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脱钩的评价方法》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学论文范文 >

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脱钩的评价方法

添加时间:2019/05/09
  摘要:文章以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利用为研究对象, 通过国内外相关文献研究与数据收集, 系统剖析1980~2016年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变化趋势, 应用弹性分析法, 构建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脱钩的评价方法, 测算1980~2016年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脱钩态势。研究结果表明, 1980~2016年, 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脱钩态势经历了“强脱钩-弱脱钩-强脱钩-弱脱钩”的发展态势, 其中1995~2016年北京市工农业经济发展与工农业用水已处于强脱钩的理想状态。
  
  关键词:北京; 经济产业; 水资源利用; 脱钩态势; 评价;
 
  
  一、引言
  
  “脱钩”一词被世界银行引入到资源环境经济领域后, 脱钩理论主要用于研究经济增长与物质消耗的相互关系。20世纪90年以来, 国外脱钩理论主要研究经济增长与物质资源消耗、能源消费、农业生产贸易、交通量、环境污染之间的问题。国内学者分别从国家层面和地方层面, 开展了中国经济增长与资源消耗之间的脱钩问题研究。针对北京市脱钩理论的实践应用, 学者们主要探讨了北京市经济增长与碳排放之间的脱钩态势, 其中, 吴振信等分别采用Tapio分析模型、基于EKC和STIRPAT模型, 针对1999~2008年、1981~2010年北京市经济增长与碳排放的脱钩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此外, 一些学者对中国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脱钩态势进行了分析。综上所述, 目前鲜有学者对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脱钩态势进行深入探讨。鉴于此, 系统剖析1980~2016年北京市水资源消耗利用的变化趋势, 并应用弹性分析法, 测算1980~2016年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脱钩态势。
  
  二、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利用的变化态势
  
  1980~2016年, 北京市经济总量从139.07亿元增至25669.1亿元, 年均增长率高达15.6%.工业化进程的加速, 推动北京市经济快速发展, 北京市经济总量保持高速增长。尤其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 北京市经济发展持续保持较高的增长态势, 北京市经济总量年均增长率均超过18%.
  
  1980~2016年, 北京市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 北京市用水总量总体处于不断下降的态势, 并且产生较强的波动性, 北京市用水总量经历了“显着下降-波动增长-缓慢下降-缓慢增长”的发展历程。“六五”和“七五”期间用水总量负增长显着, 从50亿立方米降至40亿立方米左右;“八五”期间用水总量出现波动增长, 增至45亿立方米左右;从“九五”时期开始, 北京市用水总量进入缓慢下降的阶段, “十一五”期末降至35亿立方米左右;从“十二五”时期开始, 北京市用水总量进入缓慢增长的阶段, 但用水总量年均增长率低于1%, 用水总量控制在35~40亿立方米 (见图1) .
  
  首先, 从农业用水量变化来看, 1980年开始, 北京市农业用水量一直处于下降趋势, 2016年降至6.1亿立方米。“十二五”期间, 北京市深入践行“向观念要水、向机制要水、向科技要水”理念, 加快推进节水型社会建设, 大力实施农业高效节水灌溉工程, 农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数达到0.710.开展节水型单位建设和试点示范, 用水效率不断提高。
  
  其次, 从工业用水量变化来看, 北京市工业用水量也逐渐降低。1980~1985年, 工业高速发展导致工业用水量迅速增加, 工业用水量从14亿立方米增至17亿立方米。1986~1991年工业用水增长率不断降低, 工业用水量年均增长率降至4.4%.1991年以后, 工业用水量年均增长率快速降低, 1992-2016年工业用水量年均增长率降至-5.7%.说明工业现代化对工业用水的依赖程度明显下降。
  
  此外, 从第三产业用水量变化来看, 北京市第三产业与生活用水量持续增长。从1980年的4.94亿立方米增至17.8亿立方米。2010年以后, 第三产业与生活成为影响北京市用水总量增长的主导行业。
  
  三、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利用脱钩态势评价
  
  (一) 经济总量增长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脱钩时态
  
  根据1980~2016年北京市水资源消耗利用变化趋势, 以北京市人均GDP代表经济驱动力, 以北京市用水总量代表水资源压力状态, 以北京市万元GDP用水量代表水资源利用效率, 应用弹性分析法, 说明北京市经济增长与用水总量增长率变动轨迹特征, 评价1980~2016年北京市经济总量增长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脱钩时态, 见表1.
  
  图1 1980~2016年北京市用水总量以及产业用水量变化趋势

  
  表1 1980-2016年北京市经济增长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脱钩时态

  
  注:人均GDP按当年价计算;万元GDP用水量变化指数的计算公式为末期与基期万元GDP用水量的比值, 作为成本型指标, 其值小于1, 说明水资源利用效率提高。脱钩弹性系数即用水弹性系数, 当脱钩弹性系数为负, 且用水总量和万元GDP用水量下降, 则为强脱钩;当脱钩弹性系数为正, 且用水总量上升、万元GDP用水量下降, 则为弱脱钩 (下同)
  
  根据表1可知, 1985~1995年, 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为弱脱钩发展态势;1995~2010年, 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处于强脱钩的理想状态;2010~2016年, 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再次转变为弱脱钩发展态势。从脱钩弹性系数来看, 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强脱钩态势并不显着, 总体处于弱脱钩态势。
  
  (二) 农业经济增长与农业水资源利用的脱钩时态
  
  在对北京市经济总量增长与水资源利用的脱钩时态分析基础, 以第一产业产值代表农业经济驱动力, 以农业用水总量代表农业水资源压力状态, 以单位第一产业产值用水量代表农业水资源利用效率。应用弹性分析法, 说明农业经济增长与农业用水总量增长率变动轨迹特征, 评价1980~2016年农业经济增长与农业水资源消耗利用的脱钩时态, 见表2.
  
  表2 1980~2016年北京市农业经济增长与农业水资源消耗利用的脱钩时态

  
  注:第一产业产值按当年价计算;单位第一产业产值农业用水量变化指数为成本型指标, 其值小于1, 说明农业水资源利用效率提高
  
  根据表2可知, 1980~2016年, 北京市农业生产与农业用水总体处于强脱钩的理想状态。仅1985~1995年农业经济发展与农业水资源利用表现为弱脱钩发展态势。
  
  (三) 工业经济增长与工业水资源利用的脱钩时态
  
  通过对北京市经济总量增长与水资源利用的脱钩时态分析, 在此基础上, 以工业增加值代表工业经济驱动力, 以工业用水总量代表工业水资源压力状态, 以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代表工业水资源利用效率, 应用弹性分析法, 说明工业经济增长与工业用水总量增长率变动轨迹特征, 评价1980~2016年北京市工业经济增长与工业水资源利用的脱钩时态, 见表3.
  
  根据表3可知, 1980~1995年, 北京市工业经济发展与工业水资源利用处于弱脱钩与强脱钩交替出现的发展态势, 1995年之后, 北京市工业生产与工业用水也已经完全处于强脱钩的理想状态。此外, 北京市第三产业与生活用水效率不断提升, 但其用水总量也持续增长, 因此, 第三产业发展与其用水长期保持脱钩发展态势。
  
  结合表1~3可知, 优先实现农业经济发展与农业用水脱钩, 才能保障用水总量达到顶峰进而脱钩。农业作为用水大户, 承受着灌溉用水保障与水资源紧缺的双重压力, 为了保障农业用水量实现“零增长”或“负增长”, 高效节水灌溉成为北京市农业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此外, 尽管1980~1995年工业用水脱钩态势与用水总量脱钩态势存在一定的差异性, 但1980~2016年工业生产与工业水资源消耗利用总体表现强脱钩态势。2010~2016年, 北京市已从“农业用水脱钩态势与用水总量脱钩态势相对应”进一步转变为“第三产业与生活用水脱钩态势与用水总量脱钩态势相对应”, 因此, 为进一步加快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的强脱钩步伐, 必须加快绿色创新, 在保持提升北京市工农业用水效率、降低其用水量的基础上, 进一步创新北京市第三产业与生活的节水工艺技术, 提高北京市第三产业与生活用水效率, 合理控制和降低第三产业与生活用水量。
  
  表3 1980~2016年北京市工业经济增长与工业水资源利用的脱钩时态

  
  注:工业增加值按当年价计算;万元工业增加值用水量变化指数为成本型指标, 其值小于1, 说明工业水资源利用效率提高
  
  四、结语
  
  北京市用水结构的变化趋势符合人口城镇化发展和产业结构调整对水资源需求量的影响, 也与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所经历的用水变化历程类似。北京市经济发展与水资源消耗利用脱钩态势经历了“强脱钩-弱脱钩-强脱钩-弱脱钩”的发展态势, 其中1995~2016年北京市工农业经济发展与工农业用水已处于强脱钩的理想状态。总体来看, 北京市经济增长的同时, 农业水资源消耗利用量下降是水资源消耗利用处于强脱钩发展态势的前提保障。
  
  参考文献
  
  [1] OECD.Indicators to measure decoupling of environmental pressure from economic growth[R].Paris:OECD, 2002.  
  [2] Ayres R U, Ayres L W, Warr B.Energy, power and work in the US economy 1900-1998[J].Energy, 2003 (03) .  
  [3] Tapio, Petri.Towards a theory of decoupling:Degrees of decoupling in the EUand the ease of road traffic in Finland between 1970 and 2001[J].Journal of Transport Policy, 2005 (12) .  
  [4] 钟太洋, 黄贤金, 韩立, 等。资源环境领域脱钩分析研究进展[J].自然资源学报2010 (08) .  
  [5] 王鹤鸣, 岳强, 陆钟武。中国1998年-2008年资源消耗与经济增长的脱钩分析[J].资源科学, 2011 (09) .  
  [6] 吴振信, 石佳。北京地区经济增长与碳排放脱钩状态实证研究[J].数学的实践与认识, 2013 (02) .  
  [7] 张丽峰。北京碳排放与经济增长间关系的实证研究--基于EKC和STIR-PAT模型[J].技术经济, 2013 (01) .  
  [8] 于法稳。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脱钩关系的实证研究[J].内蒙古财经学院学报, 2009 (03) .
  [9] 汪奎, 邵东国, 顾文权, 等。中国用水量与经济增长的脱钩分析[J].灌溉排水学报, 2011 (03) .  
  [10] 吴丹。中国经济发展与水资源利用的演变态势、“脱钩”评价与机理分析--以中美对比分析为例[J].河海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 2016 (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