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理学论文范文栏目为您提供《公允价值计量模式下雅戈尔公司盈余管理研究》范文一篇,希望对您在论文写作的时候有所帮助
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管理学论文范文 >

公允价值计量模式下雅戈尔公司盈余管理研究

添加时间:2019/06/11
  摘要:当代社会市场经济的发展对历史成本计量属性提出了新的挑战, 为了实现与国际会计准则趋同, 我国引进了公允价值计量属性, 这一计量模式对我国上市公司产生了许多的影响, 其自身也存在许多的局限性。以雅戈尔公司为例, 对其利用公允价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进行了分析, 结合雅戈尔公司利用金融资产实现盈余管理的手段探讨, 针对公允价值下企业盈余管理提出了相应的对策。
  
  关键词:公允价值; 金融资产; 盈余管理; 雅戈尔公司;
  
  一、公允价值的理论分析
  
  (一) 公允价值概念
  
  目前, 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以及我国分别对公允价值给出了不同的定义。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 (IASC) 将公允价值定义为“在公平交易中, 熟悉情况的当事人自愿据以进行资产交换或债务结算的金额。”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 (FASB) 给出的定义是“在交易双方自愿的前提下, 对当前资产或是负债的购置 (或发生) 或是出售 (或清偿) 金额”.2006年我国财政部发布的新准则中, 将公允价值定义为“公允价值是在公平交易中, 熟悉情况的交易双方自愿进行资产交换或清偿债务的金额计量。在公平交易中, 交易双方应当是持续经营企业, 不打算或不需要进行清算、重大缩减经营规模, 或在不利的情况下仍进行交易”.
  
  (二) 运用公允价值计量模式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分析
  
  1 会计准则的硬性规定
  
  我国是根据会计准则对公允价值计量属性的定义及方法进行规定的, 会计科目的不同导致其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计入的科目也不相同。例如, 金融资产中的交易性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这两类均是以公允价值作为初始计量, 但交易性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计入投资收益, 影响企业的当期损益;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计入其他综合收益, 直接影响企业的所有者权益, 并不影响企业当期的损益。由于企业会计准则对这两个科目的硬性规定不同, 导致企业在购入权益资产并对其进行划分时偏好有所不同, 并为其在企业以后的发展中利用公允价值计量及其变动进行盈余管理做好准备。
  
  2 资本市场的完善程度
  
  公允价值主要强调交易的双方在公开的交易市场上进行交易时必须做到公平、公正, 强调真实性和公允性。公允价值计量属性运用的最佳资本市场是强式有效市场, 即各个企业获取的信息是相同的, 不存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各个企业都能从资本市场上快速获取信息, 获取成本较低;资本市场各类信息比较完善等。但目前我国资本市场仍处于弱式至半强式, 距离强式有效资本市场存在很大的差距。基于此, 企业利用公允价值计量模式进行计量的可操作性较强。
  
  3 当代企业的两权分离制度
  
  目前上市公司大多实行两权分离制度, 股东作为企业的投资人, 享有企业的所有权, 但并不具有企业的控制权, 企业的日常经营大多是由高级管理人员进行决策。而企业对高级管理人员通常会通过绩效考核的方式来评价他们对公司的管理水平, 并将一定的激励政策与他们的绩效挂钩, 此时, 管理层会采用一定的盈余管理措施来粉饰财务报表, 而公允价值的计量则是其中的一种手段。例如, 当预期市场价格上升时, 管理层会将购进的权益性资产更偏向于划分为交易性金融资产, 公允价值的变动会计入投资收益直接增加企业当期的利润。通常情况下, 管理层会更偏向于将权益性资产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因为即使市场价格走低, 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的变动计入资本公积, 也并不影响企业当期的利润;若市场价格走高, 管理层可当即抛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从而将资本公积转入投资收益中, 增加企业当期的利润。此外, 在特定情况下, 管理层还可以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在长期股权投资、持有至到期投资间进行转换, 从而达到粉饰财务报表的目的。
  
  二、案例分析
  
  (一) 雅戈尔集团公司简介
  
  雅戈尔集团公司 (以下简称雅戈尔) 成立于1979年, 39年来已经逐步确立了以品牌发展为核心, 以品牌服装、地产开发、金融投资等产业为主体, 多元并进、专业化发展的经营格局。雅戈尔投资的金融资产产生了较佳的投资收益。旗下的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于1998年11月19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 股票代码为:600177, 股票简称:雅戈尔。2017年底, 雅戈尔集团总资产831亿元, 净资产273亿元;2017年度实现销售收入665亿元, 利润总额45亿元, 实缴税收24亿元, 位于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前列。雅戈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宁波青春发展公司, 1993 年 3月由宁波青春服装厂、鄞县石矸镇工业总公司、宁波盛达发展公司共同发起, 以定向募集方式设立。公司实际控制人为李如成, 主营业务为服装服饰产品及服装辅料的设计、制造和销售。
  
  (二) 雅戈尔公司利用公允价值对公司进行盈余管理
  
  从表1中可以看出, 2012年至2014年, 雅戈尔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占总资产中的比例在20%左右, 但2015年之后, 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在总资产中的比例均超过了30%, 可见其在金融资产的投资上越来越倾向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新会计准则规定:对于持有意图不明确和持有时间不确定的金融资产可将其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管理层对于购进的金融资产的持有意图和时间相对较为灵活, 此规定为管理层提供了很大的盈余管理空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科目公允价值的变动情况并不影响企业当期的利润, 但可以通过处置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来达到盈余管理的目的。
  
  表1 雅戈尔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对总资产的影响

  
  资料来源:根据雅戈尔历年财务报表整理。
  
  从1998年上市至今, 雅戈尔财务报表中利润的稳定平滑的增长可以给企业外部投资者传递其经营状况良好的信息, 从而可以在证券市场上稳定股价进而吸引更多的投资者。鉴于此, 管理层会出于以下三个动机对企业进行盈余管理。第一, 为了避免被退出股票市场而进行盈余管理。上市公司若连续三年亏损则有被退市的风险, 因此公司的管理层为了避免利润为负数而利用公允价值的计量属性对其进行盈余管理。第二, 雅戈尔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 若公司某一年的财务报表中利润出现亏损, 则会导致其股价大幅度的下跌, 出于平滑利润、吸引更多的投资者的目的企业管理层可能会进行盈余管理。第三, 出于税收筹划的目的企业管理层也可能对其进行盈余管理。
  
  进一步了解可以发现, 雅戈尔金融资产的投资收益总额在利润总额中所占的比例较大, 2014年竟高达66.33%, 2015年占比也将近50%, 由此可见, 雅戈尔公司的管理层有利用金融资产的收益扭亏为盈、平滑利润的盈余管理的行为。公司的管理层利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公允价值计量粉饰财务报表, 影响投资者的投资决策, 从表2中可以看出雅戈尔公司金融资产带来的收益对利润的影响。
  
  从表2中我们可以看到, 雅戈尔的利润总额从2016年的45亿多急剧下降到2017年的8亿多, 查看雅戈尔2017年的财务报表可以发现, 雅戈尔在2017年共计提了31.90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 其中, 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减值损失高达33.08亿元。2015年雅戈尔公司买入中信股份的股票并将其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购买价款为170.62亿元。在2015年、2016年的年底, 雅戈尔公司根据中信股份股票的市值 (考虑了汇率) 对其持有的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的账面价值进行了调整, 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计入公司的其他综合收益科目, 直接影响所有者权益, 但并不影响公司当期的净利润。《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第43条指出:“对单项金额重大的金融资产应当单独进行减值测试, 如有客观证据表明, 其已发生减值, 应当确认减值损失, 计入当期损益”.雅戈尔将持有中信股份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 单项金额重大, 符合此准则的规定, 应该根据准则每年对其进行减值测试, 如果发现该资产确实发生了减值, 公司应当及时计提资产减值损失, 此时, 则会影响到公司的利润。
  
  表2 雅戈尔历年金融资产投资收益和占利润总额比例

  
  资料来源:根据雅戈尔历年财务报表整理。
  
  雅戈尔关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准备的会计政策中有两条如下:一、本公司对可供出售权益工具投资的公允价值下跌“严重”的标准为最近一年内公允价值累计下跌超过30%.二、本公司对可供出售权益工具投资的“非暂时性”的标准为公允价值连续下跌时间超过12个月。自从2015年雅戈尔买进中信股份的股票, 其股票价格就持续下跌, 一直到2017年的年底, 其连续下跌时间超过12个月, 满足了第二条会计政策中的“非暂时性”的要求。因此, 2017年雅戈尔就是根据此政策对中信股票计提了33.08亿的资产减值, 使得雅戈尔2017年的盈利状况同比下跌了91.95%, 盈利数额仅有2.97亿元, 同时全部转出了“其他综合收益”下的累计损失。
  
  此外, 2018年4月9日, 雅戈尔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变更对中国中信股份有限公司会计核算方法的议案》, 同意自2018年3月29日起用长期股权投资 (权益法) 代替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对中信股份的股票进行核算, 但2018年4月26日, 公司又发布了《关于取消对中国中信股份有限公司会计核算方法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取消了上述会计核算方法的变更, 继续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来核算中信股份的股票。到2018年3月29日, 雅戈尔持有的中信股份股票的股票数是145 451.4万股, 公允价值是221.34亿元, 其每股的可辨认净资产的公允价值是15.217元, 而此时中信股份的股票价格仅仅是每股10.98港元, 两者相比公允价值的增幅超过了50%.2018年第一季度的倒数第二个交易日 (3月29日) , 雅戈尔买入中信股份股票1 000股, 持股比例从4.999 999 547%上升至5.000 002 985%, 从而可以将会计核算方法变更为长期股权投资, 若不取消此会计核算方法, 则雅戈尔持有的中信股份账面价值与公允价值之间93亿元的差额将计入营业外收入, 增加雅戈尔第一季度的利润93亿元, 短期内利润波动如此巨大是因为公允价值计量模式下盈余管理手段的作用。
  
  从以上的分析中可以看出, 2012年之后雅戈尔将金融资产均划分为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是利用了其公允价值计量的模式方便公司进行盈余管理。公允价值计量模式不仅给企业提供了操纵的空间, 而且与历史成本计量模式相比, 其反应的会计信息更具有时效性, 更能反映资本市场当时的情况。但是, 公允价值并不是导致企业进行盈余管理的直接原因, 由于公允价值计量属性主观性较强、可操作性较差, 这些缺点都给盈余管理留有空间。那么, 如何完善公允价值计量属性, 使其在具有相关性的同时能更可靠地提供会计信息值得我们思考。
  
  三、针对公允价值下企业盈余管理采取的相关对策
  
  (一) 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公司的治理结构是指为了实现公司利润的最大化, 基于信托责任使得公司的两权分离而形成的互相制衡的制度安排。完善公司的治理结构要从以下两方面来考虑:一方面是避免单一的绩效考核制度。现如今, 许多企业的经营权和所有权都是分离的, 股东作为公司的出资者, 需要对所聘请的管理者的能力进行考察, 在考核时, 企业的所有者要避免只看利润的情况。众所周知, 企业的管理层在做决策时, 有些决策确实可以给企业带来短期利润, 但是却会影响企业的长远发展。有些决策有利于企业的发展, 但是短时间内并不会看出其带来的收益。因此, 企业的所有者在对经营者的决策进行评价时, 要从多个方面考虑, 更不能单一地将管理者的薪酬制度与企业当期的经营状况相挂钩, 从而避免管理层为了自身的利益对企业进行盈余管理。另一方面, 要完善企业的内部的审计制度。外部审计一般是指注册会计师审计, 因为聘请注册会计师需要较高的费用, 一般情况下, 企业仅仅是在年终时聘请注册会计师对其公司进行审计并出具审计报告。其时间周期一般情况下是一年, 时间跨度过大, 因此企业要建立并完善内部控制制度, 聘请内部审计师, 实时地对企业进行监控, 避免企业管理层过度地对企业进行盈余管理。
  
  (二) 加强资本资产市场建设与管理, 改善公允价值运用环境
  
  1 完善公允价值应用的市场条件
  
  市场价格并不是公允价值, 但是当市场价格较为公允时, 可以使用市场价格来替代公允价值, 因此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完善市场条件:第一是要加强市场监管, 保证获取公允价值时途径顺畅、信息质量可靠;第二是要提升二级市场, 使市场价格公允的反映各个要素的市场信息;第三是要提供更为严格的市场准入制度, 避免企业恶意扰乱市场环境, 提高公允价值的可靠性。
  
  2 加强财务人员队伍建设, 完善资产评估机构
  
  公允价值计量属性在计量过程中依靠大量的职业判断, 因此公允价值适用的前提条件之一是企业具有高素质的会计人员。公允价值计量模式在应用过程中不确定的因素较多, 为企业提供了盈余管理的空间, 因此企业要加强会计人员的职业道德教育, 从主观上避免操纵利润。此外, 资产评估机构也促进了公允价值计量模式的发展, 因此要加大对资产评估机构的监管力度, 提高监管人员的业务水平, 提高对评估机构不当操作的识别能力。
  
  3 建立健全相关法律法规, 保障公允价值可靠的外部环境
  
  我国会计准则在对公允价值适用的科目定义时, 应更加明确地规定企业在何种条件下适用公允价值。此外, 监管部门也应加强应对, 对利用公允价值操纵盈余的行为实行更为严格的惩罚手段, 更为严厉的惩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威慑管理当局, 从而从一定程度上保证公允价值计量下信息的可靠性。
  
  此外, 监管部门不应用简单的利润作为企业入市、退市的标准, 当企业面临退市的风险时, 为了避免退市, 其利用公允价值进行盈余管理的动机更强。因此, 我们要从制度上减少企业操纵利润的动机。
  
  四、结语
  
  为了实现与国际会计准则的趋同, 我国引进了公允价值计量属性, 但是, 我国的市场情况和西方国家有着一定的差异, 因此我国需要在不断地对公允价值进行完善, 以保证公允价值反映的会计信息比较可靠, 避免企业利用公允价值操纵利润实现盈余管理。
  
  参考文献
  
  [1] 杨世鉴。基于公允价值的盈余管理动因及治理对策分析[J].财会通讯, 2011 (3) :43-44.  
  [2] 陆建桥。中国亏损上市公司盈余管理实证研究[J].会计研究, 2003 (9) :25-35.  
  [3] 孙铮, 王跃堂。资源配置与盈余操纵之实证研究[J].财经研究, 2004 (4) :3-9.  
  [4] 王瑛。公允价值计量对盈余管理影响分析--以中航地产为例[J].财会通讯, 2017 (3) :3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