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滁州薄壳山核桃产业建设现状与策略》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学论文范文 >

滁州薄壳山核桃产业建设现状与策略

添加时间:2020/10/14

  摘    要:本文分析了滁州市发展薄壳山核桃的必要性以及产业发展现状,提出了相应的发展对策,以期为促进当地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提供参考.

  关键词:薄壳山核桃; 产业发展; 必要性; 现状; 对策; 安徽滁州;

  薄壳山核桃(Carya illinoinensis (Wangenh.)K.Koch)是世界着名的干果之一,商品名为碧根果,也叫长寿果、益智果.薄壳山核桃果壳薄、易剥,出仁率高,种仁可食率高,味香甜可口,营养丰富,富含蛋白质、植物固醇、不饱和脂肪酸[1].薄壳山核桃作为一种营养保健食品越来越受到大众喜爱.薄壳山核桃在国内目前主要用作面包、糖果、冰激凌等食品的添加材料和干果消费,受产量和价格限制,油用比例不高.我国虽然从20世纪初即开始引种薄壳山核桃,但目前我国境内薄壳山核桃产量仍然有限,市场上销售的薄壳山核桃几乎全部来源于进口,且进口量呈逐年递增趋势.

  1 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的必要性

  1.1 效益分析

  1.1.1 生态效益.

  薄壳山核桃枝繁叶茂,根系发达,侧根分布着大量须根,其分布的直径范围达4 m左右,具有良好的水土保持功能.发展薄壳山核桃产业,可增加森林面积,提高森林质量,加大林地产出,生态效益显着,主要体现在扩大森林资源总量、保持水土、涵养水源、调节气候、防风固沙、净化大气、提高森林减灾防灾能力等多个方面[2].

  1.1.2 经济效益.

  新造薄壳山核桃树5年后结果,十年生单株年产量可达15 kg,15年以上单株年产量可达30 kg,以市场价40元/kg计算,年产值可达600~1 200元/株.根据该树种丰产栽培技术规范,按定植密度165株/hm2、产量3 t/hm2计算,盛果期年产值可达12万元/hm2.即使大规模发展后,价格下降到20元/kg,年产值也可达9万元/hm2以上.由此可见,种植薄壳山核桃经济效益良好,且可持续性经济效益突出.

  1.1.3 社会效益.

  发展薄壳山核桃是实施国家木本粮油工程的具体举措.粮油安全是我国长期面临的战略性问题,当前各种困扰粮食和油料安全的不确定因素依然在加剧.由于人口的增长,城镇化水平提高和餐饮行业、食品工业和化工行业的发展等,国内食用油消费总量快速增长,食用油生产远远不能满足消费需求,尤其近年来食用油进口量迅速增加,发展薄壳山核桃木本油料产业,可缓解我国油料短缺的问题,且不与粮食争地,又能充分利用林地和房前屋后、农田林网等闲置土地.由此可见,大力发展薄壳山核桃产业是确保国家粮油战略安全的重要途径之一.

  1.2 价值分析

  1.2.1 果用(油用)价值.

  薄壳山核桃油营养丰富,干果蛋白质含量6.0%~11.3%,脂类含量65.9%~78.0%,总可溶性糖含量3.3%~5.3%.不饱和脂肪酸含量丰富,占油脂的90%以上,油酸含量52.52%~74.09%,亚麻油酸含量17.69%~37.52%[1].油脂总含量达70%以上,富含氨基酸、VB1和VB2,油质优,是上等的烹调用油和色拉油,高档健康油市场需求年年呈递增趋势.

  1.2.2 材用价值.

  薄壳山核桃与美国黑核桃、黑樱桃并列为世界三大优质硬阔用材树种之一.其树干通直,材质坚实,纹理细致,富有弹性,不易翘裂,是军工、高档家具、面板、工具、体育器材、钢琴、工艺品等的优质原材料,国际售价很高.将其作为珍贵树种和大径材进行造林和培育,具有很好的市场前景.

  1.2.3 观赏价值.

  薄壳山核桃树体高大,枝叶茂密,树姿优美,是优良的园林上层骨干树种,其耐水湿,适合河流沿岸、湖泊周围及平原地区栽植.可作行道树和庭荫树,特别是在"四旁"、农田林网和摞荒地种植,既能很好地改善景观、绿化美化环境,又可用于发展庭院经济,增加农民收入,是城镇、乡村绿化以及新农村建设的优良生态树种[3].

  1.2.4 取代杨树的最佳树种.

  20个世纪90年代,为了满足人们对林产品快速增长的需求,营造了大量速生杨树,每年春季杨絮飘飞,严重影响了群众的生活;再加上杨树用途单一,薄壳山核桃取代杨树可有效改善树种结构,又能满足社会对高档木材和林产品的需求,促进农民脱贫增收致富,生态效益、经济效益、社会效益都将大幅提升,是目前替代杨树的极好树种.

  2 产业发展现状

  滁州市与薄壳山核桃原产地纬度相同,气候和土壤等条件相近,自20世纪70年代在大山林场、六镇白酒、琅琊山林场、西洋山林场、西桃园林场等地引种近200株薄壳山核桃,目前长势良好,平均胸径35 cm以上,最大胸径49 cm.截至目前,薄壳山核桃散生木在无任何人工管理的情况下,单株年均结果数十斤.近年来,滁州市大力推广"三树一苗"产业建设,仅全椒县薄壳山核桃已建高标准果用林4 333.33 hm2,目前长势喜人,大部分果园已经挂果,仅2017年全县薄壳山核桃总产量已达2 t,到2019年产量快速增长到120 t.

  3 发展对策

  3.1 确立产业发展框架目标

  拟在沿江、沿淮平原区农田林网、农村"四旁"、庭院隙地和国有林场,按照长短结合、兼作套种、立体种植等经营模式,营造以薄壳山核桃为主的木本油料林基地2万hm2,建设2~3个深加工产业化龙头企业,争创一批国家木本油料产业重点县和一批产业示范基地.目前,滁州市已建成市级产业示范基地6家,全椒县成功申请了"碧根果之都",全椒县石沛镇、定远县蒋集镇和来安县半塔镇申创"碧根果小镇".

  3.2 新造林基地建设

  滁州市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规划范围是天长、来安、全椒、定远、凤阳、明光等6个县市和国有林场规划发展面积2万hm2,其中发展0.67 hm2以上基地林面积1.33万hm2、0.67 hm2以下及四旁林面积0.67万hm2,确立了以集约经营程度较高的基地林带动农村种植户利用"四旁"和农田林网、闲置土地、林地见缝插针,主动营造.目前,滁州市66.67 hm2以上的造林大户或企业达21家,成片造林1.11万hm2.

  3.3 良种苗木基地建设

  以滁州市林科所国家级薄壳山核桃良种苗基地为依托,在每个县区、国有林场选择1~2个育苗基地作为重点育苗单位,积极开展大苗培育、示范林建设、采穗圃建设等工作.自2018年起,滁州市各育苗场圃和企业年培育营养钵和裸根苗达200万株以上,完全满足市场需求.

  3.4 产业链加工企业建设

  目前,滁州市全椒县薄壳山核桃产业起步较早、起点较高,大部分薄壳山核桃造林采取容器袋"2+1"嫁接苗造林,已进入初果期.随着产量逐步增加,薄壳山核桃深加工企业目前也已洽谈签约,即将入驻,优先发展冷链仓储和果品深加工,既解决了林农的销售问题,又提高了薄壳山核桃全产业链的附加值,同时对带动滁州市特色林果产业社会发展水平具有积极的意义.

  3.5 加大扶持力度

  目前,国家和安徽省先后出台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意见》《安徽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木本油料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等文件,从发展产业的宏观政策上给予支持;同时,滁州市除琅琊区以外,均针对薄壳山核桃产业出台了扶持政策,对符合条件的薄壳山核桃种植户奖补3.60万~5.25万元/hm2.截至目前,县级产业扶持政策对整个薄壳山核桃产业拉动作用最大.为促进薄壳山核桃产业的健康、稳定发展,一是要充分利用国家、省、市的产业政策、项目和资金,积极做好项目储备和申报工作,争取更多的项目扶持资金发展薄壳山核桃产业;二是政府要将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资金纳入财政预算,加大对薄壳山核桃产业的扶持力度;三是采取以奖代补的形式鼓励广大群众大力发展薄壳山核桃产业.

  3.6 强化科技支撑

  一是要加强优良新品种的引进、示范及配套的无公害标准化栽培技术研究,做好技术贮备,做到良种良法配套推广.目前,滁州市林科所已建成国家级薄壳山核桃良种基地,同时与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亚热带林业研究所开展合作,筹建薄壳山核桃博士工作站,充分提高滁州市薄壳山核桃的管育技术资源储备和新品种研发能力.二是加强薄壳山核桃栽培技术培训工作,提高林农栽培管理技术水平.滁州市每年开展1~3次薄壳山核桃关键技术现场观摩教学培训,对种植户提高种植水平帮助很大,林农反馈效果好.三是鼓励技术人员和造林大户、公司领办薄壳山核桃产业开发科技型企业,在良种苗木培育、丰产栽培及产品加工等方面,能切实发挥其在技术上的示范带头作用,提高产业科技水平.

  3.7 健全质量体系

  政府和产业协会始终积极宣传并组织龙头企业按绿色食品、无公害食品标准进行栽培及经营管理薄壳山核桃种植基地,全椒县薄壳山核桃起点即是按照绿色食品标准开展生产经营,倡导在薄壳山核桃加工中推行和实施HACCP(食品安全卫生预防控制)体系,为滁州市薄壳山核桃产品通往国内外市场开辟绿色通道.

  3.8 创立知名品牌

  坚持走"特色+规模+品牌"的路子.通过10~20年的努力,争取形成一批在国内外市场上有较大影响力的名优薄壳山核桃品牌,建成有区域特色的薄壳山核桃产业带和关联产业群,真正实施品牌发展战略[4].目前,全椒县结合已获得的"碧根果之都"称号,开始筹备申请"全椒碧根果"地域特色品牌,探讨品牌保护和品牌授权使用机制,做大做强全椒薄壳山核桃品牌.
  参考文献
  [1] MAHESH V, HARSHAL H K, NAVINDRA P S, et al.Biochemical composition and immunological comparison of select pecan[Carya illinoinensis(Wangenh.)K.Koch] cultivars[J].J Agric Food Chem,2007,55(24):9899-9907.
  [2] 魏海林,韩玺钊.发展薄壳山核桃产业的市场潜力及对策分析[J].中国农村科技,2020(8):72-75.
  [3] 程静,杨建华,习学良.云南省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现状与低效林改造技术[J].林业调查规划,2017,42(6):85-86.
  [4] 彭方仁.美国薄壳山核桃产业发展现状及对我国的启示[J].林业科技开发,2014,28(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