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探寻弘曕被乾隆帝革去亲王爵位的史实与原因》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历史论文范文 >

探寻弘曕被乾隆帝革去亲王爵位的史实与原因

添加时间:2019/07/09
  摘要:本文以清代历史人物弘曕为研究对象, 利用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满文、汉文档案及《清实录》《清史稿》等文献史料展开研究, 探寻弘曕被乾隆帝革去亲王爵位的史实与原因, 以期丰富清代宫廷人物史方面的研究。
  
  关键词:弘曕; 乾隆帝; 亲王;
 
  
  爱新觉罗·弘曕 (1733-1765) , 清世宗雍正帝第六子, 因幼时常住圆明园, 又名“圆明园阿哥”.弘曕身为乾隆帝亲弟, 深得乾隆帝喜爱, 幼年便得以承袭果亲王爵位, 富贵至极。然世事无常, 少年亲王长至成年, 却被乾隆帝削去亲王爵位, 降为贝勒, 至三十三岁时, 便盛年早逝。清史专家周远廉先生曾在他的着作《乾隆皇帝大传》[]中介绍过乾隆帝的兄弟弘昼和弘曕。书中提及乾隆帝对弘曕十分优待, 但在政治上则要求很严, 并简要介绍了弘曕被削去亲王爵位的经过。杨天在曾在《康雍乾诸帝与狮子园》[2]一文中提及乾隆帝将弘曕过继给无嗣的果亲王允礼, 使弘曕得以承袭果亲王爵位。周莎曾在《清代王爷园寝“后寝”之建筑漫谈》[3]一文中提及位于河北省保定市易县梁格庄镇下岳各庄村的果恭郡王弘曕陵墓现存状况。以往学界对于弘曕这一清代历史人物的研究不多, 且研究弘曕的史料依据大多出自《清实录》和《清史稿》, 鲜少用到清代满文、汉文档案第一手史料。弘曕究竟因何被削去亲王爵位, 从风光无限落得抑郁早逝?笔者通过查找清代满文、汉文档案中有关爱新觉罗·弘曕的相关记载, 抽丝剥茧, 梳理史实, 为世人解开这一疑团, 以充实清代宫廷人物史方面的研究。
  
  一、爱新觉罗·弘曕生平
  
  爱新觉罗·弘曕是清世宗雍正帝第六子, 生母乃雍正帝谦妃刘氏。《清史稿》记载:“谦妃, 刘氏。事世宗潜邸, 号贵人。雍正间, 封谦嫔。高宗尊为皇考谦妃。子一, 弘曕。”[4]8915雍正十三年九月癸卯 (1735.10.22) , 在雍正帝过世后, 乾隆帝遵皇太后懿旨, “谦嫔诞生圆明园阿哥, 今应封妃”. (1) 因此, 圆明园阿哥弘曕生母谦嫔得以封妃。
  
  弘曕三岁时, 父亲雍正帝便已过世, 教养弘曕之责便由兄长乾隆帝承担起来。对于弘曕身边随侍之人, 乾隆帝十分留意, 稍有失职, 必被严惩。因弘曕身边的随侍太监王自立失职, 未曾好生引导弘曕, 乾隆帝曾降谕内务府总管太监等, 重责王自立四十大板, 以示惩戒。《清实录》记载“圆明园阿哥处太监, 前日来请皇太后安, 未候见朕, 径回圆明园去。今皇太后向朕说, 圆明园阿哥请安, 称朕为汗阿哥。阿哥年小, 如何知道请安之礼, 自然是王自立教阿哥如此, 此时不向好处导引, 候阿哥长大, 倚恃皇太后照看, 性情自然骄纵, 称惯了汗阿哥字样, 朕虽不见责, 经王大臣闻知, 必然参奏, 岂不贻误阿哥。如今阿哥年幼, 传谕王自立尽心往好处导引, 阿哥系朕之弟, 日后成立, 知感朕恩, 即是朕之辅佐, 尔等将王自立传来, 重责四十板, 令伊回去, 小心导引阿哥, 俟明年阿哥进宫来, 一并令谢成照管, 与永璜、永琏同住斋宫, 阿哥等朝夕相见, 必按长幼礼节, 若因是朕之子, 令圆明园阿哥卑礼相见, 断乎不可”. (1)
  
  由此件上谕可看出, 乾隆帝对年幼的弘曕既关爱有加, 又严格教导。为避免弘曕长大后性情骄纵, 将来因目无礼法被王大臣等参奏, 乾隆帝惩治了不用心在身边教导弘曕的太监。为了弘曕能够健康成长, 乾隆帝让弘曕与皇子永璜、永琏同住斋宫, 将幼弟弘曕与自己的皇子一视同仁, 一同教养。不仅如此, 乾隆帝还特别叮嘱阿哥等朝夕相见, 必按长幼礼节, 断不可因永璜、永琏身为皇子, 便令弘曕卑礼相见, 足可见乾隆帝对弘曕关爱备至。
  
  乾隆三年二月甲申 (1738.3.21) , 和硕果亲王允礼薨逝, 因允礼无子嗣, 果亲王爵位无人承继, 王大臣奏请将六阿哥弘曕过继给果亲王允礼, 以承袭果亲王爵位。乾隆帝降谕“着照所请令六阿哥袭封果亲王”. (2) 于是, 弘曕被过继给没有子嗣的果亲王允礼。乾隆三年, 六岁的弘曕得以承袭亲王爵位, 成为新一代果亲王。
  
  乾隆十一年 (1746) , 十四岁的果亲王弘曕出宫建府。内务府奏请乾隆帝, 参照和硕诚亲王、和硕和亲王出府之例, 于乾隆十一年十二月二十日 (1747.1.30) 和硕果亲王出府之日, 请派内务府大臣一员“带领内务府官员往送, 查派内府年老结发夫妇, 于王出府日, 预行前往, 俟王至府迎出引入, 预备饽饽桌十张, 饭桌十张, 赏赐往送人员”. (3)
  
  乾隆十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1748.7.22) , 乾隆帝为十六岁的弘曕指婚, 将“镶黄汉军旗范宜谦牛录下监察御史范鸿宾之女指给果亲王”.乾隆十四年九月二十八日 (1749.11.7) , 内务府奏请乾隆帝为果亲王指定婚期。 (4) 乾隆十四年十月初一日 (1749.11.10) , 乾隆帝降谕“果亲王迎娶福晋之日, 派内大臣海望及散秩大臣一员, 率三十侍卫前去”. (5) 乾隆十四年十月, 果亲王迎娶福晋, 完成大婚。
  
  乾隆十五年 (1750) , 弘曕年满十八岁, 乾隆帝命弘曕管理武英殿、圆明园八旗护军营、御书处及药房事务。乾隆十七年 (1752) , 弘曕又兼管造办处事务。乾隆十八年 (1753) , 弘曕二十一岁时又任正白旗蒙古都统。弘曕聪敏好学, 喜好藏书, 清史稿有载“弘曕善诗词, 雅好藏书, 与怡府明善堂埒”[4]9083.
  
  乾隆十八年至乾隆二十八年, 弘曕从二十一岁到三十一岁的十年是弘曕人生中最好的年华。弘曕作为富贵亲王, 同时又身兼数职, 真可谓是春风得意, 风光无限。然世事无常, 本该平安顺遂, 荣华一生的弘曕, 在乾隆二十八年 (1763) 五月却缘事被乾隆帝削去亲王爵位, 降为贝勒, 自此郁郁寡欢, 体弱多病。乾隆三十年 (1765) , 年仅三十三岁的弘曕便盛年早逝, 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
  
  二、果亲王弘曕被革亲王爵位成贝勒
  
  弘曕幼年便继承果亲王爵位, 富贵至极。少年时期, 弘曕在乾隆帝的关爱下长大成人, 得以顺利出宫建府, 完成大婚。青年时期, 弘曕又被委以重任管理武英殿、圆明园, 任八旗都统。然而太过优越的成长环境, 造就了弘曕骄奢跋扈的性格, 弘曕行为放纵, 无视礼法, 敛财谋私的行为, 最终触怒了乾隆帝。
  
  (一) 乾隆帝历数弘曕罪状革其亲王爵位
  
  1. 历数弘曕所犯罪状
  
  乾隆二十八年五月十三日 (1763.6.23) , 乾隆帝对弘曕的不满, 经过日积月累, 终于爆发。乾隆帝亲颁上谕, 历数弘曕所犯罪状, 斥责弘曕“不知祗遵朕训, 承受朕恩, 屡蹈諐尤, 罔知绳检”. (1)
  
  乾隆帝在上谕中提及了弘曕七大罪状, 具体可归纳为:第一, 为己谋私, 喜好敛财。弘曕曾开设煤窑, 估夺民产。第二, 目无礼法, 行为放纵。乾隆帝曾命弘曕赴盛京恭送玉牒, 弘曕无视礼法, 不亲自护送玉牒北上盛京, 竟谩奏先赴行围等候。第三, 牵连高恒案, 妄托官员办事。弘曕私托高恒, 售卖人参, 并令各处织造关差等买办绣缎什器等物, 令官员采买器物却不给足额银两, 变相索取财物。第四, 干涉选官, 干与朝政。弘曕曾私下请托兵部尚书阿里衮, 令阿里衮在朝廷选官之时安插其门下之人。第五, 不遵皇太后懿旨, 微词讽刺乾隆帝。果亲王弘曕母谦妃千秋之时, 皇太后曾降谕弘曕, 令将预备称祝之仪陈设宫陛, 为其母妃增辉。弘曕却抗旨不遵, 并以乾隆帝未额外加赐称祝为由, 声称不敢自行铺张, 并微词嘲讽乾隆帝。第六, 圆明园失火, 毫不关念。圆明园中曾失火, 诸王皆第一时间觐见乾隆帝, 关切询问皇帝是否安好, 而弘曕在圆明园中的居所距离皇帝最近, 却在诸王之后方才到来, 且嬉笑如常, 毫不关念。第七, 请安无礼, 仪节僭妄。和亲王弘昼与果亲王弘曕到皇太后宫请安之时, 仪节僭妄, 不循轨度, 弘曕竟直接膝席跪坐在皇太后宝座之旁, 占据了乾隆帝原本请安跪坐之地。在上谕中, 乾隆帝逐条列举弘曕经年所犯罪状, 可见对弘曕的不满由来已久, 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2. 革去弘曕亲王爵位
  
  历数弘曕种种罪状后, 在上谕的最后, 乾隆帝宣布了对弘曕的处置决定, “今王大臣等讯明各款, 合词公请削爵, 朕核之弘曕, 即请安无礼及不遵慈旨, 谩语相诋二节, 已应革爵, 圈禁治罪。朕仍推同气之恩, 从宽革去王爵, 赏给贝勒, 永远停俸, 以观后效, 其兼摄都统, 并内廷行走及管理造办处圆明园各职掌, 概行解退”. (2)
  
  弘曕所犯之罪, 本应削爵, 圈禁治罪, 而乾隆帝仅从宽革去弘曕亲王爵位, 降为贝勒, 永远停俸, 解退弘曕所任职掌, 令其反思自省, 以观后效。由此可见, 乾隆帝还是念在手足之情, 并未严责弘曕。
  
  (二) 弘曕被革亲王爵位的原因
  
  弘曕干与朝政, 僭越礼法的行为, 严重挑战了乾隆帝至高无上的皇权。在乾隆帝处置弘曕的上谕中, 乾隆帝曾担心“高恒等于弘曕尚如此顾忌, 则将来诸皇子若效其所为, 谁复有奏朕者, 朕实为之寒心。我皇考御极之初, 阿其那、塞思黑等狂悖不法, 并经苦心整顿, 此王大臣所共知, 揆厥所由, 因皇祖临御六十余年, 圣寿崇高, 诸王等各为阉仆所播弄, 分立门户, 肆威渔利, 入者主而出者奴, 彼此交相倾轧, 无所不至, 非大加惩创, 国法将不可问”. (3)
  
  “然弘曕既如此恣肆失检, 朕若不加儆诫, 将使康熙末年之劣习, 自今复萌, 朕甚俱焉。此即分长如诸叔辈, 设事干国家政治, 朕膺皇祖皇考付托之重, 何敢不奉法从事。若朕诸皇子不知所鉴, 或尤而效之, 则朕之立予示惩, 固不止如弘曕矣”. (4)
  
  通过上面两段文字可以看出, 乾隆帝处置弘曕的根本原因即皇权至高无上的地位不可动摇, 为避免皇子效仿弘曕的不法行为, 为避免康雍夺嫡局面再次出现, 必须对弘曕严加惩戒, 以儆效尤。
  
  (三) 弘曕革爵后的境遇变化
  
  弘曕被革亲王爵位, 降为贝勒, 原先享有的亲王待遇皆被剥夺, 果亲王权力的象征金宝被销毁, 亲王品级享有的护卫被裁撤, 就连之前兼任的八旗都统等职务也被乾隆帝一一解退, 弘曕成了真正的“富贵闲人”.
  
  1. 销毁亲王金宝
  
  弘曕的爵位从亲王降为贝勒, 按例亲王金宝应行销毁。乾隆二十八年九月, 礼部将弘曕府上应行销毁的亲王金宝送至内务府。九月初九日, 内务府奏请乾隆帝, 询问销毁果亲王金宝事宜。内务府按照先前销毁淳亲王金宝之例, 请示“今礼部送到前项金宝一颗, 请交该库管员镕化, 俟化得成色并金两实在数目, 归入月折具奏, 可也”.对于内务府所请, 乾隆帝朱批:知道了。同意总管内务府将果亲王金宝销毁。
  
  2. 裁降护卫官员
  
  弘曕被削爵后, 宗人府奏请乾隆帝, 果亲王弘曕奉旨革退王爵, 赏给贝勒, 其贝勒分内应得护卫官员, 照数存留, 其余官员应交兵部裁汰。于是, 乾隆二十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1763.10.5) , 署兵部尚书托恩多题请裁汰革退王爵果亲王门上二等护卫阿堵等员。兵部题本中记载, “查会典内开, 贝勒司仪长一员, 二等护卫六员, 三等护卫四员, 五品典仪一员, 六品典仪一员”, “今果亲王奉旨革退王爵, 赏给贝勒, 所有贝勒分内应设护卫官员, 该旗既称除司仪长一缺, 系奉特旨, 令副都统永兴管理外, 请将一等护卫额尔登额、三齐哈、阿琳、六十五、梧桐保、五尼达等俱减一等, 作为贝勒分内二等护卫, 三等护卫巴兰泰、巴尔当阿、黑格、常有等仍留贝勒分内, 五品典仪花保、六品典仪济兰泰, 讲三照旧存留之处, 均与会典开载额数相符, 应各准其存留坐补”. (1) 原有亲王护卫皆遵照会典, 按贝勒分内应配护卫数目, 相应减少人数, 原一等护卫降为二等任用, 原有二等护卫阿堵等员全部裁汰, 原三等护卫仍留贝勒分内, 未有变化。
  
  3. 解退原任官职
  
  未革亲王爵位前, 弘曕曾管理武英殿、圆明园八旗护军营、御书处、药房、造办处等事务。乾隆十八至十九年 (1753-1754) , 弘曕任正白旗蒙古都统, 乾隆二十四年 (1759) , 暂署镶白旗蒙古都统印务, 乾隆二十六年 (1761) , 又署理镶蓝旗汉军都统, 可谓身兼数职, 公务繁多。乾隆帝颁布谕旨革退弘曕亲王爵位的同时, 又将弘曕兼任都统、内廷行走、管理造办处、圆明园各执掌, 概行解退。自此, 弘曕再无一官半职, 并被责令在府中反省, 以观后效。
  
  (四) 乾隆帝对弘曕革爵后的问责
  
  乾隆二十八年五月十三日 (1763.6.23) , 乾隆帝颁布上谕革去弘曕亲王爵位。此后, 于六月初十日、十一日、十五日, 乾隆帝又连发数道寄信上谕, 问责弘曕妄托官员办事, 采买优伶等情。
  
  1. 追究弘曕妄托办事采买优伶等情
  
  乾隆二十八年六月初十日 (1763.7.20) , 因贝勒弘曕素不安分, 乾隆帝曾令弘曕自陈所犯罪状, 但弘曕“只奏称曾令萨载捕拿逃人, 置办制衣缎匹等物, 并未言及另有他项妄托, 今何以又出采买优伶而借取银两之事”[5]4册, 517.于是, 乾隆帝寄谕大学士来保等, 令来保等传弘曕问明采买优伶借取银两等情。
  
  时隔一日, 乾隆二十八年六月十一日 (1763.7.21) , 乾隆帝又寄谕大学士来保等, “弘曕从前与萨载素不相识, 方经谋面, 即向伊请托, 可见其之妄托, 并非萨载一人, 尚有其他人等, 亦未可定”[5]4册, 519.因此, 乾隆帝令来保、舒赫德、福康安询问弘曕, 除萨载外, 还曾因何事妄托于何人。
  
  同日, 乾隆帝又降谕江宁布政使彰宝, 询问弘曕在苏州采买优伶借银之事。“弘曕从前与萨载素不相识, 即为此等之事, 向萨载妄托, 且又曾托席宁、舒善、尤拔世等采买什物, 可见伊另有妄托之事, 谅必不少。着传谕彰宝、普福、李永标, 询问弘曕有无因事妄托伊等之情, 令其务必据实陈奏, 朕将与弘曕质对其词。伊如倘稍有欺隐, 其欺君之罪, 重不可宥”[5]4册, 519-520.
  
  乾隆帝一面降谕命令弘曕自陈妄托他人, 为己谋私之事, 一面又降谕其他官员, 检举弘曕有无请托办事之情, 若稍有欺瞒, 即是欺君之罪。由此可见, 乾隆帝对弘曕倚仗亲王身份, 所行种种谋私之举深恶痛绝, 严惩弘曕的态度亦是十分坚决。
  
  2. 百倍追缴弘曕给普福等人银两
  
  大学士来保等遵旨询问贝勒弘曕妄托采买之事, 弘曕供称, 他与萨载本不相识, 因讠咸王告称萨载于造办处行走, 方知其人, 遂妄托采买伶人衣物。又曾给伊拉齐银五百两定做蜡烛;给高恒银三百两采买素缎、金鱼;给普福银一千两制做织绣衣物;给锦惠银二百两采买伶人, 另给其二百两定购蜡烛;给李永标银三百两采买素珠、时钟。
  
  乾隆帝见来保奏报弘曕所供之词后, 于六月十五日, 又寄谕大学士来保等, “前弘曕曾云, (圆明园) 失火一案, 伊赴现场, 并未迟误, 此为讠咸王所见。而讠咸王却称, 未曾看见。伊因此衔恨讠咸王, 今日故意栽赃嫁祸;高恒因将伊妄托之事供出, 弘曕怀恨在心, 故加陷害。其用心阴险巧诈, 甚属不堪。弘曕于此等之人, 给银百两, 必求数倍之利, 岂有白给银两之理……其隐瞒不敢陈奏之事, 谅必甚多, 实属卑鄙无耻至极。着传谕来保、舒赫德, 以弘曕给普福等银两二千五百两之十倍, 追缴其银”[5]4册, 521-522.
  
  乾隆帝认为弘曕因圆明园失火一事, 故意栽赃讠咸王, 因高恒供出他妄托之事, 故意陷害高恒, 弘曕人品阴险狡诈, 给人银两, 必求数倍之利。于是, 乾隆帝命来保等百倍追缴弘曕所给银两, 以示惩戒。
  
  3. 降谕令弘曕痛改前非勿存侥幸
  
  乾隆二十八年七月初八日 (1763.8.16) , 乾隆帝又寄谕大学士来保、舒赫德, 命他两人传谕弘曕, 令弘曕痛改前非, 若再心存侥幸, 肆意妄为, 必为国法所不容。在谕旨中, 乾隆帝称“据李永标、尤拔世奏称, 贝勒弘曕曾给伊等银两采买时钟、素珠等物, 并亲自致书寄与伊等荷包、小刀等物。此举实属不堪。现弘曕既因妄托各织造官员、税官等采买什物而被治罪, 此事不再追究, 着予宽免。着传谕来保、舒赫德传弘曕宣谕, 嗣后伊当痛改前非, 倘若不知悔改, 再心存侥幸贪图妄托无干人员, 则有国法, 朕断难姑容”[5]4册, 537.
  
  三、贝勒弘曕因病得封果郡王
  
  乾隆二十八年, 弘曕三十一岁, 正当盛年之时被乾隆帝革去亲王爵位, 降为贝勒。乾隆帝令其自省思过, 并未将他圈禁治罪。只要弘曕真心悔过, 未尝没有重获圣眷的可能。但弘曕却因承受不住从亲王贵胄变成闲散贝勒的打击, 终日里郁郁寡欢, 最终抑郁成疾, 缠绵病榻。
  
  (一) 弘曕病重得封果郡王
  
  乾隆三十年二月二十八日 (1765.3.19) , 弘曕被削爵两年后, 病情加重, 已至病危。为了让弘曕心情舒畅, 病情能够好转, 乾隆帝降谕, “从前贝勒弘曕年幼不学好, 且不遵皇太后懿旨, 又因好事, 教而不改, 朕革其亲王, 降为贝勒……今览御医所奏, 弘曕身体多病, 朕心甚悯, 恭请皇太后懿旨, 封伊为郡王。弘曕闻后欣喜, 病情必会速痊。弘曕着封为郡王, 该衙门查例办理”. (1)
  
  同日, 乾隆帝又寄谕弘曕加意调养病体, 盼望弘曕能够尽快康复。“据御医奏称, 贝勒弘曕患病系属弱症, 从前差务较多, 身体颇壮, 现在差务甚少, 年少之人, 未免不知爱惜身体, 耽于安逸, 致有此病。今加恩将伊晋封郡王, 伊接奉谕旨, 理宜仰体朕恩, 加意调养。果若善加调养, 朕回銮时, 自可痊愈, 永受朕恩。若仍不知恩, 不善加调理, 未能痊愈, 是甘于自弃矣”[5]5册, 614.
  
  时隔半月, 乾隆三十年闰二月十五日 (1765.4.4) , 乾隆帝又寄谕果郡王弘曕垂问病情有无好转。“适朕念弘曕病重, 晋封为郡王, 又谕令望伊加意调养, 于朕回銮时, 即至痊愈。接奉谕旨, 伊理应陈奏病情较前是否见好, 或病若何之情。今伊以封王具奏谢恩前来, 而病体情形并未陈奏。因伊有病, 朕深为廑念, 而伊确全然不知。着寄信询问之”[5]5册, 625.
  
  半月之间, 乾隆帝先是晋封弘曕为郡王, 令弘曕好生调养身体, 不可自弃, 随后又询问弘曕病情是否有所好转, 可见乾隆帝对弘曕病情非常重视, 希望弘曕晋封郡王后, 能够心情舒畅, 爱惜身体, 让病情得以缓解。
  
  (二) 无力回天果郡王盛年早逝
  
  虽然乾隆帝为了让弘曕能够康复, 封弘曕为郡王, 但为时已晚, 最终没能挽留住弘曕的生命。乾隆三十年三月初八日 (1765.4.27) 申时, 果郡王弘曕因病薨逝。军机处满文上谕档中有载“乾隆三十年三月十二日奉上谕:据留京办事王大臣等奏称, 果郡王本年三月初八日申刻薨逝等语。朕启銮时, 闻伊病重, 朕即加恩封为郡王, 原期伊闻之欣悦, 病可速痊。今闻薨逝, 深为惋悼, 着施恩一切应办事宜皆照亲王例办理, 派六阿哥穿孝, 其余阿哥祭祀之日前往”. (1) 果郡王离世之时, 乾隆帝正在南巡, 并不在京城, 突闻噩耗, 乾隆帝深为惋悼。弘曕虽是郡王, 但乾隆帝命一切葬礼事宜皆依照亲王例办理, 并派六阿哥为其穿孝。
  
  因果郡王弘曕过世, 郡王府中无得力办事之人, 为避免府中下人欺压幼主, 乾隆帝又派专员办理王府家务。乾隆三十年三月十五日 (1765.5.4) , 乾隆帝寄谕副都统和尔精额, “近因果郡王薨逝, 永兴不能办理王府家务, 朕派和尔精额办理王府家务。王府无善办事之人, 二子尚幼, 特派英廉同和尔精额办理王府家务。此时属下人及太监等乘机窃取什物, 借故侵渔, 俱所不免。着寄谕和尔精额, 留心详查, 不得姑息……现英廉既然来此, 和尔精额宜好生留心查办。俟英廉返回后, 伊二人同心办理一切, 务期于王之子有益, 断不可稍存姑息”[5]5册, 651.
  
  乾隆三十年四月己酉 (1765.5.23) , 《清实录》有载“予故多罗果郡王弘曕, 祭葬如亲王例, 谥曰恭”. (2) 至此, 爱新觉罗·弘曕的一生, 只经历了短短三十三年, 便落下了人生舞台的帷幕, 终止在了人生最好的年华。
  
  (三) 弘曕长子永瑹袭封果郡王
  
  在多罗果郡王弘曕过世百日后, 果郡王弘曕嫡福晋呈请宗人府依例办理承袭郡王爵位事宜。果郡王嫡福晋呈文奏请, “我夫多罗果郡王弘曕于本年三月初八日薨逝, 今百日期满, 祭葬礼毕, 我所生第一子永瑹年十四岁, 第二子永璨年十三岁, 我夫庶福晋刘氏所生第三子年四岁, 未有名, 此外并无别子, 恳乞衙门照例办理”. (3)
  
  为办理爵位承袭事宜, 宗人府查得先例, 凡亲王、郡王薨逝, 祭葬礼毕, 请旨承袭父爵。再和硕亲王以下及宗室将军, 父故子袭, 兄故弟袭, 不俟岁满, 即准承袭, 又有“亲王以下奉恩将军以上, 遇有缺出袭职时, 交宗人府王公等, 将伊等子嗣内, 不论嫡庶所出, 资质好, 人去得步射骑射, 清语尚可造就者, 拣选几人, 系何人所出之处, 于袭爵谱内注明进呈, 带领引见, 俟奉旨袭与何人, 照例缮本进呈”. (4)
  
  于是, 乾隆三十年六月二十二日 (1765.8.8) , 宗人府奏请将果郡王嫡福晋所生第一子永瑹, 第二子永璨带领引见, 由乾隆帝确定袭爵之人。同日, 乾隆帝降谕, “不必带领引见, 着加恩将果郡王之子永瑹封为郡王”. (5) 于是, 弘曕长子永瑹得以承袭果郡王爵位, 成为了新一代果郡王。
  
  四、结语
  
  爱新觉罗·弘曕生为皇子, 身份尊贵, 身为皇弟, 备受荣宠。幼年既得封亲王, 实乃天之骄子, 如无意外, 弘曕必是富贵一生。然而弘曕却得意忘形, 忘记了帝王皇权不可挑战, 国家法纪不可践踏, 僭越礼法, 敛财谋私, 最终触到了乾隆帝的底线, 被削去亲王爵位。
  
  削爵之时, 弘曕仅三十一岁, 人生还有很长。如果弘曕能够自省思过, 余生未尝没有重获圣眷的机会, 即便不能重获亲王爵位, 做个富贵闲人, 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弘曕在被削爵后, 却抑郁成疾, 终至不治。究其原因, 也许是太过顺遂的人生, 太过优越的环境, 养成了弘曕骄傲脆弱的性格, 致使他无法承受削爵的打击;也许是自幼缺少父辈的教导, 缺乏心智的磨炼, 致使弘曕丧失了重新振作的勇气, 从而导致了爱新觉罗·弘曕盛年早逝的悲剧人生。
  
  参考文献
  
  [1]周远廉。乾隆皇帝大传[M].西安: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8.
  [2]杨天在。康雍乾诸帝与狮子园[J].承德师专学报, 1991 (1) :86.  
  [3]周莎。清代王爷园寝“后寝”之建筑漫谈[J].文物春秋, 2014 (3) :42-43.  
  [4]赵尔巽。清史稿[M].北京:中华书局, 1976.
  [5]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乾隆朝满文寄信档译编[Z].长沙:岳麓书社, 2011.
  
  注释
  
  1 《清高宗实录》卷二, 雍正十三年九月癸卯条。  
  2 《清高宗实录》卷五, 雍正十三年十月癸未条。  
  3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上谕档》, 乾隆三年二月初二日, 第2条, 盒号550, 册号2.  
  4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内务府奏案》, 档号:05-0082-008, “总管内务府奏为派总管内务府大臣送果亲王进府事”, 乾隆十一年十二月十五日。  
  5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满文上谕档》, 档号:03-18-009-000007-0003, “为镶黄汉军旗云骑尉范鸿宾之女指配果亲王事”, 乾隆十三年六月二十七日。  
  6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满文上谕档》, 档号:03-18-009-000008-0002, “为果亲王迎娶福晋之日派内大臣海望及散秩大臣一员领三十名侍卫前往迎亲事”, 乾隆十四年十月初一日。  
  7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上谕档》, 乾隆二十八年五月十三, 第1条, 盒号592, 册号2.  
  8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上谕档》, 乾隆二十八年五月十三, 第1条, 盒号592, 册号2.  
  9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上谕档》, 乾隆二十八年五月十三, 第1条, 盒号592, 册号2.  
  10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上谕档》, 乾隆二十八年五月十三, 第1条, 盒号592, 册号2.  
  11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内阁汉文题本》, 档号:02-01-006-001855-0002, “署兵部尚书托恩多为题请裁汰革退果亲王弘曕门上二等护卫阿堵等员事”, 乾隆二十八年八月二十九日。  
  12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满文上谕档》, 档号:03-18-009-000033-0001, “为贝勒弘曕着加恩晋封郡王该衙门照例办理事”, 乾隆三十年二月二十八日。  
  13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军机处满文上谕档》, 档号:03-18-009-000033-0001, “为果亲王薨逝着加恩一切应办事宜着照亲王例办理派六阿哥穿孝其余阿哥祭祀之日前往事”, 乾隆三十年三月十二日。
  14 《清高宗实录》卷七百三十四, 乾隆三十年四月己酉条。
  15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内阁汉文题本》, 档号:02-01-03-06057-001, “署理宗人府事务允秘题为已故多罗果恭郡王弘曕亲子永瑹等承袭事”, 乾隆三十年六月二十九日。  
  16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内阁汉文题本》, 档号:02-01-03-06057-001, “署理宗人府事务允秘题为已故多罗果恭郡王弘曕亲子永瑹等承袭事”, 乾隆三十年六月二十九日。  
  17 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内阁汉文题本》, 档号:02-01-03-06057-001, “署理宗人府事务允秘题为已故多罗果恭郡王弘曕亲子永瑹等承袭事”, 乾隆三十年六月二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