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匈人部落与罗马帝国的相互交流及其历史意义》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历史论文范文 >

匈人部落与罗马帝国的相互交流及其历史意义

添加时间:2020/05/14

  摘    要:公元4世纪中后期,匈人部落开始向欧洲西部迁徙,最终成为罗马帝国边境最大的威胁。匈人部落的入侵成为导致西部罗马帝国衰亡的原因之一;使罗马帝国遭受严重的经济损失;也加快了罗马帝国军队蛮族化的进程。在与罗马帝国的多次谈判与战争中,匈人部落也逐渐受到罗马帝国的影响。文章从经济、政治、军事三个方面探讨匈人部落与罗马帝国的互动带给双方的影响,以期更加全面客观地看待这一段历史。

  关键词:罗马帝国; 匈人部落; 互动关系; 影响;

  作者简介:马钰涵(1995-),女,汉族,山东潍坊市人,辽宁师范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硕士研究生;;  袁波(1978-),女,辽宁盘锦市人,辽宁师范大学历史文化旅游学院,副教授,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是西方文化史,古代罗马史。;

  匈人部落与罗马帝国之间的互动,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发展的结果,同时也是蛮族迁徙与地中海世界时代巨变的缩影。它浓缩的不仅仅是两个民族之间的碰撞,同时也是两种价值观念与习俗的碰撞。对匈人部落与罗马帝国互动产生的影响进行浅析,不仅仅有利于我们客观全面的看待这一段激荡的历史,更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研究民族融合的相关问题。

  一

  早在公元4世纪中后期,匈人可能已经开始侵犯和威胁黑海北部其他游牧民族和日耳曼农业生产者。匈人部落在东欧发展壮大以后,将进攻的方向指向了东罗马帝国。匈人部落对东罗马帝国进攻数次,并掠夺了大量的财富和人口,导致东罗马帝国受到严重的破坏。公元426年,匈人入侵色雷斯地区,东罗马皇帝狄奥多西许诺每年向匈人交纳350磅黄金作为年金,并同意匈人与罗马境内的几个城镇互市,以换取匈人不再侵扰罗马边疆的承诺。公元435年,由普林达和埃皮金尼斯率领的东罗马使团与匈人会谈并签署了《马尔古斯条约》,罗马帝国每年缴纳的年金应从350磅黄金翻两倍,涨至每年向匈人缴纳700磅黄金。

  东罗马帝国被迫与匈人部落签订了多个条约,向匈人缴纳岁币和黄金,这不仅在经济上使之丧失了许多财富,而且在政治上使之毫无威信可言。匈人的进攻不仅加速了东西罗马帝国的解体,导致西罗马帝国灭亡,同时也打击了欧洲经济,加速了欧洲古典奴隶制的灭亡。

  匈人部落对罗马帝国也存在着一定的经济依赖。早期匈人部落发展兴旺时,依靠侵略罗马帝国与其余蛮族部落获得金钱,维持内部统治阶级威信。匈人部落土崩瓦解后,大部分残余势力作为一支“族群”加入到罗马帝国之中。为保证日常生活必需,对罗马帝国之间的经济贸易较为依赖。如“在公元486年或489年,此时双方之间仍有战争,但匈人部落代表着‘阿提拉诸子’的使者到达了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表达希望能消除两国之间的隔阂,重新开放边境集市进行和平贸易的意愿。”1罗马帝国的统治者也深知匈人对罗马帝国的经济依赖很重,因此利奥一世皇帝拒绝了匈人使者的提议,认为不开放集市会“使匈人的生活必需品得不到保障,从而给匈人造成致命的打击。”2由此可以看出,匈人在与罗马帝国交往的过程中,边境集市和经济贸易方面存在对罗马帝国的依赖,与罗马帝国进行贸易也成为匈人经济活动中的一部分,而两国之间的经济来往也有利于双方文化的交流和传播。

  二

  匈人部落的入侵,在政治上加速了罗马帝国的解体。阿提拉所率领的军队势如破竹,横扫了欧洲地区,鞭笞着那些上帝选出来的罗马首领。罗马帝国无法解释为何异教徒的匈人能够歼灭上帝的子孙,这直接动摇了罗马帝国依靠神权进行统治的理论。公元5世纪40年代,阿提拉将毁灭的种子从君士坦丁堡一直播撒到巴黎城门前。那个时代便有人已经意识到:“阿提拉会粉碎整个欧洲。”3匈人部落渡过多瑙河,攻陷边境要塞和城市,使罗马帝国丧失了费米拉孔、马尔古斯和那伊苏斯三个重要的军事基地。匈人部落牢牢的占据着这条横跨巴尔干半岛直指君士坦丁堡的军事要道,迫使罗马帝国放弃收复北非这一重要计划。东罗马帝国的巴尔干地区遭到破坏,要塞接连沦陷,成千上万的人丧生。

  相比于东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受到匈人部落的影响更大。公元5世纪40年代,由于埃提乌斯将大部分精力用于对抗匈人入侵,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应对西罗马帝国面临的其他威胁。西班牙半岛的大部分地区已脱离罗马的直接掌控,除东北部的塔拉戈南希斯仍受帝国统治以外,蛮族瓜分了半岛的其他地区,西罗马帝国已经逐渐失去了对地方的控制权。一批新兴的王国开始兴起,西哥特王国搬照罗马的统治模式变成了“另一个罗马”,布列塔尼、法兰克等王国也渐出雏形,西罗马帝国的政权只能偏安于意大利一隅。匈人驱使大量武装流民跨越边境,并率领军队直接进攻,使西罗马帝国手忙脚乱,丢失了诸多领地,造成权利的真空,丧失了对地方的主权,使蛮族趁虚而入,最终导致了西罗马帝国的灭亡。

  在政治上,罗马帝国也对匈人部落造成了影响,战争的失败也加速了匈人部落的解体,导致匈人部落丧失了凝聚,统治阶层四分五裂。公元451年,西罗马帝国与蛮族联合结成联军,与匈人联军展开了战斗。建立在游牧民族传统上的匈人部落本身就极度依赖首领个人的威信。由于匈人部落在这次战役中失败,导致阿提拉在部落中的威望迅速下降,统治内部受到了强烈的冲击,最终部落土崩瓦解。为了挽回声誉,阿提拉也做出了努力。公元452年,阿提拉出兵劫掠了意大利半岛北部地区,试图重建自己的统治威望。但这一次的尝试并没有取得多少成效,在阿提拉逝世之后,匈人部落内部开始土崩瓦解。匈人率领的蛮族部落也纷纷反抗,失去了统一领导的匈人为了寻求政治上的安定和经济上的需求,便以“族群”的形式加入罗马帝国,最终融入罗马帝国。

  三

  匈人部落的入侵加快了罗马帝国军队蛮族化的进程。早在在东罗马帝国与波斯帝国战争时期,匈人便经常受东罗马皇帝之邀,与罗马军队一同对抗波斯帝国4。后期匈人部落解体后,匈人在罗马军队中服役更是司空见惯的现象。经常有小股的匈人“在西罗马帝国的军队中服役。”5在“利奥皇帝和芝诺皇帝统治期间,很多匈人都选择在军队中服役。”6汤普逊在书中记录到“阿提拉的子孙蒙多选择加入罗马军队,并在公元530年被提拔成一位伊里利库姆的军官,率领一支由匈人和蛮族士兵组成的军队。阿提拉大多数子孙都没有他这样的好运气。”7

  从匈人进入欧洲直到消失,罗马军队中始终存在着匈人雇佣兵的身影。最早在公元378年亚德里亚堡会战之后,罗马元首格拉提安便开始雇佣匈人士兵进入罗马军队作战8。在马塞里努斯时代,罗马的野战部队中的骑兵比例已经达到了四分之一以上9,其中许多骑射手的作战和训练方式模仿匈人部落,并且试图学习他们的作战技能。匈人的铁制武器较为稀少10, 因此在后期匈人很快放弃了自身落后的武器,大量的采用了罗马哥特式的装备来武装自己。同时,根据古典史料的记载,匈人的马匹虽吃苦耐劳,但并非优秀的战马,因此匈人很快就引进了罗马帝国的战马来进行战争。11由此可以看出,匈人在与罗马帝国的交往中,在军事方面也不断地进行学习,吸取罗马方面更优秀的战术,装备罗马更精良的武器,来提升自己的作战水平。匈人可能是历史上最快放弃骑射战术的游牧民族,这与罗马帝国对其的影响也是密不可分的。早期的时候,匈人拥有着亚欧大草原上最高效的机动骑兵,而与罗马帝国交往互动后,他们也开始学习如何运用自己的步兵力量。匈人在进入多瑙河平原后开始模仿罗马人和周边日耳曼民族,并吸取这些民族的优势研究出了属于自己独特的步兵战术12。

  结语

  匈人部落的迁徙给欧洲社会带来了巨大的冲击,间接导致蛮族入侵罗马帝国,加速了西罗马帝国的灭亡,成为罗马帝国毁灭的主要诱因。然而,匈人的入侵促使罗马帝国更大程度地接纳蛮族,为罗马文明带来了新的载体,使罗马文明在未来的民族国家中得到了发展。同时罗马帝国也学习了匈人部落优秀的骑射战术,提高了军队的战斗力。匈人在与罗马帝国交往中也改变了部分生活习俗,学习罗马人的语言和文化,改进武器,吸收罗马帝国的战术。在阿提拉政权灭亡后,匈人作为一支部落融入罗马帝国。笔者对匈人部落与罗马帝国之间交往的影响进行分析,能够看出游牧民族与农业民族之间的冲突与融合,这不仅有助于我们在全球化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下进行全面思考与探索,也为我们研究民族之间的交流与融合提供了启示。
  注释
  1.E.A.Thompson,The Huns[M].Blackwell Publishers Inc,1996,p201.
  2.E.A.Thompson,The Huns[M],p172.
  3.[英]彼得·瑟希:罗马帝国的陨落[M].向俊译,中信出版社,2017年,第355页.
  4.Procopius,History of the Wars,Books I and II,II.i.13-14,Harvard University,1954,p265.
  5.Andrew Bell-Fialkoff,The Role of Migration in the History of the Eurasian Steppe:Sedentary Civilization vs.“Barbarian”and Nomad [M].Macmillan Press Ltd.,2000,p223.
  6.E.A.Thompson,The Huns[M],p173.
  7.E.A.Thompson,The Huns[M],p201.
  8.Peter Heather,The Huns and the End of the Roman Empire in Western Europe[J].The English Historical Review,Vol.110,No.435(Feb.,1995),p9.
  9.晚期帝国重要史料《百官志》中所记载的步兵作战部队为骑兵作战部队的两倍,即骑兵编制占三分之一一。因为骑兵部队的人数一般小于步兵部队的人数,所欲四分之一的说法是比较合理的。P.Sabin & H.V.Wees & M.Whitby.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Greek and Roman Warfare,Vol.II,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7,p293.
  10.E.A.Thompson,The Huns[M],p59.
  11.E.A.Thompson,The Huns[M],pp8-59.
  12.E.A.Thompson,The Huns[M],p261.其他详细论述见A.Ferrill,The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pp.142-144;R.P.Lindner,“Nomadism,Horses and Huns”,Past and Present,92(1981),pp.3-19;J.Penrose,Rome and Her Enemise:An Empire Created and Destroyed by War,pp.286-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