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浅谈盛唐女性反映出的朝代气象与现代性》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历史论文范文 >

浅谈盛唐女性反映出的朝代气象与现代性

添加时间:2019/06/11
  摘要:女性作为一个构成人群必不可少的主体, 在古代, 通常是被约束的;她们身上贴着所谓男人附属品和繁衍工具的标签, 在古代, 通常是被压抑的。然而, 女性在历史中的作用却不可小觑;她们的地位、服饰妆容、娱乐方式、受教程度、宗教信仰等都在不同程度上映射着一个朝代的气象, 上至后宫妃嫔, 下至娼妓优伶……她们的言行姿态就是所处时代的面貌。在“胡风汉俗万象融”的盛唐时代, 女性更是以全新的姿态登上了历史舞台, 甚至具有了现代化特征。
  
  关键词:盛唐女性; 盛唐气象; 多面镜; 现代性;
 
  
  一。历史中的古代女性
  
  1.被约束的不幸者
  
  中国古代男权主义泛滥, 女性自然是被打压的一方。早在《诗经·小雅·斯干》中就有男女区别对待的记载, 所谓“乃生男子, 载寝之床。载衣之裳, 载弄之璋……乃生女子, 载寝之地。载衣之裼, 载弄之瓦。”由此可见, 即使是在民风古朴的上古时代, 女性地位也落后于男性。而后来的“三从四德”、《女戒》《女孝经》等更是将女性钉死在封建条框下, 种种条文例规压得女性喘不过气来。
  
  女性不仅在思想上受到约束, 在现实生活中更是与男子差别对待。女性进学堂受教育乃至参加科考的少之又少, 更别提入仕为官。大多朝代认为“女子无才便是德”, 不需要像男子一样接受教育;女子若是习文从政会被怒斥为牝鸡司晨、败坏纲常。同时, 古代女性的人身自由受限, 为避“抛头露脸”女子常深藏闺中, 古人甚至还用缠脚来限制女子的出行。还有那彰显男权至上的婚姻制度, 一夫多妻制下的女性自是有苦难言。婚姻大事由长辈做主, 基本没有自己的选择权, 嫁为人妇后还得时刻在“七出”诫律下如履薄冰地生活, 不仅要忍受夫家长辈的刁难, 还得要“宽容大度”地对待丈夫三妻四妾的行为。从思想到婚姻, 这种视女子为草芥的社会制度摧残着女性的身心, 在以夫为天的家庭中, 女性地位很难得到提高。
  
  2.盛唐异起下的幸运儿
  
  盛唐时期的女子不仅经济地位得到了提高, 在生活各方面也较为活跃。统治者思想开明, 颁行了诸多开放包容的政策, 再加上国力强盛, 天下统一, 胡汉交好, 少数民族的风俗传入中原, 盛唐女子在摆脱过去朝代遗留的卑怯低微姿态时, 也受到了胡女的影响, 变得开放明媚起来。
  
  在教育上, 盛唐女性的文识水平较高, 因为她们或多或少地接受到学堂教育和宗教里的教化;在政治上甚至出现了女性涉朝参政的现象, 最出名的便有武则天称帝、上官婉儿辅政、太平公主争权的例子;在婚姻上, 女性也获得了突破性的权利, 她们可以离婚再嫁不受社会诟病, 敢于追求爱情, 甚至可以自主求偶 (虽然不是主流) , 还能受到法律保障;在宗教上, 她们被允许信仰佛道教, 能接受相关洗礼, 可以从中受到宗教的抚慰;在服饰妆容上, 她们则是奔放美丽, 追求自然健康的体态;在娱乐上, 盛唐女性较自由, 她们可以相约女伴一起出门游玩, 参加聚会, 甚至能和男子一起对弈、拔河、击球、打猎……这个时期的女性是幸福的, 因为她们多少地得到了应有的权利, 虽不能和现代女性相比, 但放在常将女子置于男性附庸地位的古代来看, 她们是幸运的。
  
  二。女性是盛唐气象的多面镜
  
  (一) 繁荣开放的盛唐气象
  
  盛唐社会生活最鲜明的时代特征是以“胡化”为标志的开放气度, 是以“胡风”为美的社会审美风尚。从日常生活中的衣食娱乐到政治经济上的做官及商业贸易都体现了盛唐开放包容的气度。
  
  盛唐时期弥漫的胡风首先是从胡食的传入及流行开始的。除了常见而经典的胡饼, 还有具有异域风情的抓饭、奶子和美味甘醇的葡萄酒、龙膏酒等, 以及那包括58种菜肴的“烧尾宴”, 让人胃口大开。除了胡食, 胡服也被唐人接受。胡服的基本特点是翻领、对襟和窄袖, 当时流行的服饰是“襟袖窄小”, 男女服饰多少都吸收了胡服特征, 而其中女子对胡服的偏爱更胜一筹, 《旧唐书·舆服志》有记载:“开元来……士女皆竟衣胡服”.而大到政治经济方面, 胡汉相融的现象也是愈加平常。胡人能到中原来经商、考学、居住、通婚和在朝廷任职, 如朝廷上任用中亚胡人将军李元谅守卫唐朝边疆, 甚至唐朝皇室中也有胡人血统, 足以见证当时开放包容的气象。
  
  (二) 盛唐女性的全新姿态
  
  1.经济政治地位
  
  在隋末唐初, 政权交迭之际, 战乱四起。战争使得男丁稀少, 劳动力严重不足, 破坏了农耕经济。这时候国家经济复苏的重任便不得不由女性分担, 再加上中原与少数民族的频繁交流, 思想较开明, 人们并不认为女子在外劳作是不妥的现象。于是女子开始了赚钱养家, 个别女子甚至在开放的民风下从事商业, 这些勤劳聪慧的女子为大唐经济繁荣做出了重要贡献。因此经济地位也逐渐提高。
  
  唐代女性经济地位的逐渐提高也使得其政治地位发生了改变。发展到盛唐时期, 国力强盛, 人民富足, 教育条件优越, 女子靠聪明才智及国家较宽松的文化政策登上政坛的现象并不为人惊奇。如创下贞观遗风盛况的女皇武则天, 政治才能非凡的女官上官婉儿, 甚至欲当皇太女的太平公主也积极参政, 还有太平公主以军礼下葬, 功绩非凡, 这些伟大的政治女性打破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桎梏, 令唐代及以后的女性引以为豪。
  
  2.受教状况
  
  大唐文学繁荣的背后除了我们熟悉的李白、杜甫等诗人做出了伟大贡献, 也还有一群才华横溢的女子在进行诗歌创作。《全唐诗》900卷, 共收录唐代2200多诗人的诗歌48900多首, 其中女诗人有200多位, 诗歌586首。在这些聪慧的女诗人中, 有能写出词藻华丽且气势如虹的“上官体”的上官婉儿, 还有被称为“女校书”的薛涛, 文采斐然, 自创“薛涛笺”, 令历届四川使者都视她为上宾;女冠诗人鱼玄机也留下了“易求无价宝, 难得有情郎”的名句;此外, 还有写过哲理诗《人至》的李治, 被称为“古代邓丽君”的才女刘采青……都是活跃在文坛上的巾帼倩影。
  
  而她们能有如此高的文学成就, 与其教育有很大关系。唐代女性教育的主要内容有道德礼法、经史、诗歌、女红, 这些教育内容对她们的诗歌创作都产生了一定影响[1].此外, 佛教和道教的流行也客观上为妇女提供了学习的契机。下层妇女在信奉佛道的过程中能获得一些基本的文化知识, 而如鱼玄机、李治等本就就有一定知识修养的女冠诗人更是在道教的熏染教化下对人生有了更多的哲理思考。
  
  3.婚姻状况
  
  唐代女性在婚姻面前是大胆开放的, 她们敢爱敢恨, 敢于追求自己的幸福, 相较“以夫为天”的谦卑低顺, 有不少性情豪爽的唐代女子便敢于直接说“不”.最有趣的莫过于“吃醋”的房玄龄之妻卢氏。对于唐太宗干涉夫妻感情欲给自己夫君纳妾的行为, 卢氏就敢直接用行动来抗议。而当时又普遍存在怕妻的现象, 上至皇帝大臣, 下至普通人家, 男人在家都或多或少地忍让着妻子, 这说明女性在当时的婚姻里扮演着地位不低的角色。
  
  相较于初唐的“门第观”婚姻和中晚唐的“才子佳人观”婚姻, 盛唐的“开放观”就就有了“近代”意义 (但这里的近代并非实质意义上的近代性, 而是相较于前代而言, 有所突破) .在政治、经济文化都高度繁荣的盛唐时期, 女子婚姻相对自由, 她们不仅可以自主择偶, 还有一定的法律保障。而婚姻观开放的另一个表现是妇女可以离婚再嫁, 不仅为法律所许可, 而且不受社会舆论非议。据资料统计, 唐代公主再嫁、三嫁者甚多, 仅唐素宗以前诸公主再嫁者23人, 三嫁者4人。作为封建社会的上层女性, 公主的婚姻可以如此自由, 那下层社会女性的婚姻限制理应更小。盛唐时期的女性在婚姻观念上有了倾向于爱情的主观意识, 她们不再完全默认长辈安排的婚姻, 开始了自己的婚姻追求, 其深层次是其对精神生活自由的追求, 是盛唐时期妇女地位提高的表现。
  
  4.宗教信仰
  
  无论是出于政治目的还是统治者个人喜爱而推崇, 唐代大体上对佛道持包容的态度, 而宗教又是人逃出生活苦难的精神寄托, 所以在当时有很多人信教, 其中不乏女性。
  
  道家主张男女平等, 万物之间并无高低贵贱之分, 且在道教的教义和组织中, 男道女观同列。再加上道家极力赞美万物生灵包括人类生命的可贵, 肯定女子的地位, 认为承担生育任务的女性也应该享有正当的性权利。自古人们便追求长生健康的生活, 对于道教的主张自是乐于践行。再是道教讲求修身养性, 注重解决人的情感问题以达到心静的目的, 对于人类的情感和心性修养有很大的裨益。着名的唐代女诗人鱼玄机就是因为婚姻变故心灰意冷而投身道教寻求慰藉。
  
  佛教肯定人人都有圆满的道德本性和至善的本性, 即“众生即佛”, 它与道教一样给了众生成就理想人格的权利[2], 众生平等。唐代女子参与佛教活动极为活跃, 最着名的是武则天信佛, 请人译佛经、讲禅理、修佛寺, 掀起了崇佛浪潮。甚至一些上流社会的家庭会在家庭教育中让女儿学习佛理。总之, 虽然信奉佛道二教的原因各不相同, 有祈求福佑而皈依法门的, 有孤苦无依而信教寻求慰藉的, 还有因家庭熏陶而入教的, 但不可质疑的是, 盛唐时期的妇女信奉宗教是得到统治者认可的, 甚至信教成为流行趋势。
  
  5.审美特色
  
  唐代的审美倾向于“丰肥浓丽, 热烈放恣”, 盛唐女性的打扮便很好得体现了这个审美特色。她们丰满、肥硕、浓艳、亮丽, 穿着袒露, 自信张扬。与古代大多数时期追求窈窕纤瘦, 含蓄内向的审美观不同, 在繁华昌盛的盛唐时期, 人们欣赏体态丰腴的胖美人如杨玉环。而受胡人的风俗习惯影响, 盛唐时期的审美也偏向于北方民族特色, 追求壮硕健康之美。值得一提的是, 唐代的“以胖为美”并非真的是肥胖, 只是壮硕高大。如《步撵图》中的宫女和仕女多是北方人, 有着明显区别于南方精巧纤瘦之姿的方脸和宽脸以及高大健硕的身材。盛唐女性还喜爱浓艳之物, 尤其是上层贵族的女性, 富贵娇艳的牡丹, 绚烂富丽的色彩, 大胆开放的着装, 错彩镂金的首饰, 华丽大气的建筑……都是她们所偏爱的。
  
  6.服饰妆容
  
  盛唐女性衣着讲究, 妆容精致, 服装特点是裙、衫、帔的统一。衫是短上衣, 帔是披在肩上的长巾, 而裙则款式多样, 色彩艳丽。酥胸半露, 臂绕轻纱, 妇女的着装大胆开放, 袒露自然, 从服饰美学角度讲, 唐代的袒露, 透视, 暴露装束, 是对肌肤体态之美的释放[3], 是人性的回归。除了衣裙飘逸轻透, 服饰上鲜艳的色彩和繁复的花纹也是令人眼前一亮。以花鸟写实风格为主的设计主要是表现对自由的追求, 丰满华美, 圆润而又鲜明。其中大红大紫的浓丽颜色颇得妇人喜爱, 而唐人对这种颜色的选择也深受外域文化的影响。唐人流行色与胡人日常衣色大致相同, 色彩观的相互影响是这种文化交流的一个缩影[4].而像黄色这种在前代只有皇室家族才能使用的颜色, 到了盛唐早已经出现在民间。当时的服饰色彩并没有像现在人主观认为的那样“上得兼下, 下不得拟上”严格的等级分明, 客观上来讲, 在自由发达的盛唐时代, 色彩的僭越现象伴随着严格的服色等级制度同时存在[5].这种上下界限模糊的现象正是当时文化高度繁荣的一个表现, 同时也折射出盛唐服饰文化的发展具有人性化和现代性的特点。
  
  盛唐女性还喜爱穿男装和胡服, 这是她们对体现男子阳刚之气的服装的兴趣使然, 体现出自由的审美特色。女子身穿男子的衣服, 增添了深闺女子所不曾有的英气, 也给看腻了轻纱罗衣的人们带来了一个奇妙的新视界。它不仅体现了服饰审美向中性化发展, 更晚体现出一种平等开放的服饰文化氛围, 使女着男装成为一种服饰流行新面貌[6].女性渴望自身价值被社会承认, 期望与男子平等, 因此将穿男装作为精神依托。
  
  除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服装, 在妆容方面, 女性更是创造了很多新奇独特的妆饰来展示盛唐风貌。盛唐女性喜梳高髻且髻式纷繁, 而这发髻也带上了政治色彩, 等级地位越高, 则发髻梳得越高。而发上饰品则又精巧多样, 面钿的特征和审美趣味, 也正反映了唐代历史时期特别是唐至五代繁荣的社会面貌, 突出了服饰审美的装饰性和多样性, 并显示了化妆审美的流行现象, 从而折射出特定时代社会心理反映, 形成了具有时代特点的妆饰风格[7].
  
  7.娱乐活动
  
  盛唐女性在娱乐活动方面有较多自由, 不似前后代女子那般只能深居闺房, 她们每逢佳节美景之日可以约伴外出观花赏月, 踏青游玩, 甚至还能和男子一起参与对弈、拔河、打马球、狩猎、抛球、看戏、斗花草、乞巧、观竞渡等活动, 她们也常与文人墨客赋诗唱和, 游春时甚至以红裙挂为“裙幄”, 席地而坐赏花宴饮。
  
  唐代女子体育活动充分继承了古代女子体育各项运动的内容[8], 除了普通地参与击球、打猎等体育活动, 她们甚至经常进行体育竞赛, 以团队的形式来竞技。女子参与体育竞赛对封建社会来说是一个首创, 是妇女体育的一个显着进步[9].除了有趣的体育运动, 上层贵妇间还经常组织如现今茶话会和下午茶类型的聚会, 武则天也颁发诏令让朝中大臣携带家眷进宫参与祭拜活动和一些宫廷宴会, 这种聚会在上层贵妇的生活圈子里是一种典型的娱乐放松。而下层妇女之间也会经常围聚在一起闲谈作为劳作后的放松方式。在当时, 女性的娱乐活动不比男性少, 甚至更胜一筹。
  
  唐代女子体育的兴盛, 不仅是女性地位提高的表现, 而且打破了中国古代封建社会中鲜有女性参与体育运动的历史, 这是唐代女性对于中国女子体育的一大贡献, 同时奠定了唐代女性在中国古代妇女史上的重要地位[10].
  
  三。盛唐女性身上折射出的朝代气象
  
  (一) 开放包容
  
  女性有了一定的婚姻自主权利, 甚至能跻身于政治舞台, 这些或多或少都体现了统治者的宽容开明和整个朝代的开放包容。不仅是对异族文化采取兼收并蓄、包容任之的态度, 对整个人民包括女性也是仁厚包容的。从当时人们对女性的态度来看, 盛唐的风气无疑是开放的, 从女性着胡服穿男装, 模仿胡人生活到被允许入教, 且在性方面的宽容态度能看出盛唐民风是开放淳朴的。
  
  (二) 拓新进取
  
  盛唐女性在国力强盛的太平盛世中并没有堕落于声色享乐, 相反, 她们开拓进取, 锐意创新, 在服饰上新创图案风格, 如华贵富丽的缠枝纹, 至今仍被沿用。在妆容上也是创造出许多新奇独特的妆式来更好地体现女性的美, 为后世的美容化妆提供了经验。而盛唐女性追求文化教育, 渴望在宗教上享受与男性同等的权利, 争取婚姻自由并打破“女子无才便是德”的枷锁, 积极参与政治更是体现了她们的不屈精神, 也折射出当时朝代的进取风貌, 当时的盛唐是蓬勃充满朝气的, 人们有着高度自信, 也正是这不畏一切的自信力让女子不断进取。
  
  (三) 民主大气
  
  盛唐女性的地位在整个中华历史的朝代里可以说是最高的了。女性在很多方面是自由的, 她们有法律来保护婚姻, 有选择信仰的权利, 还可以享受一些同男人对等的娱乐活动, 甚少受到纲常伦理的舆论压力, 她们可以追求美满自由的生活。这些别的朝代的女性所不能享受的福利反映出盛唐的社会环境是相当宽松民主的, 也只有这种豪迈大气才能为女性提供一个较自由的生存空间。
  
  (四) 繁华昌盛
  
  盛唐女性丰腴饱满, 雍容富态, 追求健康自然之美, 她们的形态可以直觉反映出当时富足的生活条件。同时也只有强大的国力和富足的经济才能支撑起人们更深层次的精神追求。盛唐是唐朝发展到生命力最旺盛的阶段, 政治清明, 经济繁荣, 社会稳定, 人们安康, 乃是盛世太平之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只有在繁华昌盛的社会背景下, 女性才能享受到各种娱乐活动, 才会追求华丽浓艳的着装打扮, 若是处于战乱纷飞, 经济凋敝的朝代, 人们来果腹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又哪来的精力去谈其他的追求。
  
  四。盛唐女性身上的现代性
  
  (一) 女性权利地位的提高
  
  唐代女性的地位较封建社会其他朝代女性的地位而言是最高的。她们也深切地意识到女性与男性在本质上是平等的, 进而对于政治、经济等各种社会事务的兴趣也达到了其他朝代女性所不能比拟的程度。马克思曾说:“妇女的解放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盛唐时期的女性意识得以一定程度上的复苏与彰显, 这体现出男女平等, 权利相同的现代趋势已经开始出现, 虽不明显, 但的确出现了, 这对于封建制度下的男尊女卑制度来说, 是一个巨大的突破, 也是一个现代性的表现。
  
  (二) 思想观念的开放
  
  现代特征最显着的一点便是思想上的开化。盛唐女性开放大胆, 敢于追求与男性平等的权利, 敢爱敢恨, 乐于吸收异族文化, 并将这种开放体现在生活各方面, 如着装打扮、婚姻、性生活等, 正是思想上的开放促成了行动上的大胆, 这种开放性在古人身上体现甚少, 而盛唐女性却做到了, 具有现代化意义。这种从思想上得到的开放观念与女性受到的教育以及环境氛围有关, 整个朝代的开放氛围会影响女性的心理, 进而导致思想观念的不断进步。
  
  (三) 健康审美的追求
  
  盛唐女性不刻意追求纤瘦苗条之姿, 生活的富足给了她们丰腴的身材, 她们便接受, 这是自然的, 她们追求健康壮硕的身材, 顺其自然, 不去刻意使自己纤瘦下来。她们认可“以胖为美”, 正常健美, 比起如今为了瘦身而刻意节食减肥的人健康多了, 这才是现代化应有的表现, 这种自然健康之美甚至比现代人做的还好。
  
  (四) 宗教信仰的自由
  
  盛唐女性信奉宗教, 既可拜入佛门, 也可投身道教, 也可以都不信奉, 这体现出女子也享有宗教信仰的权利, 也折射出当时对待宗教选择的宽松环境。这与当今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有相似之处, 具有现代化特征。
  
  (五) 体育运动的精神
  
  盛唐女性热爱体育活动, 她们积极热烈, 主动参加体育竞赛, 其中不乏团队合作的精神, 但最重要的是女子能和男子一起进行体育运动, 这能反映出体育活动的参加是不分性别的, 人们只是单纯地享受运动的过程, 在体育竞赛中释放自我, 将无限活力置于体育运动中去, 而不是狭隘地认为只有男性才能享受运动。因此, 女性在体育运动中的奔放热烈和尽情表现在一定程度上是符合当今体育精神的, 带有了现代性色彩。
  
  五。结束语
  
  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定有一个女人在默默支持, 殊不知, 朝代背后也有一群女人在支撑。女性身上有很多细致的方面能反映一个朝代的气象, 而盛唐这个特殊的朝代更是为女性展示其魅力提供了广阔的舞台, 盛唐女性举手投足间便流露出这个朝代的韵味。盛唐女性的幸运, 不仅是所处时代给了她们相对高品质的生活让她们得以区别于其他朝代女性, 而她们为后世留下的丰厚可观的精神财富也能让后人研究时能将她们铭记, 后人能感知到她们身上的现代性就是对这群幸运儿最好的赞赏。
  
  参考文献
  
  [1]郭丽。《论唐代女性教育与女性的诗歌创造》[J].《西北大学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4年。第5期:144  
  [2]刘玮玮。《汉传佛教女性伦理观与道教女性伦理观之比较》[A].《道德与文明》。2012年。77-83  
  [3]郑恩姬。《唐代女性服饰研究》[D].苏州大学:2009.09.02
  [4]范丽娜。《唐代女性服饰色彩探析》[J].《文教资料》。2008年。第22期:67-69  
  [5]田超。《色彩与服饰-盛唐女服色彩研究新视角探析》[J].《艺术与设计理论》。2016.07.15. 85-87.  
  [6]张巧。《唐代女性服饰的审美研究》[D].四川师范大学:2012.05.04.  
  [7]范丽;梁惠娥。《唐代仕女花钿图像的符号特征》[A].《数位时尚 (新视觉艺术) 》。2009.04.15.101-102  
  [8]仝仕胜。《唐代女子体育较高的历史地位及社会影响》[A].《兰台世界》。2015 (36) :123-125  
  [9]程秋娟。《我国唐代女子体育发展探究》[D].广西师范大学:2008.04.01.  
  [10] 罗笑。《从唐代女子体育的盛况看妇女的社会地位》[A].《体育时空》。2015年。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