单株果数与单株产量呈极显着正相关, 说明这些性状是决定产量的主要因素。因此, 在利用下垂辣椒时, 特别是育种过程中要重点注意这些性状, 并协调好它们之间的关系, 以提高产量。
  
  关键词:辣椒; 农艺性状; 评价鉴定;
 

 
  
  辣椒 (Capsicum spp.) 属于茄科辣椒属一年生或多年生植物[1,2], 又称海椒、辣子、番椒等[3].1983年国际植物遗传资源委员会将辣椒栽培种划分为5个, 分别是一年生辣椒 (Capsicum annuum L.) 、灌木状辣椒 (Capsicum frutescens L.) 、柔毛辣椒 (Capsicum pubesens Ruiz&Pavon) 、中国辣椒 (Capsicum chinense Jacq) 和下垂辣椒 (Capsicum baccatum var.Pendulum L.) [4].其中, 一年生辣椒 (Capsicum annuum L.) 拥有着非常高的经济价值, 并且在世界上栽培最广泛, 同时还是在育种工作中应用最多的一种栽培种[5,6,7,8], 但是长期的人工选择, 使得一年生辣椒栽培种上可以利用的遗传资源相对狭窄[9,10].由于辣椒种质资源的遗传变异性大, 种质间的交流可以丰富辣椒资源材料的遗传信息[11], 所以, 如何利用好这些栽培种的优良性状以及有效地利用辣椒属种间有益基因拓展C.annuum遗传基础已成为当今辣椒育种的重要课题[12].
  
  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园艺作物研究所辣椒课题组一直进行辣椒新品种选育。在选育过程中, 从国外引进的20余份辣椒种质资源---下垂辣椒 (Capsicum baccatum var.Pendulum L.) 中发现了果实颜色、果形等方面与云南小米辣相似的材料, 而且在泡制品质、抗病性等方面优于小米辣。云南小米辣, 属于Capsicum frutescens L.种, 是云南特有的地方品种, 主要用于泡制, 分布于景洪、建水、石屏、红河、巧家、金沙江沿岸丛林[13].在小米辣新品种选育上一直是个难点, 它属于C.frutescens种, 种质资源十分匮乏, 目前仅停留在提纯复壮方面, 至今尚无杂交一代, 而且选育的品种品质也难以达到要求, 省内外育种家们一直没有选育出满意的小米辣新品种。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园艺作物研究所辣椒课题组也希望利用引进的这些资源材料选育出小米辣新品种, 在小米辣类型辣椒杂一代新品种的选育上有所突破。
  
  本研究对引进的23份下垂辣椒种质资源进行了主要农艺性状的田间初步评价鉴定, 旨在筛选出性状优良的种质资源, 为辣椒新品种选育以及辣椒种属间有益基因的利用奠定基础。
  
  1 材料和方法
  
  1.1 试验材料
  
  选用从韩国引进的23份下垂辣椒 (Capsicum baccatum var.Pendulum L.) 种质资源作为试验材料, 从1~23依次进行编号。
  
  1.2 试验方法
  
  试验在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园艺作物研究所安宁辣椒试验基地进行。播种时间为2015年3月5日, 大棚定植时间为2015年5月11日。采用随机区组设计, 3次重复, 每个小区的面积为3.5 m2, 每小区中定植16穴, 每穴均为单株。在辣椒的整个生育期都采用常规管理。
  
  1.3 测定性状及方法
  
  农艺性状的观测以《辣椒种质资源描述规范和数据标准》[14]为依据, 在每个小区的植株上随机选取10个已经成熟的果实, 对果实纵径、果肉厚、心室数、单果质量以及果实横径等性状进行测量以及记录, 并进行对比。单株果数为所测总果数除以所测株数。单株产量为全生育期所测产量除以所测株数。分枝性、茎色、叶色、花冠色泽、果基部宿存花萼、果顶形状、果肩形状、果面特征、青熟果色、老熟果色按文献[14]进行数量化赋值。
  
  1.4 数据分析
  
  利用Excel 2007对果实相关性状数据的变异度进行分析, 利用SPSS 17.0软件进行性状的相关性分析。
  
  2 结果与分析
  
  2.1 辣椒种质资源主要农艺性状调查
  
  表1 供试材料的主要农艺性状

  
  在田间对23份下垂辣椒的主要农艺性状进行了调查, 结果列于表1.从表1可以看出, 下垂辣椒的性状与普通一年生辣椒相似, 而且该种辣椒的果实偏小, 但不同的是该种辣椒的花冠颜色为白色带褐色斑点, 这也是该种辣椒最明显的特征特性。
  
  2.2 主要农艺性状变异度分析
  
  由表2可知, 17个农艺性状的平均变异系数为33.64%, 其中, 单株果数的变异系数最大, 为70.58%, 变幅达6.00~183.0个, 其次是单果质量和单株产量的变异系数较大, 分别为70.28%, 65.01%, 果顶形状、果肩形状、果肉厚、果实纵径和分枝性的变异系数都超过了30%.花冠色泽的变异系数最小, 为0, 该种材料的花冠色泽都是一样的, 没有变化, 都为白色带褐色斑点, 此性状特征也可用来判断辣椒材料是否属于下垂辣椒种。以上结果表明, 单株果数、单果质量、单株产量、果顶形状、果肩形状、果肉厚、果实纵径和分枝性有较强的选择潜力, 特别在育种中要重点选择这些性状。
  
  表2 供试材料主要农艺性状变异情况

  
  2.3 主要农艺性状的相关性分析
  
  表3 主要农艺性状间的相关系数

  
  注:*表示在0.05水平上显着, **表示在0.01水平上极显着。
  
  对23份下垂辣椒材料的16个主要农艺性状 (由于花冠色泽没有变化, 所以, 没有进行相关性分析) 进行了相关性分析, 了解下垂辣椒各个性状之间的关系。由表3可知, 有6个性状与单株产量呈极显着正相关, 相关系数由大到小分别为:单果质量 (0.709) 、果实纵径 (0.696) 、果实横径 (0.544) 、果肩形状 (0.490) 、单株果数 (0.481) 和果肉厚 (0.441) , 而分枝性 (0.393) 与单株产量有显着正相关性;单株果数与果实纵径 (-0.645) 呈极显着负相关, 与果实横径 (-0.393) 和单果质量 (-0.357) 呈显着负相关, 说明果实纵径、果实横径和单果质量越大, 单株果数也就越少;单果质量与果实纵径 (0.805) 、果肉厚 (0.631) 和果实横径 (0.554) 呈极显着正相关, 与心室数 (0.374) 、老熟果色 (0.399) 和果面特征 (0.376) 呈显着正相关;果肉厚与果实横径 (0.655) 、果实纵径 (0.558) 和果肩形状 (0.534) 呈极显着正相关;心室数与果实横径 (0.764) 、果顶形状 (0.707) 和果肩形状 (0.536) 呈极显着正相关。以上相关性分析结果表明, 单果质量、果实纵径、果实横径、果肉厚、单株果数、分枝性是决定下垂辣椒产量的主要因素。所以, 在育种时, 要协调好各个性状之间的相互关系。
  
  3 讨论
  
  从变异度分析来看, 23份下垂辣椒种质资源17个主要性状中有8个性状 (单株果数、单果质量、单株产量、果顶形状、果肩形状、果肉厚、果实纵径和分枝性) 的变异度较大, 说明这些性状有较强的选择潜力;从相关性分析来看, 6个主要农艺性状与单株产量呈极显着正相关, 相关性大小顺序依次为单果质量>果实纵径>果实横径>果肩形状>单株果数>果肉厚, 与分枝性呈显着正相关。本研究结果与罗英等[15]、桂敏等[16]、徐睿等[17]的辣椒种质资源主要性状的相关性分析的结果基本一致。说明单果质量、果实纵径、果实横径、果肉厚、单株果数、分枝性是决定下垂辣椒产量的主要因素。因此, 在下垂辣椒新品种选育中要注意协调好各个性状间的相关性, 提高各性状对产量的综合作用, 以选育出理想的新品种。
  
  辣椒种质资源丰富, 采用各种方法准确评价辣椒属栽培种的遗传多样性, 对研究辣椒的起源演化、分类, 发掘栽培种的有利基因及拓展C.annuum遗传基础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18].本研究仅对23份下垂辣椒的17个性状进行了初步研究, 而其他农艺性状、抗病性、品质性状都未涉及, 所以, 在今后的研究中应加强这几方面深入研究。虽然种质资源表型性状的评价相对分子评价而言更直接, 具有不可替代性[19], 由于表型性状的变异仅仅反映了与之关联的部分染色体位点的多样性, 因此, 要更加准确、细致地了解辣椒种质资源的遗传变异情况, 仅仅依赖表型性状是远远不够的, 还要从分子水平上进行更深层次的评价[20].故也要进一步从分子水平上进行该种有益基因的挖掘, 为辣椒新品种选育以及不同种属间有益基因的利用奠定基础。
  
  参考文献
  
  [1] 王立浩, 毛胜利, 张正海, 等。辣椒分子遗传育种研究进展[J].辣椒杂志, 2012 (1) :1-9.  
  [2] 傅鸿妃, 吕晓菡, 陈建瑛, 等。辣椒种质表型性状与SSR分子标记的遗传多样性分析[J].核农学报, 2018, 32 (7) :1309-1319.
  [3] 高晶霞, 吴雪梅, 杨爱荣, 等。辣椒不同种质资源种子萌发期耐低温性评价[J].北方园艺, 2018 (9) :19-24.  
  [4] 赵红, 曹从亚, 张正海, 等。我国辣椒核心种质资源园艺性状多样性的分析和评价[J].中国蔬菜, 2018 (1) :25-34.
  [5] RIVERA A, MONTEAGUDO A B, IGARTUA E, et al. Assessing genetic and phenotypic diversity in pepper (Capsicum annuum L.) landraces from North-West Spain[J]. Scientia Horticulturae, 2016, 203:1-11.  
  [6] 隋益虎, 陈劲枫。辣椒属种间远缘杂交育种研究进展[J].热带作物学报, 2009, 30 (4) :557-563.  
  [7] 邹学校。中国辣椒[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 2002.
  [8] 孙润生, 王述彬, 刁卫平, 等。辣椒C. annuum×C. chinense种间杂种的获得及鉴定[J].华北农学报, 2015, 30 (1) :158-161.  
  [9] 李艳, 赵红星, 王勇, 等。辣椒全基因组SSR标记多态性的筛选及应用[J].中国农学通报, 2018, 34 (17) :56-61.  
  [10] TANKSLEY S D, IGLESIASOLIVAS J. Inheritance and transfer of multiple-flower character from Capsicum chinense into Capsicum annuum[J]. Euphytica, 1984, 33 (3) :769-777.
  [11] 李艳, 赵红星, 王勇, 等。 169份辣椒种质资源的遗传多样性分析[J].河南农业科学, 2018, 47 (2) :91-97.  
  [12] 程志芳, 钱春桃, 陈学军, 等。辣椒属种间杂交及杂种鉴定研究[J].园艺学报, 2007, 34 (4) :883-888.  
  [13] 刘发万, 龙洪进, 蔡荣靖, 等。云南辣椒种质资源及研究利用现状[J].辣椒杂志, 2006 (4) :10-12.  
  [14] 李锡香, 张宝玺, 沈镝, 等。辣椒种质资源描述规范和数据标准[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 2006.  
  [15] 罗英。辣椒种质资源主要农艺性状的聚类与主成分分析[J].三明农业科技, 2009 (1) :12-17.  
  [16] 桂敏, 龙洪进, 钟秋月, 等。朝天椒种质资源主要农艺性状的相关性分析[J].安徽农业科学, 2013, 41 (34) :13162-13163.
  [17] 徐睿, 张雅楠, 林子翔, 等。观赏辣椒种质资源农艺性状遗传多样性关联分析[J].浙江农业学报, 2018, 30 (11) :1886-1892.
  [18] 周晶, 沈火林, 杨文才, 等。辣椒遗传多样性的SSR分析[J].华北农学报, 2009, 24 (Z) :62-67.  
  [19] 马蓉丽, 焦彦生, 成妍, 等。基于表型性状的辣椒资源遗传多样性分析[J].山西农业科学, 2015, 43 (12) :1577-1581.
  [20] 陈文超, 张竹青, 邹学校。辣椒种质遗传多样性的EST-SSR分析[J].植物遗传资源学报, 2013, 14 (6) :1137-1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