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高质代笔网 > 论文范文 > 经济学论文范文 >

香料之战,从重商主义到自由贸易

添加时间:2018/05/19
西班牙的加入给葡萄牙带来了更多的危机感。在1497年7月8日,达·迎马接受了葡萄牙国王的任命,成为了探险队的队长,再次为开辟葡萄牙的贸易之路远行。
  在15世纪,人们眼中的世界仍然是欧、亚、非三个大陆,其余的地方都是海洋。亚洲商人与欧洲商人之间贸易往来历史悠久,支撑着欧亚之间贸易的,是在今天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胡椒。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崛起之后,原有的香料贸易之路被阻断,于是欧洲人只好寻找其他的途径来进行贸易。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开辟新航路、揭开人类历史新的一幕的并不是当时的欧洲经济文化大国,也不是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而是两个面积不大的国家:葡萄牙和西班牙。更出乎意料的是,在开辟新航路之后,葡萄牙和西班牙相继成了世界海洋霸主.那么,他们经历了怎样的困难,才成功开辟了新航路呢?在新航路成功开辟之后,西班牙和葡萄牙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才登上了海洋霸主的宝座?
  
  葡萄牙王子启动征服大海的航程
  
  1143年,葡萄牙正式脱离了西班牙的统治,成为一个独立的王国。然而,独立之后的葡萄牙拥有的生存空间十分狭小,它的国土面积甚至不足10万平方公里,但是这个位置偏僻的欧洲天主教小国成为欧洲国家中唯一一个由单一的民族组成的国家。因此,在欧洲其他国家的民族意识还没有一个清晰的轮廓的时候,葡萄牙强烈的民族意识就通过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强烈地体现出来了。在14世纪末,葡萄牙居然战胜了强大的邻国西班牙。
  带领着葡萄牙人赢得这场战争的领导人是葡萄牙国王若昂一世。后来,一位贤淑的英国公爵之女嫁给了他。这对夫妻共生育了5个儿女,恩里克是他们的第三个儿子。正是这一位恩里克王子为葡萄牙的海上霸权奠定了基础,并且成为地理大发现的先驱者。
  1406年,恩里克王子只有12岁.这一年,恩里克看到了古希腊天文学家托勒密所著的《地理学指南》一书。虽然这是一本尘封了一千两百多年的古书,但是书中描绘的世界激发了恩里克强烈的好奇心:南极连着非洲,整个世界只有欧洲、亚洲和非洲是陆地,其余的地方都是毫无边际的大海。尽管从今天的角度看,托勒密的论断谬误颇多,但是这本书仍然激发了恩里克探寻海洋秘密的梦想。他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实现这个理想,并且能够促成葡萄牙海外扩张的愿望。9年后,年仅21岁的恩里克王子以葡萄牙船队统帅的身份亲临摩洛哥,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占领了休达。在这场战役中,葡萄牙船队阵亡了8人二休达一战使地中海与大西洋的交通要道的控制权落入了葡萄牙人手中,同时也拉开了葡萄牙人也就是欧洲人向外扩张的序幕。
  1417年,被葡萄牙人统治了两年多的休达被摩尔人的军队包围。于是,恩里克王子再次率领援兵征战休达,成功地捍卫了葡萄牙的霸权,并且在休达停留了三个月。就在这段时间里,恩里克接触到了不少战俘和商人。这些战俘和商人告诉他:其实,世界上原本就有一个古老的商路,通过这条商路,人们可以穿越撒哈拉大沙漠,仅用20天的时间就可以到达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土地肥沃,树木成荫,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绿色国家”。同时,还可以从那里获得胡椒、黄金和象牙等珍宝。
  听到这些,恩里克王子冒出一个想法,他想尝试着寻找一条能够通往那个“绿色国家”的海路。虽然这是一个大胆而又冒险的想法,但是仍然得到了国王父亲的认可和赞同。于是,恩里克便将全部心血投入了航海事业。他离开了豪华的宫殿、舒适的生活环境以及温馨和睦的家庭,来到了一个远离首都里斯本的地方。这个地方叫做“萨格里什”,它距离葡萄牙西南的圣维森特角不远,是一个荒凉的海角。在这里,恩里克定居了下来。
  此时的恩里克己经是基督骑士团的总团长了。恩里克把骑士团的资产当做创立航海学校的资金,并且建立了天文台和图书馆。
  此外,恩里克还看好距离萨格里什20公里处的拉各斯,并在那里开设了港口和船厂,使那里成为葡萄牙的航海大本营。同时,恩里克招募了许多和他一样的渴望探寻海洋的人来共同研究关于航海的各种资料,并且尝试在航海事业中应用天文和数学知识。同时,恩里克也开始在自己设立的船厂设计船只。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成功地建造了多桅三角船,这种船能在逆风的条件下调整风帆,以便于按照制定的目标航行.经过认真的分析研究和演练之后,恩里克认为自己做好了航海的充分准备,航海的时机到了。于是,在1418年,第一只西班牙船队在恩里克的指挥下出发了。但是,他们却被海风阴差阳错地吹到了西方,而恩里克却意外地发现了属于马德群岛的桑托斯港岛,在第二年,恩里克又发现了马德拉岛。随后,恩里克王子宣布:这个地方被葡萄牙并入自己的势力范围。
  对于恩里克的航海事业来说,马德拉岛的发现意义非凡,因为为葡萄牙开疆拓土正是恩里克立志航海时最初的梦想。与马德拉群岛一起被恩里克发现的,还有亚速尔群岛.在发现这些群岛后,恩里克依照封建制度将这些岛屿封给不同的属下,作为对他们的功劳的嘉奖。在这些发现者拥有了这些岛屿之后,不久这里就开始产出糖和酒,因此,葡萄牙每年的赋税收入也因此而激增。
  1432年,在恩里克的指挥下,包括一名牧师在内的数百人,携带着几十头牲畜乘坐16艘船扬帆远航,前往亚苏尔群岛并在此开展殖民统治;第二年,恩里克的父亲-若奥一世逝世,恩里克的弟弟继承了皇位,而恩里克仍然投身于航海事业。也正是在这一年,恩里克接到了他魔下的一个名叫吉尔·艾亚内斯的船长的汇报:博雅多尔角是一个无形的障碍,我们没有办法通过!此时,自1422年以来的十多年里,恩里克王子己经组织了十多次以绕过博雅多尔角为目标的航海旅行,结果都是无功而返。
  1434年,在恩里克的亲自指挥下,艾亚内斯船长和他的同伴们终于绕过了这个曾经看似恐怖的博雅多尔角。此前,在恩里克王子的航海大军看来,博雅多尔角就是魔鬼的化身:它的南面是一片黑暗得让人恐惧的绿海,沸腾的海水充斥着整片海域,毒辣的烈日似乎也希望能从这片海域中榨取一些利益。让他们意外的是,事实上这里并不像传闻的那样令人畏惧,反而是一个富庶之国,这一切景象都令葡萄牙人欣喜若狂。于是,恩里克心中的航海梦想再度膨胀。自此,葡萄牙王国海上远征的大幕在世界舞台上正式拉开。很快,世界跨入了15世纪40年代的门槛。
  1441年,葡萄牙战火再起:进攻丹吉尔的惨败引发了一系列的政治斗争,因此,恩里克不得不暂时放下他的航海志向,回到宫殿处理这些事情。之后,恩里克王子重新回到萨格里什重拾他的航海之梦.再次来到萨格里什的恩里克把探险的目标指向了非洲沿岸。这一年,恩里克派出的葡萄牙船队沿着非洲西海岸南下。这一次,他们来到了今天的毛里塔尼亚的努瓦迪布角,创下了探险队向南航行的新纪录。同年,恩里克派出的另一只探险队返航时带回来十个黑人,他们成了世界历史上的首批“黑奴”。这使欧洲的历史上首次出现了奴隶贸易,也是欧洲人卷入奴隶贸易的开始。
  后来,寻找黄金、贩卖黑奴等活动带来的丰厚的经济利益让葡萄牙人为之深深着迷,因此,航海发现开始带有武力征服和掠夺财富的色彩,继而演变为残酷的殖民统治。而葡萄牙也将他们罪恶的奴隶贸易的触角伸向了非洲西海岸。此时,葡萄牙人对恩里克王子的看法也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从前,人们一直把恩里克开辟航海事业的行为看做对国家资产的无意义的耗费,现在却毫不吝惜对恩里克的赞誉。
  在控制了非洲之后,恩里克创办了“皇家非洲公司”,以此垄断对非洲的探索,也大胆实行对在西非冒险探索的大小船只征收赋税的制度,此时探险行为成了葡萄牙一项普遍的运动,也成了一项人人都能参与的事业。截止到恩里克去世,己经有4000公里的非洲西海岸被西班牙纳入了自己的版图。
  1460年,恩里克在萨格里什的航海基地逝世,终年66岁。他在航海事业中度过了四十余年的时光。正因为他对航海事业的探索,葡萄牙才拥有了世界一流的船队、世界一流的造船技术和世界上一流的探险家和航海家.更重要的是,葡萄牙因为他的航海事业而掌握了强大的海上霸权。恩里克在世的几十年间,葡萄牙改变了传统的农业国地位,成了欧洲最富有的国家。
  
  香料-驱使千丹竞发的诱饵
  

  15世纪的欧洲,经济中心的位置一直被地中海独霸着,来自热那亚、佛罗伦萨等城市国家的大小船只载着人们致富的梦想,频繁地往返在地中海和北海。只有依托地中海,这些船只才能把从东方运来的奢侈品辗转运往欧洲各地,进而为自己谋取巨额的利润。而威尼斯正是当时地中海的贸易中心之一。因此,相对于其他国家来说,威尼斯有发展贸易的得天独厚的优势。1424年,威尼斯总督曾经洋洋自得地向其他国家炫耀自己的政绩:威尼斯己经拥有45艘巨型战舰,中型船只也有300艘,更值得一提的是,小型船只竟然达到了3000艘之多。此外,威尼斯以每年还将1000万杜卡的巨资应用于贸易,而当时教皇的仆人每年的收入也不过30杜卡。
  不过,这还不足以引起欧洲其他国家商人对威尼斯商人的敌视,然而让欧洲其他国家的商人妒忌的是,威尼斯商人垄断了欧洲的香料贸易。在14. 15世纪的欧洲,香料是奢侈的物品。因为当时没有冰箱,所以使用香料成了保存食物的最主要的方法,并且被人们广泛应用。如果没有香料,大量的肉类很快就会失去新鲜的色泽和口感,那么人们只能食用臭肉以求果腹。因此,香料成为欧洲人生活的必需品,欧洲市场对香料的需求很旺盛,香料的价格也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中世纪的欧洲,只有黄金具有衡量香料价值的权力。11世纪的时候,欧洲的胡椒按粒交易,除了保持食品新鲜之外,胡椒还可以派上买房置地的用途,“胡椒袋”成了富人的代称。而且,当时的欧洲只允许用天平和戮子来称量胡椒的重量。另外,在进行胡椒交易的时候,还要紧闭门窗,以防风将贵重的胡椒吹跑。
  对于当时的欧洲来说,香料的贸易就是整个对外贸易的支撑。而且,胡椒的产地是在今天的印度尼西亚群岛。若想把这些产自亚洲的香料运到欧洲,要经过马六甲、霍尔木兹或亚丁、埃及的沙漠、尼罗河河口和地中海。才能使欧洲的顾客购买到昂贵的香料。此外,欧洲人复杂的运输香料的过程为许多沿途国家带来了财富:每年,埃及因香料过境而收取数十万杜卡的税收;在印度只需2杜卡就可以买到的胡椒,在开罗要花68杜卡;在威尼斯,胡椒的价格己经是印度的50倍。
  这些产自东方的香料让欧洲人对东方充满了美好的想象。一切豪华、典雅、贵重和丰厚的想象,都与印度、中国等东方国家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在欧洲人看来,亚洲是一个充满财富的地方,而欧洲只不过是亚洲的穷亲戚。尤其是《马可·波罗游记》的流行和其中对东方的描述,使欧洲人对远东充满了渴望。正是这种渴望,直接促成了欧洲人在15世纪中期对航海的探索。
  当欧洲人还沉浸在对东方的幻想中时,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突然崛起,使原有的香料贸易之路瞬间被隔断。于是,欧洲面临着一个新问题:他们必须尽快找到一个连通东方的新道路。受到地理因素的影响,寻找与东方相通的道路的历史重任,摆在了葡萄牙人面前。在葡萄牙,登基不久的若昂二世就把寻找通向印度的新道路的任务当做国家使命。于是,他派出大量的船只,到达了今天的加蓬、刚果、安哥拉等地的大部分海岸。可是,这并不是通向印度的航线。那么怎样找到通往印度的航线呢?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找到非洲的最南端。
  于是,在1487年8月,迪亚士奉若昂二世的命令,率领着由三艘船组成的队伍起航了。1488年年初,迪亚士发现了一片陆地,这片陆地让他欣喜不己,因为迪亚时看到,这片陆地就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往东方延伸。这个时候,迪亚士早己绕过了非洲的最南端,开始了返航的行程。返航时,迪亚士的注意力又被一块巨大的海角吸引。于是,迪亚士将这里叫做“风暴角”,若昂二世又郑重地为这个海角改了名字-“好望角”。因为,是这里让他看到了发现印度的希望。
  不可否认,葡萄牙是幸运的。因为,葡萄牙人当时可以集中精力进行海洋探索。当葡萄牙的海洋探索行动己经开始了一段时期之后并且也有所收获的时候,他的邻国西班牙仍然被光复国土的战争牵制着精力。在这场战争结束后,哥伦布在西班牙皇室的支持下,开始了探索海洋的航行,发现了中美洲和南美洲。至此,西班牙成功加入了探索海洋、争夺贸易之路的战争。
  西班牙的加入给葡萄牙带来了更多的危机感。在1497年7月8日,达·迎马接受了葡萄牙国王的任命,成为了探险队的队长,再次为开辟葡萄牙的贸易之路远行。这一年的11月22日,达·迎马的船队风平浪静地绕过好望角,成功地驶进印度洋。在1498年的0月20日,达·迎马如约到达了真正的印度,使欧洲人长期以来的愿望变成事实,并且将葡萄牙的霸业扩展到了印度洋。
  在达·迎马成功到达印度之后,葡萄牙的海上实力变得更加强大起来。凭借着这股海上力量,葡萄牙又把南美洲列入了自己的扩张计划中.1500年,葡萄牙发现了巴西并且使之成为自己的领地;1509年,葡萄牙人在印度洋开始了与阿拉伯人的战争并且获胜,不仅封锁了红海航路,也终结了阿拉伯人控制印度洋、红海、地中海的历史.从此,印度洋的海上霸权完全落入葡萄牙人手中,使葡萄牙成为当时的海上贸易第一强国。
  但是葡萄牙依然没有停止扩张的步伐。在控制了印度洋之后,葡萄牙又冲向了西太平洋。1511年,马六甲也落入葡萄牙人手中,至此,通往西太平洋的通道也被打开。随后,科伦坡、爪哇、印度尼西亚等香料产地也被葡萄牙占领、控制。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海上贸易控制权己经牢牢被葡萄牙人掌控。
  葡萄牙成功地控制了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海上贸易这一事实让西班牙有些着急。在当时的情况下,成功地控制香料产地使葡萄牙的实力得到了最大限度地扩充并且使之拥有了绝对的贸易优势。为了让自己拥有与葡萄牙抗衡的足够实力,西班牙不得不尽快地实行自己的扩张政策。但是,亚洲的香料产地己经被葡萄牙控制,所以西班牙只能在其他地区寻找可控自己占领的地方。这时,美洲进入了西班牙的视野。
  随后,西班牙也加快了抢占美洲的步伐。与葡萄牙争夺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海上贸易控制权的方式不同,西班牙征服美洲的行动充满了血猩。在美洲,西班牙实行了残忍的种族屠杀,其中以对墨西哥的屠杀最为PZ重。当时,阿兹特克人统治着墨西哥。在这里,他们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帝国,得克萨斯、新墨西哥、哥斯达黎加都在这个帝国的国土范围内,人们的生活宁静而富足。然而,西班牙人的到来改变了这里的一切。
  1519年4月,西班牙冒险家科尔斯特登陆墨西哥。上岸后,他马上下达了“破坏所有船只”的命令,破釜沉舟,企图以此来达到断绝士兵后退之心的目的。在激烈的战争和血腥的屠杀之后,科尔斯特最终占领了墨西哥。
  1522年9月,葡萄牙的一位伟大的航海家麦哲伦领导的船队历经了三年多的生死搏斗之后回到了葡萄牙,首次完成了人类自西向东的环球航行的壮举,而这次圆满的航行也给葡萄牙建立海上霸权的过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不久之后,印加帝国、秘鲁、智利等都不敌西班牙的强大实力,纷纷沦为西班牙的领地。到了1550年的时候,西班牙已经控制了巴西以外的整个南美洲。