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艺术论文范文 >

《尊严殖民地》的尊严之殇

添加时间:2018/01/31
《尊严殖民地》是一部反思人类尊严的政治题材影片,片中充斥着种种对人类生命的不尊重行为和对人性尊严、人格尊严的侵犯行为。为了揭露纳粹的暴行和历史罪责,特从人的尊严的角度出发,在宗教教义和伦理学理论的指导下剖析《尊严殖民地》中泯灭人性,蓄意践踏
  摘要:《尊严殖民地》是一部反思人类尊严的政治题材影片,片中充斥着种种对人类生命的不尊重行为和对人性尊严、人格尊严的侵犯行为。为了揭露纳粹的暴行和历史罪责,特从人的尊严的角度出发,在宗教教义和伦理学理论的指导下剖析《尊严殖民地》中泯灭人性,蓄意践踏人民尊严的行为。最后重点指出,国家尊严是人民尊严的保障,两者休戚相关。纳粹主义在世界任何地方都是不得人心的,只有施行民主才能给国家和人民带来希望。
  
  关键词:尊严殖民地;人的尊严;侵犯;国家尊严;民主。
  
  一、引言。
  
  由佛罗瑞·加仑伯格执导的影片《尊严殖民地》于2015年9月在加拿大上映,该片讲述了一对德国夫妇丹尼尔与莱娜反抗智利军政府和独裁者皮诺切特的故事。1973年智利政变,丹尼尔被秘密警察绑架到一个叫做ColoniaDignidad(尊严殖民地)的封闭社区,这里是智利军政府进行刑讯和秘密人体实验的基地,由前纳粹分子保罗·沙弗统领,曾未有一个人活着从这里逃出。莱娜没有放弃,找到了ColoniaDignidad(尊严殖民地),假意加入他们,并协助丹尼尔逃出了魔窟。影片中的ColoniaDignidad(尊严殖民地),是一个只有“殖民地”而无“尊严”的地方,名称极具讽刺意味。在这个封闭社区,保罗·沙弗假借宗教教义来掌控民众,其奉行的纳粹主义让民众尊严扫地。众所周知,《圣经》赋予了人类尊严。在《圣经》里,上帝创造了人,“人肖上帝”,因而得以分享上帝的荣光与尊严。对于尊严,康德的思想是:人类由于自由和理性而拥有一种绝对价值或内在价值,也称之为尊严,这是我们尊重人的根据。在一般意义上,人的尊严是指:“人基于所处的社会关系和人自身的需求,通过一定的形式而具有或表现出的一种不可冒犯、不可亵渎、不可侵越或不可剥夺的社会存在状态。”而“尊严殖民地”的生活完全没有尊严可言,纳粹主义在此复活,身陷魔窟的民众肉体和灵魂都饱受煎熬。
  
  二、生命尊严的剥夺。
  
  在上帝的眼里,每个人都是宝,都是尊贵的。《以赛亚书》中就说,人是神“是我为自己的荣耀创造的。是我所作成,所造作的。”在《圣经》中,人的尊贵还通过与天使和天地万物的比较得到印证。《诗篇》中就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你派他管理你手所造的,使万物,就是一切的羊牛、田野的兽、空中的鸟、海里的鱼,凡经行海道的,都服在他的脚下。”由此可见,人比世间万物都高贵,只比天使微小一些。在《创世纪》中,神与人立约:“流你们血、害你们命的,无论是兽是人,我必讨他的罪,就是向各人的弟兄也如此。凡流人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因为神造人,是照自己的形象造的。”此处,神指明人具有生命的基本权利,拥有生命的尊严。
  
  在“尊严殖民地”这个纳粹国度里,人的生命既不神圣也不尊贵,更失去了上帝所赋予的生命尊严。智利政变,丹尼尔因设计海报为进步革命贡献力量而被捕,随后被秘密送往“尊严殖民地”进行严刑拷打。残酷的电刑差点儿让丹尼尔丧生,最后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人的生命的基本权利被剥夺了。“尊严殖民地”以宗教教义统治民众,而《圣经》中上帝赐予了人宝贵的生命,并在《十诫》中告诫众生“不可杀人”④,可见,沙弗并未遵从上帝的旨意。
  
  在“尊严殖民地”挣扎求生的民众没有生命价值,更无生命尊严,只是沙弗达到个人意志的工具。丹尼尔为了能够活下去,假装呆傻,并易更名为汉斯。当时的“尊严殖民地”还是智利当局进行秘密人体试验的基地,当接到命令进行毒气测试时,沙弗就想到了傻瓜汉斯,选择汉斯充当试验“小白鼠”.在沙弗的眼里,包括汉斯在内的社区里的所有人都是他手里的工具,是他个人的财富,而非有生命、有思想、有意志的活生生的人。这些人的生命全部掌握在沙弗的手里,在“尊严殖民地”,沙弗就是“上帝”的使者,想取走谁的生命就取走谁的生命。莱娜来到此处后就发现,社区里愚昧的人相对来说更安全一些,那些聪明智慧的、有思想、有想法的人的处境是岌岌可危,一经发现有异常举动,就可能惨遭毒手,甚至命丧黄泉。此类事件一出,广播中所谓的“上帝”就会告知其子民,我们的兄弟姐妹XXX昨日病重了,暂时离开了我们,愿上帝保佑他们。
  
  三、人性尊严的摧残。
  
  人是有人性尊严的。人性尊严是每个人所享有的普遍尊严,源自于对人类在宇宙中的位置或对人之普遍本性的认可。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的思想家皮科·德拉·米兰多拉发表了着作《关于人的尊严的演说》,依据其观点,选择最高的东西,并以此为目标而竭尽全力,乃是保持着尊严性的人生课题。[4]对人性尊严,康德的理解更为具体深刻,“目的王国中的一切,或者有价值,或者有尊严。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能被其他东西所代替,这是等价;与此相反,超越于一切价值之上,没有等价物可以代替,才是尊严。……那种构成作为自在目的而存在的条件,不但有相对价值,而且具有尊严。……于是,只有道德以及与道德相适应的人性,才是具有尊严的东西。”人性的尊严超越一切价值,无可替代,其基础是自由意志。自由意志是意志的自我立法,自我规定。惟有意志是自由的,意志可以自我立法,可自我规定,人性才是有尊严的。如果没有自由意志,没有自我立法的能力,则谈不上有尊严。皮科也强调,自由是人性的本质,人的命运是由人的自由选择决定的。在人性尊严中,人是最终目的。因为人是有理性的,而宇宙中每个有理性的东西都自为目的而存在,不是任何意志可以随意使用的工具。“在全部造物中,人们所想要的和能够支配的一切都是作为手段来运用的;只有人连同人在内所有的有理性的造物才是自在的目的本身。”
  
  而在“尊严殖民地”--沙弗的纳粹王国里,所有人都丧失了人身自由,没有人可以活着离开,逃走更是比登天都难。没有了自由,没有了自由意志,人也就没有了人性尊严,也不再是目的,而是沦落为他人的手里的工具。这处封闭社区,高高的围墙上筑有高压电网,四周遍布了暗器装置和报警装置;社区里有枪械和治安维护人员。男人、女人、孩子分开生活,很难见面,孩子出生后3个月就要离开母亲。没有家庭,所有人都没有归属感,有的只是被人以神的名义高压操控着和严苛管制着。在沙弗的魔掌里,所有人都是奴隶,是任其摆布的玩物。“尊严殖民地”与其说是社区,不如说是监狱,更不如说是魔窟。《圣经》里说,自由是上帝赋予人类的基本权利,并神圣不可侵犯。以色列先知摩西在旷野里行走了40年,历经艰难险阻,领着以色列人出埃及,为的就是摆脱奴役和压迫,争取自由与和平。沙弗借“上帝”之名管理社区,却剥夺了所有人的人身自由权利。在影片中,男人和女人被强迫服用药物来压制生理欲望,沙弗企图通过操控民众的人性需求来操控所谓的社区“秩序”,达到维护和巩固自身绝对领导权的目的。生活在“尊严殖民地”的男孩们更是沙弗手中的玩物,沙弗有娈童癖,少不更事的男孩们就不幸沦为他性侵的对象。沙弗一边让男孩们唱着圣洁的赞美诗,一边以极其卑鄙、下流、龌龊的手段摧残着男童们的人性尊严。沙弗的纳粹兽行罄竹难书,是名副其实的撒旦。
  
  四、人格尊严的践踏。
  
  人人都有人格尊严,并且人格尊严都是平等的。基督教的设定“人肖上帝”是使人拥有人格尊严的前提条件,赋予了人格尊严“神”圣不可侵犯的至高感,每个人都应心怀敬畏地尊重他人的人格和尊严。人人“在上帝面前,都具有平等的人格,互为兄弟姐妹,不分身份地位财富权势。”“每个人在上帝面前的尊严,就是人在其他人面前的尊严的基础。对人的任何歧视都是对‘上帝形象’的冒犯,都是对人格尊严的亵渎。”
  
  为了救出自己的丈夫,莱娜来到了“尊严殖民地”.初到即被带到沙弗的面前向他忏悔,沙弗命令她解开衬衫,并肆无忌惮地进行羞辱,声称莱娜身体里住着撒旦,住着地狱里的野兽。莱娜的人格尊严从踏进社区大门的那一刻就被践踏了,高贵的人格在纳粹主义面前一文不值。日后,艰辛、繁重的劳作,火辣的阳光让莱娜晕倒在田间。随之而来的不是救助与同情,而是监工吉塞拉的一顿毒打。被一阵阵疼痛惊醒的莱娜希望喝上一口水,吉塞拉提来了一桶水,却告诉莱娜如果桶里的水少一滴,都会让她后悔的。明明有水,却一口都不让喝,肉体和精神的苦楚倒在其次,莱娜的人格尊严被狠狠地践踏了。一切都才刚开始,痛苦的折磨随时随地都会发生,悲惨如影随形。当莱娜被骗说出多拉的心爱之人是迪特,并打算与迪特结婚一事后,多拉就被连夜从被窝里拖出带到男人集会厅,她人格尊严也被践踏了。跪在板凳上,多拉战战兢兢地面对着沙弗和众多男人。沙弗以“上帝”的名义宣布多拉身上是恶臭的,身体里潜藏着撒旦,并说多拉是丑陋、肮脏的女人。沙弗以“上帝”的名义强逼迪特把爱人从恶臭中解脱出来,并扬言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爱。当迪特慑于沙弗的淫威,违心地说出多拉是恶臭的话时,迪特的人格尊严也被人击碎并很摔于地。但沙弗并未就此饶过他,继续让他去打多拉的耳光,并让在场的男人都来“解脱”多拉。多拉的人格悲剧只是众多民众人格悲剧中的一个代表,沙弗一次次地以“上帝”的名义夺走他人的人格尊严,致使社区里的民众人人自危,惶恐不可终日。莱娜因偷窥男人集会被发现后,疯狂跑回宿舍,沙弗等人追赶不及。因无法确定偷窥者身份,恼羞成怒的沙弗把火全部撒在了吉塞拉的身上,已经上了年纪的吉塞拉被揍的头破血流。平日里,吉塞拉一直是沙弗的走狗,协助沙弗监视和管控社区,但并未因此而就有人格尊严。在沙弗的眼里,吉塞拉和社区里其他的女人一样,都是“贱人”.同时,在这个纳粹王国里,一些男人被沙弗以“上帝”的名义蛊惑,像无知的傻瓜一样被人操控,成为别人施暴的工具。大部分的人,为了能够活下去,为了能够盼来解脱之日,他(她)们忍辱负重,委曲求全。生存已经成为最大的挑战,何谈人格与尊严!
  
  五、人的尊严需要国家保障。
  
  人的尊严需要以国家尊严为保障。依据康德的国家尊严理论,国家权力在本质上不是随意设定的,是国家理念--道德法和人民意志,在逻辑上的必然展开。正如人的尊严是建立在自由意志和理性自治的基础之上一样,国家的尊严也是建立在理性基础之上。国家处于民主法治状态,权力受到严格的监督,则国民的尊严得到保障;反之,则无尊严可言。权力的滥用和民主制度的破坏都会导致民众的尊严受到侵犯 , 而侵犯的方式通常可见三种 : 侮辱、奴役和操纵。“否认一个人是自主性的个体,构成对这个人尊严的侮辱;对一个人所处的外在环境加以操纵,使他失去对生活的自我控制,是对这个人的奴役;对一个人的内在品味、信仰或行为和决策能力,有意地加以改变,使他失去自主性,则是操纵。”《尊严殖民地》中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智利,1961 年,前德国纳粹军人沙弗逃亡到智利,并与智利政府达成协议,在智利的帕拉尔市郊区创建“尊严殖民地”,以作为反共产主义样板地区。1973 年 9 月智利爆发军事政变,陆军总司令奥古斯托·皮诺切特上台执政,并与沙弗一拍即合,联合遏制共产主义蔓延。在皮诺切特执政时期(1973-1990),沙弗的“尊严殖民地”,作为“纳粹国”,成为一个特殊酷刑中心,还用来关押政治犯。1990年智利经历了17年的独裁统治后回归民主,沙弗的“尊严殖民地”开始瓦解,1997 年沙弗潜逃,“尊严殖民地”在存在了 36 年后正式宣告灭亡。
  
  影片重现了智利历史上的一段独裁政治历史,在军政府的集权统治下,国家和国民都无民主可言,法律和秩序是个人意志的体现而非国民自由意志的理性表达。军事化的操纵和民主体系的消亡必然导致国家尊严失去保障,个人尊严就更是无从谈起。正是在这种逻辑之下,智利军政府才会对“尊严殖民地”的种种暴行视而不见,相互勾结一起践踏民众的尊严。
  
  六、结语。
  
  《尊严殖民地》这部影片以一对德国夫妇的悲惨遭遇及逃生经历为主线,把存在于 20 世纪 70 年代智利境内的一处“纳粹国”揭露于世人面前。在这所与世隔绝的封闭社区里,纳粹的种种暴行让其治下的民众尊严尽失。影片深刻地反映了纳粹主义对民众生命尊严的剥夺,对人性尊严的摧残和对人格尊严的践踏。纳粹的暴虐行为与人性的泯灭,让全世界爱好自由、爱好民主的人们深感恐惧和不安,这也说明了高压手段的暴政是行不通的,只有民主才是政权长久的春天,才是民众享有尊严的春天。
  
  参考文献:
  [1] 郑琼现 , 吴易泽 . 人格尊严权的基督教论证[J],中山大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2015,(1): 153-158.
  [2] 王福玲 . 康德哲学中的尊严与价值[J].齐鲁学刊 ,2014,(6): 76-81.
  [3] 韩德强 . 论人的尊严[D].山东大学 ,2006: 45.
  [4]〔日〕岩峙 . 允胤 ( 编 ), 人的尊严、价值及自我实现[M].刘奔 , 译 . 北京 : 当代中国出版社 ,1993:113.
    [5]〔德〕康德 . 道德形而上学原理[M].苗力田 , 译 .上海 :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 ,2005: 55.
  [6] 〔德〕康德 . 实践理性批判[M].邓晓芒 , 译 .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03: 119. 
  [7] 何建华 ,《圣经》中正义思想辨析[J].上海师范大学学报 :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6,(04): 21-26. 
  [8] 张龑 , 康德论人之尊严与国家尊严[J].浙江社会科学 ,2004,(8): 54-62.
  [9] 周天玮 . 法治理想国[M].北京 : 商务印书馆 ,1999: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