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文学论文范文 >

儿童性——儿童文学的核心体现

添加时间:2018/08/29
按照通说, 儿童文学具有六大本质特征, 即“现代性、故事性、幻想性、成长性、趣味性、朴素性”.[4]每个特征都印证了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摘要:儿童文学是指为儿童创作的各类文学作品。儿童文学的核心是其所具有的儿童性, 即儿童文学必须切合儿童年龄和心理特点, 使他们看得懂, 喜欢看;必须具有儿童情感和趣味;必须有利于儿童身心的健康发展。组成儿童文学作品的材料、儿童文学的本质特征和美学特点都立足于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关键词:儿童; 儿童文学; 儿童性;
  
  儿童文学是指为儿童创作的各类文学作品, 儿童文学的核心是其具有儿童性, 否则就不是儿童文学。具体而言体现在:
  
  一、组成儿童文学作品的材料体现其儿童性
  
  (一) 语言文字简明有趣, 吸引儿童阅读
  
  文学都是以语言为物质材料, 表现的是语言的艺术, 儿童文学之所以要从成人文学中划分出来, 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儿童读者特殊的年龄特征, 这要从儿童文学本体构成具有两重性谈起。“儿童文学本体构成既不是单纯的成人 (创作主体) 世界, 也不是单纯的儿童 (接受主体) 世界, 而是两者在儿童文学活动中实现的沟通和融合, 是两者熔铸而成的新的艺术实体”.[1]
  
  一部儿童文学作品想要受到孩子们的欢迎和喜爱, 作为成年人的作者必然要在语言运用方面下一番功夫。我们不难发现, 好的儿童文学作品语言简洁活泼又充满情趣, 念出来往往都宛如孩子们的语气, 但是却没有童言童语的种种语病。“要向孩子学语言”, [2]为孩子们写他们看得懂、喜爱看的作品, 这正是儿童性在儿童文学的语言文字方面的要求和体现。
  
  (二) 人物形象鲜明生动, 贴近儿童生活
  
  儿童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往往都塑造得性格鲜明, 但是这些人物却通常不会让孩子们产生太多的距离感。举例来说, 在张天翼先生的童话作品《秃秃大王》中, 那个秃秃大王只有三尺高, 脑袋上光得苍蝇也停不住, 因为他害怕洗脸和刷牙, 所以很肮脏, 脸上长者发霉的绿毛, 一发怒牙齿就长起来, 高兴了才能短下去, 他一面凶残地要喝人血, 吃人肉丸子, 一面愚蠢到连自己的名字都会忘掉, 连最简单的算术也不会。还有那个只会画臭虫、苍蝇、棺材的画家大狮, 想要讨秃秃大王的欢心, 把自己的母亲骗去给秃秃大王做妻子, 把自己的父亲骗去给秃秃大王吃, 无耻得没有底线。树林里的鸟想套他的话, 他一再声明, 不说话了, 连口也不开了, 但是却一口气说了许多话, 而且把心里话全说漏了还不自知。
  
  这两个反面人物的形象塑造得非常生动, 作者把他们的残暴无耻和愚蠢低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他们一个是残暴不仁的统治者, 一个是阿谀奉承的走狗, 可以说是典型的大反派, 但是在《秃秃大王》这部儿童文学作品中, 他们的形象中又都带着一些孩子的特点, 比如不爱干净、算术不好、喜欢画画等等, 仿佛他们只是我们身边一些顽劣的、不被喜欢的坏孩子们。由此可见, 为作品中的人物形象融入儿童的某些特点, 使得儿童读者们在心理上与这些文学形象更贴近, 这是儿童性在儿童文学的人物形象塑造方面的要求和体现。
  
  (三) 故事情节引人入胜, 启发儿童成长
  
  孩子们在阅读儿童文学作品时其实就像是进行一次旅程, 每一段旅途都是发现自我的一站。故事情节的发展往往契合一趟内心的旅途, “旅途的第一站是‘跨越’”、“接着是‘遭遇’”、“旅途的第三个阶段是‘征服’”、“旅途的终点则是‘欢庆’”.[3]曲折离奇的故事情节固然是很多文学作品制胜的法宝, 但是对于儿童文学来说, 在故事情节设置上更重要的一点, 或许是要向孩子们传递一些有关成长的正能量, 大多数儿童文学的主人公会面临一个困境, 在困难面前他们学会逐渐克服恐惧, 然后尝试解决难题, 征服困境, 最终得到成长, 走向一个幸福喜乐的结局。例如张天翼先生的儿童小说作品《罗文应的故事》, 这篇小说以书信的形式, 写了一个有理想、有自尊心、想要上进, 但是兴趣过于广泛, 意志力又薄弱的孩子罗文应, 最后在大家帮助下和自身上进心的督促下, 罗文应终于管住了自己, 克服了自己的缺点, 后来他便加入少年先锋队了。
  
  儿童充满对未知的不安, 怕黑、怕上学、怕交不到新朋友, 儿童文学用一个个引人入胜的故事告诉了孩子们必须有勇气去面对和冒险, 才能获得真正的成长, 这是儿童性在儿童文学的故事情节设置方面的要求和体现。
  
  (四) 文字形式多种多样, 丰富儿童体验
  
  文学的文字形式是为文学的内容服务的, 文学内容决定文学形式, 文学的形式又反作用于文学内容。儿童文学与成人文学类似, 也具有多种文字形式, 比如儿童诗、童谣、童话、寓言、图画书等等。儿童文学作家们根据所创作的作品的不同内容和特点为其选择不同的文字形式, 使得作品的内容得到充分展示, 甚至通过文字形式升华内容。举例来说, 我们耳熟能详的童谣作品《小青蛙》:“小青蛙, 叫呱呱, 捉害虫, 保庄稼, 我们大家都爱它”, 朗朗上口, 易诵易记, 只有19个字, 既描绘出了一幅青蛙鸣叫的田家生活画卷, 又告诉孩子们一个常识, 达到了寓教于乐的效果。通过使用不同的文字形式为内容增加趣味性, 从而丰富儿童读者的阅读体验, 这是儿童性在儿童文学的文字形式方面的体现。
  
  二、儿童文学的本质特征印证其儿童性
  
  按照通说, 儿童文学具有六大本质特征, 即“现代性、故事性、幻想性、成长性、趣味性、朴素性”.[4]每个特征都印证了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一) “现代性”印证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 如果往回追溯的话, “如《西游记》、《聊斋志异》中许多极富幻想色彩的故事, 都是尚未有专门为儿童创作的文学作品问世之前的儿童的精神营养”, [5]但是中国现代文学的作家们既不愿在在故纸堆里炒冷饭, 也不愿抄袭西欧童话的模式, 而是认真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儿童文学创作道路, 中国现代儿童文学因而具有了现代性。以叶圣陶先生的童话《稻草人》为例, 题材来自于中国的现实生活, 写了老主人的悲怆境遇, 虫灾使田地歉收;没钱给儿子治病的渔妇, 只得连夜网鱼;被丈夫变卖的弱女子, 被迫投河。
  
  (二) “故事性”印证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儿童文学作品中生动有趣的故事情节通常是为了吸引儿童读者而设计的, “少年的阅读心理决定了他们对充满情节趣味和强烈故事性的作品, 始终怀着极大的热情和兴趣。拥有众多读者的少年小说一般都具有很强的故事性特点, 具有令小读者非得一口气看完而欲罢不能的艺术魅力”.[6]因此, 儿童文学构建的故事是儿童喜闻乐见容易理解的故事, 印证了其儿童性。
  
  (三) “幻想性”印证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儿童文学作品常常富于幻想色彩, 例如《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爱丽丝去到的那个奇幻的世界以及她在那里不可思议的经历。诸如此类的幻想又何尝不是来自广大少年儿童们在脑海中进行过无数次的奇幻之旅呢?因此儿童文学的幻想性是其儿童性的一个印证无疑了。
  
  (四) “成长性”印证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儿童文学能让儿童读者扩大视野, 增长见识, 使儿童在阅读、欣赏儿童文学作品的过程中, 潜移默化地受到思想、品德方面的启发和教育, 以及情感、情操、精神世界等方面的感染和影响, 帮助他们提高感知生活的能力, 健康成长。显然儿童文学的成长性是其儿童性的印证。
  
  (五) “趣味性”印证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儿童文学作品常常在作品形式和设计上会作出特别的创意, 以此增加儿童读者的阅读趣味。图画书《好饿好饿的毛毛虫》是较为典型的一个例子, 在这个故事中, 毛毛虫因为饥饿啃穿了一个苹果、两个梨子、三个李子、四个草莓……为了让孩子们在翻阅这本图画书的过程中得到更多的趣味, 设计者在书页图画上的相应位置真的打穿了一个个孔, 这个创意真的妙不可言。
  
  (六) “朴素性”印证儿童文学的儿童性
  
  简洁自然的语言来表达本真生命童趣和形态, 有利于培养儿童读者质朴纯然的审美情趣, 同时这一点也是考虑到了儿童读者由于年龄而受到限制的阅读理解能力, 因此其朴素性也是其儿童性的一个印证。
  
  三、儿童文学的美学特点展现其儿童性
  
  (一) 纯真之美的儿童性
  
  童话大师安徒生不朽的作品《海的女儿》中, 小美人鱼成全了自己深爱着的王子, 最后化作了海里的泡沫。悲剧的结尾令人惋惜, 但更我们却更加为小美人鱼纯真的爱所打动。以天真、友好、善良、单纯等美好品质为代表的童真美, 在儿童文学作品中主要借助于人物的言行、心理活动等表现, 所以集中在形象刻画中表现为纯真美。因而可以说儿童文学的纯真之美是其儿童性的展现。
  
  (二) 变幻之美的儿童性
  
  儿童富于幻想和探究的心理特点, 决定了儿童文学将更具惊险色彩和神奇意味, 儿童文学的世界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满足儿童幻想的奇妙世界, 在儿童文学的世界里上天入地无一不可实现, 由此构成了儿童文学的变幻之美。因而我们可以说儿童文学的变幻之美是其儿童性的展现。
  
  (三) 欢愉之美的儿童性
  
  儿童文学尊重儿童的兴趣、爱好、思想和情感, 顺应儿童纯真、好奇的心理和活泼好动的天性, 儿童文学作品让儿童得到愉悦和消遣, 同时寓教于乐, 传达藏于娱乐表面下的思想认识和道德教育的内容。因而我们认为儿童文学的欢愉之美是其儿童性的展现。
  
  (四) 朴素之美的儿童性
  
  绝大多数儿童文学作家都会选择拒绝过多的雕饰, 在作品中体现自然的淳美, 表现出如同儿童身上所具有的那种稚拙的生命意趣。儿童生命、精神中所蕴含的质朴特性和儿童文学作者身上所具有的质朴品质, 造就了儿童文学的朴素之美。因此我们认为儿童文学的朴素之美也是其儿童性的展现。
  
  参考文献
  
  [1]方卫平。儿童文学本体观的倾斜与重建[J].儿童文学研究, 1988 (6) :20.  
  [2]洪汛涛。童话大师洪汛涛论童话教育 (下册) [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2014:21.
  [3][美]谢尔登·卡什丹。女巫一定得死[M].李淑珺译, 北京:机械工业出版社, 2014:33.  
  [4]朱自强。儿童文学概论 (上编) 》[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9:26-39.  
  [5]蒋风。中国儿童文学发展史[M].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 2007:3.  
  [6]黄云生。少年儿童文学[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4: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