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我国新疆织布产业发展的问题与建议》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学论文范文 >

我国新疆织布产业发展的问题与建议

添加时间:2021/01/04

  摘    要:当前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已初步形成了纺纱、织布、印染、服装的纺织产业体系,其中,织布产业作为纺织服装产业链发展的重要环节,在棉纺产能迅速扩张的带动下新疆织布产量逐年增产,但相较于纺纱产业的发展,新疆织布产业仍处于缓慢发展阶段。织布产业与上下游衔接不紧密,企业数量少规模小、集中程度低,产品品种单一、附加值低等问题突出,新疆织布产业发展的环境优势尚未得到充分发挥。对此提出新疆发展织布产业的几点建议,以期新疆织布产业在发挥稳增长、促就业、改善民生的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

  关键词:新疆纺织服装产业; 织布产业; 棉织布;

  1 织布行业相关概念

  布(泛指)指棉、麻及棉型化学短纤维经纺纱后的织成物、布匹、棉布、布料。

  以原材料划分:主要分棉布、化纤布、麻布、毛纺布、丝绸、及混纺织物等。当前我国统计数据中的"布产量"指的是棉布、混纺布、化纤布,新疆棉花资源丰富,仅产纯棉织布,在新疆统计口径中的"布产量"仅为棉布。

  从织造方式上可以分为:梭织布(即从纵横二个方向交叉穿过,纺织业内称作经纬交织,通过各种不同形式的交织而形成的布)和针织布二大类。

  从加工工艺上可以分为:坯布(指供印染加工用的本色棉布)、漂白布、染色布、印花布、色织布(染色的纱线织成的织物)、牛仔布、混合工艺布等。

  2 我国棉织布产业发展现状及趋势

  纺织工业是我国重要的国民经济产业,具备全球最大体量和最完善的产业链,纺织工业作为我国的传统优势产业,对国民经济贡献巨大。从纺织行业看,纺织原料的开发和应用逐步趋于多元化,近几年,纤维原料的开发催生了多样的功能新产品,使得我国棉纺织行业进入了发展的新时代。

  2.1 布产量长期以来呈现增长趋势,受多重因素影响,近年全国布产量逐步减产

  中国纺织工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保持稳定,2000年以来我国布产量呈现增长趋势,2016年已达到906.75亿米的较大规模,但近几年受我国环保政策趋严及国际贸易争端影响,我国布产量和利润基本处于低位,布产量处于减产趋势。2018年全国布产量为498.8亿米,累计进口棉布1.44亿米,同比减少20.68%;累计出口38.33亿米,同比减少13.61%.同比下降28.28%;截止2019年9月全国布产量为370亿米,同比下降5.47%.产量及增速如图2所示。

  2.2 织布产业集聚在纺织工业发达的中东部地区

  我国布(包括棉布、棉混纺布、纯化纤布),产量主要集在福建、广东、江苏、山东、浙江、河北、河南、四川、湖北等中东部沿海地区,聚集纺织服装产地区基本无明显变动,福建、江苏及浙江凭借生产技术、原料集中及物流方便等多种优势,其布产量长期稳居全国前三,产量占全我国布产量的60%.全国各地区布产量及其占比情况如图3所示。

  2.3 织布原料多元化,非棉纤维占比逐步增大

  棉花、涤纶、粘胶是棉纺行业的三大原料。近年来,我国纱产量基本稳定,非棉纤维用量持续增长。随着对纺织产品功能性需求的日益凸显,受棉纤维的产量、质量以及功能的多样性收到诸多挑战。此外,化学纤维类棉纺原来的高可塑性和高实用性,使得以涤纶短纤和粘胶短纤为主的化纤类棉纺原料得到了市场的青睐。据中棉行协统计,2017年我国纺纱用棉纤维755万吨,非棉纤维1270万吨。从原来用量占比来看,2018年我国棉纺用棉纤维755万吨,且棉花、涤纶、粘胶分别占比39%、32%、18%,其他纤维原料占11%与2017年持平,其中非棉纤维在产量、质量、品种方面已经能够满足纺织服装的不同需求,并且能够规避或减小棉花非市场因素风险,降低企业在原料采购方面的资金占用压力。由此可见,非棉纤维的应用将逐步扩大。

  2.4 织布设备自动化与智能化水平逐步提升

  织机的高速化与节能降耗仍然是织造技术发展的主要指标。近年来,无梭织机广泛推广和应用,提升了我国智能化织布机的水平,织布机的稳定性、广适行和高效性能的到了快速的发展。

  喷气织机:国外织机以日本津田驹公司的喷气织机为代表,主要以高速特点为主,同步具有智能节气与电子开口的特征;国内以青岛天一集团红旗纺织机械有限公司喷气织机为代表,转速达到1500r/min,在国内具有发展的领先地位。

  喷水织机:国外织机以日本津田驹公司的为代表,采用短动程打纬、强韧机架等,实现了节能降耗的提升。国内喷水织机车速为700r/min-900r/min,入纬率达2500m/min,达到国内标准水平,同时部分国产喷水织机可达到1400r/min高速运转。

  剑杆织机:剑杆织机的优点在于品种的普适行。国外以德国多尼尔的织机为代表,能够实现16色选纬,可生产各类丝织物,大幅提升了产品的丰富性。从丝织物到玻璃纤维等多个品种;此外,比利时必佳乐剑杆织机以机电一体化程度为主要代表,实现了50r/min的高速晕妆。国内以浙江泰坦数码高速剑杆织和山东日发纺织机械有限公司推出的开关磁阻电机调速技术,生产设备达到国内领先地位。

  2.5 织物工艺多样化,产品功能性逐步突出

  随着织物产品多样化需求的日益提升,机织技术与工艺的逐步提升,织物产品实现了多种经纱织造,其中,多元异质经纱织造技术改造和控制整经、浆纱工艺,有计划的调整织机上机张力和工艺参数,加之经纱分绞等工艺的方式,开发出多种类经纱混和织造方式别具一格的产品。例如:细号纱和粗号纱同为经纱的织物产品;采用上下双经轴织造方法,经纱为棉涤、粘涤交错分布纺制的织物面料;表经里经采用不同亲疏水性能经纱开发的排汗导湿功能性面料等。

  3 新疆织布产业发展现状及存在的问题

  自2014年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确定在新疆实施发展纺织服装产业促进百万人就业战略以来,在中央和自治区各项扶持政策的积极引导,援疆省市的全力支持下,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发展迅速,已初步形成了纺纱、织布、印染(新疆以适度发展为原则)、服装的纺织产业体系。织布产业作为纺织服装产业链发展的重要环节,在棉纺产能的迅速扩张的带动下,织布产业得到一定的发展,但在纺织服装产业发挥稳增长、促就业、改善民生的作用上仍有很大发展空间。

  3.1 新疆织布产业发展现状

  3.1.1 新疆织布产量逐年增产

  2014年新疆大力发展纺织服装产业以来,各地加大招商引资力度,2016年起织布企业陆续完成建设投产,截止2019年9月底,全疆共有织布企业53家,其中自治区37家企业主要分布在阿克苏(13家)、喀什(6家)、巴州(6家)、昌吉(4家)、塔城(4家)、吐鲁番(2家)、博州(1家)、乌鲁木齐(1家),具体企业见下表2019年新疆全区梭织布企业情况表。兵团16家企业(其中1师8家,8师6家,2师1家,11师1家)。截止2019年9月新疆织布产量达到3.36万米,年均增速达53.8%,实现带动就业3537人。新疆布产量及增速情况如图4所示。

  3.1.2 织布产品以棉织坯布为主

  新疆棉花资源丰富,织布原料以棉纱为主,从织布产品看,除石河子新疆如意纺织有限公司利用筒子纱染色后的色纱织成色织布棉布,以及阿克苏纺织工业城的光盛布业公司和喀什地区巴楚县华联纺织服装公司生产的少量白坯布,运往阿拉尔市染色后形成色织布外,绝大多数企业主要全生产白坯布。如全区产能最大阿克苏疆渝纺织有限公司,现有1444台剑杆织机,占全区(7671台)的织机总量的1/5,占阿克苏地区的(4204台)织机总量的1/3,主要生产7支、10支、21支的白坯粗布,运往广东、福建等地再加工后用做超市购物袋。

  3.1.3 织机设备较为先进

  截止2019年9月底全区共有梭织机7671台,其中喷气织机2562台,剑杆织机4284台,普通梭织机825台。据行业内测算,普通梭织机的产能120米/天;剑杆织机的产能280米/天;喷气织机的产能380米/天。当前,我国织机设备已发展为以喷气织机、喷水织机、剑杆织机为代表的先进设备。喷气织机有高速、高效的特点,色织生产以喷气织机为主;剑杆织机品种适应性强,适合牛仔布等厚重织物的生产。新疆喷气织机及剑杆织机占全疆设备89%以上,织机设备较为先进。

  3.2 存在的问题

  3.2.1 织布产业与上下游衔接不紧密

  近几年来,我区投资的纺织服装企业多集中在棉纺产业,产业链上游得到快速发展(增速在1倍以上),已有187家规上棉纺企业,而织布企业仅53家。且随着产品功能需求的多样性,纺织服装布料纯棉布占比用量逐步减少,大多用于贴身服装的面料。而新疆目前仅生产纯棉布,织布上游的化学原料(黏胶、涤纶等)在织布产业中的应用为空白。向下游看,织布产品留在当地用做服装加工的很少,仅部分白坯布用做新疆当地棉花打包布,产业向下游延伸的深加工产品发展不足。

  3.2.2 织布产品品种单一,附加值低

  由于新疆远离纺织服装消费市场,难以迅速反应服装市场对布料的需求,只能生产常规的附加值低的白坯布产品。同时,受下游印染产业产量以及印染技术的限制,难以满足纺织服装市场的色彩需求,仅小部分白坯布可经染色后出疆。如巴楚县华联纺织服装有限公司,接到色织布订单,受印染企业染色色彩不全的影响,仅有小部分白坯布可染色加工,绝大多数白坯布出疆。白坯布的生产位于纺织服装产业链的较前端,市场价格约在3-6元/米,产品附加值较低。

  3.2.3 织布企业数量少规模小,集中程度低

  全疆53家织布企业中,织机数超过500台2家,仅占比3%;200台以上的12家,占比22%,200台以下的企业39家,占比高达74%,可见新疆企业规模整体偏小。同时,企业分布较为分散,分别分布在阿克苏、喀什、巴州、乌鲁木齐、吐鲁番、昌吉、伊犁、博州、和田等9个地区、18个县市及兵团1师、8师等8个师市,各地州距离均在500公里左右,各县市距离均在70左右,织布企业分布分散,织布产业空间发展集聚程度低,抗风险能力弱。

  3.2.4 织布产业发展环境优势尚不明显,企业来疆投资建厂意愿不足

  织布企业园区尚未形成,产业配套设施不足,布料市场发展缓慢,全疆仅乌鲁木齐白马布料市场1家,且距离织布企业相对集聚的阿克苏、巴州等地区500公里以上,布料市场发挥作用不足,织布的市场环境尚未形成;同时,织布产业发展的优惠政策不突出,来疆建厂的织布企业享受我区用地优势的基础上,用纱价格与疆外用纱价格相同,产品出疆运费补贴800元/吨,新疆滋补产业发展的优势尚未得到充分发挥,企业来疆投资建厂意愿低,新疆织造业整体发展缓慢。

  3.2.5 织布产业用工技术要求相对棉纱较高,企业用工难

  织布用纱的支数越高,纱就越细,织布越薄,布相对越柔软舒适。但支数高的布要求原料品质高的同时,对织布厂的技术要求也比较高,但我区织布企业劳动技术水平较内地比仍然较低,员工主要来自农村富裕劳动力人口转移,受语言、文化、教育等因素的影响,员工综合素质低,流失率高、招工培训难,高级从业人员稀缺,增加了织布企业的生产成本,降低了织布企业的生产效率。

  4 新疆织布产业发展的建议

  新疆的织造业发展,必须充分发挥新疆的区位优势、土地优势、人力资源优势,借助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加大招商引资力度,营造织布产业发展的优良生态环境,来谋划和推进新疆织布产业的发展,为新疆纺织服装产业的发展壮大筑牢基础。

  4.1 培育良好的织布产业发展环境

  要振兴发展新疆织造业,提升其在疆的影响力,环境的培养不容忽视。尤其注重打造新疆织布产业园,包括培养织造产业园区、建好布料市场、建设互联网站、打造知名织造产品品牌、壮大行业协会。同时,从政策、资金、服务等方面,加大对招商引资重大项目的支持服务力度。改善以厂房、车间、市场为代表的硬件环境,健全地方配套政策,做好水、电、热供应和污水集中处理等公共服务,扩大织造业信贷规模,给予相应的资金配套扶持政策。

  4.2 引导开发生产适销的织布产品,逐步提高新疆织布产品附加值

  2019年11月自治区发改委出台的《2019年自治区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补贴与质量挂钩试点方案》中提出对棉花包装推行棉布外捆扎的方式,对此,鼓励企业生产新疆本地用的打包棉坯布,就地消耗。鼓励织布产品向下游新疆本地用服装、家纺延伸,以满足新疆工装布、环卫服装等基础布料的需要;针对新疆本地、周边省份和国家的纺织面料消费特点和习惯开展研究,引导企业加强产品开发、提升营销水平,提高新疆纺织面料在本地消费及向西出口的比重;在现有印染产能的前提下逐步发展色织布的同时,充分利用我区黏胶、涤纶等原料优势,着力发展用于中高档面料生产的混纺布及(纯化学)纤维布,以及多纤混纺、弹性、功能性面料产品,逐步提高织布产品附加值。

  4.3 大力开拓国内外市场,有效承接东中部产业转移

  重点吸引东中部地区织造业优势品牌、尖端领域织造企业入疆发展,着力开拓本地、周边省份和周边国家产业用纺织品消费市场,逐步提高市场占有率。辅助企业积极开拓国内外市场,加强经贸交流拓宽市场,加强与中亚和周边国家的政府和民间互访促进经贸合作,支持亚欧丝绸之路服装节及相关的会展活动促进开拓出口市场,支持商会、协会等机构组织企业开展对外经贸交流,支持经贸中介和咨询机构的成长和发展。

  4.4 适度加大印染产能以满足织布产业需求

  虽然印染是一个高污染、高消耗行业,但作为纺织产业链不可缺少的一环,中央已批准新疆适度发展印染项目,并且我区制定了三城建设印染基地的规划,正在进行三城印染产业污水处理建设,便于织布、印染企业项目引进和后续发展,为更快更好地发展新疆纺织服装产业奠定基础。

  4.5 加强织布行业技能培训和人才培养

  扩大织布专业人员培养规模。引导疆内大专院校适应织布业发展的需要,调整纺织面料专业设施和招生计划,扩大纺织面料专业招生规模,根据用人单位的需要增加定向培养和委托培养的比重;针对织布企业发展,重视培养新疆本地的织布企业老板,提高企业高层的管理技能。在人口集中的南疆地区开展培训班,包括整经、穿筘和挡车技能等培训内容,为织布企业培养成熟人才。
  参考文献
  [1] 杨逸萌,马玲。乌鲁木齐海关"提档加速"助新疆纺织服装产业逆势突围[J].网印工业,2020(7):59-60.
  [2] 谢渠,齐立美。新疆棉花产业风险预警研究[J].农村经济与科技,2020,31(1):220-222.
  [3] 赵玉明,秦远建。新疆棉花产业链优化路径选择研究--基于棉花目标价格改革背景下的分析[J].价格理论与实践,2019(12):47-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