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河北省劳动力及人力资本存量对经济增长的作用》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学论文范文 >

河北省劳动力及人力资本存量对经济增长的作用

添加时间:2019/06/24
  摘要:近年来河北省要素投入迅速增长, 但是经济增速反而延缓, 说明河北省处在经济转型升级的瓶颈期。模型实证结果表明, 河北省经济增长主要靠物质资本投入的拉动, 规模报酬不变的假定下, 经济增长模型中物质资本的产出弹性为0.62.考虑教育差异的情况下, 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产出弹性为0.41, 比单纯考虑劳动力数量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所提升。教育对河北省经济增长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但是由于现有劳动力受教育水平偏低, 造成物质资本与劳动力资本的匹配较弱, 使得教育对经济增长的影响相对有限。河北省应注重提升新增劳动力受教育水平, 并加强对现有存量劳动力的继续教育与培训工作, 以适应经济转型升级的需要。
  
  关键词:劳动力; 人力资本存量; 教育; 资本深化; 区域经济;
 
  
  经测算, 从1978年到2016年河北省物质资本存量年均增长13.14%, 劳动力投入年均增长1.80%, 但是可比的地区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07%, 经济增速低于物质资本投入的增速, 说明河北省面临经济转型升级的压力。单纯地扩大投资规模将难以持续推动经济的高速增长, 因而提升河北省人力资本的存量水平, 使人力资本与物质资本实现合理的匹配, 将为河北省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提供新的思路。
  
  一、基于劳动力投入的生产函数模型
  
  (一) 模型的构造
  
  模型以经典的生产函数Y=AKαLβ为基础。其中Y、K、L分别表示总产出、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总产出采用地区生产总值指标, 物质资本用张军的方法进行估算[1], 人力资本采用就业人数指标。为保证数据的可比性, 对生产总值数据和物质资本数据进行价格指数的平减。将函数两端同除以L, 有:y=Akα, 取自然对数可得模型lny=lnA+αlnk, 其中y表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 k表示人均资本存量。
  
  表1 模型数据

  
  注:地区生产总值和资本存量数据均以1978年价格为基期调整;相关数据采用王会强 (2009) 方法[2]测算, 并对2007年以后数据进行补充拓展。
  
  (二) 基于劳动力的生产函数模型分析
  
  采用Eviews分析软件, 以OLS法估计方程, 为消除模型的自相关的影响, 采用Cochrane-Orcutt迭代法对模型进行处理[3].模型估计结果见表2.
  
  表2 河北省就业总量对经济增长的回归分析

  
  模型估计:
  
  由以上可知:α=0.62, 即河北省物质资本的产出弹性为0.62, 根据规模报酬不变的假定, 则劳动力的产出弹性为0.38.实证分析结果表明, 河北省经济增长主要是靠资本的投入带动。而在新经济增长理论中, 内涵型增长的实现主要依靠劳动者素质水平的提高, 但是河北省劳动力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仍远低于资本投入。
  
  根据表1数据, 测算1978-2016年河北省真实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速度为10.07%, 真实资本存量年均增长速度为13.14%, 从业人员年均增长速度为1.8%.利用上述模型计算结果, 分析河北省资本投入、劳动力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和贡献率, 计算结果见表3.
  
  表3 1978-2016年各投入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和贡献度

  
  由表3可以看出, 河北省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投资推动, 其贡献率为80.90%, 劳动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较小, 为6.79%.以上分析表明, 河北省经济增长效率有待提高, 物质资本年均投资增长13.14%, 但同期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10.07%.
  
  二、引入劳动者质量的人力资本模型分析
  
  地区生产总值和资本存量数据口径分析如上。在生产函数模型中引入衡量劳动者质量差异的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数据由河北省历年从业人数乘以平均受教育年限得出。其中受教育程度分为未上过学、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专科、大学本科和研究生, 从业人员受教育程度的数据来自于历年的《中国劳动统计年鉴》。教育程度的差异对人力资本的形成起到不同的积累作用, 为反映教育对劳动资本的累积作用, 赋予不同教育程度以相应的权重, 综合各学者的研究成果, 赋权情况分别为:1、6、9、12、15、16、19, 分别对应不同的受教育年限, 其中未上过学的从业人员也具备一定的知识和能力, 赋值为1, 小学教育6年, 赋值为6, 以此类推。鉴于受教育程度指标的可得性, 人力资本存量数据源自1996-2016年《河北经济统计年鉴》。河北省人力资本存量数据见表4.
  
  表4 河北省人力资本存量数据

  
  注:河北省就业人员受教育程度构成数据来自历年《中国劳动统计年鉴》;劳动力数据来自历年《河北经济统计年鉴》;人力资本数据按平均受教育年限法计算。
  
  考虑不同教育年限下劳动力质量存在差异, 引入体现教育差异的人力资本后的模型估计结果见表5.
  
  表5 河北省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回归分析

  
  模型如下:
  
  由以上可知:α=0.59, 考虑以教育年限为代表的人力资本的情况, 河北省物质资本的产出弹性为0.59, 对比不考虑教育水平差异的分析结果, 物质资本的产出弹性稍有降低, 但是降低的幅度有限。说明即使考虑到教育对人力资本的作用, 物质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仍然十分显着。根据规模报酬不变的假定, 人力资本的产出弹性为0.41.人力资本产出弹性的增长说明教育提升了河北省人力资本水平, 使其对劳动力产生一定的加成作用, 劳动者素质水平的提升使得劳动力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所提升, 但是其效果与预期相比仍有一定差距。
  
  1996-2016年河北省真实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速度为9.76%, 真实资本存量年均增长速度为15.92%, 人力资本年均增长速度为2.58%.河北省资本投入、人力资本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和贡献率计算结果见表6.
   
  表6 1996-2016年各投入要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份额和贡献率

  
  由表6可以看出, 河北省经济增长主要是靠投资推动, 其贡献率为96.24%, 人力资本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10.84%.两者间的匹配性不足, 使双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产生了一定的抵消作用。随着人口红利的释放以及劳动力在不同产业间的转移, 要素投入这种外延式增长方式曾经有效地促进了经济增长。但在近20年来, 要素投入的规模在持续增长, 资本积累速度增快, 人力资本的积累速度也有了较大增长, 然而经济增长速度并没有显着的同步增长, GDP增速反而减缓。说明仅仅靠要素投入的增加, 并不能充分拉动经济增长, 经济急需转型升级, 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源泉。在产业结构升级和人口老龄化的压力下, 河北省不仅应注重要素投入的质量, 更要关注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间的配合, 提高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的匹配性, 挖掘现有生产要素的增长潜力。
  
  三、教育对人力资本提升效率的再思考
  
  模型的分析结果显示, 教育强化了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作用。但是河北省经济增长中人力资本的贡献与预期仍有一定差距。对比2016年京津冀三地的劳动力受教育程度可以看出, 河北省与京津相比劳动力受教育水平存在一定差距, 主要体现为双低, 即从业人员受教育水平普遍较低, 高素质人员占比较低。河北省就业人员的受教育水平多集中在初中程度, 占全部就业人口的50.4%, 加上初中以下受教育程度的人口, 比例为64.4%.相比较而言, 京津两地初中以下受教育程度的就业人员分别占比为24.6%和46.8%.河北省高素质从业人员占比较低, 在高等教育方面, 从业人员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仅占17.4%, 而京津两地该比例为55.8%和36.1%.河北省劳动力受教育水平普遍较低的现状也造成了河北省人力资本积累较缓慢, 现有从业人员不能迅速地吸收较为先进的技术, 实现在生产过程中的创新, 也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河北省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较低的原因。
  
  表7 全国及京津冀地区就业人员受教育程度构成 (%)

  
  注:数据来源于《中国劳动力统计年鉴2017》。
  
  为了更明晰地揭示不同教育层次的劳动力在京津冀地区的横向对比情况, 以折线图进行分布特征的刻画 (见图1) .河北省现有劳动力在教育程度分布上, 呈现近似于M型的形状。接受过高中及以上教育的人数比例基本与全国水平持平, 但与京津地区存在显着差异, 明显落后于京津两地。高等教育不足, 特别是高职教育位于M型的最低点, 甚至低于中职教育所占比例。由于初中及以下的教育基本属于基础教育, 较缺乏对未来职业生涯所需的各种能力的专业性培养, 高等教育仍处于向应用型转变的过程中, 职业教育在目前定位上将处于提升劳动力受教育水平及应用性能力的地位。提升全社会劳动力的教育水平, 特别是提升包括职业教育在内的高等教育占比, 扩大高等教育的覆盖面, 将有助于释放劳动力在经济增长中的潜能。未来河北省教育发展的重点应涵盖两个方面, 一是提升新增劳动力受教育水平, 提高劳动力人口中高素质劳动力占比;二是为现有的受教育程度较低的存量劳动力提供继续教育和培训的机会。
  
  图1 京津冀及全国劳动力受教育层次比

  
  四、结论及建议
  
  (一) 注重物质资本的投入质量和使用效率
  
  分析表明, 河北省经济增长主要依靠物质资本的拉动, 规模报酬不变的假定下, 经济增长模型中物质资本的产出弹性为0.62, 在考虑教育差异的情况下, 物质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产出弹性为0.59.河北省物质资本的增速要高于经济增长的增速, 且近年来增速有加快的趋势。河北省应当在加大物质资本投入的同时, 注重提升物质资本的质量, 并提高其效率;要实现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的适度协调, 避免出现过度的资本深化对人力资本产生的替代或挤出效应;在能够吸纳劳动力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为代表的传统产业中, 实现现代化生产与充分就业之间的动态均衡。
  
  (二) 提升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水平
  
  考虑教育水平的影响, 人力资本的产出弹性有所提升, 由0.39提升为0.41, 由教育年限法折算的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有所提升, 说明教育对经济增长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但仍需加强。在物质资本对经济增长驱动趋缓的形势下, 提升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显得尤为重要。
  
  当前河北省社会人力资本水平相对较低, 造成了渐进式创新、从实践向理论推动的创新较少, 大大制约了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水平。要实现科技创新方式的转变, 提升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首先需要提升现有劳动力的知识水平。因此, 应扩大高等教育的覆盖面, 使更多的新增劳动力具备较高的受教育水平, 尽快掌握与生产相关的知识与技能, 将有助于实现人力资本存量的良性积累, 为创新提供知识储备, 并通过创新发展提升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水平。
  
  (三) 注重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的匹配性
  
  近20年来, 随着要素投入的增长, 经济增速反而延缓, 说明河北省处在转型升级的瓶颈期。不能单纯地依靠要素投入的数量增长, 应更多地关注物质资本与劳动力资本的匹配性, 提升要素的投入产出效率。物质资本与人力资本匹配性较低的原因在于, 相对较低的人力资本水平与较先进的物质资本水平不相匹配, 不能充分释放物质资本的生产效率。以新兴产业为例, 许多新兴产业面临着符合其发展要求的劳动力不足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在人才培养方面加强高校与企业间的合作, 使教育内容、人才培养与区域经济发展需求相适应, 从而为区域经济发展提供合格的人才, 更好地释放人力资本与物质资本的生产潜力。
  
  (四) 关注现有存量劳动力技能的提升
  
  河北省现有存量劳动力受教育水平偏低, 大量劳动力受教育水平在初中及以下。人力资本的提升, 应在注重提升新增劳动力受教育水平的基础上, 尽快加大对现有存量劳动力的教育与培训工作, 提升其素质和技能, 适应经济的转型升级[4].个人所得税改革之后, 个人继续教育支出允许在缴纳个人所得税之前进行扣除。该政策的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将会释放在职就业人员的继续教育需求, 也是提升现有存量劳动力水平的有利契机。将存量劳动力培训需求与区域经济发展规划进行有机结合, 制定合理的培训方案, 提供先进的培训内容, 将有助于存量劳动力技能的提升, 进而助力河北省产业结构调整和优化升级。
  
  参考文献
  
  [1] 张军, 吴桂英, 张吉鹏。中国省际物质资本存量估算:1952-2000[J].经济研究, 2004 (10) :35-44.  
  [2] 王会强, 姚爱科, 郝琳琳。河北省经济增长与就业结构的变动分析[J].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9 (4) :53-56.
  [3] 易丹辉。数据分析与EVIEWS应用 (第2版) [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4.  
  [4] 刘文军。论经济发展方式转变中的劳动者素质提升[J].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报, 2011, 25 (4) :36-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