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传统村落与民俗文化复兴背景下的墓园策划》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建筑论文范文 >

传统村落与民俗文化复兴背景下的墓园策划

添加时间:2017/05/27
  摘要:以云南楚雄地区的墓园规划为研究对象,结合传统村落的布局特性,从规划、建筑、殡葬心理及民俗文化传播等多个角度,创造性地探讨了一种宗教式墓园的构建方式,为地域性墓园设计提供了思路。
  
  关键词:墓园设计,宗教,传统村落,规划布局
  
  墓园设计是一类较为特殊的规划活动,其不仅蕴含着精神诉求与人文基因,也由于其自身述说着一种人对于生死的认知从而表达了非常浓厚的哲学意义。但与此同时,现代的墓园又是一种带有地产业性质的建设项目,其神秘的面纱之下依然遵循着商业时代的种种规律。如何从地域文化的角度切入,如何尊重生者与逝者的共同感受,如何在商业推广与殡葬心理层面权重平衡,这样的策划将是一种颇为敏感和富含争议的大胆尝试。
  
  1项目背景
  
  1.1云南楚雄及紫溪山区域的人文地理信息
  
  楚雄地处云南滇中腹地,自古以来一直是少数民族的集聚地,以彝族、傈僳族和苗族为主。如今的楚雄州虽然行政定义是一个少数民族自治的地级市,但实际人口却早已被汉族所同化。截至2012年的人口普查结果,楚雄州全境常住人口约272万,其中汉族人口占180万,少数民族人口约92万,而彝族作为楚雄少数民族的代表,其人口总数却也达到了74万有余。近年来,楚雄州一直以彝族文化作为对外宣传的亮点,将彝族民俗服饰图案上的红黄黑三色运用到了城市建设的各个地方,尽管这种平面色彩化的表达很容易吸引游人的目光,但学界和社会反馈却一直认为这样的展现过于表面,并期待着开发者与设计师能够更为深入的从内涵上对彝族文明进行挖掘。
  
  而紫溪山作为楚雄境内离市区最近的一座山脉,其本身所拥有的各类资源亦值得认真梳理。紫溪山位于楚雄西郊,森林覆盖率高达92%,其中以高山杜鹃最负盛名。此外,宗教文化也是成就紫溪山历史文脉的一个重要因素,相传旧时散落在整个山脉之间的大小佛寺多达200余座,只可惜如今早已衰落,仅留下些许断碑残垣述说着过往。
  
  1.2紫溪山拟建墓园所要面临的问题
  
  拟建墓园的大背景位于楚雄,以对外宣传与交流的视野来看,那对于本土少数民族文化的发掘便是一种毋庸置疑的地域性表达。但如何发掘,从什么角度进行切入,又如何摆脱表面色彩符号简单的运用,从而真正意义的发掘到文化精髓,这是一个根本性的问题。
  
  此外,墓园虽然安放着逝者,但墓园的使用人和评价人却是生者。传统墓园的功能仅为简单的火化和列队式的墓地安葬,立足点往往限于一种程式化的操作,让人感到冷漠。如何在功能设定上打破这一局面,于山野绿林的自然环境之中让生者对于逝者的追忆活动更富精神内涵,从而在根本上改变人们对于墓园的常规定论,创造出一种更为新颖的模式,这又是一个颇为重要的问题。
  
  2墓园的规划布局与创新特点
  
  2.1借鉴于少数民族传统村落的规划布局
  
  传统的云南少数民族村寨大多有三个重要节点:寨头、寨心和后山墓林。寨头由寨门和入口坝子组成,集迎宾、接待与节庆聚会为一体,如火把节、赶秋节等本土重要活动便多在寨头的坝子举行,是一个较为热闹的门户性区域;寨心是一个相对生活化的集散场所,劳作间隙的休憩或村里召集大家聚会议事往往都发生于此,甚至有些村寨的龙树也生长于寨心;后山的墓林则是一块富含精神内涵和颇具信仰色彩的地方,村内有人过世下葬,亦或是祭山,祭祖等祭祀活动往往都发生于墓林,甚至一些地方小庙也会修建落足于此,这是村寨里的一片神秘区域,也是村民以先祖和逝者沟通的精神场所。
  
  综上而言,我们在筹建墓园时也将借鉴于这样的布局:将入口周边的地块作为集散与接待,各种殡葬仪式或纸烛售卖均安放于此,将其设置为相对“动”和“闹”的区域;墓园中间有一片相对安静的景观性集散场所,模拟“寨心”,供祭拜者休憩与怀念;而后山区域我们将设置一所庙宇,供奉普度众生的“地藏菩萨”,把宗教的意义融合于墓园,这也是向传统村落中“墓林”区域的致敬。
  
  因而,我们对楚雄本土少数民族文化的理解来源于传统村落的人文地理格局,逝者安息的墓园犹如自然祥和的少数民族原生聚落,这或许也是对地域文化的一种发掘和解读。
  
  2.2“万神乐居”概念的引入
  
  墓园里生者对于逝者的缅怀和纪念往往通过墓地前的祭拜活动或仪式来进行,点烛、焚香、烧纸甚至跪拜,供奉烟酒瓜果,祈求逝者安息,或希望长眠的先人能保佑健在的晚辈。这样的祭拜形式其实和在庙宇里对于神灵的祭拜极其相似。“造神”我们的文化基因中并不罕见,春秋时期的老子,三国时代的关云长和南宋名将岳飞等历史人物在漫漫岁月的演化中最后都被百姓大众逐一奉为了“太上老君”“关帝”和“岳王”,并筑庙供奉,顶礼膜拜,富有了神性。此外,很多村落里都修有“宗祠”,其间供奉着村寨中各路祖先的灵位,每逢特定时日,焚香烧纸或举行法式,这其实也是一种对于逝者的崇敬,并将逝者神圣化和宗教化的体现。
  
  其实,每一位逝者在家人和后代的心中都是一位神灵,生者在墓园中纪念他们同时也祈求他们的保佑与庇护,这种国人传统而特有的心理机制便是构筑我们的“万神乐居”概念的核心基础:我们将墓园的文化定位描述为一座“万神庙”,每一位逝者都是一位神灵,他们乐居于此,在后山“地藏菩萨”的统领下保佑着家人与后代。这样一来,就将传统的墓园创新性的营造成为了一个富含宗教意义的场所,无论对于安葬于此的逝者或是前来祭拜的生者,都是一种神圣化的体现。并且也契合了紫溪山历史文脉中所隐含的宗教情结(见图1)。
  
 祭奠逝者与参拜神灵的文化同源性
  
  3墓园功能板块的具体描述
  
  3.1墓园入口区域板块的功能策划
  
  墓园的入口周边以经营香蜡纸烛和纸扎的商铺为主,辅设一定数量的零卖超市或餐馆,以此作为殡葬行业的周边设施。
  
  此外墓园的接待中心,一个集游客咨询,休憩,事务办理为一体的综合建筑也将建设在这个板块。其1层可考虑对外接待和素食餐厅;2层以上则可考虑园区内的办公空间需求;其配套用房亦可安排员工住宿。
  
  而追悼场所在设计上可利用自然元素,如光、风、水声等作为创作灵感,设计出一个富含自然主义意味的悼念性建筑。这是生者送别逝者的一个场所,通过发生于其间的悼念活动,我们期望将追悼仪式与建筑本身相结合,营造出一种灵魂升华的神圣感和宗教感。最后是殡葬火化用房,一个功能性的场所,主要负责遗体的火化处理。
  
  3.2墓园安葬区域板块
  
  这个板块是墓园的核心,也是逝者长眠的区域。其中普通型墓地以相对常规的方式,沿山体等高线排列布置墓地。这是容积率较高,价位相对保守的一个墓地片区,针对低消费家庭对于逝者的安葬,其宗教特色主要体现在墓碑的设计与建造上。
  
  而第二类组团式墓地的单体占地面积较普通型墓地则稍大一些,布局方式以组团呈现。设想中的墓地组团周边将种植或保留原生树林,亦或者是以另一种树葬形式穿插其间,树木林荫之下立碑,又呈现出一种碑林的文化既视感。这是一种将殡葬文化、宗教文化与自然山水人文相结合的方式。第三类独立大墓的表现形式则类似于一个墓亭,有顶、柱和片墙作为空间界定,遮风避雨,墓碑立于其间,墓前设有供台,也可根据需求雕刻和定制逝者造像。这是一个极富宗教表达的墓葬形式。此外还有一处临时寄存骨灰的楼层式建筑,用于安置暂时未考虑入土下葬,仅作为临时存放的逝者。整个建筑可考虑为一个颇具宗教形式的表达:底层大厅可供奉“十殿阎罗”或“金刚药师佛”等带有冥界意味的神灵,2层以上寄存逝者。逝者的寄存方式也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相对简单的方式,仅在房间四壁网格或柜架类存放;另一类可将大空间分割成相对独立的小隔间,并将每一个隔间布置成一个带有供桌的灵位,灵位前放有蒲团,可供祭拜者屈膝或跪拜。最后是墓葬区域中央的景观休憩场所,一个颇具人性化的静谧场所。在格局上模拟传统村落中的“寨心”,其本质功能是为前来墓园祭拜的游客提供一个户外的休息和缓冲空间。场所中可种植或保留大树,既增加景观的中心性,为游人提供绿荫,同时也引来鸟栖虫鸣,为场所本身增添一份自然而悠远的意味。
  
  3.3后山庙宇板块
  
  后山的庙宇将供奉象征着救苦救难和普度众生的“地藏菩萨”,并设置有两个方向的出入路径:一条可由外界直接通达庙宇,另一条则需要穿过墓园。庙宇设置的初衷既是在墓园中设立一个高等级的神灵,对整个墓园的宗教体系形成一个统领,同时其单独对外的路径设置也可以让墓园以外的人群不经过墓园而直接到达庙宇中进行祭拜,这也将庙宇本身的功能辐射到墓园以外更广阔的区域,成为一个地区性的庙宇,从而为本地的宗教传播作出了贡献,也为墓园的宣传起到了更为积极的作用。
  
  4结语
  
  本案通过对楚雄本土传统村落格局的解读,从而勾画出筹建墓园的大体功能布局,这是一种对于地域文化的深度提炼与运用。再者于紫溪山脉创造性的提出“万神乐居”的理念,将对于逝者的敬意与缅怀神圣化,这也为墓园后期的规划与建筑设计奠定了一个宗教性的基调。“山野绿林,万神乐居”---希望这种试验性的策划能为将来的墓园设计与营造激发更多的思考。
  
  参考文献:
  
  [1]安永刚。墓园规划设计[M].北京:中国农业出版社,2015.
  [2]李晓丹。传统建筑理论在现代墓园设计中的应用[J].城乡建设,2016(4):23-24.
  [3]王江萍。城市墓园规划设计的蜕变研究[J].城市建筑,2015(32):6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